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富元市山庄,是一处背靠城中山面向河流的山庄,这里风景优美,空气清新,一条大路直通山庄门口。

这个时候一辆高级商务车,缓缓的开进了山庄的大门。

“三爷,你总算来了,快请进……”

车里下来一位中年人,守在门口等候的年轻人马上迎接了上去。

这位被称为爷的人,身材魁梧,穿着一件宽松的花衬衫,身后跟着两个马仔,一起朝山庄里面的别墅走去。

“你父亲呢?”

“三爷,我父亲在里面等你……”年轻人非常的恭敬。

一行人走进客厅,里面的依偎文质彬彬的中年人立刻站了起来,大步的走过来握住了三爷的手,一派的成功人士的打扮,看样子应该是一位商人,或者是大公司的高层。

“刘兄,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了……”

这位被叫做三爷的人,名叫刘岳,是黑狼帮三帮主,这个时候他坐下,靠在沙发上,就架起了二郎腿,一副老痞子的样子。

“刘兄,这一次又要麻烦你了。”

“好说,不过咱说清楚了,亲兄弟明算账,只要钱到位,事情就好办。”

“刘兄,这你还信不过我吗,只要你把这次的事情帮我搞定,将来赵氏集团要是落在我的手上,什么事情都好说了。”

“说吧,要我怎么做?”

只要有钱,刘岳就敢做任何事,他是个有名的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刘兄,这一次的事情,暴光的太快了,才死了一个人就被她发现了,现在她已经秘密的委托一个叫刘大柱的人,在暗中调查,所以……”

这个时候,中年人靠近三爷的耳朵边,悄悄的说了起来。

……

刘大柱赶到富元市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

到了富元市,他第一个就想到了找自己的未来岳父,先了解一下情况,因为他以前就是管医药方面的局长,应该对这方面比较了解。

刘大柱下了车之后,就给张长林打去了电话,虽然张长林现在已经是副市长了,但是他对刘大柱还是真好,看到是他的电话号码,就马上接了起来。

“叔,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刘大柱说道。

“大柱,你有事吗,我忙的头都痛了,哪里有功夫吃饭啊。”

“叔,你是为了赵氏集团的事情忙吧?”

“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来的,叔,一起吃个饭,我们商量一下,你看行不?”

“好,你说地方,我马上赶过来。”

听到刘大柱也是为了这个事情找他,张长林就决定立刻去见他了,因为他知道刘大柱的本事很厉害,如果他真的有办法帮忙,那就太好了。

刘大柱找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饭店,在包间里等着张长林。

作为副市长,一般情况下,张长林出入都是有随从的,但是今天他是亲自开车,按照刘大柱说的地址,一个人就去了。

“叔,你来啦。”看到张长林推门走进来,刘大柱连忙站起来迎接。自从张长林升职当上副市长之后,刘大柱还是第一次见他。

“大柱,怎么了,你知道什么消息?”刚刚坐下,张长林就迫不急待的问了起来。

“叔,别急,先吃饭,我都饿死了。”

刘大柱是真心的饿了,昨晚上跟欧雪梅和樱子疯玩了一个通宵,早上只吃了一碗稀饭两根油条,这一路上坐车子,肚子早就饿瘪了。

“那行,先吃饭。”

张长林也饿了,就是在急,也不急于这一时,两个人点了菜,这一次没喝酒,半个小时不到就吃好了中饭。

“服务员,再上一壶好茶。”刘大柱叫道。

“好的。”

服务员退了出去,很快就端来了茶壶,拿着两个茶杯,放在一边的茶几上,给他们两个倒了一杯。

“叔,过去说。”

刘大柱站起来,请张长林一起走到那边的沙发,在茶几前面坐了下来。

“美女你退出去吧,不要来打搅我们。”

“好的。”那个美女笑了笑,叫人收起碗筷,就一起退了出去。

“叔,这一批出事的药品,是你当局长时候的进货吗?”

“是啊,我都急死了,市长亲自找我谈话了,这事情要是弄不清楚,我这刚刚上任的副市长,也要受到牵连……”张长林苦恼的说。

“叔,你不急,咱不做亏心事就不怕事,我这次到市里来,就是受了赵氏集团董事长的委托,帮他们把事情调查清楚的,所以我想了解一下,这些药品是通过谁进来的……”

“这批货,我们直接跟赵氏集团联系的,中间没有任何的中间商,不知道怎么就出问题了……”

“这样啊,那就奇怪了……”

刘大柱把自己怀疑的地方,全部给张长林说了一遍,张长林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人搞鬼,但就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大柱,我觉得背后捣鬼的人,肯定是想害赵氏集团。”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但那个人会是谁呢?”刘大柱点了点头,然后又习惯性的抓起脑壳来。

自从修炼了金龙诀之后,刘大柱的脑子已经越来越聪明了,但是这一时之间,也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柱,我觉得有三个可能,第一个是他们赵氏集团的竞争对手,第二个是跟赵氏集团有仇的人,第三个就是跟赵家有仇的人。”

“叔,你有什么怀疑对象吗?”

“暂时没有。”张长林摇了摇头。

“叔,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你看啊,这次的药品是直接从赵氏集团进的货,外人很难插手,有可能是他们内部的人搞鬼。”

听到刘大柱的分析,张长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也有这种可能,但会是谁呢?”

“不管他是谁,我一定会找出来。”

刘大柱站了起来,走到窗口看着外面的街道。

虽然这事情跟他的关系不大,但是刘大柱是个眼睛容不下沙子的人,他最恨那些为了一些自私的利益,竟然不惜害死无辜病人的混蛋,这种渣渣,说什么他也要尽力去查出来,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他都要去搞定他。

跟张长林商量之后,互相通报了一下知道的情况,刘大柱就打算离开了。

“大柱啊,晚上到家里去住吧,外面不干净。”

“叔,没事的,我住外面方便做事情,以后有时间了在去家里。”

“那行,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跟张长林告辞之后,刘大柱就一个人走上了街道,沿着街道找小旅馆先住下。

虽然现在刘大柱有钱了,但他一直没有当自己是有钱人,能省的钱都是尽量的省,特别是他一个人的时候,吃的是路边摊,住的也是最便宜的小旅馆,但是他已经很满足了。

走到一条小巷子里,刘大柱看到了一家只要二十块一个晚上的小旅馆,他就走了进去。

“老板,住店。”

“哦,要什么房间?”柜台里面的老板娘,站起来笑着问道。

“最便宜的那种,二十的。”

听到这句话,老板娘的脸僵了僵,热情的脸马上变得冰冷了。

“押金一百,到时候再退。”老板娘的脸上擦了很厚的粉,说话的时候都在往下掉。

“哦,行。”刘大柱交了一百块钱,反正自己要住几天的,一百块也不算多。

“你自己上去吧,二楼最后的那一间。”

“行。”

刘大柱点了点头,就朝二楼走去,到了最后的那一间房,轻轻的推了一下,门就打开了。

这他吗的,房间便宜是便宜,但连门锁都是坏的,别说空调彩电了,里面除了一张床之外,就没有任何的东西,连卫生间都没有。

不过刘大柱并不在乎,他觉得有床睡就很不错了,这个房间虽然小,但是能好好睡觉,不被人吵着就行,他的要求不高。

晚上的时候,因为房间没有卫生间也没有浴室,而小旅馆的公共浴室又太脏了,刘大柱索性拿了衣服,朝附近的河边走去,他在家里的时候,也总是在河里洗澡,今天也打算去河里洗洗再睡觉。

富元市的河,比石头村的那条小河要宽很多,而且还特别的深,是长江的一条支流。

到了河边,刘大柱找了个没人地方,躲在柳树下开始脱衣服下河洗澡。

河水深就是好,跳进这么大的河里,让刘大柱特别的兴奋,在河水里畅快的游了好几圈,还舍不得上岸。

就在刘大柱在黑暗的河水里游的开心的时候,这个时候岸边的路上开过来一辆高级商务车,车子开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一个家伙从车上下来,好像是尿急了,走到河边就对着一颗小树撒尿。

刘大柱在河里,只要一个头冒出水面,所以河边的人并没有看到他,但是他却看到了正在撒尿的那个人。

这个家伙刘大柱太熟悉了,他竟然就是赵氏集团被开除了的那个秘书王贤,他不是在沿海城市吗?怎么会出现在富元市这个小地方?

看到这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王贤,刘大柱立刻警觉起来,难道药品中毒的事情,跟这个家伙有关?

这家伙因为收礼替人办事,当初被自己录了像交给了赵曼文,结果就被赵氏集团开除了,他还真的很有可能干出那种卑鄙的事情。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