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看着刘大柱竟然用那么大的力气,用手掌按在她爷爷的头上,这让站在后面的赵曼文紧张的,小手紧紧的攥着,微微的颤抖着。

赵曼文的小脸紧绷,眼睛死死的看着刘大柱的手,她的样子非常的紧张,赵曼文生怕她的爷爷,会承受不住他那么大力的折腾。

就在这时,刘大柱忽然伸出手,速度飞快的从李专家端着的盘子里,准确的取了一根银针,扑哧一声,速度的擦进了赵镇远的心口位置,正中的心口,一点都没有偏差。

看到那么长的一根银针,居然全都擦进了心口,肯定已经深到心脏里面去了。

这样的用力一针,直接让李专家傻了,这是救人还是杀人呢,心脏病,他居然还用针去擦心脏,那不是死的更快?

这时李专家惊讶归惊讶,但是他已经不敢再说什么了,嘴巴张开,口水掉在了地上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完全被这一针,给震的老年痴呆了。

其实这个时候,那个李景文总经理,也被他这样的治疗办法给吓到了,这也太突破他的底线了。

在他的脑子里,一直都觉得心脏是不能乱擦的地方,用东西去擦心脏,那肯定是要死翘翘的结果,但今天,却让他的想法完全的颠覆了过来,感觉其实有时候,科学也不一定是对的。

还有那个站在后面,一直紧张的注视着刘大柱的赵曼文,她刚才随着刘大柱的银针扎进去的瞬间,身子忽然就剧烈的抖了一下。

好像那一针是扎在了她的心脏一样,吓得赵曼文都要哭了,她苗条修长的身体,紧张的靠在后面的墙壁上,在不住颤抖。

刘大柱并不关心别人的看法,他只知道,重症需要用猛力,像赵镇远这种差点要死的人,不给他的心脏直接扎一针,就永远不可能把死不断气的人,给刺激的恢复活力。

这一针下去,刘大柱盖在赵镇远额头上的那只手,就缓缓的收了起来,这时他又取了一支银针,对着赵镇远的左胸,同样速度的扎了一针。

接着,第三针也是非常的稳准狠,直接擦到了他的右胸。

这时在赵镇远的胸膛上,排着队连着扎了三根银针,针和针之间间隔两寸距离,不过刘大柱还没有停下来,他又取了一支针,拿起赵镇远的手指头,朝着他的指甲盖里面擦了进去。

刘大柱一根接着一根针的扎,一直的把赵镇远左右两只手指头,都擦满了银针,这个时候刘大柱才终于舒了一口气,不过这还没算完。

刚刚擦上了银针,他就开始对着擦在正心口的那根银针发功了,手指头捏着针头微微的转动,乳白色的灵气外吐,围绕银针欢快的跳动,再缓缓的沿着银针,渗入到心脏中间去。

这个时候,站在后面的三个人,已经完全的变成了木头人,一个个的张开嘴巴看着他,这样的治疗办法,简直是对病人的酷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要在心脏和手指甲里面扎这么多针的,吓得他们差点尿了。

但是再怎么担心,也没有人敢去打扰刘大柱,谁都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去打扰他,不然出了事情,那就真的是完蛋了。

看到他扎针的时候,后面的三个人震惊不已。

不过这个时候,看到刘大柱捏着银针转动,手指头居然有白色的气体发出来,而且那些气体还非常听话的围着银针转动,然后朝病人的心口直钻进去,这时候,又让他们感觉不可思议了,太神奇了。

这个山里的小子,果然有两把刷子啊,那是气功吧,这么年轻的人,居然就懂得这么厉害的气功,还能够用气功配合针灸治疗。

李专家在心里也是感到很神奇,他听到过有些高人,会用气功治病,所以以为刘大柱这种治疗办法,也是一种气功,不过他并不知道,刘大柱的金龙诀,比气功还要神奇几万倍。

这个时候,心跳仪器上的曲线,已经慢慢的发生了改变,从原来很久才微弱的跳动一次,变的跳动越来越快,也有力了很多。

刘大柱不看都知道,这个老先生的命,总算是又被自己给拉了回来,他停下了发功,伸手在自己的额头上擦了一把汗,现在总算是放心了。

这时刘大柱并没有马上取出银针,虽然已经不需要再运气催针了,但是病人的心跳还在恢复当中,银针还不能这么急的拔掉。

他回头朝后面看去,才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三个人,竟然也是满头大汗,这三个人,难不成看人治病,也真的有那么累吗?

“喂,不会吧,你们三个,刚才干什么去了呢,不会是跑了十公里吧?”

刘大柱开口说话了,他不出声,别人是不敢再说话的。

“呃……”李景文把含在喉咙里面的口水,终于咽了下去。

“刘,刘医生,董事长他,他没事了吗?”他小心的问着,生怕问的太急了,就又会影响到治疗效果似的。

“哦,已经度过最要命的时期了,不过还没有完全的度过危险期,还需要一定的康复时间才行,这个急不来的,心脏是最脆弱的地方,乱来不得……”

这次他还是用老办法,想让赵镇远的心跳,慢慢的恢复正常的跳动速度,他这个时候并没有让病人立刻醒来。

“好,好,好,果然是著名的医生啊,小伙子,前途不可限量,不得了啊……”

李总竖起了大拇指,连着说了三个好,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夸人的话都说一遍,说的他口水直喷不已,好像不说痛快了,他心里就会不舒服一样。

“大柱医生,我爷爷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这个时候,赵曼文终于恢复了正常,她的身材非常的好,看起来比刘大柱还要高一些,赵曼文扭着修长的腰,走到了刘大柱的面前,立刻让大柱感觉亚历山大起来。

“呃呃呃,这个,这个要八个小时之后才行,急不得,急了就又会出问题的……”

刘大柱不敢看她精致细滑的脸蛋,他忽然有种自卑的感觉,在这样高挑的女孩子面前,真的让他很抬不起头来,好像多看她一眼,就是对美女的亵渎一样。

“哦哦,谢谢你,谢谢你大柱医生……”

听说八个小时之后,她爷爷就能醒过来,赵曼文总算是放心了,她来了富元市这么久,一直都是看着他爷爷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这让赵曼文已经急的不行了。

“嗯,先不谢,等你爷爷醒来再说吧……”

刘大柱不好意思再站在她的面前了,这么高的女孩子,那么纯洁的一张脸蛋,胸还偏偏那么大,这简直就是童颜剧奶,还让不让男人活了。

刘大柱急忙转身回到了病床前,开始给赵镇远取针了。

擦针的时候,刘大柱的手法非常的迅速,但是拔针的时候,他却非常的小心,这十三根银针,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才终于全部取了出来,然后他又亲自帮病人盖上了被子。

“好了,任何人不能动病人,让病人安静的休息,谁也不能打扰,全都出去……”

刘大柱拿着自己带来的银针,一边伸手擦汗,一边轰人出去。

上次就是因为专家不听劝告,强行的动了病人,所以才造成了心脏病再次复发,这一回,刘大柱再不客气了,他第一时间就要把人给轰出去。

“刘医生,不需要人看着吗?要是出什么事,不是没人知道?”

这个时候,那个李专家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了。

刚刚他亲眼看到心跳监测仪器上的数据,又恢复了跳动,所以他不好意思说什么。

因为他是一流的专家,结果差点把病人给弄死了,没想到来了一个山里的村医,却很快的又让病人恢复了过来,这让他感到很没有面子。

“你啰嗦什么啊,刘神医说不需要就不需要,要你懆什么空心呢?有本事的话,就别把人弄死啊,现在还好意思罗里吧嗦的……”

刘大柱倒是没说什么,不过李景文总经理却看不下去了,他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

明明他自己没本事,现在看到别人治疗有效果了,现在又想插进来提什么建议了,冲什么大头啊,李景文最看不惯这样的人了。

听到李总说的话,这个时候刘大柱才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助手,刚刚李景文说他把人差点弄死,难道这个就是专家?刚刚自己把他当助手使唤,是不是有些过了?

刘大柱已经猜到这人就是专家,但这个时候,用都已经用了人家了,他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继续装作不知道。

李专家那个郁闷透顶,没想到说句话,就被李景文给顶了回来,不过他可不敢得罪这样的大人物,连市里一把手都要给这个李总的面子,他一个专家医生而已,实在是得罪不起。

李专家只能抵着头,阴着脸,朝外面走了出去,在心里恨透了刘大柱。

都是这个赤脚医生,害的他今天一点面子都没有,他治不好的人,结果被一个赤脚医生给抢救了过来,这个事情实在太让他憋屈了。

这个时候,看到刘大柱走了出来,李专家终于找到了欺负的对象,他完全不顾形象的,走到了刘大柱的身边,压低声音警告他。

“刘大柱,你最好给我放聪明点,市里不是你能玩的转的地方,等下市里领导来了,要是敢乱说话,小心走不出富元市……”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