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陈然快速的朝刘大柱冲上去。

人还在路中间,忽然像是起飞一样,双脚轻点地面,身体飘荡而起,手上的剑快速的挽起一朵剑花,速度飞快的朝刘大柱的脖子杀了过去。

我勒个去的,果然有两把刷子!

刘大柱吃了一惊,那朵白色耀眼的剑花,还没有飞出来,就感觉到了杀气,赤果果的杀气,直朝自己的脖子削了过来,要是被这样的杀气削中,恐怕自己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就在刘大柱震惊的时候,飞在空中的陈然并没有停下来,他的手越动越快,一朵剑花刚刚飞出去,另外一朵又成型了,接连九朵剑花,从四面八方的朝刘大柱的全身要害,闪电一样的杀了过去。

“九剑连珠……”

陈然枹着必胜的信心,大喊了一声。

这一招九剑连珠,是他们青峰派的绝招,虽然他这一招还没有完全练成,但是剑花的威力已经非常的大了,要是全部击中刘大柱,恐怕他就要被这九朵剑花给搅碎。

“娘希匹的……”

刘大柱骂了一句,急忙伸手拎出了金龙法杖。

别人都用绝招了,自己不能再托大了,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

金龙法杖在手,刘大柱的胆子大了不少,他的内力一动,忽然金光暴涨,一锤子朝掠过来的剑花砸了过去。

金色的龙影忽然出现,好像金龙法杖看到这九朵剑花,就特别激动似的,若隐若现的龙影扑上去,就发疯了撕咬吞噬那些剑花。

随着剑花被一朵一朵的吞掉,陈然的脸色变成了死灰色,然后一口血吐了出来。

“嘭……”

随着最后一朵剑花被金龙吞噬,金色光芒完全的打在了陈然的身体上,一身空爆,把他的身体拍的倒飞了出去,嘴巴里吐出来的血像是不要钱似的,在空中飘洒。

“师兄,你怎么了……”

郭金愣住了,等到陈然被拍的飞进树林,那个家伙才醒悟了过来,连忙追了进去。

这个时候刘大柱也不好受,内力差点被吸空了,急的朝后面退过去,扶住自己的心口,感觉气都出不上来,手軟脚软的,没有一点力气,连忙扶住了自己的摩托车。

“草……”

刘大柱骂了一声,勉强爬上了摩托车。

这个时候他的金龙法杖已经收了起来,看到那个陈然受到了重击,郭金又跑去救他师兄去了,刘大柱就趁机发动了摩托车,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轰轰轰……”摩托车咆哮着开了出去。

估计这一次重击之后,那个陈然暂时不敢再来找自己的麻烦了,这样就足够了,刘大柱没有想过要赶尽杀绝。

刘大柱虽然没什么力气,但是摩托车还是开的很稳当,到了村里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他直接开着摩托车回了家里。

姚玉莲还是喜欢住自己的家里,不愿意到金龙医院的宿舍去住,所以刘大柱也只能陪着她,住在这个破旧的家里。

家虽然旧,但是刘大柱对这里有感情,他从小就在这个破旧的院子里长大,每次回到这里,在心里才有那种真正的归宿感。

“玉莲姐……”到了门口,刘大柱就喊了起来、

有好几天没见玉莲姐了,心里真的想她了,自从师傅去世之后,刘大柱就对玉莲姐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要是一天没有她的消息,心里就会莫名的不安。

“大柱……”听到刘大柱的喊声,姚玉莲就从屋里冲了出来,她也是一样,大柱不在家的日子,玉莲就一直的想着他,刚才正坐在屋里想他,就果然听到了刘大柱的声音。

刘大柱停好摩托车,就跑过去枹住了姚玉莲,很快找到了她的嘴巴,两个人藽了起来,互相纽着缠在一块。

站在院子里就这样跟刘大柱在一起,姚玉莲满脸都通红了,她低声的说:“大柱,去屋里。”

“嘿嘿,好。”刘大柱心里跳的很快,弯腰枹起玉莲姐,就朝屋里走去,很久没跟玉莲姐睡觉了,想起她的美丽,刘大柱就鸡动不已。

到了房间之后,刘大柱跟姚玉莲又温暖的缠了一阵子,快乐过后,刘大柱拿出了银针,继续给玉莲姐治疗,她的病已经越来越好了,估计很快就能让自己和玉莲姐一起如愿。

“大柱,我,我是不是好多了。”姚玉莲也觉得治疗有效果。

“当然,等到真好了的那一天,大柱就想要了你。”楼着姚玉莲,轻声的在她的耳朵边说着,姚玉莲幸福的窝在他的懐里点了点,脸上通红。

第二天刘大柱和姚玉莲都睡了懒觉,到了九点钟姚玉莲才不舍的爬了起来。

“叮铃铃……”这个时候刘大柱的手机响了。

“喂,小胖,怎么了?”

“师傅,不好了,我们医院有病人出问题了,你在哪儿?”小胖的声音很着急。

“什么问题?”大柱惊的坐了起来。

“是药品有问题,打了针之后,就,就呕吐不止,好像快不行了,我,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个时候小胖已经是满头大汗,他的医术虽然是越来越高了,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问题,眼看着病人的呼吸和心跳都紊乱了,像是快死了一样,吓得他完全的木了。

“我马上过来。”

刘大柱挂了电话,爬起来拖上拖鞋,披着衣服就往外面跑去。

“大柱,吃早餐了,你去哪儿?”姚玉莲急忙追了出来。

“玉莲姐,我去一下医院,你先吃。”

刘大柱也很心急,医院刚刚打出了一些名气,不能因为出现这样的错误,万一病人真的死了,那绝对是对金龙医院最致命的打击。

这个时候小胖已经跑到了医院门口等着刘大柱,今天那个病人是从隔壁村送来的,本来是伤寒,所以小胖就亲自拿了药,给他打了一个吊瓶,没想到吊瓶还没有打完,那个病人就不行了。

“师傅,快点……”看到刘大柱跑了过来,小胖连忙拉着他就朝治疗室跑,这个时候在治疗室的门口有个女人正在哭,看样子就知道她是病人的家属。

刘大柱没有管别的事情,他直接跑到了治疗室,果然看到那个病人已经满脸苍白,双目紧闭,吐出来的东西弄的满屋子都是的,眼看着就要断气了。

刘大柱走过去,直接抓住病人的手,一探病人的脉象,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他吗的,中毒啊?

就算是药品过期或者是质量问题,也不会中毒啊?

他来不及多想,连忙取出银针,等在旁边的小胖立刻帮忙消毒,刘大柱打开了病人的衣服之后,手法熟练的在他的心口扎了一针,这一针是阻止毒素攻心。

一针过后,虽然阻断了毒素攻心,但还没有解除毒素,这个时候刘大柱又拎着樱子,在病人的手心和脚心,分别扎了一针。

五支银针扎进去之后,病人就失去了知觉,这个时候刘大柱从手心的针开始,一支一支的运气催针,让毒素通过病人的手心慢慢的排除了,那些渗出来的毒素,都是黑色的,一看就是要人命的剧毒。

手心和脚心的四支银针,都运气催针了半小时,病人身体里面的毒素才算是排了出来,刘大柱暗自的擦了一把汗。

今天要是晚来一步,或者是自己不在村里,那这个病人就真的要一命呜呼了,打一针居然能中剧毒,也太古怪了。

又等了一刻钟,确定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之后,刘大柱才给他拔出了心口的那一针,这个时候病人呼出一口气,虽然还在昏迷之中,但脸色已经好多了,开始有了血色。

“小玉,照顾病人,小胖,你跟我来……”

病人脱离了危险,刘大柱交代一声,就往外面走去,今天这事情实在是蹊跷,必须要查清楚才行,不然到时候被人害死都不知道。

王小玉带着护士马上上去,开始给病人做各项常规的检查,病人的家属听到病人脱离了危险,也哭着走了进来,对着刘大柱不断的点头说着谢谢。

刘大柱安慰了一下家属,就和小胖走出了治疗室。

“小胖,这一批药什么时候进的,用了多少了?”一边往办公室走去,刘大柱问道。

“师傅,这药进来有十多天了,因为是伤寒的专用药,所以今天才第一次用这种药。”

“马上封存,拿一支过来我看看。”

“好的。”

小胖答应一声,急匆匆的跑去拿药去了。

今天这事情实在是太危险,把小胖也给吓得要死,当医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危险万分的事情,要是师傅不在家,他就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病人死了,虽然他也懂得一些针灸技术,但是对于这么危险的病人,小胖还是没有那个力挽狂澜的本事。

刘大柱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靠在大老板椅上面,感觉头痛。

医院的药品都是从正规渠道进来的,到底是谁动了手脚呢?不然怎么会出现病人中毒的事情?

“师傅,药拿来了……”

这个时候,小胖拿着一支药,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