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挂了电话之后,刘大柱更加怀疑了。

自从见到李丽的第一眼开始,他就一直觉得,她那样丰満的身材,很像一个人,但又想不起像谁。

今天他想起来了,好像很像那天,自己和李云骑着自行车在山路上碰到的那个,忽然出现的穿着黑衣服的女人,当时没看到她的脸,所以总是想不起来。

刘大柱一路朝家里走去,越想越感到疑点多了起来。

李丽到底是怎么知道牛三受伤住院的,还有,那天在公交车上,自己是帮了她的忙,但她好像没有那种女孩子被欺负之后应该有的惊慌,而且对自己也是好的有些过分。

第一次见面,最算是对自己有好感,也不会在公交车上就抱着自己的手臂吧,还有从镇里回来的时候,她也是故意的和自己贴在一起,虽然自己长得很帅,但也不可能帅到这么没有道理吧?

这个李丽,到底是什么人?

牛三的表妹,应该不会是坏人啊?不过牛三也说,很多年没联系过了,这次表妹忽然出现,变得连牛三自己都认不出了。

难道她是冒充的,而且她的身份证都是新办的呢?

她这么急着说要投资,而且正好那么巧,也要后面的乌鸦岭,好像早就知道自己要动员村民,种药材的事情,那天她不会一直都跟着自己吧,把自己和李家庄子的村长李云商量的事情,也听到了?

刚才刘大柱给牛三打了个电话,知道李丽当天上午确实不在卫生院,就让他感到更加的不安了起来,这个李丽,很不简单啊。

想到这些事情,刘大柱放心不下了,他决心要偷偷的去珍妮家里看看去,那个李丽的事情,不搞清楚的话,刘大柱是睡不着了。

刘大柱转身朝龙须河走去,沿着河边朝东走到村子的尽头,就是珍妮他们住的房子。

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半夜了,天上没有月亮,只有几颗小星星在乌云里时隐时现,路上非常的漆黑。

河边的柳树随着夜风微微的摆着,刘大柱趁着夜色,快速的朝前面跑去。

就在他快到那边的房子的时候,忽然一道黑影从房间里闪了出来,速度非常快的朝河边跑去。

看到有人出来,刘大柱连忙收起自己的气息,速度的藏在了一颗小树的后面。

前面那条黑影,带着黑色的斗篷,把整个脸都遮住了,但是从身材可以看出,是个匈埔高耸的女人。

黑影一直飞快的闪到了河边一棵大柳树下,才停了下来,这个时候,从暗处又走出来一个蒙面黑衣人,这个黑衣人的背后还插着两把长刀,一看就知道是东洋鬼。

“樱子小姐,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大岛君,你不应该来的……”

樱子好像有些恼火,她才刚刚稳定下来,这个大岛君就跑到石头村来,万一被人发现,那她的计划就全泡汤了。

“樱子小姐,我也是担心你的安危……”大岛雄低着头,不敢看樱子的眼睛。

他现在终于摸清楚了这个樱子的真正身份,她的身份,让大岛雄不得不加倍小心,要是樱子的安全出了问题,恐怕他的头也保不住了。

当初大岛雄接到通知,组织上要派樱子过来的时候,他还幻想过,将来可以把失败的责任推给这个新来的女杀手,但是现在想想,才知道他当时的那种想法,是多么的危险。

这个黒\木樱子,不但身份高贵,而且是个杀人于无形的高手,因为她的容貌姣美,一般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就把要杀的人迷的神志不清,然后才会忽然出手,让人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大岛君,你过虑了……”樱子低着头,让斗篷完全的遮盖住她的头。

“樱子小姐,还有个事情要告诉你,虽然威尔是在和我们合作,但是他的那个助手珍妮小姐,却不知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如果她要是弄清楚真正的情况之后,会怎么样去做,所以请樱子小姐,一定多加小心才是……”

“没问题,如果她敢阻挡我们的大事情,我会解决了她……”樱子的话,非常的冷,和她姣美的样貌,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听到樱子的这句话,大岛雄愣住了,他本来只是提醒她,别让珍妮知道他们的事情,没想到这个樱子小姐,还打算要杀了珍妮。

大岛雄一直对那个珍妮有想法,每次偷偷的看到那个珍妮,他就很有感觉,要不是为了大事情,他就已经下手上了那个珍妮了。

“这个,樱子小姐,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刘大柱……”

“不,你错了,我们的目标,是所有阻挡我们计划的人……好了,你马上离开,告诉我们的商人,让他们这几天到石头村来,按我说的那样,先买下那片山地……”

“是……”

大岛雄低头答应了一句,然后飞速的朝后面的山里退了进去。

刘大柱就躲在附近的树后面,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了一个大概。

大岛雄走了之后,樱子也快速的朝屋里掠去,刘大柱连忙跟了上去,他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物。

看到那个女人飞快的闪进了屋里,刘大柱立马跟了上去,从门缝里,作死的朝里面瞄。

娘希匹的,居然没有开灯,刘大柱真的想,直接冲进去算了。

但是自己手上没有任何的证据,只知道他们买那块地搞旅游开发,是为了一个阴谋,但具体是什么阴谋,他还是一无所知。

想了想,刘大柱压住了自己心里的冲动,不能这么鲁莽的冲进去,一定要查清楚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到时候再解决他们,不能让石头村总是处在危险之中。

虽然最终没有看到那个戴着黑色斗篷的女人是谁,但是刘大柱已经认定樱子就是李丽了,刚才听到她让那个大岛雄找人来买地,除了李丽还能是谁呢。

站在屋外有想了想,刘大柱最终转身,朝自己屋里走去,能够知道珍妮并没有参与进去,他的心里就放松了许多。

等到他刚刚离开不久,在这间屋子的一个房间里,亮起了灯光。

“他怀疑你了?”威尔说道。

“没事,只要他没有证据,到时候有大老板,拿着大笔的钱过来,这些山里人肯定会答应卖地的,而且那片山地,是一点用都没有的荒地,他一个人也阻挡不了……”

樱子想暂时不动刘大柱,她不是不想杀他,而是担心在这种关键时刻,如果一旦惊动了他,可能会让组织上买地的大事情,出现意外情况,只要刘大柱不动,樱子就继续等待最好的机会。

“樱子小姐,请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这个时候,樱子还是带着黑色的斗篷,并没有取下来,她的脸上细白,在灯光的照耀下,特别的谜惑人。

“请你不要伤害珍妮,她什么也不知道。”

“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请你加快研究速度,确定具体的方位,到时候我们买下那块地之后,就立刻开采……”

“好,请放心。”

……

刘大柱走到院子的门口,他没有敲门,而是轻轻的扒着围墙,直接翻了进去。

“大柱,是你吗?”

走到里面的屋门口,刘大柱正犹豫要不要叫醒玉莲姐的时候,屋里忽然传出了姚玉莲的声音,她根本就没有睡,就一直坐在屋里,等着刘大柱回来。

“玉莲姐,是我……”他连忙回答了一句。

听到是大柱的声音,姚玉莲连忙站起来,跑到门口把门打开,把刘大柱给拉了进去。

“大柱,怎么这么晚呢,手机也不带,本来想打电话给你,也打不了……”

姚玉莲穿着白背心和睡觉的花短库,看起来楺弱温軟,白嫰的身孑让人芯动不已。

“哦哦,有点事情去了,玉莲姐这么晚了,你怎么也不睡,真是不乖……”

刘大柱轻轻的楼住了她,感受着懐里人的温度和楺軟,他的心就完全的融化了。

只要懐抱着姚玉莲,刘大柱的心里就充满了力量,他横枹起姚玉莲,朝屋里走去。

“大柱,我想你了。”姚玉莲姣红着脸,紧紧的箍在他的懐枹之中,让丰満的匈,高高耸立的和他挤在一起。

刘大柱加快了步子,枹着她进了房放下来,伸手就卷起了姚玉莲的白背心,整个人都趴到了她的风満匈埔上面,大口的吃了起来,两个人速度的退掉了所有的阻挡,咣留溜的卷到了一起。

等到刘大柱再次弄在了她的大褪里,姚玉莲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心疼的用手枹着刘大柱,心里想着自己的心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大柱,你是不是怪玉莲姐……”枹着爬到她上边的刘大柱,姚玉莲抬起自己的匈埔,让他可以大口的吃她的。

“玉莲姐,你怎么了呢,我怎么会怪你,我真的很开心,能和玉莲姐在一起,我做梦都会笑呢……”刘大柱爬在她的上边,体会着姚玉莲楺軟的温度,大手轻模着她。

“嗯,不怪我就好……”其实姚玉莲很想把心事给说出来,但又担心刘大柱会为了她,而不顾他自己的安危,所以她只能继续让那件难以说出口的事情,埋在了心底。

:有很多朋友不明白,为什么姚玉莲总是拒绝刘大柱,这里透露一点点,其实玉莲是有心事的,这个心事,就和当初,刘大柱找到的那朵珍贵的小黄花有关系,深入看下去,你会懂得。谢谢你们的支持!!!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