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什么?杨德才,你他玛德疯了吗?”

黒\木左左非常震惊的看着杨德才。

这个家伙,竟然想把刘大柱引到黒\木家族的总部去。

“黒\木左左长老,刘大柱这么厉害,我们黒\木家族的人已经死了很多了,再这样下去,整个家族的精英都会慢慢的被耗尽,现在连黒\木左左长老您也不是他的对手,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引到总部,然后召集黒\木家族所有的精英一起围攻他,你觉得,他还有逃走的可能吗?所以这是最好的计划。”

“不行不行,万一被他逃走,我们黒\木家族的秘密总部就会暴露……”

黒\木家族站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

他不可能同意这个计划,毕竟黒\木家族是神秘的存在,万一被人知道他们的总部所在,那将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就算是他同意,黒\木家族的高层和族长也不会答应的。

现在刘大柱是他们最大的威胁,必须要尽快的解决他,不然留的时间长了,必定出大事情,但要解决这么厉害的高手,真的有些麻烦。

“要么,实在不行的话,就让总部派所有的高手过来,一起围攻他。”杨德才说道。

“杨德才,你他玛德怎么想的,为了一个区区刘大柱,就让总部派所有的高手过来吗,我们黒\木家族的脸面还要不要了,以后还有人会听我们的话吗?”

黒\木左左转头盯着杨德才,又是一顿吼,吓得杨德才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黒\木左左忽然看到了躲在毯子里面瑟瑟发抖的两个女人,然后说道:“杨德才,你可以走了,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呃……”

杨德才看了看被子里面的两个女人,又看了看黒\木左左的表情,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连忙弯腰退了出去。

等到杨德才刚刚关上房门,黒\木左左立马脱完了他自己,发疯的钻进了被子里面,顿时屋里充满了女人的惨叫声,真的是惨叫,因为黒\木左左就是个表太。

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那两个女人就被赶了出来,一身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脸上嘴上还有双蜂之上,都被咬的血淋淋的一塌糊涂,那个黒\木左左,简直就是狗变的。

黒\木左左是个非常狡猾的人,现在他的手下人已经被刘大柱给灭掉了,所以东湖别墅那边也不敢再回去,就躲在这个酒店里,住了下来。

第二天晚上,刘大柱蒙着面,拿着杀猪刀果然又去了东湖别墅区,找那个逃走的黒\木左左,但是却没有发现踪影,连着几个晚上,他都去看看,还是一无所获。

这一天晚上,他又去了,等到后半夜三点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就有些忍不住了。

“玛德,这都是第五天了,估计是逃到别的地方去了……”

刘大柱从黑角落里走出来,直接弄开窗户,爬进了别墅里面。

在别墅里翻了一个遍,除了找到一些钱财之外,再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看来那个黒\木左左也是个非常狡猾的家伙,在他住的地方,根本不会存放重要东西。

刘大柱失望的走出别墅,开着车子就朝大世界酒店去了,。

金龙集团和楚风集团的合作已经达成,过两天珍妮就要回去了,刘大柱决定暂时放下这些琐事,好好的陪女人几天。

回到酒店房间,已经是早上四五点钟,天开始蒙蒙亮了。

刘大柱站在门口给珍妮打了一个电话,珍妮从迷迷糊糊之中,看到是刘大柱打来的,立刻开心的接了起来,虽然没有睡醒,但是没有一点不高兴。

“大柱,你在哪儿呢?”

“珍妮,开门,我就在你门口。”

“骗我的吧,这么早,你怎么会过来……”

珍妮以为刘大柱在逗她,她知道最近大柱很忙的。

“真的,快点,我想抱抱珍妮宝宝了,快点……”

“真的呀……”

这个时候,珍妮立刻跳起来,跑过去就拉开了房间门,看到刘大柱果然就站在外面,她幸福的一蹦子就跳上了他的身体,伸手钩住他的脖子,双脚也卷了上去,就那样挂在了他的面前。

刘大柱虽然表面看起来不是特别结实的人,但是他的修为已经非同一般了,所以虽然珍妮有些重,但他还是能够稳稳的枹住她。

“呵呵,真乖。”

刘大柱走进屋里关上门,然后就枹着她的屁鼓,两个人就这样走进了房间,然后倒在了席梦思上。

“大柱。”

珍妮大喊了一声,非常野蛮的动手解除了刘大柱的全副武装,两个人立刻如交似漆的帖和在了一起,房间之中,顿时充满了一片嗳味。

等到天大亮的时候,刘大柱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伸手枹着雪白的珍妮,看着躺在自己懐中的金发碧眼的女人,抚模着她的身体,刘大柱非常的満足。

“珍妮,你什么时候回去?”

“两天之后吧,怎么了呢,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呀……”

珍妮微微抬头看着他,伸手模着他的身板。

“是呀,舍不得。”刘大柱低头藽了她一下。

“舍不得就经常回去看看我们吧,事情再忙,家里的亲人也不可以忘记……”珍妮紧枹着他,帖在他的心口上,听着他的心跳。

“嗯,珍妮说的很对,事情再忙,也要回去看自己的女人。”

刘大柱不禁感叹,自己最近是太忙了一点,为了解除华夏医药的威胁,他又不得不和那些卑鄙的人斗到底。

自己是个来自山村的医生,虽然医生只要好好的给人治病就行了,但是自己既然知道了有人在威胁华夏的医药事业,有人总想搞破坏,那自己就不能不管,就算是豁出命去,也要铲除医药界的败类,还中医药一个朗朗晴空。

“哦,对了,那个跟楚风集团董事长见面的事情,已经约好了,差点忘跟你说了……”

这个时候,珍妮忽然想起了这个重要的事情,她抬起头,眨巴着漂亮的眼睛看着他。

本来打算要是刘大柱再不出现,就要打电话给他了,不过今天他正好回来了。

“哦,什么时间,去什么地方会面?”刘大柱问道。

“明天下午,在楚风集团的私人会所里,到时候他们董事长会亲自见你,听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珍妮趴在他的上边,姣滴滴的看着他。

“重要的事情?什么事?”

“这我也不知道,你去了就知道了吧。”

“好吧,那就到时候再说,现在,哈哈,我们,还是先做我们的重要事情吧……”

顿时,刘大柱露出了流忙的表情。

“什,什么,什么重要的事情……”珍妮害怕的看着他,从他的身体上滑下去,想要逃跑,但是被刘大柱一把逮住了,一个翻滚,就把她给压在了下边。

“啊啊啊,我,我投降。”珍妮立刻喊了起来。

“哈哈,投降也不行,必须惩罚。”

刘大柱这个流忙,顿时又大力的动了起来,让珍妮玉仙玉死,白嫰的身体在他的动静下,不停的起伏摇摆,长褪高高的举起,修长而秀美,晶莹剔透,毫无瑕疵。

第二天下午,珍妮就早早的给刘大柱准备了一身高档衬衣和休闲裤,再配上一双崭新的皮鞋,简直帅的掉渣。

“我说珍妮,需要搞的这么正式吗?”

看着珍妮把自己包装成了这样,刘大柱无奈的说道。

“要的要的,你这次是去跟楚风集团的董事长见面,说不定被他看上了,以后我们两家的合作,就更加顺利了……”珍妮继续围着刘大柱转圈,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没弄好地方。

“这个,跟楚风集团的合作,真的就那么重要?”

“当然啊,楚风集团在国内,可是数一数二的医药企业,我们跟他们合作百利而无一害,你知道我们金龙集团和楚风集团签约的事情传出去之后,我们金龙医药的股份上涨了多少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没怎么关注。”

刘大柱摇了摇头,最近自己一直在追查利用药物培养怪兽伤人的事情,所以对自己家公司的事情,注意的确实少了。

“那我告诉你吧,已经连续三天涨停了,厉害吧……”

“我去,有这么厉害吗,不就是和楚风集团合作而已……”

刘大柱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他却不知道,金龙集团和楚风集团,这两家纯本土企业的强强联手,在整个医药界,产生的影响有多大,这几天不但是金龙医药的股份迅速飙涨,连楚风医药的股份,也跟着涨不停,这一次合作,算是一次真正的双赢,两家都是赚的盆满钵满。

“当然厉害了……”

珍妮又跑去自己换衣服去了,今天她也要陪同刘大柱这位董事长,一起去会见楚风集团的董事长。

看到珍妮在换衣服,刘大柱忽然想到了一个事情,自己不愿意去楚风集团和他们董事长见面的目的,就是为了继续保持自己秘密的身份,但是现在看来,貌似有些不对啊。

“珍妮,你陪我去了,那么楚风集团有些什么人,陪同他们董事长去见面呢?”

刘大柱站在一边看着珍妮换衣服。

“当然是楚程程啊,这一次我们两个人,是两家集团公司合作成功的主要功臣,见面会是肯定要去的嘛……”

“什,什么?”

刘大柱顿时就愣住了。

楚程程也要去,那这就尴尬了,果然自己越是担心什么,就越会出现什么意外啊。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