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大柱,他真的没有事吧?”

看着小车开走,张燕不放心的问道。

“燕,你这么关心他啊?”

大柱说的话有些酸酸的味道,好像吃醋了。

“你说什么呢?我这是关心你,他家可有钱,万一你把他打出个好歹来,我不担心你被报复啊,真是不知好人心……”

张燕说着话,做势转到一边去,不再理刘大柱。

“呵呵……”

大柱轻笑了笑,过去把张燕的身体扳过来。

“不许你碰我……”张燕又推开了他。

“好,不碰你,我给你弄驱蚊药总行了吧?”

刘大柱只好拿起那一把驱蚊草,分开放到房子的各个角落,连窗口也放了好几株。

这个时候张燕终于又笑了,看着他憨憨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抿着嘴巴浅笑。

……

吴思良郁闷到了极点,小车子开不进村,因为石板路太小了,他只能把车子停在路边,独自朝村里走去。

问了几个人之后,终于找到了村长的家里。

刘永贵是个见过一些世面的人,一看到吴思良头发梳的溜光,皮鞋铮亮,花衣服很上档次,就知道来找他的这个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站在门口,刘永贵非常小心的问道。

“你就是这个村的村长吧?”

吴思良双手插在裤袋里,嘴里叼着一支烟,瞄着眼前这个有些秃顶的黑胖男人。

“没错,我就是石头村的村长刘永贵……”刘永贵点了点头,然后立马请吴思良进去。

吴思良是个看不起山里人的花公子,虽然很不喜欢这个刘永贵,但是现在有用的着他的地方,所以只好忍了。

跟着刘永贵走进房间,刚刚坐下,吴思良二话不说,直接掏出一打钱扔在了桌子上。

足足有一万块钱的样子,这么多钱,在山里来说,就是万元户了。

看到扔在桌子上的钱,刘永贵心跳的厉害。

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个城里来的家伙,真的是个有钱人啊,这话都没说,一出手就是一万。

“这这这,这是,是啥意思?”

虽然很想立马收起桌上的钱,但是刘永贵还是强忍住心里的激动,哆哆嗦嗦的问了一句。

在不知道原因之前,这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就像上次陈先旺的事情,就差点把他也带进了沟里。

吴思良抬着眼皮子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流露出看不起人的神色。

“这钱你拿着,不过你要帮我办一件事情……”

吴思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办事方法,在他的脑子里,就没有钱办不了的事情,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都是首选砸钱。

“请问,这位先生贵姓,还有你想让我帮你办什么事情?”

刘永贵手伸了伸想去拿钱,但又缩了回来。

他不怕犯法,但最怕收了钱之后事情办不好,然后就会被人给逼疯。

就像陈先旺那样,就是因为事情没给城里的大老板办好,结果房子都被人占了,他可不想也步他的后尘,毕竟无家可归,带着一家人逃到外面去讨饭,不是正常人的生活。

“我姓吴,我出这一万块,只是预付,只要你想办法帮我把刘大壮赶出石头村,另外还有一万可以给你……”

吴思良也不废话,直接把他的要求提了出来。

一听又是刘大柱的事情,刘永贵心里一哆嗦。

怎么什么事情都和他有关,不过两万块啊,在山里干一辈子村长,都赚不到两万这么多。

刘永贵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把那一万给收了过来,话还没说,赶紧沾了点口水,开始检查起钱来,然后一张一张的数了好几遍。

看到刘永贵数钱的样子,吴思良皱了皱眉头,心里又是一阵的厌恶,但现在不是厌恶的时候,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必须要用这样贪钱的人,才能死心塌地的帮他办事。

“怎么样,钱数没错吧?”

看到他一直数来数去的没完了,吴思良终究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对对对,没错,都是真钱……”刘永贵冲口而出,然后才感觉说的话有些不合适,才改口说道:“哦,数目没错,你求我的事情,我答应了。”

曰,求他?

吴思良在心里问候了他家里的祖宗,不过还必须继续忍着。

“那行,你打算要多久的时间把他赶走,最多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没问题。”刘永贵满口答应了。

他也想早点解决问题,只要解决了刘大柱,就还能拿另外一万块,那可是一万块啊,是大笔的钱,看着就能让人流口水。

而且,刘大柱曾经踢过他的蛋,这个仇,现在还忍着没有报,这次就一并办了,到时候把刘大壮赶出石头村之后,那么姚玉莲就逃不出他的手掌了。

想着心里的美事情,刘永贵不禁流出来了口水。

“好了,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办不好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吴思良不想继续看着他流口水,站起来就要走。

“等等,吴少你稍等一下。”

刘永贵想到了什么,站起来拉住了吴思良。

“怎么?想反悔了?”吴思良站住,看着这个贪婪又狡猾的老家伙,不知道他什么个意思。

“没啊,怎么会呢,吴少交待的事情,我肯定会给你办好的……”

刘永贵连忙摸了摸裤袋子里的那把钞票,生怕再被抢了去。

“吴少,你坐会,我给你透露一点好消息。”

刘永贵神神秘秘的拉着吴思良坐下,为了讨好这个有钱人家的二代,他打算把刘大柱得罪镇里虎帮的事情告诉他,只要再联络上虎帮的人加一把力,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

刘大柱从张燕屋里出来之后,就把小药锄别在腰上,手里拎着从山里采回来的药草,直接朝家里走去。

本来想在张燕那里混饭吃,但是现在张老师还没有自己开火,还在吃村里人送的饭,所以刘大柱只好回家了。

再说玉莲姐这几天行动不方便,自己也不能在外面待太久。

回到家里的时候,姚玉莲已经柱着一根棍子爬了起来,她刚刚想进厨房给刘大柱做饭,就看到他走了进来。

“大柱,你回来啦,快坐,姐给你做饭去。”一边说着,一边拄着棍子,一瘸一拐的朝厨房里走。

刘大柱连忙冲了过去。

“玉莲姐别动,谁要你做饭了,我来就行。”

扶着姚玉莲,刘大柱担心的皱起了眉头。

虽然现在问题不大,但刘大柱看不得玉莲姐拖着受伤的腿给自己做饭,他连忙扶着姚玉莲走回到饭桌前,让她坐下。

“玉莲姐,你就好好的坐着吧,饭我去做……”

“没事啊,大柱,我真的没事,腿都不是很痛了,还是让我去做饭给你吃吧?”

姚玉莲为难的看着大柱,她不想看到他太累,从山里给她找药已经够辛苦的了,回来还不能吃口热饭,这让姚玉莲的心里很不好受。

“听话,不许乱动。”

刘大柱随意的说了一声,就转身朝灶房走去。

这句话说的很随意,刘大柱根本没放在心上,但是姚玉莲却脸红了起来。

看着他走进灶房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

自从老头子去了之后,小徒弟就变了很多,从以前胆小怕事的性格,变得更加的有担当了,而且人好像也变得更有些男人味道,刚刚他说让自己乖乖的听话,以前可从来没听他这样说过,没想到现在小徒弟的胆子居然这么大了。

姚玉莲坐在桌前,一直看着厨房里面正在忙碌的刘大柱,只可惜他是徒弟,而自己是师娘。

“唉……”

姚玉莲叹了一口,缓缓的站起来,拄着木头棍子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

自从诊所危机过去之后,刘大柱就安心了很多。

连着三天的时间,刘大柱都在给姚玉莲弄治疗腿伤的药,不但要煎药给玉莲姐喝,还要捣碎草药帮她敷在受伤的地方,到了晚上,还要用药水帮她泡脚,然后按照筋脉给她揉。

经过刘大柱细心的照料,姚玉莲的腿伤已经完全的好了。

在这期间,刘大柱也去陈先旺家里去了几次,都没看到他家里有人,看来是真的打算一直躲着了。

知道金龙诀是个好东西之后,刘大柱每天晚上都在偷偷的修炼,到了第二天早上,全身精神饱满,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有力量,手一挥出去,都带着微微的风声。

最近刘大柱也开始去山里采药了,毕竟山里人家都比较穷苦,虽然大柱的医术过硬,但是他收的医药费却非常的低,所以每天的收入并不多,也就勉强能够混个温饱,为了存些钱讨老婆,只能去采药卖。

“大柱,这些草药差不多干了呢,你什么时候去镇里?”

姚玉莲跟刘大柱并肩蹲在门口的小晒场上,翻晒着这些天采回来的中草药。

“嗯,过几天就去,到时候给玉莲姐买件花衣裳回来,我姐穿上新衣服,一定好看,呵呵……”

看着挨在自己身边雪白如玉的玉莲姐,刘大柱憨憨的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