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看到流子走了,欧雪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轻拍着胸埔站起来,朝屋里面走去。

这小楼是欧雪梅自己家的房子,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住,屋里布置的非常女性化,连沙发上都铺着绣花的坐垫。

“没事了,他们,他们走了……”

欧雪梅也被吓得够呛,那些流子是她这样的良家女人惹不起的,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怕了,坐在沙发上,靠在后面大口大口的喘气。

“走,走了?”大柱还躲在门后面不敢出来。

欧雪梅转头看了看他,心想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胆小,刚才见他在外面一个人打五个,她还在心里为他叫好,以为自己碰到了英雄,以为他肯定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但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懦弱的人,这时欧雪梅不禁失望的摇了摇头。

“他们走了,你没事了,先过来坐坐,等下再走吧……”

欧雪梅朝他招了招手,让大柱到一边的沙发去坐。

流子刚刚才走,也许还会在路口堵人,欧雪梅可不想因为自己买了他的草药而害了他,那样她会一辈子都不心安的。

看了看已经被汗水湿透的欧雪梅,完美的身材已经肉影肉现的显露了出来,大柱不禁咽了咽口水,走到沙发上坐下。

“谢谢你救了我。”看着欧雪梅,大柱心里很感激她,要不是她拉着自己跑了,说不定会被流子们打死。

“哦,不要谢我,我其实,其实买了你的药,他们才追你的,你不怪我就行了。”欧雪梅也有点不好意思。

看着长的这么好看的欧雪梅,大柱的心里非常的复杂,不知道她和那个汇药堂,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你为什么要买我的药,好像你们卫生院有专门的送药公司送药,怎么还要买我的药呢?”

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欧雪梅,刘大柱有些不解的问了起来。

这附近山里的采药医生,都是采了中草药卖给私人开的药店,要想卖给国家开的卫生院,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这个欧主任,为什么偏偏要强买自己的草药呢?

“哦,那个,那个汇药堂,是我家开的,我买了是拿到我家药店去。”欧雪梅不想再瞒着她,就直接说了出来。

确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想,刘大柱才点了点头。

汇药堂的老板是个好人,这个欧大美女同样是个好人,而且这次还救了自己的命,想到这些,刘大柱的心里就有了打算。

“这样吧,以后我采的药还是卖给你们汇药堂。”大柱坚定的说。

“你,你不怕?”

欧雪梅没想到刘大柱会这样说,刚刚他还被流子追的满街逃命,这下子居然敢这样说,这人也太多变了吧,怕的时候怕的要死,这个时候又装英雄了。

“不怕。”刘大柱不太会说话,只是看着欧雪梅摇了摇头。

他虽然说不怕,其实心里还是怕的,但他刘大柱也不是被吓大的人,虽然知道买药给汇药堂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事,但这次他偏偏要试试,看那些流子到底要怎么对付自己,他们真是太欺负人了。

刘大柱心里的热血一冲动,就答应要把药都卖给汇药堂了,既然答应了,他就一定会做到,这是大柱做人的风格。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有些憨憨的野小子,欧雪梅不知道该怎么说。

虽然她不想连累这个家伙,但是她也不想一直被流子欺负,再这样下去,汇药堂就真的会断了中草药生意,而中医,偏偏又是她家里最看重的东西,欧雪梅也曾经发誓,要发扬国家的中药事业,如果现在连中草药都要断了,那还说什么发扬光大,不倒闭就算好的了。

在永和这样的小镇里,只有国家性质的卫生院才能分配到上面统一调配的中草药,而其他的药店和医务室都得靠自己去山里收药,如果一直被流子压着没有中草药的来源,这还真是个大事情,所以欧雪梅也就点了点头。

“好,一言为定,以后只要是你带来的中草药,我们汇药堂全部比市场价高两成收购,有多少要多少。”

“好好好,那行,谢谢。”大柱不断的点头,比市场价都高两成,这个美女果然大方啊,看来自己的选择没错。

“不过,可能有些麻烦事,你怕吗?”想到那些流子,欧雪梅好看的眼睛眨巴着,有些担心的看着刘大柱,心里不禁又有些担心会害了他。

“没事,我会小心的。”

自己就不信了,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了,再说自己也正在修炼武功,到时候回去再努力一点,等自己练成功了,也不一定就会怕他们。

对了,那一招甩腿,回去就一定要先学会,那威力简直太牛比了,只要学会了那一招腿法,就再也不怕打不过镇里的流子。

“那好吧,以后有药了,就到家里来找我,我就住这地方,为了不让他们发现,你可以晚上过来,那样安全一些。”

“行,我知道了。”刘大柱点了点头。

心里想着,晚上来好是好,但自己住什么地方?到了晚上也没车回去啊?

就在刘大柱和欧雪梅聊天的时候,在镇里的金药堂里面,生意非常的繁忙。

这家药店虽然跟汇药堂的名字只差一个字,但是金药堂却比汇药堂大了两倍还多,里面的装修也是非常的高级,还有几个美女导购,穿着超级的短裙,在药架子之间来回走动,给进来的顾客介绍药品。

金药堂的前面是药房,后面还有几间房子住人,也是虎帮老大们聚集的地方,这个时候在药店后面的一间房里面,就坐着几个人。

“老大,你要给我报仇啊,呜呜呜,上次他踢了我的蛋,到现在还硬不起来,这次又插了我的屁股,你看,老大你看看啊,到还在流血,这个仇,这个仇一定要报啊……不然道上的人要是知道我们被一个山里野小子欺负了,以后我们虎帮就没脸见人了啊,老大……”

黄毛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哭诉,他倒霉透顶,每次受伤的总是他。

这个时候在他面前的桌子边,坐着人高马大的牛老虎,他是虎帮的老大,被道上的人叫做虎哥。在他的背后还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三毛,一个是大炮,这两个人和黄毛一样,都是牛老虎最得力的手下。

桌上摆着几大碗肉,都是山里的野味,牛老虎一边大口的喝酒,一边用手抓着一只野兔腿,大口的啃着,狠劲的撕咬,满嘴都是油,连头都没抬一下。

“黄毛啊,不是老大不帮你报仇,你也看到了,刚才大炮带了几十个兄弟过去追他,但没追上啊,只有等下次了。”

这个时候牛老虎的心里也是非常的不爽,他答应了石头村的村长刘永贵,要搞定刘大柱的,但是没想到被那个小子逃了不说,还打了他的人,这口气很难咽下去,所以这时候他只有喝酒把气给堵住。

可惜了,不然就能睡刘永贵的白胖老婆了,这下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到手,想起那个娘们白白嫰嫰的身体,牛老虎就火大的很。

“老大,我们带人去石头村,搞死那个小子,不然,不然我这屁股不是被白插了吗?”黄毛还是不甘心,想带人进村。

“啪……”

牛老虎忽然一碗酒砸在了地上,碎片飞的满屋都是,吓得黄毛一个颤抖,差点又摔了一跤,他的屁股可刚刚包扎好,再摔下去,估计又要晕了。

“你他妈,脑子坏了啊,进村打人?找死啊……”

牛老虎站在那里,气的浑身发抖,要是能进村里去灭人,他还在这里喝个屁闷酒啊。

虎帮虽然有几十个兄弟,但是进山里的村子闹事,他还没大胆到那个地步,山里的人可不是好欺负的,万一被村里人包围起来,到时候跑都跑不出来。

在永和镇,虎帮就是最牛比的存在,但是出了永和镇,像他们这种小帮派连屁都不是,牛老虎的心里明镜似的。

“老大,我有个办法?”这个时候,站在后面的大炮,忽然伸头过来说道。

“哦?”牛老虎歪着头,看着这个最得力的手下:“说说看,什么办法?”

“老大,那小子总得回去吧,我们这样……”

大炮附在牛老虎的耳朵边,叽叽咕咕的说了起来。

“好,就这样干,半路堵住他,老子弄不死他……”

牛老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吼着,高大的身材,浑身的肥肉直抖,气息就足以把人给吓死了。

刘大柱在欧雪梅的家里,坐到傍晚才离开,连中午饭都是在欧雪梅这里吃的。

欧雪梅做的菜真是好吃,没想到这样好看的女人,做的菜也是那么好吃。

走出欧雪梅家里,刘大柱的心里还是意犹未尽,心想如果讨这么一个好看的女人做老婆,那多好啊,不但是睡觉爽,吃饭也爽。

要不是担心赶不上回村的三轮摩托车,刘大柱还舍不得离开,总之和欧雪梅相处了半天,就心里有些激蛋不已了。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