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你小子,还不高兴啊,怎么回事呢?”

看到刘大柱那副情绪低落的鬼样子,杨黑山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知道兄弟这是怎么了。

“呵呵,没事,黑山哥,拖拉机停在村口了吧?”

这个时候刘大柱已经恢复过来了,脸上也开始好看了起来,反正自己今后跟玉莲姐的机会还多的很呢,也不急于这一时。

本来刘大柱还不敢这么大胆的对姚玉莲,但是早上看到她那么一副誘或无限的样子,就忽然感觉无法控制自己了,心里的血激列的涌动,结果就那么粗撸的对姚玉莲下了重手。

这时候姚玉莲穿好了衣服出来,看到杨黑山来了,他知道这是刘大柱最好的兄弟,就对着杨黑山笑了笑。

“黑山兄弟,你来啦,今天要辛苦你了……”姚玉莲非常的客气。

她已经换了一身的衣服,刚刚在屋里穿的那种花短裤实在不敢穿出来,其实平时姚玉莲都是穿的很保守的,只有今天早上,在家里的时候才穿的比较随意,没想到引起了刘大柱那么大的反应,到现在想起刚才的事情,姚玉莲还觉得脸红。

“嗯嗯,来了,咱兄弟有事,必须要来,招呼一声立马就到,呵呵呵……”

看着这么好看的女人,杨黑山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了,跟刘大柱一样叫姐吧,肯定不合适,因为他都比姚玉莲大很多了,叫妹子就更不合适了,她的身份可是刘大柱的师娘呢。

杨黑山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就只能傻笑着,抓起头发来。

“黑山哥别傻笑了,帮我一起,把药材拖到村口去……”

刘大柱走到院子里一个放农具的柴棚里,把板车拉了出来,这种两轮的手拉平板车,一般的山里人家都有,用来拉一些山货是最好的了。

“好嘞……”杨黑山爽快的答应一声,就一起把板车拉到门口,从屋里一袋一袋的把药材搬出来,然后又跟刘大柱一个拉,一个推,把药材拖到村口,再装到杨黑山的手扶拖拉机上。

第一车拉过去之后,等刘大柱和杨黑山再回来的时候,小胖已经主动的赶来帮忙了,这小胖子最近干的不错,对于一般的感冒发烧什么的,已经不需要刘大柱再出手了,都是他在那边看着诊所。

“老大,我来,你去休息……”

看到刘大柱在拉着板车,小胖连忙走过来接了下来。

这个胖子学医之后变得勤快了很多,而且他对医术这一方面,好像也是特别的感兴趣,不但是在最短的时间,把刘大壮给他的医术看的七七八八了,而且最近还准备报考医疗资格证了。

小胖能够这么有学医的天赋,刘大柱也很高兴,他只要有空,就亲自指点小胖,所以这个胖家伙的进步神速。

“小胖啊,上次给你的那盒针,最近练习没有?”

因为欧雪梅又送了一些针灸工具给刘大柱,所以他就把以前自己用的那套银针,给了小胖了,让他从一些最基础的针灸学起。

“老大,你放心吧,我最近都在认穴道呢,你看看我这一身,都扎过了,还有我家老爸老妈,也没被我少扎……”

小胖一边拉着板车走,一边说着,让刘大柱听了都是大汗不已,当时自己学针灸的时候,都是在自己的身上扎,没想到这个小胖子,竟然拿他老爸老妈做实验。

“呃……小胖,那个还是慢慢来,急不得……”

“我知道的,老大你放心……”

杨黑山一直走在后面,嘴里叼着一支烟吧嗒吧嗒喷着烟雾,听到这两个人的对话,他才知道小胖已经拜刘大柱为师了。

“大柱啊,你这收徒弟,怎么也不通知兄弟过来喝杯酒啊?”

杨黑山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些暴,另外就是爱好女人,爱好烟酒,别的也没什么缺点了。

“喝酒还不简单啊,等到了镇里,搞定了正事,让你喝个够……”

刘大柱回头笑了笑,上次在镇里因为杨黑山受伤刚刚好,所以什么事情都没干成,这次再去镇里,等拿到了钱,就打算让他喝好玩好。

“哈哈哈,这个敢情好,哦,到时候再叫上小月,呵呵呵……”

说到去镇里,杨黑山就想起了小月护士的那一对雪白高耸,上次在住院的时候,他只模了几次,感觉非常的軟滑,但是小月一直都紧抓住裤腰,不管杨黑山怎么折腾,她就是不肯脱裤子,这一回去镇里,杨黑山打算哄哄她,如果能睡了小月,那就完美了。

“黑山哥,我不想说你了,整个就是个见了色忘记兄弟的人,有女人在,还能喝好酒吗?”

“没事,咱小月听话的很……”

几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在青石板路上走着,很快就重新回到了院子里,三个人一起动手,一板车的药材很快就装好了。

这次就总共收了三板车的药材,刘大柱和杨黑山还有小胖三个人,没用一个小时,就把药材全都拉了出去,整齐的装到了手扶拖拉机上。

“黑山哥,要不到屋里喝口水再走……”最后一车的药材装好,刘大柱一边擦汗一边说。

“喝什么茶啊,赶紧上车,去镇里喝酒看美女去……”

想起小月护士的那对高耸的雪白胸埔,还有裤子里圆溜溜的大屁鼓,杨黑山就有些迫不及待了,他让小胖拉着空板车赶紧回去,然后就打算和刘大柱立刻出发了。

这两个人一直站在拖拉机的这一边说话,不知道这个时候张燕已经走了出来,她知道这些药材是刘大壮的,所以下课之后,就想出来看看。

张燕刚刚走到学校的大门口,就听到杨黑山说要去镇里喝酒看美女,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有些不高兴了。

她是城里的白富美,在这样的山村里,就像是一只凤凰落在了鸡窝里一样,高贵雪白而且姓感迷人,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但她在刘大柱的面前,一向都是个温柔的小女人,唯一的就是有些爱吃醋。

听到他们说要去镇里看别的美女,她很不开心,嘟着小嘴扭腻着走了过来。

“大柱……”张燕有些撒姣,自从成了刘大柱的女人之后,她就越来越离不开他了,就连说话都是与众不同的,因为张燕觉得,既然她是刘大柱的女人了,那就应该在他的面前撒姣的。

“燕,你,你怎么出来?咋了?”

看到张燕嘟着小嘴,刘大柱就知道她肯定不开心了,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又做错事了,他很担心自己早上和玉莲姐做的那些事情,被她给发现了,但这个不可能啊,自己家的房门明明是关好的。

“大柱,不许看别的女人,好不。”张燕温柔的看着他,脸上有些红红的。

刘大柱有些搞不懂,傻傻的摇了摇头。“燕,你,你说我看谁了?没没,没看谁啊?”

他紧张的流汗了,还以为张燕真的知道自己和玉莲姐的事情了,刘大柱自己倒是不怕,反正脸皮够厚,但是玉莲姐不行啊,要是自己和她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那玉莲姐肯定要羞死去的,以后估计也不会再让自己碰了。

“就那个嘛,就是你,你去镇里的时候,要老实一点,大柱,你可是我的男人,不许你碰那些脏女入……”张燕这个时候豁出去了,直接走到刘大壮的身边,箍住他的腰,扭腻着撒姣,也不怕被人看到。

这个时候刘大柱总算是放心了,原来她是怕自己去镇里玩那种女入啊。

“张燕,你放心,我刘大柱保住不会碰那种坏女入的,保证……”

刘大柱马上发誓了起来,对于那些赚钱的女人,刘大柱还真没什么兴趣,不过欧雪梅是好人,所以就不在自己的保证范围之内了,去和欧雪梅腻一下,是必须要干的事情。

“嗯,我相信你。”张燕抬起头,踮起脚尖,就在刘大柱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的抵着头扭着腰,朝学校里面快步走了进去。

城里的女人果然与众不同啊,虽然张燕一向是老实,但竟然也是这么的大胆,这还是在大路上呢,她就亲过来了,幸亏没有被别人看到。

这个时候杨黑山就坐在手扶拖拉机的上面抽烟,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好看的城里女孩子,竟然这么姣滴滴的和刘大柱说话,还那样的波了他一下,杨黑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这,这个刘大柱,他真的是镶了金了还是怎么了,在镇里有个欧雪梅那样一流的大美女对他好,在这里还一个这么姣滴滴的城里妹子赖着他,这个刘大柱是不是走了枸屎运了吧?

杨黑山暗暗的发誓,这一回一定要搞定镇卫生院的那个小月护士,不能落后兄弟太远了,不然就太没面子了。

这一回虎帮的人学精了,他们再也不敢太靠近刘大柱,而是躲得远远的。

那些监视刘大柱的流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破望远镜,从树林里看着张燕那种凹突有致的完美身材直流口水,这次他们的目标就是对张燕下手,用她来引开刘大柱,然后再烧了他的药材,让刘大柱人财两失。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