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黑山哥,我来吧……”

刘大柱走过去,打算动手了。

“老大,这种事情,你就别出手了,不然要我们这些小弟干嘛啊,你去那边坐着抽烟就行了……”

杨黑山绝对不会放弃这种机会的,他推着刘大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还给他找来一把椅子,按着刘大柱坐了下来,然后还掏出一支烟来来塞到他的嘴巴里,服务非常到位的帮他点上。

“呵呵,这样很好,老大你看戏就行了,不用管这些小事情……”

杨黑山安顿好刘大柱,就又拎着小宝刀上去了。

刚才那一刀下去,东洋杀手的耳朵还没有完全割掉,现在还有一半挂在他的脑壳上,那个被折磨的东洋鬼,已经痛得连嗓子都喊哑了,现在满头满脑,都是血和汗水。

“喂,说不说,再不愿意说,我让你知道厉害……”

杨黑山也叼上了烟,脸上露出了痞相。

东洋杀手已经不敢继续和他对着干了,但也不能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不然他回去了也是个死字。

杨黑山看到这个家伙还不肯开口,他走过去,拎着小宝刀,对准这个家伙的耳朵,直接一刀,嚓的一声,耳朵被一下子就削飞了出去。

本来以为他还是会继续慢慢的动手,没料到这一次杨黑山直接就把他的耳朵给割掉了,痛得东洋杀手再次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嚎叫。

割掉老鬼子的耳朵,杨黑山斜眼看了一下旁边那个小东洋鬼,发现那个家伙已经吓得腿都在发抖了,这时候他就叼着烟,朝小东洋鬼走了过去。

刚才他那么凶悍的对付老杀手,也有吓唬小东洋鬼的作用,这个时候看到差不多了,杨黑山就朝他走了过去。

“喂……”

他冲着这个家伙喊了一声,吓得他直颤抖。

“现在轮到你了,你说不说?”

杨黑山拎着刀子,对准了这个年轻杀手的脖子,刀锋透着凉气,已经切进了敌人的脖子,血随着刀刃,缓缓的流了出来。

“别杀我,我,我说,我说了……”

刚才亲眼看到头目被折磨,这个家伙早已经吓得差点尿裤子了,现在被刀子这样架在脖子上,而且已经被缓缓的割进了肉里面,他不怕才怪了。

“好啊,说吧,到底是谁告诉你们,我们在尚海的?”杨黑山问道,他手里的刀子还是没有收回,继续架在东洋鬼的脖子上。

“我,我只是知道,是,是我们黒\木家族的一个长老,他,他是在米国那边的……”小东洋鬼吓得吞吞吐吐的开口了。

那边的杀手头目,瞪大眼睛看着他,但他也不敢再公开反对,生怕杨黑山再次冲上去对付他,杨黑山的手段实在是太狠,连他这个久经杀场的老杀手,也不禁有些胆寒了。

“米国的黒\木家族长老?”

听到杀手的话,杨黑山有些奇怪的回头看了看刘大柱,因为他知道,在米国的黒\木家族分部,有一个长老是投降了的,难道又有新的长老过去了?但是新人不会知道他们的行踪啊,难道?

这时刘大柱也站了起来,因为这个消息让他感觉太意外,他叼着烟,朝这边走了过来。

“喂,那个长老,到底叫什么名字?”刘大柱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是我们家族的长老……”

这个杀手回答的时候,眼神时不时的朝旁边那个头目看过去,刘大柱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又朝那边的杀手头目走去。

“喂,你一定知道那个长老叫什么名字吧?”他盯着杀手头目,声音带着威胁的问道。

“我不会说的……”

这个头目还是比较嘴硬,眼睛带着血丝,狠狠的瞪着走过去的刘大柱。

“卧槽尼玛……”

杨黑山又恼火了,他大骂一声,拎着小宝刀就冲了上去,想直接弄死他算了,但是却被刘大柱给逮住了。

“黑山哥,这个让我来……”

刘大柱不想再浪费时间,既然知道是米国的一个长老,自己就必须搞清楚,到底是不是那个叫松井的长老,那个家伙表面答应做自己内应,但背地里却在害自己。

杨黑山退到一边去,刘大柱就拎出一支银针,忽然快速的插在了杀手头目的穴位里面,这一针正是专门用来审问的蚀骨针法,这种针扎进人的穴位,会让他感觉全身和五脏六腑都在被蚂蚁啃咬一样的痛苦,没有人能够承受这样的痛。

“啊,啊……”老东洋鬼开始喊了起来,豆大的汗珠子,一颗一颗汩汩的滚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

他的喊声越来越大,但就是再怎么痛苦,也不可能晕过去,只是活生生的承受这种被万亿只蚂蚁啃噬的痛苦。

刘大柱和杨黑山两个人,叼着烟站在一边,什么也不做,只是等待敌人受不了,主动交代情况。

“啊,我,我说,我说,是,是一个叫,叫松井的长老,他,他知道你们的情况,也知道,知道你们在尚海……”

杀手头目终于还是无法忍受了,就算是嘴巴再怎么硬,也受不住这样的折磨,至今为止,刘大柱使用这种针法几次,还没有失手过。

“玛德……”

听到果然是那个叫松井的家伙,刘大柱恼火的吐掉了嘴巴里面的烟头。

没想到那个老东西,竟然这么的卑鄙无齿,在吃了自己给他的慢性毒药的情况之下,竟然还敢耍小聪明,这次刘大柱不打算再放过他了,看来东洋鬼是绝对不能相信的。

“黑山哥,马上打电话联系那边的兄弟,给我宰了松井……”

“明白……”

杨黑山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现在米国也有飞龙集团兄弟在的,只要一个电话过去,这件事情就能摆平,因为松井并不知道刘大柱已经发现了他的鬼把戏,所以他不会有任何防备的,要杀了他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刘大柱心里的火气很大,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老鬼子给耍了,娘希匹的,还以为自己在黒\木家族里面安放了一个内应呢,没想到是个雷,是个随时会要了自己命的雷。

这个时候他又继续问道:“老东西,赶快说,尚海那个小区的病毒,是谁放的?”

他确定这次的疫情是有人故意放病毒,所以也试探着审问起来,因为只有东洋鬼才能干出这么卑鄙的事情来,也许这个杀手就知道情况。

“那个,那个病毒,也,也是我们放的,目的是想搞乱你们华夏,好让我们黒\木家族的企业研发出来的治疗和预防的药物,能够顺利的进入你们国家,这样我们黒\木家族就能在尚海站稳脚跟了……”

“我曰尼玛……”

刘大柱很恼火,刚才发现自己被一个叫松井的老鬼子耍了,他已经很恼火了,现在又听到这么卑鄙的一个计划,顿时再也忍不住了,一脚就朝敌人的肚子踢了过去。

“嘭”的一声响,东洋杀手的肚子被踢的巨响,然后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这个时候杨黑山打完电话回来,看到刘大柱的脸色不好,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自己的铐子兄弟,他知道刘大柱心里肯定很恼火。

“大柱,放心吧,我已经叫米国那边的兄弟去办了,松井那个老家伙,绝对活不过明天。”

“好……”

刘大柱点了点,然后又掏出一支烟来接上火,只有让烟来令自己冷静,要不是那个老家伙远在米国,刘大柱真想亲手解决了他。

“大柱,这两个杀手怎么解决……”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刘大柱和杨黑山都没有什么再要问的事情了。

“他们不是想吃毒吗,那就成全他们……”刘大柱说道。

“明白……”

杨黑山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那边,从地上捡起了那两粒毒囊。

“怎么样,我们是好人吧,你看看,知道你们现在很想咬毒自尽,我们立马就把毒还给你们了,快点吃吧……”

杨黑山把毒囊塞进了两个东洋杀手的嘴巴里,那两个家伙,狠狠的瞪了他好几眼,然后用力的咬破了毒囊,嘴巴里立马吐出了白沫,手脚用力的抽搐了几下,就一命呜呼了。

看到两个杀手已经服毒自杀,杨黑山就把他们解开放了下来,造成是他们自尽的样子,然后就跟刘大柱两个人,朝外面走了出去。

“大柱,我们什么时候去东洋,这些鬼崽子,必须要好好的报复他们……”

坐进车里,杨黑山忍不住的问了起来,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他也更加的想要早点去东洋了,不弄死那些混蛋无齿的家伙,华夏就不会安全。

“嗯,过几天就出发,你先让那边的兄弟,好好侦查一下,搞清楚哪些人是帮黒\木家族做事的,到时候我们过去了,就弄他……”

“放心吧,这事情我已经吩咐他们去做了……”杨黑山一边开车一边点了点头。

他和刘大柱两个人都曾经去过东洋,知道黒\木家族在东洋是十分隐秘的,一般不亲自露面,而且那些为他们办事的人,也都是非常的秘密,所以就要提前让那边的兄弟调查情况了。

车子把刘大柱送回酒店,杨黑山又开着车子出发,回去和飞龙集团的兄弟会合去了,他是飞龙集团总裁,一般都是和兄弟们住在一块。

刘大柱一个人朝酒店走了进去,他打开自己的房间门,忽然听到房间里面有动静。

不对啊,楚程程已经回去了,这个房间应该没谁了,怎么还有人?

刘大柱立刻警惕了起来。

他小心的推开门,悄无声息的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了有个大美女,正躺在房间里面的大沙发上,雪白的长褪伸着,非常的完美,让人不禁有些想往。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