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月亮姐,怎么了?”

“接你下班啊……”

“……”

乔月亮说的很平常,好像接刘大柱下班是她应该做的事请一样,反而搞的刘大柱无话可说了。

今天月亮姐又亲自下厨,给刘大柱做了很多好吃的,到了屋里,刘大柱刚刚洗了洗手,就被她拉过去开饭了。

“月亮姐,总让你这么照顾,我怎么好意思啊……”

看着坐在自己身边香喷喷的月亮姐,刘大柱是真心的不好意思。

自从自己来了这里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见到月亮姐去夜场客串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大柱啊,别客气,快吃……”

刘月亮非常的温柔,不停的帮刘大柱夹菜,不过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了,因为她知道,太过分的举动只会让刘大柱离她越来越远。

其实刘大柱也不是看不上月亮姐,他从来不会看不起任何职业的人,就算是月亮姐曾经在夜场客串,他也从来没有看不起她,只是因为月亮姐是已婚的女人,他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所以才一忍再忍,没有跟月亮姐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来。

现在刘大柱就把月亮姐当成自己的姐那样对待,吃了饭之后,在这边坐了一会,就回去洗澡去了。

看着刘大柱又走了,还是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乔月亮不禁暗暗的叹气,但又能怎么样呢,她虽然很喜欢刘大柱,但也不可能赖着他吧。

洗了澡之后,刘大柱坐在地板上打坐修炼,等待晚上的时间到来。

夜里十点钟,刘大柱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换上一件黑色的t恤,悄悄的溜了出去。

海城市的夜,还是那么的魅人,让无数的年轻人晨昏颠倒,迷失在夜色的纷乱之中。

刘大柱沿着霓虹灯闪烁的街道走过去,找到自己的车子,开着那辆黑色的越野车就飚了出去,按照导航的提示,朝猴子家的地址开去。

猴子虽然一直跟在楚择天的身边,楚择天对他也不错,每个月拿的钱比刘大柱的工资还多,而且时不时的还能搞到一些外快,但是这个家伙大手大脚,又喜欢玩女人,所以也没有存下来多少钱,住的地方也是非常普通的小区,而且已经是靠近城市边缘的房子。

到了小区附近之后,刘大柱停好车子,就走路朝那边靠近了过去。

这里的小区没有门卫也没有围墙,任何人都能够走进小区溜达,也没有人管的。

刘大柱叼着一支烟,晃晃荡荡的走进了小区里面,走了几圈,才找到了猴子一家人住的那幢楼的下边。

抬头看了看,楼上的灯亮着,刘大柱想了想,把自己的小伙伴给掏了出来。

自从来到海城市这么久,还没有叫小黑出来帮忙呢,虽然有时候晚上的时候,这个家伙自己会钻出来玩玩,但没让他干过什么。

“嘎嘎嘎……”

看到刘大柱终于叫他出来了,小黑不禁笑了起来,刘大柱连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我去啊,小声点,要是被人发现了,还不吓死别人啊……”

小黑瞪着眼珠子,止住了他那个有些特殊的笑声,傻傻的看着刘大柱。

“小黑,你上去看看,看看房间里有什么人,用我这手机,把他们都录下来……”

刘大柱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录像功能,然后递给了小黑。

小黑伸出黑色的小手抓住手机,呼噜噜的就朝楼上冲了上去,在夜色之下,一点都看不出来在楼房的墙壁上,竟然有个小小的黑东西。

看到小黑开始行动了,刘大柱才在楼下,找了个草坪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在小区的草坪里,很多人都坐在黑暗的角落里说话,不过都是一对一对的男女,只有刘大柱是一个人坐着的。

这时候有个女人走了过来,直接坐在刘大柱的身边,低声的说:“帅哥,要玩玩吗?”

“玩啥?”

“别装行吧,一个人坐在这个黑角落里,难道不是找女人玩的吗?”

面前的女人非常的浓妆艳抹,刘大柱明白她说的意思了。

“我能说,我不喜欢女人吗?”

“次奥,真倒霉……”

那个女人站起来,骂了一句,扭着屁鼓自顾自的走了。

“次奥,我才倒霉呢,老子坐会招谁惹谁了……”

刘大柱不敢再坐下去了,站起来低头叼上一支烟,然后沿着小路朝前面走去。

反正小黑能够找到自己,等他完成了任务,会自己找过来的,他那种毛色,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之中,是最适合的了,没有人能够轻易的发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而且速度还那么快。

刘大柱叼着烟朝前面走去,忽然在正前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他连忙闪到了小树后面,躲起来朝前面看过去。

路上走过来的那个家伙,正是猴子,没想到他刚才不在家里,早知道这样,自己就跑上去先躲在他家里,再等他上去就好了,不过自己也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没有想到也很正常。

这个时候猴子急匆匆的朝楼上走去,好像有什么急事一样,到了楼下,快速的跑进了楼道,朝上面跑去。

刘大柱急忙跟了上去,一直跟到了猴子的门口,那个家伙掏出钥匙,打开门就跑了进去,然后又把门给关了起来。

“到底搞什么鬼?”

刘大柱连忙走过去,贴在防盗门的外面听了起来。

“猴子,你舍得回来了吗?是不是我不来找你,你就一直躲着老子了……”屋里传来一个说话的声音,好像非常的凶。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躲着你呢,那个,最近不是一直很忙吗,所以……”

看到屋里的人之后,猴子连忙站住了,不敢靠近过去。

屋里有三个蒙面大汉,这个时候正用刀子架在他老婆和刚满周岁的儿子的脖子上,这个时候他的老婆和儿子的嘴巴上,都被人用胶布给包住了。

小家伙好像是被吓到了,躺在床上做死的蹬着腿,用力的想哭,但嘴巴被胶布贴的狠紧,根本就哭不出来,被憋的差点断气。

猴子的老婆被绑着手脚,非常着急的看着满脸憋的通红,才只有一周岁的儿子。

“说吧,钱什么时候给我们,我们哥几个,为了你们的那点破事,现在搞的饭都没得吃了,整天东躲西藏的,你们不会不管了吧?”

“管,绝对管的,炮子哥,求你了,求你先放了我老婆和儿子行吗?”

猴子急的满头大汗,他刚才在外面玩,忽然接到了老炮子的电话,让他立马一个人回来,如果让别的人知道了,就杀了他老婆和儿子,这个家伙吓得连忙跑了回来。

虽然猴子是混蛋,但是对他自己刚刚才满周岁的儿子,却是喜欢的不得了,听说儿子被土匪头子老炮子给抓了,急得他在半路上差点出车祸。

“你他玛德猴子,当我老炮子傻呢吧?先放了你儿子,那我还能拿到钱吗?你麻辣个巴子的,有钱找杀手追杀我们,就没钱给我们吃饭啊……”

“炮子哥,你相信我啊,我们从来没有派杀手去追杀你们,真的,再说我,我真没钱啊,要不我就给楚大少打个电话,让他送钱过来……”

“放屁,那个外国杀手已经被我们抓住了,他说就是你联系的,还会有假吗?玛德,别的不说了,拿钱,给我们兄弟五千万,这事情就算了,不然,老子就弄死你老婆儿子,然后再把你们让我们兄弟干的事情,全都说出去……”

猴子吓得不敢动了,楚择天确实让他找杀手想灭了老炮子的口,但是没有想到,花那么多钱从欧洲请来的杀手,竟然失败了,还被他们给抓住,真是太没有用了。

“炮子哥,我,我还是给楚大少打个电话,行不,不然我真没有那么钱。”

猴子继续苦逼的问道。

“快点,你打电话也行,但是我警告你,最好和那个楚王八蛋说清楚,要是他敢乱来,我就把他的事情全都说出去,你让他一个人,送钱过来……”

老炮子也是混了很多年的老江湖了,他知道楚择天不敢报警,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叫大队人马来围剿他们,因为培养怪兽的事情,实在是不能公开的,要是他们这些人,真的把那件事情说出去,那么他们楚家也会跟着陪葬,所以这一次,老炮子打算敲一笔大的,然后带着几个身边的兄弟远走高飞了。

猴子哆哆嗦嗦的拿出电话,拨了楚择天的号码。

“大少爷,不好了,老炮子他们,他们绑了我老婆和儿子,他们要五千万,如果我们不给的话,他就杀人,然后还把我们帮东洋人养怪物的事情给说出去,怎么办啊?”猴子站在门口,捂住嘴巴低声的说着。

“玛德,不是让你找杀手了吗?”

楚择天这个时候,正在大世界的酒吧喝酒,听到这么头痛的消息,立马就震惊了起来。

“大少爷,杀手没有成功,反而被他们给杀了……”

“草……”

楚择天站起来,匆匆忙忙的从海城大世界里跑了出去。

“猴子,你先安抚好他们,就说我马上就到……”

楚择天跑到外面,跳上他的车子,又立马给刘大柱打去了电话。

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而且那个老炮子和他的手下大皮,是打架出名的老痞子,现在楚择天不敢报警也不敢找太多的人过去,只能请刘大柱那样的高手帮忙了。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