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杨黑山和赵汉两个人心里太兴奋,还在车里互相吹着牛比,根本没有发现后面跟着的那辆普普通通的出租车。

“黑山哥,跟老大出去办事,绝对的刺激,下次求你一定带我去……”赵汉的脚架在车头上,非常的逍遥。

“哈哈,没问题,不过你还得多进步才行,要下手打人,就要打废了他,在华夏可以留几分情,但是在这样的鬼地方,能杀就尽量的杀,别他玛磨磨唧唧像个娘们……”

杨黑山开着车子,嘴里不停的说着,嘴角已经起了白色的泡泡。

“黑山哥,晚上我请你宵夜……”

到了门口,停好车子之后,赵汉说道。

“好啊,就去酒店餐厅吧,这个时候希望还有吃的……”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走进了餐厅,里面人不多,但还有几拨人正在吃,估计也是喜欢过夜晚生活的人。

“来几瓶酒,再搞几个炒菜……”杨黑山对着服务员说道。

“对不起,我们晚上不炒菜的,只有蒸菜,还有面食。”服务员笑着抱歉的说。

因为这里是华人开的酒店,所以餐厅也是中式的饭菜,连服务员都会说华语。

“那有哪些蒸菜呢?”

“鸡鸭鱼肉都有,还有海鲜……”

“行吧,你看着上吧,弄四大碗就行,然后来一箱啤酒。”杨黑山说道。

“好,那你们稍等。”

服务员退了下去。

因为这么晚的时候,厨师都已经下班了,那些蒸菜是厨师下班之前弄好之后放在灶上蒸着的,都是早就弄好的菜,所以很快四大碗就端了上来。

有个蒸大黄鱼,还有清真全鸡,蒸乳鸽,蒸糯米排骨。

“嗯嗯,不错,都是中式的菜,我喜欢……”看到这些菜,赵汉点了点头,然后打开啤酒,给杨黑山倒了一杯,接着又给他自己也倒上,两个人就吃喝了起来。

这个时候在门马路对面开来了几辆车子,车上下来二十多个黑衣人,手里拿着报纸包着的长条形的武器,眼睛一直朝一楼的餐厅看。

“海葵哥,怎么办?”那个被打掉牙齿的出租车司机也来了,他站在一个黑衣人的身边问道。

这个黑衣人的外号叫海葵,是樱花帮的一个头目,他长着一头的乱发,跟海葵有的一比。

“你说怎么办,既然是给你报仇,当然是你带人进去,我在外面镇场子……”

海葵叼上了烟,他是今天的带头大哥,要冲要杀那都是小弟的事情,大哥是不应该亲自冲锋陷阵的,那样会有失身份。

“好,海葵哥你休息,我带人进去,老子弄不死他们……”

小司机心里发狠了,这次帮会老大派人来给他撑腰,这个仇一定要报,二十多个人都是帮会里面的精英,要打残两个人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兄弟们,跟我进去……”

小司机举起一根棒球棍,凶巴巴的带着二十多个人,朝东方酒店一楼的餐厅冲了过去,他的门牙没有了,连说话都有些关不住风。

这个时候杨黑山和赵汉正在喝酒,才喝了一瓶多,那些人就从门口冲了进来。

“赵汉,看来咱兄弟这场酒喝不愉快了……”

看到带头的那个司机,杨黑山无奈的放下了杯子。

这个时候背对着门口的赵汉转头看了一眼,他立马站了起来。

“黑山哥,不用你动手,看兄弟去料理了他们,哥你继续喝酒就成了……”

“哈哈,还是一起比较好……”

杨黑山也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一次对方二十多个人,杨黑山可不敢让赵汉一个人冲杀,万一受伤了,自己后悔都来不及。

两个人站在桌子旁边,等到那些人走过来,把他们团团的围了起来。

“小子,今天再嚣张一个给我看看,玛德,竟然打掉老子的门牙……”

看着处在包围圈中间的杨黑山和赵汉,那个小司机露出了阴狠的眼神。

“是你叫我嚣张的,那老子就再嚣张一个给你看看……”

赵汉的话说的时候一点都不凶,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轻松的笑,不过在话刚刚说完的时候,他忽然猛的转身,端起刚才吃饭的那一张桌子,快速的冲上去,对着那个家伙没头没脑的狠狠的拍下去。

顿时“噼里啪啦”碗筷和酒瓶子被掀翻的桌子拍的到处乱飞,咔嚓一声,厚实的实木桌子,直接拍在了那个司机的头上,顿时桌子中间被拍的穿了一个洞。

那个家伙的头从中间露了出来,眼睛翻白,鼻子眼睛七孔流血,站在那里还带着桌子晕乎乎的转了两圈,然后扑通一声朝后面倒了下去,这个时候,那张桌子才终于从他的头上掉了出去。

“卧槽,动手,动手啊,我们的兄弟被打死了,快点杀了这两个人……”

没想到对方忽然就出手了,那二十几个打手从震惊之中惊醒了过来,立马一起冲了上来,挥舞着手里的棒球棍,朝赵汉狠狠的招呼了上去,反而把杨黑山给冷落了。

这个时候,餐厅里面吃宵夜的那些顾客吓得到处乱跑了出去,单都没有买,连店里的那些服务员都远远的躲起来,他们知道这是帮会闹事,老板晚上不在,谁敢去惹啊。

杨黑山很苦比,本来以为自己站在这里,等那些家伙冲过来,然后自己再霸气的给他们来一个横扫千军般的旋转踢腿,但是没想到那些人只围着赵汉猛攻,却把自己当成空气给忽略了,真是太看不起人了。

“你玛啊……”

眼看着赵汉被围攻,这个时候杨黑山爆喝一声,拎起一张椅子就冲了上去。

“咵嚓”一声,直接狠狠的砸在了一个东洋鬼的头上,那个家伙被砸的头破血流,转头麻木的看了杨黑山一眼,然后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不好,这个人也很厉害,快,快叫海葵哥……”

发现原来杨黑山也是个厉害的家伙,那些东洋鬼顿时失去了信心,有个家伙快速的冲到门口,对着坐着马路对面那辆车子里的带头大哥喊了起来。

海葵正坐在车里抽烟,没想到刚刚低头点上一支烟的功夫,他们的人就倒下了好几个,这个变化也太快了吧。

“草,不好,遇到高手了……”

海葵暗叫了一声,伸手在车里摸出来一把东洋刀,跳下车子,快速的朝餐厅里面跑了进去。

在他们帮里打架,一般的寻仇斗殴,那都是用棒子,但是今天貌似遇到高手了,所以他就拎起了在他眼里算是重武器的东洋刀跑了过去,必须要剁碎了他们,才能让樱花帮立威,不然以后樱花帮在东津更加没有地位了。

出来的时候,帮主特意的叮嘱过他,让他带人下手狠一点,最好是弄死一两个,要趁这一次的行动给那些看不起樱花帮的人立规矩,让道上的人都震住才行,这样以后就没人再敢动他们了。

“兄弟们,我来了,给我弄死他们……”

海葵冲进去,举着东洋刀就砍了过去。

这个时候杨黑山和赵汉已经打红了眼,地上有七八个小鬼子已经躺下了,他们的衣服上也爆满了血,不过这都是对方鼻子和嘴巴里面飚出来的血。

“赵汉,你去对付那些小喽啰,这个拿刀子的让我来……”

看到海葵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举着刀子凶猛的冲了进来,杨黑山立马抄起一瓶啤酒,猛冲了上去。

“当……”

对方的东洋刀砍过来,杨黑山举起瓶子就挡了过去,顿时瓶子爆开,啤酒到处飚飞。

“我曰尼玛……”

这时杨黑山手上只剩下了半只瓶子,不过他并没有退缩,而是拎着那只被砍断的瓶子,直接朝海葵的心口扎了过去。

这只啤酒瓶带着尖尖的玻璃,要是被杨黑山这么大力的扎进去,这个海葵就算是完了。

眼看着对手这么凶猛的拎着啤酒瓶扎了过去,那个海葵吓出一身的冷汗,没想到他的速度这么快,刚刚用瓶子挡住了他的东洋刀,这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又冲了上来。

“我的吗啊……”

那个东洋海葵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不过速度还是不够快,半截啤酒瓶子,直接扎进了他的肩膀,虽然避开了心口的重要位置,不过肩膀上的骨头还是被啤酒瓶差点扎断。

“撤,撤,他玛德都给我撤退……”

海葵吓尿了,站起来满身是血的大喊了起来。

没想到在东津出现了这样的高手,本来他们是来报仇的,结果仇没有报成,还死了几个人,连带头大哥都受到了重创。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已经死翘翘的小司机,海葵连收尸都来不及了,带着剩下的十来个还能跑的兄弟,一窝蜂的冲出去,坐上车子就没命的逃了。

“卧槽,就这样跑了啊,不会吧……”

看着满地的伤员,赵汉非常的吃惊,那些家伙竟然连他们的伤员都不管了,简直是畜生啊。

“走,上楼叫上兄弟们撤退,这里不能再住了……”

杨黑山拉着赵汉就走,虽然打赢了,但是他还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并不像赵汉那么兴奋,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就关系着飞龙集团兄弟们的安危。

刚才这些家伙虽然打架不怎么样,但对方毕竟是东津的地头蛇,而且这一次自己这边只带来了十多个人,一旦敌人发动大规模的攻击,飞龙集团的兄弟们必定会吃大亏。

“咱去哪里?”

跑出餐厅,赵汉问道。

“先别管去哪里,先离开再说……”

这里不是华夏,而是敌人的老巢,所以一切的行动都必须小心再小心,既然已经暴露了,那就绝对不可以继续住在这里。

赵汉跑到楼上,把兄弟们全部叫下来,然后一起往更加偏僻的郊区跑了过去。

杨黑山开着面包车跟在后面,小心的注意后面的一切动静,为兄弟们保驾护航。

“赵汉,在前面的郊区,找一处废弃的仓库,先落脚再说。”

这个时候,杨黑山想起了黒\木家族在华夏的时候,他们总是喜欢选择城郊结和部藏身,现在反过来了,是自己带人杀到东洋来了,该轮到自己躲起来,从背后暗地的搞他们了。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