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哥,他,他真的救我了吗?”

李云还没回答问题,倒是先问了起来。

“救你是一回事,害你又是另外一回事,要是他,他是流氓,哥就劈了他……”

黑牛拎着锄头,只要她妹点头,证明刘大柱也是流氓中的一个,他就会直接用锄头挖人。

这家伙的脾气,和石头村的刘火有的一比,两个人都是皮肤黝黑,脾气又暴躁。

“喂,小妹妹,你快说啊,快告诉他们,我不是流氓……”

刘大柱紧张的看着李云,很担心自己的名节毁于一旦,这不仅关系到自己的安全,还关系到玉莲姐以后的生活依靠。

这个时候李云定定了看着刘大柱,想了很久,才摇了摇头。

“哥,好像,好像那些流氓都是城里人,不是他,没他这么土……”

“……”

一听这话,大柱顿时无言了。

“我,我土吗?山里人不都这样?”等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

“少废话,你是石头村的是吧,告诉你,今天的事情先给你记着,如果改天我妹有什么事情的话,老子还来找你……”

黑牛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毕竟他是亲眼看到刘大柱和他妹两个人躲在茅草丛,不知道这家伙干什么没有,要是干了,那就必须要他负责才行。

“对对对,要是,要是云云,云云被你那什么了的话,小心你脑袋。”跟在后面的李勇,心情更加激动。

“你,你你你……”李云被这句话羞的直跺脚,狠狠的瞪了李勇一眼。

“草,脑子有毛病吧……”

刘大柱也郁闷的嘟哝了一句。

既然那个姑娘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他就想赶快离开,省的再出什么幺蛾子,大柱急忙收拾了自己的医药箱打算回家。

出来有些时间了,家里的玉莲姐还在担心自己呢,早回家早安全。

刘大柱抓了抓乱哄哄的头发,然后背着医药箱就走,这时候李云忽然又叫了他一声。

“喂,等等……”

“怎么了?”

听到她的喊声,刘大柱吓了一跳,不会这女人又想起什么事情了吧?

这时刘大柱转身看着身后的一大群人,吓得汗珠子滴答滴答的滚了下来。

“妹,妹子,咋了,是不是想起来了……”一听这话,黑牛也急了,拎着的锄头,已经半举了起来。

李云没有理睬她哥的问话,脸却红了:“大柱,我,我叫李云,记住了哦,我会去找你的……”

说了这句话之后,丫头扭了扭蛮腰,然后就转身朝李家庄的方向,朝山下跑去。

反正不管什么原因,既然被他看了,被他摸了,那就一定要找他负责的,她可是个纯真无暇的好姑娘,不能就这么算了。

扑哧……

听到这么一句话,刘大柱直接一口生血吐了出来。

刚才差点被吓死,没想到美女竟然来了这么一句。

呆呆的看着李家庄的人跟着李云一起走了,刘大柱这个时候才醒了过来,抓了抓头皮,感觉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然后就不再想了,背着医药箱朝山下走去。

这个时候在石头村里,村长刘永贵一直等着山上的消息,只要刘大柱被李家庄的人抓住了现场,他就立马给镇里的虎哥打电话,让他马上带着警察来抓人。

这样不仅可以把刘大柱的名声搞臭,同时也能让他再没有脸面在村里待下去,这样就算是完成了把他赶出石头村的任务了,那个有钱少爷吴思良答应的两万就能到手。

刘永贵站在村口等了很久,才看到有个人影朝村里走了过来,走到近前,才看清楚竟然是刘大柱回来了。

“大大大,大柱,你,你没事吧?”

看到刘大柱一个人,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刘永贵感到很不可思议。

难道这个小子自己逃出来了,就算是逃出来了,他也不会这么悠闲的朝村里走啊,应该是逃回家里,拿了东西就畏罪潜逃才对,怎么好像没事人似的,这和他的计划不对路啊?

“事?什么事?啥事也没有啊?”

刘永贵从角落里忽然穿出来,把刘大柱给吓了一跳。

“你,那个没被人打,或者什么的?大柱你放心,要是有什么困难,只管跟我讲,我们村里可以为你做主的。”刘永贵还是不甘心,眼巴巴的看着他。

这次的事情,他可是和吴思良一起计划了很久的,那些流氓也是专门从镇里花钱请来办事的,弄倒李家庄的姑娘,然后把刘大柱吸引过去,就可以陷害他残害少女,这么周密的计划怎么会无效?

看到刘永贵这个样子,刘大柱有些莫名其妙,这个村长上次和陈先旺一起陷害自己,而且还想打玉莲姐的主意,这次怎么忽然这么关心自己,不会又有什么阴谋吧?

“不用,不用你做什么主,我,我啥事都没有。”

刘大柱连忙摇头,他什么也没告诉刘永贵,然后就朝屋里快步走去,村长在这里出现,他很担心玉莲姐的安全。

“我曰他麻的仙人,花钱不办事啊……”

看到刘大柱安然无恙的回家,刘永贵骂骂咧咧的朝家里走去,气的挺起的大肚子更加大了,活像个猪八戒一样。

回到他自家院子,刘永贵就急忙掏出手机,给镇里的虎哥打了过去。

“叮铃铃铃……”

手机响了没几下,那边的虎哥就接了起来。

“什么事?”

此时虎哥正在永和小镇的某个馆子里喝酒,看到这个号码,他就知道是刘永贵打过来的。

“虎哥啊,是这么回事,这个,你这次派来的那些人,都,都可靠不?”

他也不敢得罪牛老虎,只能旁敲侧击的,非常小心的说着。

这个虎哥可不是好得罪的人,他是永和镇里最大的痞子头头,附近一带的道上人物,都是他的手下,他可是虎帮的帮主。

刘永贵也是因为上次陈先旺的事情,才认识了这个虎哥,上次吴思良来找他的时候,为了赚到那两万块钱,他又把吴思良介绍给了虎哥。

刘永贵为了钱也为了搞姚玉莲,而吴思良为了张燕,至于镇里的虎哥,他是为了给手下报仇,上次他那个叫黄毛的手下,被大柱把下边的蛋踢了一脚,到现在还不能干那事,所以这三个人为了各自的目的,就都想陷害刘大柱了。

当然,这次的事情,镇里的虎哥也拿到了一笔钱,出钱的人自然是吴思良。这样可以赚钱,又可以打击报复刘大柱的事情,牛老虎当然要做的。

“你什么意思?”听到刘永贵的话,牛老虎一边大口的吃肉,一边问道。

“虎哥啊,那个,事情好像没办成啊……”

“啥……你他么的,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兄弟不办事,只拿钱是吧?”虎哥一听就发火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意思,但是刘大柱确实是一点事情都没有,他已经回来了,别说被李家庄的人打死了,就连一点伤都没……”刘永贵连忙解释。

“不可能,我的人已经把事情办的妥妥的才撤退,都是按照你的计划去做的,要是真出了问题,那也是你的计划有问题……”

虎哥也是个非常狡猾的人,立马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刘永贵的身上。

到手的钱,他牛老虎可是从来不会再吐出去的,要退钱,那也该他刘永贵退。

“虎哥,你,你老人家不能这样啊,我,我们可是一起合作的……”

“合作你妈,老子事情也办了,你还想咋地?”

虎哥忽然发火,“嘭”的一声,把手里的酒杯猛的砸在了桌子上,吓得坐在旁边陪他喝酒的几个手下,也都颤抖了一下。

“虎哥,虎哥你千万不要发火,这次是我的错,求求虎哥帮兄弟一把啊,我收的那钱已经被我老婆拿走了,你不帮我,我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啊……”

刘永贵差点要哭了,要是虎哥不再帮忙,到时候城里的那位吴少爷找他麻烦的话,就真的会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时候,坐在虎哥一边的黄毛,轻声的对牛老虎说道:“虎哥,那个刘大柱我也是肯定要报复他的,老大你不如就做个顺水人情,答应他就是了,到时候这个事情我带人去解决。”

黄毛恨死刘大柱了,上次被他一脚踢过去,下边的蛋一直痛到现在,以前金刚硬的东西,现在一直都是软爬爬的,恐怕以后都抬不起头了。

听了黄毛的话,牛老虎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电话里说道:“好,刘永贵,我再帮你这次,不过……”

“不过什么,虎哥你尽管说,只要虎哥帮我这个忙,我刘永贵能办成的事情,一定给虎哥你办好……”一听有希望,刘永贵立马说道。

“好,既然你这么上道,那我就直说了……”这个时候,牛老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笑。

“虎哥,你说,尽管说……”刘永贵提着电话,站在院子里说着。

“刘永贵,我就直说了吧,这次我帮你,但是我嘛,看上你老婆了,你想办法让她陪我睡几回……”

上次为了陈先旺的事情,虎哥曾经见过刘永贵的老婆,他老婆是那种肉多超级丰満的女入,牛老虎就最喜欢那种圆溜溜的感觉,很早就想搞到手了,这次终于有了机会。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