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在门口浪费了很长时间,眼看着就要太阳下山了,再不快点查清楚刘大柱交代的事情,就会影响到晚上的行动,这可怎么办才好。

算了,再做一回坏人得了。

牛三下决心了,一个上窜就跳了起来,双手扒住院墙,一用力就爬了上去,这种事情,他是经常干的,没有几秒钟,就跳进了牛水根家的院里。

牛小菊从窗口看到牛三竟然爬墙进来了,吓得她连忙喊了起来。

“爸,爸啊,牛三痞子爬进来了,爸……”牛小菊吓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她以为牛三到家里来,就是想害她。

牛水根也早就看到了爬进院子的牛三,他在屋里抄起一把锄头,就火速的冲了出去。

“牛三,你想干什么,赶快走,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牛水根举着锄头,但没敢挖下去,他听说这个牛三和虎帮的交情很深,要是挖伤了他,那么虎帮的人就肯定会到家里来报复的,而且这几天虎帮的人就住在村里,不要几分钟就会赶到。

“牛叔牛叔,你息怒啊,我这次真的是有事情,你息怒,一定要息怒啊……”

牛三斜着朝一边,离开牛水根一定的安全距离之后,才敢朝他家里走去。

要对付虎帮的事情,他是不敢站在外面说的,要是被那些人听到了,就全玩完。

“停……”牛水根还是不敢相信他。

“牛叔,别逗了,我真有事,你,那个锄头,千万悠着点啊……”

牛三指着牛水根举起来的锄头,擦着门边,朝屋里面挤了进去。

看到牛三竟然进屋了,牛小菊吓得更加不敢出来了,牛水根也马上跟了进去,他的锄头还是拿在手上,只要这个混蛋敢乱来,牛水根就打算和他拼命了,他这个村长,做的也太苦比了。

“快说,说完就给我出去……”牛水根拿着锄头,站在屋子的中间,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牛三。

牛三也是很无奈,只怪他平时做恶实在太多,而且还总想打他女儿的主意,人家不防着他就奇怪了。

“牛叔啊,那我就直说了,就是虎帮要征收我们果园的事情,我想和你商量商量……”

“牛三,那事情你别废话了,没得商量,我是不会盖章同意的……”

牛水根心想,牛三跑到家里来,果然是为了这档子事情,他作为村长,虽然很怕虎帮的人打他,但也不会轻易的点头盖章,如果村里的章子盖了上去,就等于害了所有的乡亲了。

“对啊,我也是这样想的,打死老子,我也不会同意的……”

没想到牛三说出了这样的话,牛水根不相信的看着他,虎帮的人不是说他已经同意了么,这个牛三,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你你你,你什么意思?敢出坏水,小心整个村的人,都不放过你……”牛水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和他的想象有些不一样啊,他搞不懂了。

“牛叔,我牛三吧,虽然是个全村人都讨厌的小人物,但是这次是外面的人要欺负我们牛家人,我牛三就必须要站出来了,所以我走遍了山南海北,终于被我请来了一个绝世高手,搞定那个牛老虎,就是一二三的事情……”

牛三口水直喷的,在牛水根的面前作死的吹起牛比来了,脑子像是被牛踢了似的,说的话没有一句是靠谱的。

牛水根根本不信他说的鬼话,但是对于他说请到了高手的事情,倒是有点感兴趣了,那个牛老虎带来的人,个个都是恶魔,没人敢出头挡他们的路,如果真有高人可以治得了那些恶魔,这事情也许还真的可以解决。

“高手,什么高手,这事情是大事,你牛三可不能忽悠,不然就是牛家的罪人,赶你出牛家村那也是一二三的事情……”

牛水根是村长,而且还是牛家村辈分比较大的人,对于牛三说的事情,他还是非常的谨慎,生怕这个村痞再搞什么鬼事。

“牛叔啊,这是大事情,我牛三就是再坑爹,也不能坑了大家吧,我跟你说……”

牛三正经了起来,压低声音,把刘大柱的事情告诉了牛水根。

牛三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经过他天花乱坠的吹牛比,牛水根总算是相信了他,还一起商量了怎么去找欧建业的事情。

“牛三,这次叔再信你这一回,如果还不靠谱,就彻底把你的名字,从族谱上划了去……”

计划完了之后,牛水根再次的警告牛三。

“叔你放心吧,这事情我敢乱来嘛,我不想混了咋地……”

两个人在屋里商量了一阵,就决定假装答应虎帮的条件,准备到牛家祖屋去找牛老虎谈谈,这样就能够顺利的找到刘大柱要的人了。

……

刘大柱一个人坐在山上,咬着草叶子躺着茅草地上,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那个小痞子,到底靠不靠谱的啊,别出卖了自己,害的自己救不出人,那就麻烦大了。

“叮铃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没想到在这个大山里还有信号,而且还满格。

刘大柱拿起来一看,原来是杨黑山的电话,他就架起了二郎腿,按下了接听键。

“喂,黑山哥,那个小月护士味道很新鲜吧?”

刘大柱躺在青青的茅草地上,一边摇晃着二郎腿,接起电话就乱问了起来。

“大柱,你别打岔,我问你个事情,听说你一个人,跟虎帮的人干起来了,怎么不通知我,还拿不拿我杨黑山当兄弟了……”

没想到杨黑山知道了,刘大柱本来是不想告诉他这事情,那小子太冲动,再加上受伤刚刚好,也不适合做太剧烈的运动。

“黑山哥,其实就是小事,所以就……”

“废话少说,在哪儿呢,我马上过来……”

杨黑山根本就不相信他的鬼话,这几天欧雪梅一直都住在卫生院,那个小月早就知道了情况,所以就告诉了杨黑山,现在他对于刘大柱的事情,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了,还知道他正在找失踪的欧建业。

杨黑山也和欧建业喝过酒的,知道那个老头是个好人,而且还可能是刘大柱的未来老丈人,再怎么杨黑山也必须要去帮忙,他和刘大柱可是拜过把子的靠子兄弟。

“我,我那个在,在牛家村呢……”刘大柱知道瞒不住了,只能老实交待。

“行,等着老子。”

杨黑山挂了电话,就朝卫生院外面冲,被小月一把就拉住了。

“黑山,坐,坐我的摩托车去,那里远,又不通车……”

现在小月已经被杨黑山睡过了,这几天两个人已经好的不得了,天天晚上都抱在一起舍不得松开,连白天上班,杨黑山都是跟着她在卫生院瞎转悠,看到杨黑山要跑路出去,小月就心痛了。

“哦哦,那行。”

杨黑山接过摩托车钥匙,就跑了出去。

小月护士虽然是个女的,但她的摩托车却是男式的,一辆红色的某某牌子的载重摩托,在这样的山区小镇里,只有这样的男式摩托才最实用,女式的底盘太低根本没法开,所以山里的人,不管男女都是开这种载重的男式车。

杨黑山开车特别的猛,加上知道刘大柱孤身一人去了牛家村,他就更急了,虽说刘大柱功夫高,但也架不住人多啊,牛家村的地形他很清楚的,要是外人敢进去惹事了,恐怕很难全身出来。

杨黑山开着摩托车,屁股冒着烟,嘟嘟嘟嘟的飞快朝牛家村狂奔,刚刚能够通过一辆手拉板车的黄泥巴路,冒起了一片的烟尘。

这样的小路,还有很多路段都是在悬崖峭壁上,但是杨黑山开摩托车的技术不错,一点没有减速的就飚了过去,吓得路过的人,急忙死死抱住路边的小树,生怕被他的摩托车给刮到悬崖下面去。

挂了电话之后,刘大柱就站在山上朝路那边看过去,没过多久,就看到一辆摩托车,开的像是疯子一样的朝这边飚了过来,坐在摩托车上的杨黑山双手撑在把手上,勾着腰,头朝前面冲着,头发呼啦啦的被风吹的乱七八糟,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草,这个杨黑山,他不要命了啊?

看到兄弟发疯的飚了过来,刘大柱吓得急忙朝山路上跑了过去,生怕这个暴躁的杨黑山,开着摩托车再冲到山下去。

“黑山哥,黑山哥啊,我在这里,在这边,减速减速,我勒个去的球球……”刘大柱一边跑一边喊了起来。

这个时候正从村里跑出来的牛小菊,看到刘大柱一边跑一边喊,她愣住了。

她老爸和那个牛三痞子去了祖屋,找虎帮谈判去了,牛水根就安排牛小菊到山上给刘大柱送信。

牛小菊上了山之后,正愁找不到刘大柱呢,这才刚刚走到这边,就看到那个家伙跑了出来,还不知道他嘴里在喊什么,真是神仙了啊,难道知道她会来,才那么兴奋的跑出来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刘大柱没有注意到牛小菊来了,他一路跑过去,拦住了杨黑山,杨黑山一脚急刹车踩下去,车子发出吱吱吱的刹车声音,屁股一扫,就稳稳的停在了半山腰。

在这样的小山路上,而且旁边就是山崖,没想到杨黑山这个牛人,还能玩出这样的花样动作来,吓得站在一边的牛小菊,捂住嘴巴,眼睛张开老大的看着这边。

这个时候牛小菊才发现了摩托车,原来那个刘大柱不是跑出来接她的,害的牛小菊白白的空欢喜一场。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