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什么?”

刘大柱惊讶的站了起来,原本以为楚择天不会那么傻比,但没想到这个家伙真的下手了。

“你老爸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来……”刘大柱连忙说道。

“现在正送去海城市医院,你马上过来吧……”

楚程程开着车子,跟在救护车的后面,一边给刘大柱打电话。

这时候刘大柱挂了电话之后,就对在场的几个人说道:“你们早点休息,我去医院救人。”

说完之后他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屋里的三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面面相觑。

刘大柱咚咚咚的快速跑下楼,开上自己的越野车就飚了出去。

车子在夜里的街道上开的很快,虽然路上的车子比较多,但是刘大柱的技术是一流的,并没有一点危险。

海城市医院他知道在什么地方,连导航都没有开,就可以直接找到,因为他毕竟是个医生,走到哪里,对那个地方的医院就会特别的注意。

海城市医院,在国内也算是著名的医院了,夜里十分,白班的医生已经下班,只剩下一些值班医生。

不过听说是楚风集团的董事长楚峰突发心脏病,虽然病人还没有送到,但是医院就立马通知了院里最著名的心脏病专家,这些专家几乎是和救护车同时赶到了医院。

“快快快,马上抬到抢救室……”

救护车刚刚停下来,医院的院长就亲自跑出来指挥,因为楚峰不但是整个海城市的知名人士,而且在国内,也是非常有名的企业家,每年缴的税都是整个市里最多的,连市长和省里的高官,都亲自接见过他,这样的重要人物,必须要尽全力抢救才行。

几个医护人员,立马把楚峰从救护车里抬了出来,急匆匆的朝抢救室里跑去。

这个时候楚程程的车子也开进了医院,她急的满头大汗,跟在医生的后面朝医院里面跑,但是到了抢救室门口,她就被医生给拦了下来。

“对不起,这位小姐你不能进去……”

两个护士拦住她,然后就把抢救室的门给关上了,门上面的红色‘急救’两个字,立刻亮了起来。

楚程程不安的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然后无力的在等待区的长椅上坐了下来,眼神有些不知所措。

要是她的老爸真的就这样走了,那么整个楚风集团都会垮掉,因为她知道,自己的那个便宜哥哥,绝对不是管理公司的料,而且他现在很可能已经被东洋鬼控制住了,到时候楚风集团就会被那些歹毒的东洋人,毫不犹豫的吞下去。

等了一会,楚择天带着猴子,也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他的脸上非常的惊慌。

看到楚择天还敢来,楚程程立马发飙了,冲上去就吼了起来。

“你,你还是人吗,连爸爸都害,你还是人吗,还是人吗……”

楚程程无力的嘶吼着,她打不过楚择天,要是能打死他,楚程程就早动手了。

“我,我没有,我没有害死老爸……”

楚择天慌乱的摇头,汗珠子从头上流了下来。

“你,你还不承认,我全都知道了,就是你,就是你这个畜生害的爸爸,我告诉你楚择天,要是爸爸真的出事,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滚,爸爸不想看到你的,你滚出去……”

楚程程推着楚择天朝外面退去,这一次楚择天竟然出奇的好脾气,被楚程程这么推着走,竟然也不还手。

“楚总,不关大少爷的事,真的不关大少爷的事……”猴子也在帮楚择天说话。

“你也是一样,狼狈为奸的小人,都是卑鄙无耻的汉奸走狗……”

楚程程火气很大,指着猴子也是一顿大骂。

楚择天和猴子没有办法,只好退了出去,站在医院的大厅里,眼睛看着急救室的那个方向。

“大,大少爷,这是怎么回事,你,你不是说了不会动手的吗,现在董事长怎么真的发病了?”

站在大厅里,猴子看着楚择天问道。

“猴子,你他玛德什么意思,是不是连你也不信我?”楚择天一把抓住猴子的衣领子,眼睛血红的盯着他。

“没没没,没有……”

猴子连忙摇头不已。

上次去茶道馆,那些东洋鬼给了楚择天毒药,当时猴子也在场,两个人从茶道馆出来之后,回到楚择天的别墅里,坐在房间抽了一夜的烟,最终还是决定不能动手,就算是被那些东洋人砍死,也绝对不能害自己的老爸。

但是,现在这情况摆在眼前,楚峰竟然真的发病了。

就在楚择天和猴子正在争执的时候,刘大柱也赶到了医院,他跑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冲着猴子大喊大叫的楚择天。

这个家伙虽然是很无耻,但刘大柱一直相信他不会真的害他自己的父亲,但是没有想到,他还真敢下手。

刘大柱没有理睬楚择天,而是直接朝急救室那边跑去。

“大柱……”

看到他来了,楚程程顿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满眼流着泪,可怜兮兮的站起来看着他。

“程程别急,你爸不会有事的……”

刘大柱扶住她的肩膀,轻轻的按揉了几下,让自己的内力,不动声色的流入了楚程程的身体,让她已经非常虚弱的心身,变得慢慢的好了一些。

“程程你坐下休息一会,海城医院的医生都是专家,他们一定可以治好你爸爸的……”

刘大柱扶着楚程程走到一边的长椅上坐下,和她靠在一起,看着急救室门上面那两个亮着的字灯。

这时候楚择天和猴子两个人,站在走廊的外面,偷偷摸摸的朝这边看着,但就是不敢走进来,好像有些心虚。

半个小时之后,急救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家属,谁是病人的家属……”一个医生跑出来喊道。

“我,我是,我是病人的女儿,怎么了?”楚程程连忙跑了过去,刘大柱也立马跟着她,一起走到了急救室的门口。

“我们已经尽力了,不过我们给他打了一支强心针,他还有几分钟的时间,你们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什么?不会的,不会的,我爸爸不会死的……”

听到医生的话,楚程程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朝一边倒了下去,刘大柱连忙扶住了她,然后又给她输入了一些温养的内力。

刚刚恢复了一点,楚程程就慌乱的朝急救室里面跑去,刘大柱也跟了进去。

躲在走廊外面的楚择天,貌似也听到了医生的喊话,看到楚程程已经进了急救室,他也拉着猴子一起,快速的跑过来,也冲进了抢救室里。

急救室里面的几个专家医生,已经停止了抢救,都在叹息不已,因为这位楚风集团的创始人,得的心脏病太奇怪了,就算是他们用尽了所有办法,还是无法阻止心脏的持续衰弱,好像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心脏根本无力再跳动了。

这时候楚峰满脸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他躺在病床上,眼睛无力的呆滞的看着跑进去的楚程程,一行老泪,慢慢的流了下来。

“爸爸,爸爸,你一定要坚强,你一定要好起来……”

楚程程扑过去,哭着抓住了老父亲的手。

虽然她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国外,但是楚峰对她一直不错,不但是满足她所有的物质和金钱要求,还总是会偷偷的瞒着家里人,跑到外国去看她,而且每年在她生日的时候,楚峰都会亲自飞到国外给她过生日,买楚程程最喜欢的礼物送给她。

以前楚程程也不太理睬楚峰,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妈妈太可怜,就是被楚峰害的,但是现在看到父亲就要死了,她才忽然发现,父亲对自己有多重要,他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是从小最关心爱护她的人。

这时候的楚峰已经说不出话来,看到楚程程为他而哭,他的手有些颤动,慢慢的握住了楚程程的手,第一次感觉到了原来女儿也是很爱自己的,能够得到女儿的原谅,他死也瞑目了。

“爸爸,爸爸……”

这时候,楚择天也冲了进来,一膝盖跪在了楚峰的面前。

虽然楚程程很想把他赶出去,但是在就要离开人世的父亲面前,她还是忍了下来,不想让自己的父亲,在离开的最后时刻,还留下那么多的难过。

这个时候,刘大柱默默的走到楚峰的身边,抓起了他的一只手,暗暗的给他把了一下脉搏。

“果然是中毒。”

刘大柱暗暗的想着,眼睛不禁撇了楚择天一眼。

这种毒非常的隐秘,一般的器械根本无法检测出来,要不是自己学过金龙诀,能够探查到一切的毒素,恐怕也找不到楚峰心脏忽然衰弱的原因。

“你们都站起来,别挡住我……”刘大柱走到楚程程和楚择天的身后,把这两个人拎了起来。

楚程程奇怪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家伙干嘛?医生说他父亲还有几分钟时间了,他们要和父亲做最后的告别,他还捣什么乱。

楚程程没有说什么,但是那个楚择天就忍不住的吼了起来。

“喂,刘大柱,我虽然敬重你,但请你别太过分……”

他的样子非常的凶,不像装出来的。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