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晚吗?我怎么感觉挺早的呢?”

刘大柱根本就不吊他,直接拉着有些胆小的李云走了进去,然后挑了一张大沙发,自顾自的和李云两个人坐了下来,然后架起了二郎腿。

没想的这个家伙,竟然胆子这么大,难道他就不怕取消他的资格吗?

王贤想要发火,但一时又没有找到发火的理由,只好咽下了堵在喉咙里,想发又没有发出来的那口气,憋的差点内伤。

“刘大柱,你也太没礼貌了吧,竟敢这样对王总说话,有你这样的吗,啊?”王建立马站了起来,对着刘大柱就指责了起来。

他最喜欢看着刘大柱倒霉了,眼看着这个家伙就要被取消中药材供货商的资格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敢嚣张,不骂死他就不知道厉害。

刘大柱看都没有看王建一眼,这种人你越是怕他,他就越是自以为是。

这个时候大柱掏出一支烟来,叼在嘴巴上,低头淡定的咔嚓一声打火点上,惬意的吸了起来。

看到刘大柱当他是空气,王建想要吐血了,站在那里,老脸通红,不知道该坐下,还是该冲上去跟刘大柱决斗,但他又很清楚,就是他十个王建也打不过一个刘大柱。

“王秘书,能麻烦你别摆谱吗?我们今天是来接受技术审核的,不是来被人骂的,我没时间看这样的小丑继续表演下去,要么马上开始考核,要么我们就走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大柱叼着烟抬头看着王贤,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

在以前刘大柱还对这个王贤的态度比较好,但是从今天知道这个家伙,也想对付自己之后,刘大柱就开始不客气了,因为对于坏人,你对他再客气也是一样的,他只会认为你是軟弹,是怕他。

李云没想到今天的审核会是这样的开头,她急的做死的拉刘大柱的衣服,生怕他得罪了人,到时候被人给小鞋穿。

但是刘大柱却不怕,因为他知道,就算是自己今天不得罪人,这个小鞋恐怕也是被穿定了的,因为这个王贤,就没想过让自己好过。

王贤有些目瞪口呆,他没有料到会是这样。

本来以为他的态度强硬,刘大柱肯定就会跟他认错道歉,然后他就可以趁机抓住他的軟肋,说他技术不合格,直接取消了他的供货资格,但现在看来,这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虽然这次是王贤负责永和镇这边的供货商的审核,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总公司,他也没有办法一手遮天,必须要找个合适的借口才行,当然,最好是抓住他的弱点,找出刘大柱技术上的缺陷。

王贤相信,要在技术上对付几个山里人,他还是很有把握的,特别是看到刘大柱带来的人,竟然是个黄毛丫头,他就更加有信心可以坑死刘大柱了。

“好,那现在就开始办公事,对你们种植场的种植技术,进行审核……”憋了半天,王贤终于憋出了这句话。

“这位是李云,她就是我们种植场的技术负责人,你们要怎么审核,就开始吧……”刘大柱对坐在对面的四个人,介绍了一下李云,然后又自顾自的坐在那里,抽起烟来。

在这样的场合,他本来是不应该抽烟的,但为了气一下那个王贤,刘大柱只能做出一副痞子相,既然你想害我,那我气气你也是应该的了。

“咳咳咳咳……”

王贤咳了几下,然后看向了坐在一边的两位专家:“周专家,你们先问一下技术方面的事情吧,等下我和王院长,再具体的考核一下,最后再把材料上报总部……”

“好好好,这样挺好……”两个专家连忙点头。

接下去,李云就被那两个专家,单独叫到一边去,了解情况去了。

刘大柱没有跟过去,他知道今天的小鞋是穿定了,既然早就知道了结果,他就显得非常的淡定,继续坐在那边,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懒得看对面的王贤和王建。

不过王贤和王建显然也不想理睬刘大柱,那两个人,一直坐在对面,交头接耳的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东西。

等了半来个小时,李云才重新回来了,那两位专家也跟了回来。

“怎么样?”王贤问道。

“那个,这位李云技术员,太年轻了点,了解的有些浮浅,虽然知道一些种植的技术,但离我们的要求还有点远……”

周专家不得不这样说,虽然他是专家,但也不敢随便的得罪董事长的秘书,万一弄不好就会丢了饭碗。

在这之前,王贤早就交代他们怎么说了,还故意在考核药材种植技术的同时,还加了很多治疗病人才需要的一些知识,让李云这个不是医生的人,去接受那种医疗方面的专业考核,难免的出了一些漏洞。

看着坐在自己身边,满脸通红有些拘谨的李云,刘大柱轻拍了拍她的手,安慰她别担心,然后说道:

“哦?我们的技术员年轻是年轻,但也不能就说浮浅吧?能说说到底什么事情,跟你们的要求有差距呢?我应该有权利了解吧?”

“这个,这位李云技术员,她不知道很多药材,对一些病症的具体效果,而且连用药的多少,都不清楚,这样怎么能做技术员呢,根本就不懂嘛……”周专家说道。

“我曰……”刘大柱直接爆粗口了。

“你们这是找医生,还是找种植技术员呢?”

刘大柱瞪着坐在面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两位专家,那两个人的脸上,明显的非常尴尬。

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王贤使了个眼色,那个周专家才继续说:“这个,这个是要懂的,种药材,就要懂怎么用药,不然难办……”

“擦,按你们这样说,是不是种茶叶的技术员,还必须要懂得茶道啊,你们是吃翔长大的吧?”

刘大柱的话虽然说的有些粗,但却很有道理,说的那两个专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了。

今天的审核本来不是这样的,只是问一些种植方面的东西就行了,但是那个王贤擅自的改了审核的内容,所以这两个专家,也不敢对刘大柱太强硬,毕竟在心里有些虚。

“刘大柱,别强词夺理了,不行就是不行,哪里来的那么多歪理……”看到专家无言了,王建立马吼了起来,上午在山上,他让王贤很失望,今天下午绝对不能再让他继续失望了。

“你们继续,不过我会把今天审核的情况,向赵氏集团总部投诉的……”

刘大柱不说什么了,又靠在了沙发背上。

随便他们折腾去,今天的事情绝对是个局,这几个龟孙就是为了要对付自己,那自己何必再跟他们争论,总之船到桥头自然直,他就不信自己会阴沟里翻船。

“好,第一个审核内容,算你五十分,继续第二项……”看到刘大柱不说话了,王贤对王建使了个眼色。

听到王贤的话,王建立马来了精神,该他出马了。

“刘大柱,第二项内容,是我负责审核的,你们听好了,我问的可都是药材方面的内容……”

为了今天下午的考核,中午的时候,王建特意回到卫生院恶补了一下,把卫生院里面几乎所有的药材,他都拿来了一份。

王建在以前是从来不关心中药的事情,所以他根本就不认识药材,更说不上各种药材的名字。

为了不出岔子,今天中午王建就把这些药材的名字都抄写在了纸上,还在网上查到了这些药材的功效,也全部打印了出来,他还把每一种药材的样品袋子上,都贴上了号码,一个号码对应一个药材的名字。

听说审核的是药材,而且是王建负责审核,刘大柱的心里有些想笑了,这个老家伙,他懂什么药材,还充什么大头啊。

“来吧,王副院长,你要考什么东东呢?”刘大柱鄙视的看着王建,不知道这个家伙搞什么名堂。

这个时候,王建把他的手提包给拿了出来,一大袋子里面,装的都是药材,里面的每一种样本,都用一个小塑料袋子装着,袋子上标上了数字号码。

“刘大柱同志,我现在拿几十种药材样本出来,你和你的技术员,一起把这些药材的名字列出来,再写上他们的药性,主要治疗什么病,就这么简单……”

王建阴笑着,他知道刘大柱是神医,但也只是懂得针灸而已,很少见他用过药,所以王建觉得这次能够考倒他。

“行吧,这个审核内容,我接受了……”

虽然审核的内容,跟药材的种植技术关系不是特别大,但刘大柱还是接受了,他看着塑料袋子上的号码标签,心里就有数了,想要好好的玩玩这个王建。

王建没想到刘大柱答应的这么爽快,他的心里暗暗的阴笑不停,因为那些药材,有很多种都是最生僻的药材,一般的中医都很少用的,他就不信刘大柱会全知道,只要一个出错,那他就死定了。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