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怎么了?”

看到刘大柱陷入了沉默,赵曼文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怎么,走吧,该下山了。”

刘大柱忽然感觉心情有些低落,他不知道自己为了村民的生活变得好起来,而投资这么大,到底会不会得到大家的理解,也许别人也会像刚才赵曼文以为的那样,觉得自己只是为了钱?

“大柱哥,再玩玩嘛,这山里好漂亮的……”

赵曼文到处看着,感觉特别的新奇,这样的风景和她总是呆着的那种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组成的大城市里,完全就是不一样的感觉,这里让她感到心情特别的放松,而大城市只有压抑。

刘大柱看了看她,觉得这个赵董事长,完全就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丫头,也许她爷爷是实在没有办法,才这么早就把董事长的位置传给了她吧。

“曼文,等下就要天黑了,山上可有野兽哦……”

“不怕,你在我才不怕呢。”

赵曼文也见识过刘大柱的功夫,知道他很厉害的,所以她很有安全感,只要刘大柱在身边,她就感觉胆子特别的大,就算天塌下来,她都不会怕的。

“走吧,你不怕我还怕呢,到时候老虎来,我可救不了你……”

“呵呵呵呵,你个骗子,骗人呢,呵呵呵呵……”

赵曼文开心的笑了起来,这种山里怎么会有老虎,真当她是小孩了呢。

刘大柱不管了,拉着她就朝回去的路上走,山里虽然不至于有老虎,但万一出来一个小野猪什么的,把赵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给吓坏了,自己可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刘大柱拉着她走,但是赵曼文还是赖着不想这么快就下山,她才刚刚找到一点回归大自然的感觉,这么快就要她回去,以后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让刘大柱带她上来玩呢。

“大柱哥,要么咱们在这儿露营吧?”

“什么东东?”

刘大柱不懂她的意思,继续拉着赵曼文朝下山的路上走去,但是她用力的拉着赖着不肯走。

“大柱哥,这你都不知道啊,现在城里人最流行到山里露营了,露营就是晚上在这山上睡觉的意思……”

“不会吧?”

刘大柱回头看着她,好像不认识这个人一样,这位美女想什么呢,一个姣滴滴的女孩子,居然主动提出,和一个特别正常的男人在山上睡觉,这也太直接了吧?

“这有什么的,这种天也不会冷,住山上最好玩的了,到时候你再去打点野味回来,咱们两个也尝尝那种野人的生活,肯定好玩……”

赵曼文越说越想试试,眼神中露出一种特别期待的光芒,绷住她自己的手不让刘大柱拉着走,有种耍赖耍到底的趋势。

“这个,要吃野味可以给你打,露营就算了吧,我怕黑,再说这山上蚊子特多……”

刘大柱实在不想接受那种身边睡个美的冒泡的女人,但又不能动她的考验,他立马找了几个借口。

女孩子嘛,都是怕黑怕蚊子的,听到刘大柱这样一说,赵曼文也有点打退堂鼓了。

“这山上,有蚊子么?”赵曼文别的不怕,但最怕那种会飞的小东西了,一咬就是一个红疙瘩,特难看。

“有啊,特多。”

大柱继续吓她,其实对于找一些山药过来驱赶蚊子的办法,刘大柱有很多种,但这个时候他可不敢说出来。

“那,那行吧,你去抓几只野兔给我,那我就回去了……”赵曼文终于妥协,点了点她的头。

“小意思,跟我过来……”

刘大柱笑了笑,拉着赵曼文朝一边的小树林子,走了进去。

那边有些矮树,而且杂草丛生,是野兔子最多的地方,刘大柱拉着赵曼文悄悄的溜了过去。

“大柱哥,不许弄死啊,我要活的……”

“活的?干嘛活的啊,反正是要吃的呀……”

“不呢,我要逗她玩的……”

刘大柱擦了一把汗,原本以为这个赵曼文只是想吃野兔肉,现在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啊,她纯属童心发作,想看看野兔长什么样。

要是打野兔,那是很容易的事情,凭刘大柱现在的功力,随便拿个石头子,看到野兔打过去就搞定了,但是要活的,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不过刘大柱也有办法,谁叫他是会用银针的医生呢。

“行不?”赵曼文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行,没问题。”

刘大柱点了点头,拉着赵曼文一起走进了小树林。

“趴着,别让野兔发现了……”

刘大柱趴在草丛里,又伸手去拉赵曼文,但是赵曼文却皱着眉头摇了摇头,不肯趴在草地上。

“嗯我不,,大柱哥,我不趴,太脏了……”

赵曼文穿着好看的裙子,草地虽然不是特别的脏,但是灰尘还是很厚的,而且里面的烂杂草也特别多,如果就让她这样爬下去,估计裙子就要变成跟灰尘一样的颜色了,而且像赵曼文这么嫰的皮肤,要是被烂草沾到了,估计马上就会痒的起包不可。

“那,那你就蹲着吧……”刘大柱趴在草地上,只好让赵曼文蹲下。

“呃,行。”赵曼文可爱的笑笑,蹲在了刘大柱的身边。

“等着看吧,一定给你抓活的……”刘大柱吹着牛比,转头朝赵曼文看去。

他这一眼看过去,鼻子血都差点流出来了,这个时候他趴着,赵曼文就蹲着他的旁边,裙子里面的半透小內內,都被刘大柱给看完了。

赵曼文还没有发现她落光的事情,蹲在刘大柱的头旁边,毫无知觉,而刘大柱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的呆住了,眼睛看着她细白的大褪和里面的小的可怜的內內,真心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这个时候,一只野兔蹦蹦跳跳的,从两个人的前面跑了过去。

“啊,大柱哥,野兔,快呀……”

赵曼文发现了野兔,兴奋的喊了起来,随着她的纽动,更加有看头了,这个时候刘大柱根本就没有注意野兔的事情,直到赵曼文不满的拍他了,他才忽然醒悟了过来,连忙擦了擦要流出来的鼻子血,然后又咽了咽口水。

“不急不急,刚才那一只不够肥,等下一定抓一只更肥的……”

刘大柱时而朝赵曼文的大褪看一眼,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从袋子里取出两支银针。

“大柱哥,又不是治病,你拿针做什么?”

看着刘大柱把银针捏在了手上,赵曼文的脸无缘无故的就红了起来,因为她想起了他给她治病的事情了。

“嘿嘿,你不是要活的野兔吗,只能用针了……”

“这也行啊?”赵曼文的睁着大眼睛,非常可爱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野小子是什么变得,居然还能用银针抓野兔。

“小妹妹,看着吧。”刘大柱随意的拍了拍赵曼文已经露出来的雪白大褪。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大褪都被他看完了。

“你,你真流忙……”

“……”

刘大柱很受伤,自己明明是好心的提醒她一下,结果还被骂流忙,早知道这样,就一直让她露着了,真是好人难做啊。

刘大柱捏着银针等了片刻,果然又一只野兔,从茅草堆里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

“唰……”刘大柱的手一甩,一道银色的光芒,速度的飚了出去,正中野兔的耳朵后面。

野兔被银针擦中,一下子就不跑了,但也没有死,居然乖乖的趴在了草丛里,等着人去抓。

“它不动了,不动了……”赵曼文站起来,朝前面跑去。

“喂喂,曼文不急,它会咬人的啊……”

看到赵曼文跑了,刘大柱连忙爬起来跟了上去,虽然兔子已经被他的银针给麻木了,但要是有人去抓,兔子急了肯定会咬一口。

赵曼文没有听到,还是兴奋的跑了上去,伸手就想去枹可爱的灰毛野兔。

刘大柱那个急啊,他连忙朴了上去,还没等赵曼文碰到兔子,就一把抱住赵曼文,朝茅草里面压了下去。

这一枹之下,赵曼文就被刘大柱完全的压住了,她一身軟軟的,香气非常的好闻,刘大柱趴在了她的上边,让赵曼文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大,大柱哥,我,你起开……”赵曼文推着他,不让他压的太重。

“误会,这是个误会,真的是误会……”

刘大柱不舍的放开了她,发现赵曼文的衣服已经被自己不小心给弄开了,里面的雪白露出了小半个,差点就要全部瀑光。

刘大柱放开她之后,赵曼文坐在草地上,不停的弄着自己的衣裙,整理了半天,才好了点。

这个时候,刘大柱走过去提起了野兔子,拎着兔子的后脖子皮毛,走到了正在尴尬不已的赵曼文的面前。

“曼文,兔子给你抓到了,看看。”

刘大柱拎着野兔子递到赵曼文的面前。

赵曼文抬头看了一眼张牙舞爪的野兔,吓得她连忙站起来朝后面退了几步,刚才还说要逗兔子的,这个时候真的抓到了,她又怕怕的了,碰都不敢碰一下。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