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那我就开始了……”刘大柱说道。

“嗯。”

毛红泪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她虽然答应了,但是心里总是会害羞的,这是女人应有的感觉。

看到躺在那里脸蛋微红的毛红泪,刘大柱默默的念了好几遍金刚经,这个时候才伸手过去,小心的掀开了她的被子。

毛红泪的凶器很高大,让刘大柱有些不敢动手,看到被撑起很高差点裂开的病号服,他根本不敢去碰。

“老大,开始吧。”

知道他还在犹豫,毛红泪反而淡定了下来,反正是自己最信任的老大,有什么不能给他看的呢,再说他是关心自己,给她治疗受伤的地方,就算是去医院,也是要被医生模的。

“好,你调整一下呼吸,尽量让自己安静下来,我要开始了……”

这个时候刘大柱终于稳定了一些,然后伸出手去,一粒一粒的解开了她的衣服,把衣服朝两边打开,里面没有穿罩的高大白兔立刻跳跃了出来,非常的有弹姓,让刘大柱顿时有些神行恍惚,急忙闭上眼睛默念金刚经。

这个时候毛红泪也知道刘大柱肯定是有些吃不消的,她也没有催他,随便他等待下去,她太了解自己了,知道自己是个害人的妖精,一般人根本无法抵挡。

刘大柱足足的念了好几遍金刚经,才逐步的稳住了颤斗的手,然后不敢看毛红泪那边,低头默默的给银针消毒,接着伸手过去按住,从中间的心口位置给她扎了两针进去。

这个时候在她最中间的心口位置,因为骨头断了的原因,已经变成了乌青色,跟两边的白嫰高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刘大柱忍住一切的杂念,小心的给毛红泪的一身扎了几十针,连大褪上都扎了好几针,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还没有开始御气催针,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因为跟这么姓感的女人接触,真的是很大的考验,而且还不能让自己有任何的想法,真的很难做到的,差点憋出内伤。

“红泪,我要开始给你运功了,你是学过功夫的人,尽量的配合我。”刘大柱擦了一把汗说道。

“嗯,我知道的。”

毛红泪一直都没有睁开眼睛看,虽然这个时候已经感觉轻松多了,但还是不敢看刘大柱的表情,她知道自己的身孑特别的吸人的,能够做到刘大柱这样心无旁骛的给她治疗,已经是非常的难得了。

刘大柱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又开始动手了。

这一次比扎针更危险,因为要直接用手捏住只露出来一点点的针头,而且那个毛红泪的匈埔又是特别的高大,挤得中间根本就下不去手,他没有办法了,只能一只手握住她,另外一只手去捏住银针运功催针。

等到这一个动作结束,刘大柱一身都发热,手也很烫了,连毛红泪都觉察到了他的不对劲,她的脸更红了。

接着刘大柱又要给她大褪上的针运功催针,这个时候毛红泪只穿着一条很小的內內,刘大柱伸手过去捏住银针的时候,手就已经碰到了不该碰的軟地方,顿时让毛红泪的心也跟着跳的快了起来。

接着他就开始运功催针,针缓缓的跳跃旋转,更加让毛红泪的心烧动了起来,从来没有过的那种体会,让她的喉咙之中不禁发出了轻轻的声音。

给毛红泪治疗花去了两个多小时,才终于结束了,这个时候刘大柱已经满身都是汗水,连衣服都是湿的。

收起银针之后,刘大柱不敢再帮她穿什么,直接把被子拉过来给她盖住了。

“红泪,今天的治疗结束了,那个明天我会叫人给你熬一些中药过来,吃两天的药,就应该没有问题了……”

本来明天再来给她扎两针巩固一下,就不需要吃药了,但是刘大柱还是不敢再来了,打算弄点药给她喝算了,虽然喝药比扎针康复的会稍微慢一点,但也相差一两天而已,自己实在是不敢再来冒险。

“嗯,谢谢老大。”

直到盖好了被子,毛红泪才怕羞的睁开了眼睛,她躲在被子里面悄悄的把库子提了上去,满脸已经全都红了。

这个时候毛红泪已经感到好多了,身体正在快速的恢复。

“那你休息吧,我就回去了……”

刘大柱急忙转身就走。

“老大……”

没想到毛红泪又在后面喊了一声,吓得刘大柱差点没有站稳,心有些抖的问道:“你,你还有事?”他站在门口停了下来,但并没有回头看她。

“老大,辛苦你了,记得回去洗一洗,出了一身的汗。”毛红泪关心的说道。

“哦哦,知道了,你也好好休息……”

刘大柱急忙拉开门就逃了出去。

躺在里面的毛红泪看到他那样,不禁有些想笑了,因为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一向名声在外的老大,竟然也会这么的脸皮薄。

刘大柱走出医疗室,就逃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个时候樱子已经好多了,她坐在沙发上看到刘大柱跑进来,还以为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柱哥,怎么了?”

“没事,回来洗个澡……”

刘大柱匆匆忙忙的就跑进了浴室,让坐在外面的樱子很不理解,洗个澡用的着那么心急忙三的吗?

刘大柱跑进浴室里,热水都没有开,打开水龙头就用冷水淋了起来,把心里的火气给浇熄了大半。

“擦,红泪真性感啊……”

一边擦洗,一边感叹,那个杨黑山真是幸福,能和那样的女人在一起,真的是他修了多少辈子的福气了。

想到杨黑山的女人,刘大柱又想起了那个小月,现在市里的金龙医院也要马上开起来了,正好缺少一个办公室主任,让她去很合适,虽然小月没有管理经验,但是看在黑山哥的面子上,也应该给她安排一个正当的工作去做的,毕竟飞龙集团的工作不怎么适合她。

洗完了澡出来,刘大柱就坐在樱子的身边枹着她一起看电视,非常疼爱的抚模她的头发。

“樱子,你们以后不要那么冲冻了,出这么大的危险……”

刘大柱还没有来得及问情况,这个时候终于有空了,就枹着樱子问了起来,樱子受伤刚刚好一点,还不能做运动,只能聊天了。

“你还说呢,还不是因为你……”

樱子点了点他的额头,然后把具体的情况跟刘大柱说了一遍。

听了樱子的话,刘大柱很感动,更加枹的紧了,不停的藽樱子的额头。

“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要弄清楚再行动,就算是我真的被人抓了,我也不许你们这么的不计后果,要是你们出事,那我就真的会生不如死的……”刘大柱说道。

“是啊,我们也和你一样啊,如果失去你,我们也一样会生不如死,所以就算是明知道有危险,还是要去的……”

“傻瓜……”

刘大柱紧紧的枹住了她。

这个时候樱子抬起了头,看着刘大柱,然后又问起他的遭遇来,刘大柱把自己遇到的一些事情,还有金印和小黑的事情,一一的和樱子说了一遍,两个人互相依偎着,特别的温馨幸福。

第二天一大早,刘大柱就起来了,亲自给那些伤病号配药,然后叫人送到医疗室安排护士熬药。

忙完药的事情,刘大柱又去看了看杨黑山,然后就去餐厅拿了两份早餐回来。

这个时候樱子才刚刚起来,她才好一点,需要多休息,早上樱子本来想起来的早点,但是被刘大柱给按住了,不让她起来。

“大柱哥,是什么早餐呢?”

看到他提回来的几个饭盒,樱子马上走了过去。

“嗯嗯,饺子,还有瘦肉粥,喝了之后补充营养,伤会好的快一些。”

刘大柱摆好了碗筷,那个樱子牙都没有刷,就笑嘻嘻的坐下来吃了起来。

只要是刘大柱准备的早餐,不管是不是他亲手做的,樱子都是特别的爱吃。

“樱子,不洗脸刷牙就吃早餐,不爱干净了啊……”

“呵呵,偶尔脏一回,你不许嫌弃我哦……”

“不会不会,吃吧……”

看到樱子吃的这么开心,刘大柱的心里特别的高兴,能够看到他们一个个的康复起来,他才终于放心了。

不过他的心里还有事情放不下,就是担心老鬼子再暗地的回来害人。

当时那个老鬼子跑了,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疗伤,那个家伙被罡气震飞出去很远,应该也受了内伤,估计这个时候正躲在家里养伤吐血,应该暂时没有功夫出来找麻烦才是。

刘大柱的心里已经有了计划,他打算最近多抽一点时间出来,好好的修炼,做好一切的准备,等到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五级,就不用再担心那个黒\木浪了,到时候必定要斩杀了他。

“叮铃铃铃……”

刘大柱和樱子两个人正吃着早餐,他的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

“喂,哪位?”

“刘医生,是我啊……”

一听声音,对面是个熟悉的人,但一时想不起是谁了。

“你,是?”

“刘医生,我是陈宇啊,你忘记了……”

擦。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刘大柱顿时惭愧了起来。

当时自己可是亲口跟陈宇和王静说过的,告诉他们一周之后自己就会派人去接他们过来,没想到发生了黒\木浪这档子事情之后,竟然把这件大事情给忘记了。

“哦哦,是陈医生啊,不好意思啊,电话号码抄在本子上,没有存手机里,所以一时没有想起来……”刘大柱的脸红了,尴尬的解释。

“哦哦,没关系的,我就是想问一问,我和王静护士到你那里工作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变化了?”

“不会啊,怎么会有变化,你放心吧,我明天就亲自去接你,从今天开始,医院就给你们两个开工资了,你们放心吧……”

刘大柱连忙稳住陈宇,生怕让他觉得自己不重视他们,而感到寒心。

“哦哦,好的,那我明天一定在家里等着。”

陈宇有些小小的激动,本来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他还以为刘大柱只是逗他们开心而已,幸亏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