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你们看看,这个不是樱子的名字吗,今天晚上通话两次,就是交易的时间,还有这个,回来之后又打了一次樱子的电话,但是停机了……”虎皮战战兢兢的,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什么啊,我没接你电话啊,我们三个人,整个晚上都在一块,根本就没有接到你们打的电话……”

樱子顿时着急起来,这下真的是完了,看这个情况,杨黑山和虎皮肯定是被人给骗了,那么多的钱啊,该怎么办才好。

“这,这怎么回事啊?我的电话你们看看,根本就没有虎皮打进来的电话啊……”

看到虎皮手机上的通话记录,樱子连忙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当着大家的面翻看,果然没有虎皮打来的电话。

看着两个手机上截然不同的结果,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虎皮,你再打一个试试。”毛红泪说道。

“好,我试试,但是她的手机停机了。”

虎皮非常的着急,拿着电话的手都在颤抖,他按照刚才的号码又拨了过去,但还是用户已关机。

“红泪姐,你打……”

樱子也搞不懂了,看到虎皮打不进来,她就连忙叫红泪也打一个试试。

毛红泪连忙把她的手机拿了出来,翻到樱子的名字,直接拨号,樱子的手机立马响了起来。

“完了,黑山哥,你们肯定是被骗了,看看你们打的号码对不对……”樱子好像搞懂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杨黑山和虎皮存着她的号码,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了,至于怎么动的手脚,她就不知道了。

听了樱子的话,杨黑山和虎皮两个人,连忙把刚才拨的那个樱子的号码翻出来,跟毛红泪手机上的樱子的号码对照了一下,果然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号码,只是名字相同而已。

“这,这怎么可能?”

杨黑山完全的傻眼了,他昨晚上才刚刚跟那个老金联系,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对他和虎皮的手机都动手脚啊,而且他们怎么就知道他们两个人肯定会给樱子打电话,这不正常吧。

“黑山哥,先别管这些了,马上派人去找那个老金,车站,机场,码头,还有所有的高速收费站都要派人过去看着,防止那个家伙卷了咱们的钱跑了……”这个时候只要雪月还是冷静的,她立马站起来说道。

“对对对,黑山,你马上带人出发……不不不,我们所有的人全部出发,每个人带一队人,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追踪,黑山你去老金经常出现的地方找,我们大家赶紧行动,一定要找到那个老金……”红泪也站了起来,她也急的要死。

这个时候杨黑山还有虎皮和樱子,他们这三个当事人已经傻了,听到雪月和红泪的话,连忙各自分了一下任务,然后就朝楼下跑去。

顿时夜巴黎一楼变得乱套了,几个飞龙集团主要的人员,各自带着十多个人朝外面跑去,然后各自开了两辆商务车朝城市的四面八方追了出去。

这是一次毫无目的的追踪,简直就跟大海捞针似的,而且那个老金搞到钱之后,早已经躲了起来,就算是飞龙集团派再多的人出去找他,恐怕也是白忙一场了。

这个时候,老金就在一幢别墅里,躺在大沙发上,在他的左右分别跪着两个比基妮美女,帮他捏褪按模,心里非常爽的躺着,嘴巴上叼着一支大雪茄。

“老大,他们的人果然出动了,不过累死他们也没用,他们绝对找不到这里……”

老金的手下站在他的身边,低头说道。

“哈哈哈,那两个傻逼,跟我玩他们还嫰了点,哦,花狗,你马上带人过去,把那个搞编程的小子给处理了,绝对不能留下后患……”

“是,大哥你就放心吧……”这个叫花狗的跟班小头目立马走了出去。

这一次老金专门请了一个懂得编程的黑客级的人物,替他们编了一个非常牛逼的程序,只要在两百米范围之内有人打电话,程序就会立马拦截拨出的号码,然后迅速的把在场所有人的手机里,凡是存了那个号码的手机电话本全部修改,除了姓名不变之外,里面的号码却改成了他们设定的号码。

而且这还不算完,这个牛逼的程序还能模拟收集到的语音信息,老金在昨天接到杨黑山的电话之后,知道是一笔他平生接到的最大的生意,就立刻起了贪心,他专门派人秘密的跑到飞龙集团,把他们几个主要人物的语音都收集了过来,通过程序的分析,把他们的声音跟各自的电话号码一一对应。

所以那个虎皮在交易现场拨打樱子电话的时候,安装在旁边车里的程序迅速启动,截获并且更改了拨出的号码,让虎皮打进了他们程序设定的号码里面,然后又模拟了樱子的声音,和虎皮通话,欺骗他们进行交易,同时因为杨黑山的手机里也存有樱子的号码,所以也被程序进行了更改,防止杨黑山也打樱子的电话核对。

花狗走出别墅,坐进一辆车子,就朝市里开去。

到了市里之后,花狗直接去了皇冠大酒店,然后上楼站在一个套间的门口,伸手敲了敲门。

“李进,开门。”

里面的李进听到声音,通过猫眼小心的看了看,然后才打开了门。

“钱送来了吗?”看到是花狗来了,李进关上门就马上问道。

“放心吧,说了事成之后给你五百万,先前给了你一百万的定金,还有四百万我已经带来了,不过钱太多拿上来不方便,你跟我下去到车里取钱……”花狗说道。

“好,这就下去。”

李进连忙套上衣服,跟着花狗朝楼下走去。

到了楼下,李进跟着花狗上了车。

“钱呢,钱在哪里?”坐到车里,看到后座除了还有另外一个人之外,没有任何装钱的袋子,李进急忙问道。

“李进,先不急,我带你去取……”

花狗快速的发动车子,朝前面开了出去。

“你,花狗,你们想干什么,是不是想过河拆桥啊?”李进吓到了。

“哈哈哈,这次你说对了……”

花狗一边开车一边大笑,坐在后面的那个人,迅速的掏出一根绳子,狠狠的套在了李进的脖子上。

“呜呜呜呜……”李进用力的蹬腿,但是在车子上他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开死亡,直到闭眼的时候,他才终于明白了跟豺狼合作的危险性,但是一切已经太迟了,只怪他太贪心。

李进最终蹬直了腿,彻底的断气了。

“花哥,搞定了。”后面的那个小弟说道。

“好,这下安全了,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到我们了,只有死人才最保险。”

因为李进知道老金藏身的位置,担心他会被飞龙集团的人找到,所以就直接杀人灭口了。

花狗杀了李进之后,把他的尸体丢在了荒郊野外无人的地方,然后才去了深山里面的别墅,和老金一起躲了起来。

凡是参加过交易的人,都躲在了这里,现在李进也被杀了,就再也没有别人知道这个秘密的地方,老金打算在这里躲几个月,然后再找机会出国,到外面过潇洒的日子,从此不在道上露面,坑了飞龙集团几个亿的钱,够他花一辈子的了。

……

杨黑山和虎皮他们,动员整个飞龙集团所有的人,几乎把富元市翻了个底朝天,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关于老金的消息,连续的找了两天两夜,还是没有一点线索,好像老金这个人完全的消失了一样。

第三天晚上,飞龙集团的几个核心人物,无力的坐在杨黑山的办公室里,一个个的低着头不说话,好像天都塌了下来一样。

“叮铃铃铃……”这个时候杨黑山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连忙接起。

“李云啊,那个钱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可能,可能暂时拿不过去了……”

李云这两天已经打过几个电话过来了,开始的时候,杨黑山还说马上会给她送过去的,但是他现在已经失望了,知道那些钱没那么容易找回来了,恐怕连老金的影子都找不到了,所以才不得不说出这样的话来。

“黑山哥,怎么了呢,不是说刘大柱把钱给你了吗,怎么又不送过来了,我急着要钱啊,马上要付设备的定金了,再不送过来会耽误事的啊……”

李云着急的说着,要不是刘大柱有规定,不让她随便去飞龙集团,免得让人知道飞龙集团和金龙集团的关系,不然她早就亲自跑到飞龙集团找杨黑山要钱了。

“这个,李云啊,我,其实真的没钱……”

杨黑山也是苦死了,要是飞龙集团有钱的话,他会立马拿出来给她送过去,但是最近飞龙集团也是刚刚买下了大美门娱乐中心,正在重新装修之中,钱也花的差不多了,要是几万块能解决问题的话,他倒是可以挤出来的,但是显然几万几十万是肯定不够的。

“杨黑山,你,你怎么搞的,太不靠谱了……”李云生气的挂了电话。

她真的是心急啊,要是拿不来钱,不但是医药的设备没法订,连兼并王氏集团的大事情也没法继续进行下去了,这件事情关系到金龙集团的发展大计,要是黄了就太可惜了。

李云拿起手机给刘大柱打电话,但是偏偏这个时候刘大柱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气的她气呼呼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自从当上总裁之后,这是李云第一次感觉到了挫败感,她从来没有想到,杨黑山竟然也会不听刘大柱安排,明明给她们金龙公司的钱,那个黑家伙竟然敢不送过来,真是太过分了。

李云想了很久,还是气不过,打算亲自去一趟,一定要找杨黑山好好评评理,虽然他们飞龙集团也是刘大柱的产业,但不能这么半路拦截,把给金龙集团的钱硬拦下来吧,也太欺负人了。

……

这个时候,刘大柱正在山崖下边的洞里,他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来到洞里已经好几天了,他第一次从修炼之中醒来,看到烤好的肉已经被小黑吃完了,刘大柱笑了笑站起来,打算带着他出去打一次猎,弄点吃的回来填饱肚子,然后再继续修炼。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