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恩人,我送你过去吧……”

这个时候车子再次发动,朝前面开去,他还是继续叫刘大柱恩人,因为是发自內心的想这么叫他。

字条上写着司机的名字,刘大柱知道他叫王虎生,看到这么有华夏风格的名字,不禁让自己又感觉到了一份同胞之间血浓于水的亲近,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帮他们逃离火坑,把那些总喜欢坑害华夏人的混蛋,全部弄死。

“对了,控制你们的人叫什么名字,方便跟我说一下吗?”

“我们也没有见过他,但知道是一个叫冈田的人,他是东津市樱花帮的帮主,非常的凶狠,上次我们有两个兄弟因为想逃走,结果被他的手下抓住,被活活的打死了。”

“王虎生,你放心吧,这个忙我帮定了。”

车子开到了郊区,刘大柱就下车了,和那个司机告别了一番,然后又拿出几万块美金递给他。

“我,这个我绝对不可以要的,你是我们的恩人,我怎么还能要你的钱,真的绝对不可以……”王虎生作死的推辞,他虽然很需要钱,这样他们这一百多人才会过的稍微好点,但他不能拿。

“虎生,拿着,我不差钱的,到时候有消息了就马上告诉你,相信我,不用等太久了……”

刘大柱把钱丢进他的驾驶室,然后就带着樱子快步的离开了。

“大柱,你真好。”

樱子靠在他的身边说道。

“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作为龙的传人,我不能看到外族残害同胞而不顾……”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樱子枹的更紧了,楼着他的手臂,一起朝前面走去。

到了郊区的一座小桥旁边,刘大柱停了下来。

这里就是杨黑山在短信里提到的那座桥,虽然这里也是可以开车过来的,但是为了保密起见,他没有坐车直接过来,而是走路到了这里。

他站在小桥流水的桥上,拿出手机给杨黑山打电话,不过电话还没有打通,旁边的小路上就走过来一个人。

“大柱……”

那个人带着一个太阳帽,把帽檐压的很低。

要是不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连刘大柱都差点认不出杨黑山了,这个家伙,怎么搞的和当地人一个屁样子了。

“喂,黑山哥你搞什么鬼呢?”

刘大柱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樱子也连忙轻笑着跟了上去。

“卧槽,化妆成这样你还认得出啊,草,白忙活了……”

杨黑山把太阳眼镜拿下来,露出了那一双非常有特色的眼睛。

“靠,你化妆成女人我都能认识……”

刘大柱笑笑,两个人一起朝前面走去。

“看到没有,前面那个果园,现在是我们的了,昨晚上给了那个家伙一笔钱,他就屁颠屁颠的拿着钱跑了,差点连老婆都不要了,嘎嘎嘎嘎……”

走在小路上,杨黑山做死的喷着,想起昨晚上的事情,他就真是想笑,这些东洋佬,好像从来没有看到那么钱似的,一看到钱就想换老婆,真是太没有人姓了。

“不错啊……”

远远的看到前面那个苹果园,让刘大柱想起了富士苹果,这特么的,真是想不通啊,不知道这边的苹果有什么好吃的,连个苹果也买这里的。

一走进果园,就有种空气清新的自然感觉,让人非常的心旷神怡,这种感觉是在城市之中体会不到的。这个苹果园的四周被木篱笆围着,有种田园的风格,沿着小卵石的小路一直往前,到了果园的最里面,靠近山坡的位置有两排木屋。

“走吧,进去再说……”

杨黑山拉着刘大柱就朝木屋里面走去,这时候在后面跟着的樱子慢慢的走着,一路上欣赏苹果树的绿色芬芳,她又像个小姑娘一样了,在苹果树之间穿梭玩耍起来。

刘大柱和杨黑山走进一间小木屋里面,那个赵汉连忙端着刚刚泡好的茶水跑了过来。

“老大,欢迎老大驾到……”

这个家伙,毕恭毕敬的站在竹椅子旁边,让刘大柱过去坐。

这里的木屋和木屋里面的摆设,都是一种田园的风格,让人感觉非常舒服,有种贴近大自然的感觉,虽然刘大柱不喜欢东洋人,但是却瞬间喜欢上了这样的小木屋。

“嗯嗯,不错不错,都坐下吧……”

刘大柱坐在一张跟沙发差不多大的竹椅子上,然后让杨黑山和赵汉都坐了下来。

椅子和茶几都是竹制品,这样的东西很适合六月天的气候,但现在这个季节坐着感觉也不错。

他拿起茶水喝了一口,然后看着杨黑山说道:“黑山哥,说说看,昨晚上怎么回事?”他一直都在担心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坐下第一时间就问了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情,只是碰到一个看不起华夏人的出租车司机,然后就打了一架,最后那个家伙请来了樱花帮的人想报复我们……”

杨黑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刘大柱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听到关于樱花帮的事情,刘大柱皱起了眉头。

刚才在路上自己碰到的那个司机,他说的也是樱花帮,看来这个樱花帮是自己来到东洋,必须要面对的一方势力了。

“黑山哥,我来的路上,也碰到了一个司机,不过这个司机不是坏人,是我们华夏来的……”刘大柱又把今天自己在路上碰到的事情,跟杨黑山说了一遍。

“这他玛的,真是太巧了啊,没想到那个樱花帮还这么歹毒,不但是在手下有一帮开出租车的流忙,竟然还控制了我们华夏的人帮他们开车赚钱,真他玛的想死的节奏啊……”

杨黑山也激动了起来。

“行,既然来了,那就在这边干一些事情出来,先从樱花帮下手吧……”刘大柱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种想法,虽然自己不可能长期呆在东洋,但是自己可以在东洋培养属于飞龙集团的势力,到时候就能拖住黒\木家族的脚步,不让他们有机会再去华夏搞破坏。

几个人在木屋里又好好的研究了一阵子,然后刘大柱站起来说道:“好了,这里环境不错,给我弄一间木屋,我打算就住在这里了。”

“好啊,哈哈哈,还是我了解你吧,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走,跟我过去……”杨黑山笑呵呵的站了起来。

今天听刘大柱说要过来看看,他就吩咐人给他整理出了一间木屋。现在这里就只有十多个人,木屋非常的富裕。

刘大柱跟着杨黑山朝外面走去,然后到了旁边的一间木屋里,他打算这几天就躲在这里,好好的研究那个司机拜托自己的事情,尽快的帮他们搞定解药。

……

在樱花帮哪边,冈田亲自带着人,把附近所有的酒店都找了一遍,找了一通宵,到了第二天中午还是一无所获,根本就没有发现杨黑山的影子。

“玛德,都他玛是你惹的事情,现在怎么办?”

站在最后一家酒店的门口,肥胖的冈田一边擦汗,一边看着站在他身边的海葵吼道。

这个时候海葵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了,浑身是伤不说,连头上和脸上也肿的跟包子一样,他心里虽然想骂人,但不敢骂出口。

明明是他想讨好黒\木家族,才专门打电话过去告诉黒\木花权的,现在竟然怪他了,但是海葵没有办法,谁让他是小弟呢。

“帮主,要不就告诉那个黒\木花权,就说我们樱花帮不帮他们找人了。”

“你麻痹,想死啊……”

“啪”的一声,冈田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顿时让他已经肿成猪头的脸更加的肿了,眼珠子都差点渗出血来。

“你麻痹的,想害我是吧,这种话能跟他说吗?跟他说了还不杀了老子,你是不是早就看上帮主之位了,想害死我,好早点替代我是吗?”

冈田冲着被打的海葵作死的喷着,一身的肥肉即使穿着衣服里面,那个抖动的幅度还是可以清晰的看的出来。

“帮主,你误会了,我,我怎么敢呢,我绝对不敢啊……”

海葵捂着脸,苦逼的解释着。

“是吗,那行,你给黒\木花权打电话,就告诉他,是你看错了人,就说那两个家伙,根本就不是杀他们黒\木家族人的杀手。”

冈田阴阴的盯着海葵,让他不敢反对。

虽然明白这是找死的节奏,知道这是冈田故意让他去堵枪口,但还是必须要去做。

“那,那好,我这就给他打,麻烦帮主告诉我他的电话号码……”

“嗯嗯,这就对了……”

这一次冈田没有打他,一把抢过海葵的电话,帮他输入了电话号码,然后又还给了他。

“快点,马上跟他说,老子特么的怎么这么晦气,草……”

“帮主你放心,我会搞定的。”

海葵无奈的点了点头,手有些哆嗦的按下了拨号键。

“喂,是谁?”

电话通了,对面的声音非常的阴沉,顿时让海葵冒了一身的冷汗。

“花权,花权长老,我,我是樱花帮的海葵,我,我想说,昨晚上我看错人了,那两个人根本就不是杀手,我真的看错了……”

“你麻痹的,让冈田跟我说话……”

黒\木花权狂怒,这个混蛋,竟然还敢睁眼说瞎话。

昨晚上他已经把视频资料拿回来确认过了,不但能够肯定杨黑山就是上次在医院的杀手之一,而且还完全确定,他就是刘大柱最得力的手下,虽然还不知道刘大柱本人有没有来到东洋,但可以肯定的是,飞龙集团的人确实已经来到了东洋,开始展开了对他们的报复行动。

海葵不敢说话了,哆哆嗦嗦的看着冈田。

冈田早就听到了电话里面狂怒的声音,吓得他连忙摆手,然后海葵就不知所措的直接挂断了电话,他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手一抖就挂了。

“你他吗的,竟然挂了?”

看到他竟然挂了电话,冈田吓死了。

这个混蛋,胆子肥了啊,竟然敢挂黒\木花权的电话了,真的是想死也别拉上他啊。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