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刘大柱摇了摇头,开始扎针了。

他小心的揭开缠在杨黑山胸膛上的纱布,仔细的检查了好几遍,最后才拎着银针,瞄准杨黑山的心口偏左二寸的位置,缓缓的旋转银针擦入。

直到银针只剩下一寸才停了下来,接着又拿出另外一支银针,瞄准心口偏右边二寸的位置,再次缓缓的旋转银针擦入。

银针插的那么深,应该已经到了胸腔内部了吧?

看到刘大柱下手够狠,坐在那里仔细观看的许松也不禁有些吃惊。

而杨黑山此时已经完全的闭上了眼睛,他原本是个连枪子都不怕的人,但就是最怕被这种小小的针。

说出去都没人相信,杨黑山这么大一个人,居然平时打针都不敢的,但是今天他竟然被这么长的针扎进胸膛里了,不怕那才怪。

针扎进去之后,刘大柱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平稳的运起丹田的灵气,白雾一样的灵气从指尖透了出来,白蒙蒙的围绕刚刚扎进去的两支银针旋转了起来。

“那,那那是什么?”王建惊呆了。

看到白雾一样的东西,竟然听话的围绕两根银针,在欢快的旋转,然后慢慢的深入到杨黑山的胸膛里面,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手撸了好几遍眼球,但还是清楚的看到那些白雾在不断的旋转渗入皮肤。

这个时候不但是王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针灸,就连许松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神奇的现象,不过他终究见多识广,很快就想到这可能是一种内功,他没有做声,认真的在看着。

没想到这个小子,这么年轻就懂得利用功夫结合银针来治疗,果然不简单啊,难怪最近永和镇都在传说石头村出了神医了,现在看来这些传言一点都不假。

欧雪梅安排好了医院的抢救准备工作之后,还是不放心的走了进来。

她一进来就看到了刘大柱正在闭着眼睛,平心静气的伸着手,带着蒙蒙白雾正在给杨黑山扎针,此时的他非常的平静,全身居然透露出了一种不同于普通人的气质,那种气质让欧雪梅一时之间为之倾倒。

这个人太多变了,一会是老实的让人心痛,一会又是坏的让人想吐,偶尔他也会暴躁如牛,傻的可爱,但现在他却又像神一样的淡定,一种气定神闲的淡定,他的手指熟练的随着白雾旋转,像是神仙下凡一样的止不住让人想要膜拜。

站在后面看戏的三个人,都被眼前的事实给完全的震住了,一个个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场景足足延续了半个小时,这次刘大柱也是耗费了几乎所有的功力,利用灵气深入到杨黑山受内伤的地方,一点一点的把淤血扫出,然后修复受损的肌肉骨骼和内脏。

这个时候刘大柱也不禁出了一身的汗,头发冒出了丝丝的热气,欧雪梅很想去给他擦擦汗,但又担心会打扰到他,所以只能看着,眼神露出震惊和无比佩服的神情。

治疗结束,刘大柱才睁开了眼睛,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收回手掌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下自己有些累的身体,然后就开始给杨黑山拔针了。

“去,拿个垃圾桶过来,黑山哥马上就会吐出淤血……”一边慢慢的旋转拔针,刘大柱一边淡定的说了一句。

但是后面的三个人已经看呆了,竟然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最后还是许松醒悟了过来,冲着站在他后面,睁着眼睛完全傻了的王建吼了一声。

“去啊,赶快去拿垃圾桶,发什么呆啊……”

“啊啊……哦哦,垃圾桶……”

王建呆滞了,听到许松的吼声,吓得一颤抖,眼睛一缩,急忙后退着跑了出去。

刘大柱拔出了最后一根银针之后,杨黑山就感觉胸膛里面不再痛了,但是忽然一阵阵的恶心想吐,憋的他老脸通红。

“垃圾桶,垃圾桶来了……”王建这次的速度还算快,迈开短腿,拎起垃圾桶就跑了进来。

“快放过去啊,傻愣着干什么?”

看到王建拎着垃圾桶站在他身边不动,许松又是一声吼,吓得他立刻冲了上去,把垃圾桶放在病床前。

“扑哧,扑哧……“

还没等王建站起来,杨黑山已经忍无可忍的狂吐了起来,一口一口的污血,吐了半个垃圾桶。

还有那个王建也跟着倒了血霉了,他还没来的急撤退,就被污血爆的满脸都是,等他站起来,脸上黑红黑红的,一塌糊涂。

“我曰,这特么的……”王建苦逼的骂了一句,伸手一擦,满手都是血,急得他连忙跑出去找水洗去了。

等到杨黑山吐完之后,这家伙就直接坐了起来,虽然身上还是缠满了纱布,但精神已经好的很了,跟扎针之前黄蜡一样的脸,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哈哈,爽,吐完真特么的爽啊,憋死老子了……”

坐在那里,杨黑山就想动手扯头上和胸膛上缠着的纱布。

“呃,稍等,表急……”

刘大柱连忙阻止了这个心急的家伙,刚刚自己才给他治疗完毕,现在正是恢复的时刻,里面的嫰肉也在灵气的帮助之下,正在疯狂的生长,这种时刻最好还是暂时保护着,不能随便就拆开纱布。

“草,痒痒啊,想特么的抓抓……”

杨黑山刚刚感觉轻松了许多,忽然又痒了起来,急的要死。

“不能抓,抓了再感染,我可不救你了……”

刘大柱非常淡定的收着自己的银针,而杨黑山已经坐在那里可以活蹦乱跳了,这种神奇的现象,让站在后面的许松和欧雪梅看傻了。

这家伙,难道真的是神仙下凡不成?就算是他医术了得,也不可能这么神奇吧,这银针才刚刚拔出,淤血也是刚刚吐出,没想到病人就没事了。

他说两个小时之后可以自由活动,当初这句话,许松还以为刘大柱年轻气盛吹了个牛比,但现在看来,不用两个小时,伤者就能活动自如了,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这个时候许松和欧雪梅才像是大梦初醒一样,一个个的站起来朝病床那边走了过去。

“这这这,这真的就没事了?”

许松都结巴了,他这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学者,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人的伤病恢复是有个周期的,这么快就康复,这个在科学上根本就无法解释,这让一向崇尚科学的许松,也不禁怀疑科学的正确性了。

“啊……没事了,不过,不过老子痒死了,能抓抓不?”

这个时候杨黑山受伤的肌肤,正在快速的愈合长出新肉,比一般的康复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那种新肉长出来时候的痒,也一样比普通的长肉要痒不知道多少倍,可想而知现在杨黑山受到的折磨是非人可以忍受的。

“黑山哥,再忍忍,两个小时,肉就全长好了,到时候一切搞定……”

刘大柱只能安慰他,两个小时还是他最保守的估计,也许一个小时就能行了。

听到他的话,许松和欧雪梅再次吃惊,肉长出来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两个小时就长好了?

这不科学啊,欧雪梅睁着漂亮的大眼睛,重新认识这个模过她屁鼓的神奇少年。

“喂,刘大柱,你是不是会什么妖术?这这,这针灸也没这么好的效果吧……”

欧雪梅终于忍无可忍了,问出了在她心里憋的难受的问题,他也许会妖术,这是对这种不符合常理的现象,唯一的解释了。

刘大柱抬眼看了看这个姓感无比的大女医生,痞笑了起来,她终于又理自己了。

“呵呵,这就是针灸啊,你怎么说是妖术,我还以为你懂针灸呢,原来也是个半桶水啊……”

“谁半桶水了,我,我只是奇怪而已,懒得理你……”欧雪梅又生气了,她转身就走了出去。

欧雪梅决心安排医生给杨黑山好好的做个全身检查才行,看看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到底是怎么治好那么重的伤员的,而且还只是用了那么短的时间,她必须要好好的研究研究。

等到欧雪梅也走了,许松才拉住了刘大柱的手:“大柱啊,你果然是医术高超啊,你,那个,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跟你说说。”

许松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想立刻把这种高水平的人才,拉到他的身边来。

前几天欧雪梅曾经跟他建议过,说刘大柱的针灸技术非常的高超,所以想让他这个院长考虑一下,邀请刘大柱到卫生院来做个专职的针灸医生。

但是当时许松并没有见过刘大柱,至于他的医术有多高明,他也是听到了一些传闻而已,在许松认为,传闻一般都是有些夸大其实的,再加上王建副院长的强力反对,最后就没有决定下来。

不过今天,许松已经决定了,这种人才必须要抓紧才行,如果让他继续呆在小山村里过日子,那简直就是浪费人才,是一种犯罪的行为。

“啥,啥事?”

刘大柱不去,他还以为自己又犯什么错误了呢,看到许松那么谄媚的拉住他的手,他立刻就摆开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亲亲们,现在网站可以投推荐票了,请支持一下哦,多给山村名医投票,更新速度才会更快呀,你们负责投票,神话负责更新,一起努力吧,雄起……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