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飞龙集团的兄弟带着这个人走了二十来分钟,才进入了果园。

在进入果园门口之前,杨黑山还亲自的问了司机几句话,生怕会被坏人冒充,等到确定了他的身份之后,才让人带他进去。

其实这第一个来的人,正是那个曹三牛,因为王虎生觉得曹三牛比较精明,所以才让他第一个去,而王虎生自己,他打算最后一个才去找刘大柱,让兄弟们全部解毒之后,再轮到他自己。

这个时候刘大柱坐在木屋里面闭目养神,门外有人轻敲了敲门。

“老大,司机来了。”

为了统一口径,防止被无关的人听到而泄密,所以这一次来这里解毒的病人,都统一被称作司机。

“嗯,进来。”刘大柱睁开了眼睛。

这时站在外面的曹三牛,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你好,你就是刘大柱神医吧,我叫曹三牛,是刘先生让我来的。”

他没有见过王虎生嘴里说的那位刘先生,所以并不知道其实刘先生和刘大柱神医是同一个人。

“嗯嗯,坐吧,我们抓紧时间,现在就开始,你把上衣脱了……”

刘大柱也不废话,直接就打算给他排毒了。

这个时候他把那一支特殊的金龙神针拿了出来,顿时在整个屋里,都被金色的光芒给照亮了起来,这还只是金龙法杖最小的状态,要是让它变大的话,估计会把整个果园都照成金色。

看到这么一支发着金光的针,曹三牛震惊了,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牛比的针,果然不愧为神医啊,别人都是用银针针灸,没想到他竟然用金针,而且还是这样厉害的宝物。

等到曹三牛脱去了衣服,刘大柱就直接瞄准他的心口,一针扎了下去。

“啊……”

吓得曹三牛喊了一声,顿时就被麻木的无法动弹了。

金针擦进去之后,刘大柱就开始运功,让真气控制这金针旋转,然后带着金龙神针特殊的气息进入病人的身体,在身体的所有角落和每个细胞里清扫着毒素。

这个时候刘大柱的汗慢慢的冒了出来,很快在他的头上,就形成了一层白蒙蒙的雾气,远远看过去,好像很牛掰的样子,但是这种累和辛苦,只有刘大柱自己才能体会的到。

给曹三牛治疗的时间,足足花去了半个小时,等到停下来之后,刘大柱就闭上眼睛休息,只是对着曹三牛摆了摆手。

“你可以回去了,记住,他们给你们的解药不要再吃,其实那种解药就是毒药,现在你身体里面的毒已经清除,如果再吃那种所谓的解药的话,那我的辛苦就白废了……”

“啊?那,那解药就是毒药?”

听到刘大柱的话,曹三牛非常的震惊。

刘大柱没有精力再跟他解释那么多,又挥了挥手,让他离开,自己还需要利用这短短的治疗间隙,好好的恢复一下体力才行。

曹三牛看到刘大柱略显苍白的脸,他跪在地上,对着闭目恢复的刘大柱默默的叩拜了三下,然后才站起来走了出去。

“马勒戈壁的,那些东洋鬼,原来给我们吃的所谓解药,一直都是毒药,我懆他姥姥……”走出木屋之后,曹三牛就骂了起来。

这个时候飞龙集团的兄弟又走了过来,跟他一起往接人的地方走了回去。

到了老地方,赵汉还站在那边等着,看到第一个人已经顺利的出来了,他才放心了不少。

又等了一会,另外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曹三牛连忙跑过去,把出租车司机换了下来,新来的司机跟赵汉对过暗号之后,才让兄弟带他进去。

经过了第一个人之后,后面的人应该就会更加安全一些,因为前面的人认识后面来的人,不可能会弄错的,但赵汉还是一点不敢马虎,每一次来的人,他都要跟对方对一遍暗号才放心,生怕自己的疏忽,会给老大带去麻烦。

刘大柱为一个人针灸排毒需要半小时的时间,来回的路上和等待的时间加起来又需要半个多小时,合在一起治疗一个人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第一天刘大柱给十一个人排完了毒,从上午九点钟开始,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才结束,连中午和晚上吃饭,也是简单快速的吃完。

一天耗费了大量的内力,等到送走这一天最后的一个病人,刘大柱无力的瘫在了床上,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第一天已经这样了,需要坚持十天才能完成,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支撑的那么久,但是为了这些受苦受难的同胞,自己就算是再苦再累,也必须坚持下去。

“大柱,辛苦你了……”

看到倒在床上一动不想动的刘大柱,樱子心痛的只想哭。

“樱子,我没事的,让我躺会,马上就好了……”

听到她的声音,知道樱子在为自己心痛,刘大柱闭着眼睛安慰了她一句,继续默默的躺在那里,恢复自己损耗的非常严重的真气。

连续的治疗了十一个人,他真的是累了,身心俱疲。

……

这时候在王虎生住的破房间里,围着十多个人,这些人都是今天接受治疗的那些人。

“虎生哥,刘大柱医生说樱花帮的人给我们的解药,其实就是毒药,不吃不行,但是一直吃下去,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死。”曹三牛说道。

“对,刘大柱神医都告诉我们了,让我们今晚上千万别再吃药。”另外几个人也连连点头。

“那些畜生,竟然如此歹毒,原来每天给我们吃的药就是毒药……”王虎生气愤的骂道。

“对了,等下他们就要来发药了,记住你们已经排毒的人要假装吃药,然后偷偷的扔掉就行了,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不然就会出事……”想到这些事情,王虎生连忙叮嘱他们。

“虎生哥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暴露的,你和刘大柱医生都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以后我们都听你的……”大家都点了点头,满眼都充满了感激之情。

第二天的治疗照常进行之中,大家的行动都非常的小心谨慎,而樱子拿着唐刀,一直都守在刘大柱的木屋外面转悠,只要有一点点小的动静,她都会非常紧张的跑过去查看。

又一天结束之后,刘大柱已经感觉自己像是散架了一样,这一天比第一天更加的累了。

这个时候杨黑山和樱子一起走进他的屋里,看着躺在床上,脸上有些苍白的刘大柱,心里都是非常的着急。

“大柱,不能这样了,明天要么就治疗八个吧,或者五个也行,大不了多用几天,你再这样拼命,会把自己的身体拖垮的……”

杨黑山巡逻了一天才刚刚回到果园,看着刘大柱,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劝劝他了。

“黑山哥,那些都是咱们的同胞,只要可以帮到他们,我就必须尽力,你不知道那种药有多歹毒,如果我多拖延一天,就会让他们多受一天的折磨,我不能那么做,我是医生,这是我的职业操守……”

刘大柱躺在那里,四肢摊开的摇了摇头。

“那,那你好好休息……”

杨黑山知道自己劝不了他的,他理解刘大柱,只好退了出去,留给他更多的时间休息,因为明天还有人等着他去耗费真力治疗,现在必须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恢复。

其实刘大柱也就躺一个小时,等到稍微好点之后,他就会坐起来在床上盘腿修炼,用意念控制自己丹田之中的小龙婴,加速的吸收宝玉带进来的天地灵气。

这两天不断的耗费功力,竟然让龙婴都没有再长大,好像以往那种金光都暗淡了不少,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修炼进展,但现在自己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先给那些司机治疗之后再说吧。

这几天刘大柱一直在耗费功力给那些司机治疗,这让自己的功力耗费非常的巨大,连一向吸收灵气效果非常强悍的碧绿宝玉,都有些支持不住了。

这个时候远在华夏的龙小雪,也从她自己脖子上的一块紫色的吊坠感觉到了。

这块紫色的吊坠,原本和刘大柱脖子上的那块碧绿吊坠是一对,所以她可以通过紫色宝玉感应到刘大柱正在疯狂消耗真气的状况。

“长老,这两天刘大柱很反常啊,他怎么耗费那么多的内力,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呢?”

龙小雪站在她妈妈住的那个山顶,眼睛看着远方的夜空,那是刘大柱所在的方向。

“放心吧,那个小子很机灵,他不会有事的。”龙战天跟在她的身边,轻声的安慰她。

这时凤九妹就坐在那块龙凤图腾的壁画前面,看到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开始为心上人担忧了,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和龙哥的以前。

以前每次龙哥出去办事,她也是像小雪这样担心他,总是对他念念不忘,一旦有点点什么异常情况,她的心里都会非常的不安,现在的小雪,正和她当时的心情是一样的。

“龙长老,你跟我过来一下。”

这个时候凤九妹站起来,对站在悬崖边的龙战天说道。

“是。”

龙战天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声,然后跟着凤九妹一起走进了身后的洞里。

走到洞里的一个空间之中,凤九妹忽然问道:“长老,你觉得刘大柱真的可以完成我们金龙家族复兴的使命吗?”

她有些不敢肯定,虽然觉得那个家伙很机灵,但是毕竟事情太难了。

“王后,我对他有信心。”龙战天微微弯着腰,非常肯定的说道。

“是啊,那个小子是有些聪明劲,但是毕竟他少了我们家族的至宝金龙法杖,当初龙哥为了撑起撕裂的空间,不得不用金龙法杖去支撑,可惜最后空间坍塌,法杖也不知道失落在何处,要是法杖还在的话,他就可以多几分胜算了……”

听到这句话,龙战天才明白凤九妹担心的是什么了,他连忙跪了下去。

“王后不必担心,金龙法杖早已经赐给了刘大柱,当年大战,金龙法杖失落,但已经被我寻到,这一千多年来,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我就一直把法杖藏在先王和先王后的玄铁棺之中隐藏起来,后来发现刘大柱具有金龙之心,所以,所以我就自作主张把法杖赐给了他,这都是我的罪过,请王后赐罪……”

“什么?你,你是说,我们金龙家族的至宝金龙法杖已经寻回了?”

听了龙战天说的话,凤九妹不禁激动的颤动了起来。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