小÷说◎网】,♂小÷说◎网】,

看来自己这几个人,一路上都被人盯住了,连车子停在这里,都被人给偷了。

山里人会开车的人极少,而且也不可能偷自己的车子,那只有一个解释了,就是有人从市里一直跟踪他们到这里,然后把车偷走,好让自己这些人没有办法快速回到市里去,然后就能让他们放心的去办他们的卑鄙事情了。

樱子掏出手机,立马给杨黑山打通了电话,把刘大柱的意思跟他说了一遍。

“我来……”这个时候,刘大柱又忍不住的把手机给抢了过来。

“黑山哥,他们故意引我到山里,目的就是不让我去王氏集团,因为我昨天到过王氏集团门口,估计被他们发现了,所以才搞阴谋把我弄到这山里来,还偷走了我们的车子,我判断黒\木花道就躲在王朝大厦,你和毛红泪带几个兄弟过去,一定给我守住……”

“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杨黑山和毛红泪刚刚回到夜巴黎,连休息都没有来得及,就立马动身,带着几个强悍的兄弟,就快速的开着车子朝王氏集团门口跑去。

杨黑山坐在车里,又给雪月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去接刘大柱他们,然后就和毛红泪两个人赶到了王朝大厦。

“怎么办,我们进不去?”到了目的地,坐在车里,毛红泪担心的说道。

“我在前面,你到大厦后面去,叫兄弟们,把整幢大厦的四周全部封锁,只要发现黒\木花道出来,就立马动手,一定要抓住他……”

“好……”

毛红泪答应了一声,带着兄弟们朝王朝大厦的后面跑去。

这个时候,黒\木花道已经彻底的控制了王朝大厦,这是最后一搏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昨天晚上,他们黒\木家族就偷偷调来了几十个武士,把整个王朝大厦都控制住了,连王岳和他的儿子王威也抓了起来。

这个时候,在王岳的办公室里,他已经被东洋武士捆的结结实实扔在了地上,还有他的儿子也一样被绳子捆住,就倒在他的身边。

“黒\木花道,你,你不得好死,竟然不守信用,我们给你提供了住的地方,你还这样的恩将仇报,半夜把门打开,放你们的人进来偷袭,真是无耻,畜生……”

睡在地上的王岳不停的骂着,但是这个时候骂人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

“给我塞住他的嘴巴,再敢不听话,就给我往死里打……”黒\木花道凶狠的说道。

“是……”

两个蒙面的黑衣武士,立马冲上去,脱下他的袜子,塞进了他的嘴里,王岳顿时被他自己的袜子熏得差点晕倒,满脸胀红,臭的想吐吐不出来,想骂人又骂不出来。

王威比较老实,他怕打,所以躺在地上默默的不做声,逃过了被臭袜子塞进嘴里的折磨。

这个时候,黒\木花道走到了王威的身边,噌的一声,拔出东洋刀对准了他的脖子。

“王威少爷,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人,老实告诉我吧,听说你们王朝大厦里面有一条秘密通道,可以离开这里……”

黒\木花道很清楚刘大柱的想法,他知道这个时候在外面肯定布满了他的人,虽然刘大柱已经中计,跑到山里一时半刻回不来,但在这样的城市中心,他也不敢贸然的从大门冲出去,不然把大批警察引过来的话,对他是绝对的不利的。

“我,我,我不是很清楚……”

王威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他的老爹,有些颤抖的说着,他怕死的要死,刀子就架在脖子上,这种马上就会死的恐惧,已经让这个家伙差点要尿出来了。

“不是很清楚?是吗?”

黒\木花道的东洋刀稍微动了一下,王威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痛得那个王威之间就哭了起来。

“啊啊啊啊,呜呜呜呜,不要杀我,求你们不要杀我啊,我说,我知道的,我带你去……”

王威躺在地上,眼泪巴巴的,像是被大人欺负的小孩似的,一点骨气都没有。

黒\木花道满意的收起了东洋刀,对着身边的武士挥了挥手:“拉他起来……”

两个武士走过去,一边一个提着王威,拉着他就朝外面走去。

“老实给我带路,不然剁碎了喂狗……”黒\木花道,再次威胁了一句。

跟王氏集团合作了这么久,黒\木花道非常了解这个王家少爷,这个家伙是个軟蛋,平时欺男霸女非常的威风,一旦遇到厉害的人物,就会立马吓尿。

“我,我带路,别杀我啊,我什么都说,什么都配合……”

王威的脚都是軟的,一边被拉着朝外面走去,一边不停的保证。

几个人坐进电梯,黒\木花道就说道:“你,按电梯,到那一层。”

“负,负一层。”王威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按下了负一层的号码,电梯迅速的朝楼下滑去。

这个时候刘大柱还在山里,一路苦逼的朝外面走,在他身边还跟着虎皮和樱子,三个人虽然都是混的人,但是很久没有走这么远的路了。

“草,坑爹啊,连路过的拖拉机都没有……”

刘大柱叼上了一支烟。

“大柱哥,要不你先走吧,我们殿后……”

樱子知道刘大柱的功力深厚,他完全有能力加速的跑出去。

刘大柱摇了摇头,他不能一个人跑了,明明知道自己这些人的行动已经被人监视了,他就不可能把樱子和虎皮留在这样的深山里,要是出了危险怎么办,到那个时候自己后悔都晚了。

虽然大柱的功夫很高,但也怕人暗地里开枪的,所以他们三个人必须一起行动,至少可以威慑敌人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他对危险的感知已经随着修炼的提升,变得越来越灵敏了起来,如果附近有人用枪瞄准他们,刘大柱应该可以感觉到,至少不会太被动,所以他是绝对不能一个人离开的。

“雪月怎么还没到,难道她迷路了?”

又走出去几里地,还没看到来接他们的雪月,虎皮已经累惨了,这里的三个人,他虽然看起来是最强壮的,但却是最弱的一个,这个时候走的一身都是汗,脸上全是疲惫不堪的表情。

“樱子,打电话问问……”刘大柱拄着一根棍子,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好……”

樱子答应一声,掏出手机,还没有拨号码,就泪奔了。

“擦,这什么地方啊,连信号都没有……”樱子不甘心的拨大了两次,但没有出现奇迹,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时候刘大柱才注意到,这个地方四周全是大山,刚才来的时候因为是坐车,所以没有注意。现在走在深山之中,才知道荷花村是有多偏僻。

当初觉得石头村是最偏僻的地方了,现在才知道自己错了,石头村跟荷花村比起来,真的是已经好多了,至少离开镇里不算太远,而且还可以坐拖拉机或者三轮摩托,而这个荷花村,根本就不知道到什么地方才会有车子可以坐。

“卧槽……”

虎皮忽然一脚踩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摔的一身是灰尘。

“擦,这他玛德坑爹啊,要是被老子知道,是谁偷了咱的车,老子跟他没完……”

虎皮痛苦的坐在地上,趁机休息了一会。

刘大柱走过去,把他拉了起来。“走吧,这点苦都吃不起,怎么跟哥去征服世界啊。”

“嘿嘿,小意思,这算啥……”

虎皮憨笑着站了起来,就是再累,他也不能说出来,必须跟老大去征服世界,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华夏有个强悍的飞龙集团,还有个以发展中医药事业为己任的金龙集团。

这个时候,刘大柱甩给虎皮一支烟。

“来,提提神,继续……”

两个人叼着烟,继续出发了,樱子跟在旁边,也是满脸的疲惫,山路果然是不是好走的啊。

这时候,雪月带着一个兄弟,开着车子快速的沿着山路前进。

“喂,这条路对不对啊?”

雪月有些不敢确定了,看着四周全是浓密的树林,她就看着坐在旁边的兄弟问道。

“这个,这个我虽然来过几次,但那都是坐他们的车来的,现在也不敢确定了……”

看着四周都差不多的森林,这位兄弟也急的抓脑壳了,本来他是被派来带路的,结果到了这里,连他也不知道该走什么地方了。

这个时候,前面再次出现了岔路口,雪月只好把车子停了下来。

“我说兄弟,你好好想想,这里该往哪边走了,现在信号也没有,再走错路的话,就接不到老大他们了……”

雪月看着头大的兄弟,她也是非常的无奈了,在没有确定走哪边之前,绝对不能再乱跑了,如果再跑错路,今天白来一趟不说,还会耽误老大的重要事情。

“我,那个,应该,应该是左边吧……”

“能确定吗?”雪月问道。

“右边好像也对……”

“……”

雪月无言了,要不是她是淑女,就要爆粗口了。

就在两个人搞不清头脑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其中一条路上,出现了汽车马达的声音。

“有人来了,要么过去问问吧……”那个小弟无脑的说道。

“不急,先藏起来看看……”

雪月急忙倒车,朝树林里面躲了进去。

她听出来对面开过来的车子,不是拖拉机也不是摩托车,而是高级车子,在这样的山里碰到车子已经很难得了,竟然还是高级车子,这就很值得怀疑,在没有搞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之前,绝对不能莽撞行事。

雪月和那个小弟静静的坐在车里,听着岔路上越开越近的车子,等了一会儿,车子的声音就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也发现我们了?”雪月自言自语的说道。

“雪月小姐,我觉得他们肯定是发现我们了,刚才我们能听到他们车子的声音,他们就一样可以听到我们倒车的声音……”这一次跟班小弟算是有些脑子了。

“对,你说的对,既然他们不过来,那就肯定不是一般人了,马上下车做好准备……”

雪月急忙推开车门,跳下了车子,迅速的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然后掏出了她随身带着的一把手枪,这一连串的动作非常的快,不愧为韩國著名的女杀手,虽然很久没有杀人了,但是技术还一点都没有退步。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