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嫂,嫂子,王所长呢,他人呢?”

刘大柱吓到了,被陈秀芝拉着进屋,他有些控制不住,急忙要找王所长出来。

“大兄弟,你急啥,先进来……”

陈秀芝把刘大柱拉进屋里,就把他按在了沙发上让他坐着,然后陈秀芝就靠在了他的身边。

“呃,这个……”刘大柱已经被火烧了起来,虽然知道不对,但还是没有力气推开她,这个女的太丰満誘或了,是那种成孰的丰韵。

“大兄弟,来嘛,你先给我检查一下。”

这个时候,陈秀芝开始动手解她自己的裤子了,刘大柱一个激灵,吓得猛的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陈秀芝。

“嫂子,那个,王所长不在家的话,我,我就先走了……”

刘大柱转身就走,这么姓感丰満的女的一直钩引他,再这么弄下去,就算是再怎么纯洁,恐怕也要犯错误了。

“大兄弟,我家老王在家呢,你等等……”

看到刘大柱真的要走了,这个时候陈秀芝才跑过去拉住了他。

其实王常远就在房间里,因为要给他老婆检查,他就不方便出来,所以把门锁好,躲在里面什么也没听到。

“那,那叫他出来,不在的话,我就真的走了。”看着故意靠的很近的陈秀芝,刘大柱非常的紧张,特别是闻着她一身的乃香味,刘大柱简直有种要流血的冲冻了。

看到刘大柱的态度很坚决,陈秀芝知道这事情不能太急,打算慢慢的钓刘大柱,她就不相信,凭她这么好的条件,会钓不上这个毛头小子。

“大兄弟,你等会,我去叫老王,他在休息呢。”

这个时候,陈秀芝放开了刘大柱的手臂,朝房间里面走了进去。

王常远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一边撸眼睛一边走了出来。

“哦哦,大柱兄弟,你来啦,不好意思,我刚才睡着了……”走出来之后,王常远就立马加快步子走到刘大柱的面前,伸手和他握了握。

“大柱兄弟,站在干嘛,快点过来坐……”王常远也是非常的客气,直接扒住刘大柱的肩膀,把他请到了沙发那边。

“大柱兄弟啊,中午在我这里吃饭,咱兄弟好好的喝几杯。”

“对对对,大兄弟你坐会,我去弄菜……”

王常远出来了,陈秀芝就不好太过分了,她扭着屁鼓朝厨房走了进去,她做的菜味道很不错的,比大酒店都不会差。

“王所长,我给你把把脉……”

反正已经来了,刘大柱打算尽快给王常远把病治好,不能再有下次了,他真的很怕自己会被陈秀芝给吃了。

“大柱兄弟,你真是我的亲兄弟……”

王常远正想着怎么跟他开口,没想到刘大柱会主动的跟他提起治病的事情,他感动的一塌糊涂。

“王所长,不要客气,咱是自己人。”

刘大柱伸手把住了王常远的脉搏,静静的试探着,一分钟之后,他放开了手。

“王所长,我先给你扎几针……”

“要扎针?这种病,也可以扎针治疗吗?”王常远有些怕怕的。

“对,放心吧,虽然一次不能治好,但是肯定有效果,多针灸几次就行了,包你能生小孩。”

“好好好,我完全相信兄弟,你说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

刘大柱点了点,拿出银针消毒,准备动手了。

“王所长,你趴着……”

“大柱兄弟,不要再叫我所长了,咱是兄弟,你叫我王大哥就行了。”王常远一边说话,一边翻身,趴在了沙发上。

刘大柱的技术非常的高,直接给他两边的腰上,一边扎了一针,然后就用内力,缓缓的输入他的肾里面,给他修复肾功能。

其实王常远不能生小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肾有问题,这种问题一般的医院是没法治好的,就算是换肾都没法解决,所以他去了很多有名的医院,都没有治好这个病。

不过刘大柱有办法,他的针灸技术一流,再配合金龙神功的内力,只要花点时间,就一定能够修复他的男子功能。

刘大柱本来打算一次帮他搞定,以后自己就不用来了,但是检查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泡汤了,王常远的这个病,一次性是根本不能搞定的,估计要经过好几次的修复再修复,温养再温养,才能恢复正常。

正在刘大柱给王常远治疗的时候,陈秀芝走了出来,她不声不响的走到了大柱的身边,从后面枹住了他。

刘大柱正在给王常远扎针,忽然感觉背后一阵楺軟,一阵香气扑鼻而来。

这个时候王常远就闭着眼睛趴在沙发上,忽然被他老婆枹住,刘大柱非常的紧张,生怕被他看到,这个时候他想推开陈秀芝,但又不敢太过激列,只能微微的动动自己的背,不过这样不但是推不开她,而且更加磨嚓了她,像是刘大柱故意用背楺她一样。

陈秀芝枹的更加紧了,刘大柱吓到了,他不敢再动弹,只能让她这样占自己的便宜,心里默默的念了几次金刚经,然后就继续给王常远治疗。

这是刘大柱遇到最难受的一次治疗,手上要稳定的给王常远针灸,同时背后又受到陈秀芝不断的烧扰,真是有苦难言。

这个时候王常远趴在沙发上,他完全不知道背后发生的事情,被刘大柱的针灸扎进去,他觉得非常的舒坦,闭着眼睛享受的差点睡着。

半个小时过去之后,刘大柱才给他取针,随着最后一支银针拔出,他连忙回头想推开陈秀芝,但是没想到陈秀芝的胆子那么大,看到刘大柱回头过来,她不但是不放开他,还面对面的用力抱紧,让刘大柱立刻着火。

“嫂子,治疗结束了……”刘大柱很紧张,用大力气推开了陈秀芝的手。

幸亏这个时候王常远还爬在沙发上没有起来,不然就被他看到了,到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不定好事就会变成坏事了。

“王所长,行了,可以起来了。”弄开陈秀芝之后,刘大柱急忙叫王常远起来,生怕自己再被他老婆烧扰。

虽然王常远总是让他不要叫他所长,但是刘大柱还是习惯的叫他王所长,他没有跟当官的称兄道弟的习惯。

王常远爬了起来,感觉一身的舒泰,劲头十足,被温养了一下肾,果然战斗力立刻超强了起来。

“大柱兄弟,这效果,果然明显啊,哈哈哈哈……”王常远非常的开心,拍着刘大柱的肩膀,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刘大柱擦了一把汗,回头看了一眼匆匆忙忙走进厨房的陈秀芝,知道今天的危险总算是解除了。

这一次吃饭,又是山珍海味,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给刘大柱品尝,王常远的家里是从来不缺好东西。

吃了饭之后,刘大柱坐了一会就想走了,但刚刚站起来,忽然感觉头晕。

“大柱兄弟,你休息一下。”看到他头晕,王常远连忙扶住他,让他靠在了沙发上休息。

刘大柱很奇怪,今天自己也没有喝多少酒,怎么就会头晕,而且他还觉得一身在发热,难道吃错什么东西了?

“老王,我看还是扶大兄弟去客房休息好点,这里睡着肯定不舒坦。”陈秀芝说道。

“对对对,应该这样。”王常远连忙点头,然后就跟陈秀芝一起,扶起晕毛毛的刘大柱,朝他们家客房走了进去。

等到安顿好刘大柱只好,陈秀芝说道:“老王,你也喝多了,你也去屋里休息一下。”

“嗯,那你照顾好大柱兄弟,我是得去躺一会了,头有点不对劲。”王常远今天高兴,喝的有些大了,他扶着头踉踉跄跄的走出客房,朝他的睡房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陈秀芝激洞的走过去把客房的门给锁死,然后又回到了刘大柱的身边,她很久没有心跳的这么快了,对刘大柱已经想了很久。

陈秀芝站在屋里,自动的解去了她的衣服,然后还退去了长裤,顿时一个非常白又丰満高耸的身孑完全的爆路了出来,是那种让人看了就想和她睡的成孰感觉。

刘大柱这个时候只感觉头晕,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白影子朝他朴了过来,很快就觉得有一只手伸进了他的裤档里面。

刘大柱被人这样一碰,更加觉得发烧不已了,今天吃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但也是给刘大柱的那一碗汤里面,是被陈秀芝特别加了料的,让他现在热的很厉害,像是喝醉一样,对于朴上来的陈秀芝,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抵抗力。

刘大柱用力的晃了晃头,想清醒过来,但是一时之间根本就醒不过来,他这样一个大高手,竟然也会被一个女的给那啥了。

“大柱,你真厉害啊。”陈秀芝哆嗦着手握到了他的,立刻惊喜的喊了出来。

刘大柱一直都在半梦半醒之间,被烧的厉害,他觉得自己要吃亏了,因为这个时候陈秀芝已经爬了上来,他想推开她,但是手又不听话的扶住了她的腰。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