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怎么,还不动么?”

看到大家还在犹豫,不肯把树苗拔出来,那个周斌又忍不住的阴阴的说了一句,虎目扫了一圈,然后忽然大吼:“马上登记姓名,不动的罚款,真是刁民……”

“这谁啊,好大的官威啊……”

这个时候,人群的背后,忽然传来一句这样的话,刘大柱叼着烟走了出来。

刚才大家都在注意周斌所长,没有发现这个时候刘大柱已经带着人上来了,刚好听到要罚款的话,还竟然他玛德骂老百姓是刁民。

看到人群里走出一个叼着烟的青年,好像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个周斌彻底的被激怒了,这还了得,一个小小的山村,竟然有人敢顶撞他,这是纯属找死。

“莫村长,这,这个是谁,先罚他,这个一千不够,罚他一万,罚穷他,罚死他,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周斌伸手有些发抖的指着刘大柱,气的鼻子都歪了。

“他,他就是刘大柱。”莫得富低声的回答。

虽然他一直想对付刘大柱,但是真正的看到了他,又很害怕,因为刘大柱的厉害之处,他可是在山上亲眼见识过的了。

“刘大柱,你算什么东西,敢跑到我的地盘撒野……”

一听这个不懂礼貌的家伙,居然就是刘大柱,周斌立马火更大了。

“这位,是什么领导?”

刘大柱站在了他的面前,烟还是照样抽着,烟气缭绕,很快就熏得那个家伙连忙后退。

“我,你现在怕了是吧,我叫周斌,是土地管理所的所长……”他大声的说道。

“哦哦,原来你就是周所长啊,我正想去找你呢,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就碰到你了……”

刘大柱没有说谎,他是想找土地管理所,因为他要租这片山地,按规定是需要去管理所盖章子的。

“你?你找我干什么?”

周斌斜视着刘大柱,不太想理他。

“找你,当然是办事啊,我要租下这一大片山地,当然要到你那里盖章的咯……”刘大柱叼着烟继续抽着,毫不在乎的样子。

“不批……”那个周斌一听是这事,直接就否决了,对已刘大柱这样的人,他遇到的多了去了,这种不懂的规矩的人,没有钱开路,还这么没大没小,还想找他盖章同意,那是做梦呢。

“哦哦,对不住了,周所长,我找你不是审批,是让你盖章的……”

刘大柱继续叼着烟,他的心里早已经心有成竹了。

“盖章?你以为你是谁啊,说盖章就给你盖的吗?你没听清楚吗,我不同意,还盖什么章……”周斌盯着面前这个不懂规矩不讲礼貌的家伙,而且还用烟熏他,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对对对,刘大柱,你赶紧让她们把树挖走,我们领导层不同意租地给你,所以你也别费心机了,赶紧滚蛋……”

这个时候,十三癞子又蹦跶了出来,那个莫得富有点怕刘大柱,吓得躲到了后面去,但是这个癞子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想仗着周所长的威风耍一耍。

刘大柱没有理睬他,他一向不和小丑说太多的话,而是继续冲着那个周斌说道:

“我说周所长,你是没听懂我的话吗,我是说,让你盖章,没有说请你盖章,也没有说让你审批,这个章你必须得盖……”

刘大柱叼烟,说这个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嚣张,不过对于这些嚣张的坏人来说,自己还必须要嚣张一点才能应付的来。

“你,你什么意思?”

周斌不愧为官场人物,他貌似听出了弦外之音。

“什么意思你不懂吗,我租地的事情,已经经过绝大部分的农民签字同意了,市里也完全同意我在这片荒山种树,带着农民种药材脱贫致富,恢复森林植被的计划,所以你只有盖章的份,没有审批权了。”

“你……”

听到这个话,周斌有些恼火,但又不敢发作。

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这么大的能量,这家伙竟然直接跳过了村里和土地所,越级让市里批准了他的用地,这也太气人了吧。

“刘大柱,你说市里批准了,有什么文件吗,拿来我看看……”周斌还是不信,不相信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能够手眼通天。

“对,让他拿文件看看,想骗我们领导,没有那么容易……”十三癞子急忙跳出来,生怕刘大柱真的把这么大一片山地都给租了,到时候他就真的要被气炸了。

“呵呵,不信是吧,那行啊,我可以马上给市长打个电话,让市长跟你说吧……”

这个时候,刘大柱冷笑了一声,拿出了手机。

说实话,现在要什么文件,他还真拿不出来,不过他刚才到了山上,发现这边的矛盾之后,就立马给张副市长了电话过去,张长林立马拍板,让他放心大胆的去干。

市里最近的大事情就是减少污染,恢复植被,还有最重要的是带动贫困人口脱贫致富,而这个脱贫的任务,正好是他这个当副市长主抓,所以接到刘大柱的电话,他就立刻答应了,这样不但是可以暗地帮助他未来的女婿刘大柱,还能完成带动农民致富的任务,这可是市里最大的事情。

看着刘大柱打电话,那个周斌有些怕,他生怕因此得罪市里的大领导,又担心刘大柱是骗他的,所以处在犹豫之中。

刘大柱很顺利的拨通了张副市长的电话。

“张市长,那个有个叫周斌的土地所所长,他说不同意市里的决定……”

“……”

听到刘大柱居然那样说,周斌的心都冷了,这不是害人吗?但他这个时候,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狠狠的瞪了莫得富和十三癞子几眼,都是这两个家伙害的,这两个家伙的一顿酒果然不是那么好喝的啊,本来以为很简单的事情,结果闹成了这样。

“周所长,请你接电话吧……”这个时候,刘大柱把手机递给他。

但是周斌根本不敢拿,吓得有点哆嗦了,张副市长他是见过的,只有开会的时候,他在台上讲,而他在下边听的份,根本就没有机会单独和张副市长说话,没想到第一次说话,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真是害死人了。

“这个,这个我,我就不,不接了吧……”周斌吓得汗都冒出来了,他这个所长,市里要抹掉就一句话的事情。

“什么,你说不接市长的电话?那我就这样跟张市长说了哦?”

刘大柱故意大声的说,吓得那个周斌一哆嗦,差点摔倒在地,连忙抢过了刘大柱手上的手机。

“是,是,是,是是是,是……”

周斌接起电话,说了一连窜的是,头不停的点着,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完头之后,一句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对面的张长林挂了电话了。

这个时候周斌的衣服都湿透了,刚才他是完完全全的被张长林骂了那么久,说他竟然敢不听市里的话,还要破坏市里带动贫困农民脱贫的计划,最后限定他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配合刘大柱把这边的事情办好了,不然就马上撤职。

挂了电话之后,周斌还在发呆,他没想到今天是耍威风来的,结果却把他自己给耍了。

“莫得富……”

等他醒悟过来,立刻大吼了一声,吓得那个莫得富差点跪了下去。

“所,所,所长……”莫得富急忙小跑了过来。

这个时候,那个十三癞子看到情况不对,连忙缩到了最后面,反正他是癞子,又不是当官的,不会受到任何牵连的。

“莫得富,刘大柱要租这片山地种药材,你同意吗?”周斌瞪着他吼道。

“不,不同意啊……”莫得富还没有反应过来,连忙摇头。

“你说什么,不同意?”周斌想杀人了,眼睛红彤彤的瞪着他。

今天得罪了市长,都是因为这个家伙害的,真是交人不善啊,这个混蛋,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他居然还敢说不同意,再这样拖延下去,二十四小时要是办不好这事情,那他这个所长就算是干到头了。

“同,我,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莫得富被吓到了,他可有不少的把柄抓在这个周所长的手上,以前把地都给黑狼帮,他是收了不少好处的,这些事情要是被暴出去,他就要坐牢了。

“你麻痹啊,敢不同意老子弄死你……”周斌急的像是变了一个人,直接一脚就朝莫得富的屁鼓踢了过去,那个家伙被踢得跳起来,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对对对,同意,我同意的,绝对同意啊,你看看,这里大家都同意了,我一个人不同意也不行的吧,我同意的,肯定同意,我一直都是非常支持刘大柱带着大家脱贫致富的,绝对支持,这是大好事情,谁不支持谁就是王巴蛋……”

莫得富这个家伙,就是个老鬼精,看到情况不对劲了,他就马上又胡说八道起来。

其实刘大柱很不想动用张长林的关系,但是为了这些山里的穷苦人们,他只能这样做了,只要自己做的是好事情,也许用一些不太合适的关系网,也是可以原谅的吧。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