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欧主任,病人已经心脏停止跳动了,怎么办?”

看到欧雪梅也跑了进去,王建连忙急着问了起来,他能用的手段都已经用了,眼看这个老人就要没救了。

“心脏复苏做了没有?”欧雪梅看到病人的情况已经这么危险,她也着急了起来。

“做了啊,一直都在做,但一点用都没有,我们卫生院又没有特效药,这这,这怎么办才好,刚刚市里的领导已经打过电话来了,要求我们必须把这个人抢救过来,不然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王建苦逼的说着,他知道能让市里专门打电话来关注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着急。

欧雪梅进了急诊室之后,许松就继续在外面转悠,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他那个当医疗卫生局局长的女婿打来的,许松连忙按下了接听键。

“爸,在你们卫生院抢救的那个人是赵镇远,是著名的企业家,这次来我们市里,是投资来的,你们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抢救过来,不然上面的领导怪罪下来,不但是你们卫生院负不起这个责,连我这局长,恐怕也要跟着倒霉了……”

还没等许松说话,电话那边的张长林局长,就急忙说了起来。

“赵镇远?他,他就是那个世界五百强企业,赵氏集团的董事长赵镇远?”

“是啊,就是他,爸,你一定要重视起来啊,不能有一点闪失,不然……”张长林说不下去了,这事情要处理不好,他这个局长都极有可能被抹掉。

“长林啊,这事情我知道很重要,我们一定会尽力抢救的,但是我们卫生院这边,条件有限啊……”

许松知道赵镇远这个人,他不但是在国内,在国际上,也是非常有名的私营企业家,他要是能来富元市投资,那肯定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难怪市里会那么的重视。

“爸,你别急,这边医院已经派出了专家医生,带着设备和特效药过去了,你们只要坚持到他们赶到就行了……”

“还要多久?”

“三个多小时吧。”

市里到永和镇的路很远,三个多小时已经算是最快的速度了,但是许松听了这个时间,还是急的不行。

刚刚送来的那个病人他已经看到过了,双眼紧闭,脸上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就跟死人差不多了,要坚持三个小时,恐怕是三分钟都难了。

“让他们快点吧,我这里也只能尽力……”

“爸,这次你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如果这个赵董事长出了问题,他们集团在我们市里投资的事情,肯定就黄了,我们市本来就是穷困市,好不容易才有大公司愿意来投资,千万不能出事啊,不然上面的领导肯定发火……”

“好了长林,这些我都懂,我们一定尽力的,卫生院最得力的中西医医生,都在抢救室呢……”

跟张长林通完话之后,许松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他并不是担心被上面的领导怪罪,而是担心万一救不活赵董事长的话,那么富元市这个贫困市,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投资,就会泡汤,这样对整个市的发展,影响是非常大的。

富元市不比沿海大城市投资的人非常多,愿意在富元投资的人少的可怜,更加别说像赵氏集团这样的跨国大公司了,那就从来没有过。

许松不想看到,处在深山中的富元市人,继续这样穷下去,只有真正的大公司愿意来投资,才能改变这样的状况。

挂了电话之后,许松又朝坐在他办公室的一个年轻人看了一眼,刚才就是那个年轻人给市里打的电话,病人也是他送来的,他应该是赵镇远的助手。

“许院长,怎么了?”

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一边看着的刘大柱走了过来,他虽然没有听到许松的电话内容,但是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也应该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事了。

虽然跟这个许松的接触不多,但是感觉他还不错,不但没要求自己来上班,而且还每个月给工资,就凭这份白拿的工资,刘大柱就对他比较有好感。

“哦哦,你,你是刘大柱医生吧?”

看到刘大柱,许松竟然有些陌生,这让一颗热心的刘大柱,直接就掉在了冷水坑里。

不过这还真不能怪许松,自从上次在卫生院见了刘大柱一次之后,许松还没有再见过他,再加上今天刘大柱穿上了牛仔裤和t恤,气质已经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许松一时没有认出刘大柱,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对对,我是刘大柱。”刘大柱有些尴尬的,习惯性的抓了抓头皮。

“哦哦,你在就真的是太好了,快,大柱,你快去看看,快去急诊室,你不是会针灸吗,去看看能不能起作用……”

这个时候,许松好像忽然才想起来似的,急忙拉着刘大柱就朝急诊室跑。

刚才一时心急,他居然忘记了在卫生院挂名的针灸大师了,差点误了大事。

刘大柱这个时候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只是听说有急病人,但不知道具体情况,就这样被许松莫名其妙的拉进了急诊室。

这个时候在急诊室里,欧雪梅和王建带着一大帮的医生,用尽了各种手段,眼看着那个老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双目紧闭,脸色和纸一样的白。

“院长,他,他死了……”

看到许松进来了,王建苦着个脸,宣布患者已经死了,他也确实是尽力了,用尽了所有的本事。

“什么,这这这……”

听到王建说患者已经死了,许松愣住了,这事情不知道该怎么跟上面交代。

王建抵着头站在许松的面前汇报情况,许松听了之后完全的呆住了,暂时忘记了刘大柱的存在,因为在他想来,刘大柱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把死人救活了。

这个时候刘大柱朝欧雪梅那边走了过去,欧雪梅还在给病人做最后的检查,看着各种检测仪器已经归零,她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欧雪梅也尽力了,眼看着这个老人停止了呼吸。

“雪梅,这人的心脏是刚停,应该还有救……”

谁也没有注意到,刘大柱这个时候伸出两根手指头,正在给老人把脉,这人都已经是死人了,已经没了心跳,不知道他把的是什么脉。

“大柱,病人已经去世了,不会有脉搏了。”

欧雪梅虽然很相信刘大柱有本事,但是这个时候,她也有些搞不懂了,要是人没死,他给病人把脉还说的过去,但是这都停止了呼吸,心脏完全没了跳动,那样如果还能把到脉,就真的是胡说八道了。

“等下跟你解释,你先帮我给银针消毒……”

这么高深的问题,这一会也说不清楚,时间紧迫,刘大柱连忙取出银针递给欧雪梅,然后他就开始动手。

这时刘大柱给老人解开了刚刚扣上的衣服,张开手掌,直接就按在了老者的心口,一道精纯的内力,立刻缓缓的输入到了他的心胸之内。

“好,我全力的配合你,大柱,就看你的了……”

看到他那么有信心,而且已经开始动手了,欧雪梅果断的选择了相信刘大柱,她速度的接住了银针,放在酒精瓶里消毒,然后用酒精棉仔细的擦干净。

刘大柱刚才给死人把脉,就是运用了自己的内力,让自己灵动的内力潜入到血管之中,发现血液并没有冷,而且在内力的催动之下,还能缓缓的流动,这说明病人的心脏才刚刚停止跳动,血液还有活性。

这个时候不能拖延一丝的时间,如果等到血液完全的冷掉,就算是刘大柱是神仙,也恐怕救不活一个真正的死人了。

“大柱,病人真的有救?有把握吗?”

刚刚听王建说病人已经死了,许松一直站在那里头痛的发呆,这个时候忽然听到刘大柱说病人还有救,他就立马丢开王建,朝病床这边扑了过来。

“五成的把握。”大柱眯着眼睛,淡定的说了一句。

听他说还有五成的把握,许松就抱着一百分的希望,连忙退到一边看着刘大柱抢救病人,再不敢去打扰他,本来已经宣布死了的人,现在又忽然有了一半的希望,他还能再奢求什么呢。

这个时候,连副院长王建都震惊了,难道这个刘大柱,真的是神仙不成?

刚才他已经用各种仪器检测过,确定病人的心跳和呼吸已经完全的停止了,他居然还说有五成的把握,这牛比吹得真够响的啊,不过这样最好,到时候人死了,责任就可以由刘大柱去背了。

这个时候的刘大柱正在专心救人,他根本顾不上别的事情,救人是每个医生的责任,他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村医,但一直都是把治病救人,当成自己的职责,只要还有一分的希望,他就会尽一百分的努力去救人。

这个时候刘大柱的左手按在病人的心口,让内力源源不断的进去,温养着患者的心脏和血液,右手伸出来,取了欧雪梅消毒好,递过来的银针。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