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刘大柱和杨黑山两个人在森林里穿行了很久,还是没有看到人烟。

饿了就打了一只野兔子吃,渴了就直接捧着山泉水喝,一直到了半夜,才看到一个村庄,一下子看到村里的灯光,刘大柱好像重见天日一样的高兴。

“黑山哥,我们终于找到人了。”站在山坡上看到半山腰的那个小村子,刘大柱很想马上冲过去。

“是啊是啊,我们走吧,到村里弄点吃的去。”杨黑山也很高兴。

“黑山哥,算了,晚上不要去打搅别人了,咱们就在这里修炼,明天一大早再进村……”

“这,也行吧,不然这么晚进村,估计也没人敢给咱们两个陌生人开门。”

杨黑山点了点头,就在山坡上坐了下来,走了大半天的路,他感觉眼睛又有点不舒坦了,急需要继续修炼治疗眼睛。

这个时候刘大柱也坐在了离开杨黑山不远的地方,两个人闭上眼睛,分别打坐修炼起来,杨黑山是为了治疗眼睛,刘大柱是为了尽快恢复满血的功力。

早上的林间,小鸟叽叽喳喳的叫过不停,露水挂在绿油油的草叶子上,随着微风轻轻摇摆。

刘大柱和杨黑山还闭着眼睛,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露水打的有点湿了,但他们都没有感觉到凉意,看来又是一夜效果非常好的修炼。

这个时候太阳升了起来,一滴清澈的水珠从树叶上滑落,正好打在了刘大柱的鼻尖上,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爽啊……”刘大柱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一身骨头关节发出嘎嘣嘎嘣有力的声音,感觉全身舒畅。

“黑山哥,起来了……”走到杨黑山的身边,刘大柱伸手拍了拍他。

“草,早上了啊,这时间过的真特么的快……”

杨黑山睁开眼睛,一蹦子跳了起来,眼睛看的越来越清晰了,而且手脚上的力量澎湃,他飞起一脚,朝身边的一颗树踢了过去,小树咔嚓一声,被踢得从中间断裂,树杆子呼的一声飞出去十多米。

“靠,行啊,这进展神速啊……”刘大柱看着身手变得更加敏捷的杨黑山,不禁感叹。

“呵呵呵,力气是大多了,但就是感觉不到丹田里有气,还是空荡荡的……”杨黑山抓着脑壳说。

“嗯嗯,不管那么多了,有力量就行,还有眼睛呢,眼睛好些没有?”杨黑山关心的问道。

杨黑山用力的眨了眨,感觉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多了,还有一点点模糊,估计再过两天就能彻底恢复了。”

知道自己的眼睛随着修炼越来越好了起来,杨黑山的心情异常的轻松,而且这力气也跟着修炼噌噌噌的上长,真的是坏事变成好事了,他非常的满意。

“走吧,进村……”

刘大柱招了招手,带头朝山下跑去,杨黑山连忙跟了上去,两个这么大的人,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朝山下欢快的猛冲了过去,郁闷了这么多天,今天心情终于舒坦多了。

这个小村跟石头村差不多,也是在深山之中,人们的进出都是坐手扶拖拉机,没有别的交通工具。

在村里找了一个人家,用钱买了一些馍馍吃,然后刘大柱和杨黑山就搭着村里外出的拖拉机,朝山外面开去。

“喂,师傅,这是什么地方?”刘大柱坐在手扶拖拉机手的后面问道。

“这里啊,这里是桃花沟……”

“桃花沟?”刘大柱愣住了,他记得曾经看过一本小说,里面就有个村子叫桃花沟的,那个小说的主角好像叫周二狗,桃花沟不是被周二狗改造的很牛比富有的了吗?怎么这里还是这么穷?坑爹啊,果然写小说的都是骗子。

“这个,师傅,我是问这是什么市?”刘大柱想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了?

“什么市?你们不是咱们夹河市的人吗?”手扶拖拉机手更加震惊的看着刘大柱,这个小村子,还从来没有外人来过的,今天居然来了两个外市的人。

“夹河市?”听到这个地名,刘大柱更加震惊了,这个也太巧了,因为在那本小说里面的桃花沟村也是属于夹河市的。

刘大柱对夹河市不熟悉,他拿出手机翻看了一下地图,发现夹河市离开富元市已经很远了,没想到自己和杨黑山被河水推着走了那么远。

杨黑山看到刘大柱翻手机,他也无聊的把手机拿出来想随便翻翻,给家里报个平安,哪里晓得手机早就被河水泡了,变成了废机。

“大柱,这,你的手机咋没事?没被水泡吗?”杨黑山奇怪的看着刘大柱。他明明是和刘大柱一起在河里扑腾的,怎么他的手机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呵呵,咱有秘密武器,不会弄坏的……”刘大柱神秘的笑了笑,他的一些东西都是放在储物空间,那里面是不进水的。

“你就搞鬼吧……”杨黑山没有搞懂,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然后就郁闷的把已经泡水的手机递给了开手扶拖拉机的那个师傅。

“师傅,手机给你了,留个纪念吧……”

“啥,给我,那感情好,谢谢啊谢谢……”手扶拖拉机手激动的连拖拉机都开不好了,虽然是个坏手机,但是拿根绳子吊起来,还是非常可以装比的。

坐着拖拉机到了镇里,然后又从镇里坐车到了市里,接着继续转长途汽车从夹河市到富元市。

车子一直在盘山公路上行走,到了第二天中午,长途汽车才到了富元市长途汽车站。

走出汽车站,刘大柱终于放心了,虽然他去过那么远的大尚海,但是被船漂到一个陌生的山里还是第一回,幸亏那些山里人也是好人,不然自己恐怕就要嫁给山里妹子做人家的上门女婿了。

“黑山哥,饿了没有,咱先去吃点……”

“擦,早就饿瘪了……”

两个人走进一家路边小炒店,弄了几个小菜,几瓶啤酒,就一边吹牛比,一边吃喝了起来。

吃了午饭之后,刘大柱拿出手机,给家里的人报了平安,又把手机递给了杨黑山。

“黑山哥,咱哥们还有事情要做,暂时不回去,你给你家小月打个电话,还有给金龙帮的兄弟也打个电话,让他们别担心……”

“好,行。”杨黑山接过电话,打了起来。

刘大柱站起来去结了账,然后就和杨黑山一起朝外面走去。

“大柱,咱是不是要去找黑狼帮?”杨黑山跟在他身边问道。

“报仇是必须的,为了你,为了金龙帮那么多的兄弟们,为了黑狼帮不再害人,这个仇必须要报,不过不是今天,我们在市里躲起来先休息几天,等你的眼睛完全好了,再找机会弄他……”

刘大柱知道这个事情不能太急,必须要一步步的来,黑狼帮的高手太多,他想逐个击破,然后再把黑狼帮彻底搞掉。

“行……”杨黑山点点头,跟着刘大柱一起找了一个小旅馆,两个人开了一间两张床的房。

到房间去之前,刘大柱在旅馆下面的小店买了几十盒泡面,打算这几天都不出来了,准备好了吃的东西之后,两个人就锁上房门,分别坐在各自的床上打坐修炼,把房间当成了闭关修炼的地方。

……

这个时候在永和镇里,许松急死了,因为上面的文件已经下来了,正式同意刘大柱买下镇卫生院,但是他一直在给刘大柱打电话,却一直都没有打通,刚才又连着拨打了几次,还是处于关机之中。

许松实在等不下去了,好不容易因为镇长石勇出了问题,现在换了个镇长,新镇长同意卖卫生院给刘大柱,但是许松很担心再这么等下去,镇里又会变卦。

许松恼火的冲出办公室,朝欧雪梅的办公室跑去,他第一次的这么火大。

“嘭嘭嘭……”站在欧雪梅的办公室门口,他猛的砸门。

“怎么了?”欧雪梅打开办公室的门,看到竟然是许松院长,她很奇怪。

“欧主任啊,刘大柱他人呢?怎么一直联系不上……”

“他啊,他好像在市里吧,给我打过电话……”欧雪梅一边说话,一边拿出她自己的手机拨打了过去,果然发现刘大柱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许院长,您有什么急事么?”欧雪梅放下电话问道。

“镇里已经同意把卫生院卖给大柱了,但是这个钱的问题,他不回来没办法解决啊,再这么等下去,镇里不知道会不会改变态度,这个事情真是……”许松急的汗都出来了,他恨不得立刻拿钱交到镇里去,到时候事情办妥了他才能彻底的放心。

“这个,钱的问题我想想办法,院长你别急……”

“那你赶紧的,差个几万块钱需要支援的话,我倒是有的,但是多了我也拿不出……”许松嘟嘟哝哝的说了几句,才转身朝他的办公室走去。

许松一辈子廉洁为民,确实没有什么积蓄,但是如果刘大柱需要他拿出那唯一的棺材本的话,许松是毫不犹豫的,因为他知道刘大柱才是山村医疗事业发展的真正希望。

看着许松走了,欧雪梅头痛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椅子上发呆。

这间卫生院虽然不大,但是在镇里这样的好位置,把这么一大幢房子买下,那需要的可不是小钱,虽然欧雪梅家里有点钱,但也绝对拿不出这么多,她必须再想想办法,先帮刘大柱把这个卫生院拿到手才行。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