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胖子大惊。

他根本没有想到,一个女人也这么的彪悍,吓得一个趔趄,一屁股就坐在了泥水里。

“打打打,给我打她……”

胖子在泥水里挣扎着朝后面退,一边慌张的大喊大叫。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人都被樱子的忽然出手给震住了,没有谁会那么傻不拉几的冲上去找死,眼看着一个女人从天而降,一脚踢在了胖子的头上。

“嘭……”

胖子被踢得在泥水里翻滚着朝前面摔了出去,倒在十步之外,弄的满身都是泥巴,变成了泥巴人了。

这个是樱子落在了他的面前,唐刀一伸,直接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给本姑娘记住了,再敢找事,本姑娘弄死你……”

说话的同时,樱子的唐刀朝前面一递,一抹血丝从胖子的脖子上流了出来,吓得他立刻全是发抖。

“不不不,不敢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求女侠饶命……”

胖子被吓尿了,趴在泥巴水里不停的叩头,他是真没有想到,带了这么多人过来,还是出了大丑,在高手的面前,人多真是没一点用啊。

“还有,不许再去烧扰那对母女,如果被我知道你还敢带人去砍她家里的果树,小心我踢爆你的头……”这个时候,刘大柱也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上来,他站在了樱子的身边,伸手枹住了女侠的瞒腰,让那些人羡慕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在地上了。

“不敢了,我不敢再去了……”那个胖子连忙摇头。

今天在山上被刘大柱打了一回,本来想叫多点人堵在路上报复一下,没想到又被一个女的给打了一回,真是曰了狗了,在刘大柱和樱子的面前,根本不敢再说半个不字。

“算你识相……”樱子凶了他一句,然后就拉着刘大柱走了。

“樱子,你的功夫,好像又进步了啊……”刘大柱一边走,一边看着走在自己身边,丰満谜人的樱子,很想枹着她好好的嗳嗳。

等到两个人回到出租车的地方,那个司机已经走了。

“我勒个去的,这么急啊……”看着空荡荡的泥巴路上,只留下了出租车的轮胎印记,刘大柱很郁闷。

“嗨,也怪不了别人好吧,我们刚才打架耽误了那么久,现在都这么晚了,他一个司机怎么敢留在这种荒郊野外呢,不怕被人抢劫杀人吗?”樱子很淡定的说。

“嗯,也对,不过我们怎么办,现在都回不去了……”刘大柱抓着脑壳,不知道该怎么弄才好,总不能就住在山上吧,这也太悲剧了点。

“大柱哥,你刚才说的那对母女,是谁呀?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女孩的妈妈呀,你今天那么帮她,不如我们今晚就住她们家吧,怎样?”

樱子调皮的抬头看着刘大柱,她觉得其中必有故事,所以想去看看,好好的研究研究。

“什么跟什么啊,我只是顺手帮忙而已,你不是知道的吗,那个小女孩到老爷爷家里叫人,我能不帮忙吗?”

“呵呵,我也没说什么啊,只是说今晚去她家里借宿而已……”樱子一直看着刘大柱的表情,想从他的口中套一点话出来。

“这个,不好吧,人家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孩子,家里没有男人,我们这样去住在人家里,这个,貌似不合适……”刘大柱支支吾吾的说着。

“嗯嗯,你说的也对,那这样吧,今晚你在门口给我们守门,我到屋里和那位嫂嫂一起睡去,这样就没事了,嘻嘻嘻……”

樱子笑嘻嘻的说完,就转身朝村里走回去了,今晚反正是走不了了,她可不想那么傻傻的跑路去市里。

看到樱子居然把自己丢下,一个人走了,刘大柱很无奈,抓了抓脑壳,也跟在她的屁鼓后头打道回村了。

这个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在北郊村已经升起了袅袅炊烟。

刘大柱和樱子走在村道上,忽然发现一只小动物从路边飞了出去。

“大柱哥,这里有一只大鸟,快点打了回去炒着吃……”樱子急忙大叫了起来。

刘大柱眼疾手快,一针直接飞了出去,擦的一声,正好钉进了大鸟的脑袋里,咕噜噜的从半空之中一头栽了下来。

樱子像个小孩子似的,看到鸟被打了下来,她马上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捡起大鸟跑了回来。

“大柱哥,是什么东东?”

樱子拎着手上的鸟给刘大柱看,这个时候,那一支银针还插在鸟的头上,直接惯出了鸟头,难怪这么一只大鸟,会那么快就掉了下来。

“这个,应该是斑鸠吧,没想到这么烂的地方,还有这么大一只的斑鸠,哈哈哈,我们有口福了啊……”

看着这只跟土鸡差不多大的斑鸠,刘大柱的口水都流了出来,这样的斑鸠在石头村的山里是有很多的,经常有猎人进山打了拿到集市上去买,但是在北郊村这个已经变成烂泥滩的荒山上,居然也会让自己打到一只,真是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啊。

樱子拎着斑鸠,把那根银针拔出了还给了刘大柱,然后笑嘻嘻的朝前面走去,刘大柱连忙跟了上去。

“大柱哥,她们家在哪儿呢?”

“哦哦,就那边,小路拐进去就是了……”

刚刚进村,拐进小路就到了沈梅家的破院子前,院子也没有门,刘大柱带着樱子就直接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沈梅已经早早的关了门,人就在家里,关着门在厨房里做饭,她是被吓怕了,天刚刚抹黑就不敢再开着门了,生怕受到矿上的那些痞子报复。

“嘭嘭嘭……”

刘大柱站在门外,轻轻的敲了敲门。“梅子嫂嫂,开门啊,我是刘大柱。”

这个时候沈梅正在煮菜,听到刘大柱的喊声,她就愣住了,刘大柱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这么晚了,要是放一个男人进屋,如果被别人发现了,那她可就说不清楚了。

“梅子嫂嫂,开门哦,我是樱子……”听到刘大柱叫她樱子嫂嫂,樱子就学着一起叫了起来。

听到外面还跟着一个女的,沈梅才放心了一点,她连忙放下手中的铲子,扭着屁鼓走到了门口,伸手拉开门栓,把刘大柱和樱子放了进去。

“梅子嫂嫂,那个,我们叫的车子走了,所以回不去了,能不能今晚住你这儿……”刘大柱走进屋里说道。

沈梅脸红着看着刘大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今天带个男人回家,这已经是沈梅这两年来做的最离谱的事情了,没想到他还想在她屋里过一夜,这就更加超越她的底线了。

“大柱,我,我这屋里就一张床……”沈梅满脸红的说着,声音低的比蚊子的声音还小。

“梅子嫂嫂……”这个时候樱子走了过来,她拉着沈梅的手说道:“梅子嫂嫂,我跟大柱哥说好了的,他今晚在门外给我们放哨,我和嫂嫂一起睡,行不?”

“哦哦,这当然可以,可以的,可以……”沈梅连忙点头,只要刘大柱不进她的睡房,就什么都好说了,再说有个樱子跟她一起睡,这样也正好可以帮她做证,可以不让别人误会她会和刘大柱不清楚。

“……”

刘大柱只好无言的站在一边,他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嫂嫂,你看这是什么……”

这个时候,樱子提起了手上的那一只大斑鸠。

“啊,斑鸠啊,这么大,你们从哪里弄到的,现在我们这里斑鸠可是稀罕物了……”

沈梅非常惊喜的看着樱子手上拎着的鸟,这种鸟以前在北郊村很多的,但是自从采矿公司,把这里变成烂泥滩之后,连麻雀都差不多要绝迹了,更别说这么大的斑鸠了。

“嫂嫂,我们一起动手,今晚就炒着吃了……”

樱子拿着斑鸠走进厨房,就开始给鸟退毛了,沈梅也笑着走了过去,她好久没有吃过肉了,今晚可以开荤了。

“梅子嫂嫂,小丫呢?”屋里没看到那个小丫头,刘大柱问道。

“哦哦,小丫在屋里睡觉呢,这丫头,今天是累到了,这么早就困了……”

沈梅蹲在地上,和樱子一起给鸟退毛,她的屁鼓很圆,是那种小妇特有的圆闰,非常的吸引人。

这个时候刘大柱坐在了桌子旁边,掏出一支烟点上,看着沈梅和樱子蹲在地上的样子,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经过沈梅和樱子的共同努力,斑鸠肉炒好了,还有另外一个大白菜,本来是沈梅晚上吃的菜。

三个人坐在厨房里面摆着的一张小桌子旁边,准备开始吃饭了,虽然菜很少,但是闻着斑鸠肉的香味,刘大柱的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梅子嫂嫂,这个斑鸠肉好香啊,那个,小丫还睡觉呢,你去再拿一只碗来,给她留一点肉吧……”

刘大柱虽然很想吃这盘又香又嫰的鸟肉了,但是想到那个可爱的小丫头,他还是决心省点鸟肉出来,让那个正在长大的小丫头补补。

“叔叔,你怎么回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丫头居然闻到香味醒过来了,她走出睡房,就朝刘大柱这边跑了过来。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