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咔嚓……”

刘大柱点上一支烟,深深的抽了一口,然后回到后面的沙发上坐下。

这个地方够大,而且是个练功房,是个审问动刑的好地方。

杨黑山可不是善茬,既然是混蛋,就该用混蛋的办法对付他。

“你你你,你想,想干什么,我们,我们是合法的商人,你想干嘛?”

看到杨黑山拎着小宝刀走过去,那几个家伙缩在了一团,像是三只随时被人宰杀的野狗一样,平时那种嚣张无齿的气焰,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我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当然是杀人……”

杨黑山的嘴巴上叼着一支烟,手里拎着小宝刀,朝坐在地上的三个人慢慢的走了上去。

“杀人,杀人是犯法的,你,你不能杀我们,我,我要告你……”

朴世均急了,坐在地上有些颤抖。

“我曰尼玛……”

杨黑山忽然冲上去,直接一刀子就割了过去,嚓的一声,顿时朴世均的左耳朵就飞了出去,带着一坨生血,吧唧一声,摔在了墙壁上,然后缓缓的滑落地下,雪白的墙壁上,立刻留下了一条血迹。

“啊……”

朴世均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头,顿时像是杀猪一样的嚎叫了起来。

他的手脚都被绑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耳朵被割开的地方,血流如注,豆大的汗珠子,从他的脑门上冒了出来。

另外两个家伙,也跟着吓得直哆嗦,生怕杨黑山也要割他们的耳朵。

“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赵氏集团下手……”

杨黑山直接给了朴世均一个下马威之后,接着又用刀尖对准这个家伙的眼睛,样子非常凶狠的问了起来。

朴世均一身直哆嗦,刚才他说错了一句话,就被削掉了耳朵,现在又看到对方拿着刀子对准他的眼睛,这个时候朴世均根本不敢说话了,生怕眼睛也被挖出来。

“尼玛比的,不说话是吧……”

杨黑山的手忽然一动,又是一块血肉,从朴世均的右边脑壳飞了出去。

虽然没有挖他的眼睛,但是这一刀子下去,把这个家伙的另外一只耳朵给割飞了出去,耳朵带着血水,以同样的姿势,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现场也是没有狗,要是有一只狗的话,肯定立刻就被叼走了。

“啊啊啊啊……”

朴世均痛的倒在了地上,不停的翻滚,血已经把地上都染红了。

这个时候杨黑山举着刀子,朝另外两个家伙走了过去,那两个家伙吓得颤抖了起来。

“他不说,你说……”杨黑山拎着刀子指着李成玉的脑壳。

“我,我,我说,我说……”

李成玉被吓得差点尿了,刚才亲眼看到朴世均不听话的后果,他可不想也被人割掉耳朵。

“我们,我们是韩國人,他,他叫朴世均,我是李成玉,还有我旁边这个人,是我们请来的机关陷阱专家,我们,我们,是,是被一个叫,叫久木先生的人,请过来的,是他,他要对付赵氏集团,我们只是受人之托啊……”

李成玉一身颤抖,连话都说不太明白了,不过杨黑山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

“玛德,韩國棒子……”

这个时候,杨黑山回头看了看刘大柱,刘大柱站起来走了过去。

“喂,我问你,那个久木先生,是哪里的人?”刘大柱走到李成玉的面前,大声的问道。

“他,他好像是东洋人,不过,不过只,只有朴先生,最了解那个久木先生的底细,我,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

李成玉本来就只是个操盘手,他被这么一吓,就把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杨黑山又拎着刀子,朝朴世均走了过去,要想知道最终的秘密,看来还得从这个老家伙下手。

“喂,好点没有?”

杨黑山拎着小宝刀,抵在朴世均的喉咙上,慢慢的抬起,刀尖割进了他的肉里,血顺着刀尖往下边流。

“我,我说,我说了,不要杀我……”

朴世均再不敢耍滑头了,被割掉了两个耳朵,已经差点被痛死。

“说吧,再不老实,让你去见阎王……”

杨黑山收起了刀子,然后掏出两支烟,和刘大柱一人一支,点燃抽起来。

朴世均哆哆嗦嗦的看了一眼这两个人,然后说道:

“我,我们是韩國来的,是久木先生请我们过来对付赵氏集团,然后再对付整个华夏医药企业,他付给了我们很多的钱……”

“别他玛德废话,直接说,那个久木先生,到底是什么背景,怎么找到他?”

才听了几句,刘大柱就不耐烦的吼了起来,吓得那个朴世均一阵哆嗦,立刻回答起来。

“他,他,他是东洋的人,是东洋之花株式会社的人,在,在东洋之花的总部,应该可以找到他……”

听到这句话,刘大柱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对付华夏医药企业的背后势力,竟然就是自己在米国遇到过的对手,当时自己借着比赛的事情,扫清了东洋之花驻米国的所有势力,但是并没有伤到他们的真正元气。

看来,俺要亲自去一趟东洋了,也该给那些枸屁东西,好好的上一课了。

“黑山哥,你再好好审问一下,我先出去了……”

“明白,老大你去休息吧。”杨黑山点了点,他很懂刘大柱的意思。

刘大柱叼着烟走了出去,既然知道这些家伙只是久木先生请来的枪而已,那么他对这几个人就没有什么兴趣了,只想去找躲在背后的正主,老子弄不死他。

过了没有多久,杨黑山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刘大柱站在车子旁边问道。

“死不了,不过,这三个人以后已经做不了什么恶了,手脚全废……”

杨黑山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刘大柱听来感觉有些发毛,不过他又觉得很正常,因为对付这样的人,就该这么狠,不然就会留下无穷的祸患。

刘大柱和杨黑山坐进车里,然后带着所有的兄弟,一起撤离,三辆商务车,缓缓的开了出去,连车牌都是被蒙住的,没人任何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黑山哥,叫兄弟们分散去吃宵夜吧,我们两个,就在这里喝几杯……”

车子一路开过去,看到路边有个夜宵店,刘大柱想和兄弟喝几杯了。

“好,停车……”杨黑山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车子稳稳的停在了路边。

两个铐子兄弟,勾肩搭背的走下了车子,夜风吹过,掠起两人的衣裳,路上的几片落叶,随风舞动。

就在这时,后面远远的跟上来一辆车子,也跟着停在了路边。

“没错,就是他,你们两个马上上去,必须一击必中,要取他们的命……”

“是……”

两个蒙面杀手,迅速的从车子里窜了出来,暗暗的朝刘大柱和杨黑山靠近过去。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