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半夜时分,富元市还处在灯火辉煌之中,但是在郊区,已经变得暗淡,连路灯都是暗暗的发着微弱的光。

这个时候刘大柱准备出发了,他走出旅馆的门口,左右看了看,然后又跑到马路对面的小巷子里检查了一下,确定安全之后,才转身朝小旅馆的楼上跑回去。

“雪月,走了……”

刘大柱弯腰抱起她就朝楼下快步走去。

旅馆老板娘正在打着瞌睡,刘大柱没有叫醒她,就这么不告而别了。

走到马路上,把雪月放进车子里,才发现这个女人已经满脸通红了。

“喂,怎么了,没被人枹过啊……”

刘大柱开玩笑的说了一句,雪月连忙把头转到了一边去,不肯再看他的眼睛。

这时刘大柱笑了笑,转身跑到另外一边,坐在了驾驶室里,发动面包车开了出去。

“刘大柱,你是要带我去哪里呢?”雪月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然后才开口问了起来。

“哦,带你去我的一个地方,那里可以帮你解除身体里面的毒,放心吧,不会卖了你的……”

刘大柱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他知道这个女人还没有完全的信任自己,不然的话,她肯定把关于蚀龙剧毒的背后故事说出来了。

这个时候雪月就不做声了,默默的看着车窗外面的夜色,车子已经离开了郊区,沿着环城公路往富元山庄开去。

这小城市的环城路也没有路灯,路上的马路也是坑坑洼洼的,刘大柱只好又放慢了速度,车子随着起伏的马路上下颠簸。

就在车子经过一段小路的时候,忽然刘大柱踩下了刹车。

“这懆,谁把板车丢在了路中间……”

幸亏自己眼神够好,老远就看到了路中间摆着的破手拉板车了,要是再近一点,恐怕就来不及刹车要撞上去了。

“怎么了?”本来已经歪着头在座椅上睡觉的雪月,也被刘大柱突然的刹车给惊醒了。

“没事,前面有个破板车,你睡吧,我下去看看……”

刘大柱推开门就要下去,但是被雪月一把拉住了。“你,你小心点。”

她总觉得不对劲,这里太黑了,又这么巧有障碍物,很可能有人埋伏。

“没事的,放心吧……”刘大柱拍了拍她的手,然后就下车去了。

这个时候虽然刘大柱在安慰雪月没关系,但是他还是提高了警惕性,因为事情太巧,这里的路正好是最窄的地方,偏偏就出现了板车。

他站在面包车旁边,竖着耳朵左右听了听,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才朝前面那个板车走了过去。

刘大柱走到板车旁边看了看,然后就伸手把这破旧的板车推到了路边去。

“嘭……”

就在刘大柱刚刚转身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忽然一声枪响,在这样的夜里非常的惊人。

枪声响过,一颗子弹速度的朝刘大柱的头打了过去,他呼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不动了。

这个时候坐在车子里面的雪月张开嘴巴看着,吓得连忙伸手捂住了她自己的嘴巴,没想到她的担心成为了现实,果然附近有人埋伏,而且用的还是杀手专用的那种狙击枪。

看到刘大柱中弹倒下,雪月想冲出去,但是她的脚没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倒在路的中间,雪月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泪无声的滑落了下来。

过去来了差不多一分钟,山上才出现了两条身影,快速的朝这边的路上跑过来,其中一个人的背上背着狙击枪,而另外一个人什么也没拿,但是伸手非常的矫捷。

“白鼠,这次你立功了,现在刘大柱已经死了,我们去抓雪月……”

两条黑影跑到路上,看了看刘大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个中年人就对背着枪的家伙说道。

“谢谢豹子王的提拔……”白鼠弯腰感谢。

“嗯嗯,走,过去看看……”

被叫做豹子王的中年人,带头朝面包车走了过去。

“玛德,去死吧……”

白鼠摸了摸他被割掉的耳朵,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抬脚对着地上的刘大柱用力的踢了一脚,然后才跟在中年人的背后一起走了过去。

两个人走到车子的旁边,一把拉开了车门,看着坐在里面的雪月,豹子王“哈哈”大笑了起来。

“月公主,逃啊,你再逃啊,哈哈哈哈……”

“豹子王,你真是无齿……”

看到这个人,雪月心里狠的咬牙切齿。

这个所谓的豹子王,就是他们韩國杀手组织里面的最心狠手辣的一个人,专门负责追杀那些背叛组织的杀手,因为雪月没有按时杀死刘大柱,所以也受到了追杀,她心口被打的那一记毒掌,就是这个豹子王干的好事。

“是吗,我无齿,你背叛组织,难道应该被追杀吗?”豹子王说道。

“我没背叛组织,只是暗杀了几次没有成功而已……”

“是吗,但是经过我的调查,你是故意不杀人的,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因为有人可以作证的……”

这个时候豹子王把他背后的白鼠给拉了出来。

“白鼠,你说说看,是不是她故意不杀目标的?”

“是,就是这样的,我可以作证。”

没想到这个白鼠,竟然这么肯定的回答,让听到的雪月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小人啊,为了上位,竟然陷害她。

“白鼠,你,你会遭到报应的……”

这个是雪月知道再多做解释也是没有用的,既然这两个人要陷害她,那么她说再多也是白费功夫了。

“月公主,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答应跟我睡几个晚上,我保证你会一点事也没有,一切都还是照旧,组织也不会在追杀你了……”这个时候,豹子王又要挟起来,就是因为这个雪月一直拒绝他,才让这位豹子王想到了要陷害她,逼迫她就范的鬼主意。

“哈哈哈哈,豹子王,你死了这条心吧,我雪月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如愿的……”

这时候的雪月大声的惨笑了起来,她知道自己中毒的厉害,本来以为刘大柱可以治好她,但是现在连刘大柱都已经死了,那她还有什么希望,她就是死,也不愿意变成毫无思想的傀儡,最终变成别人的玩物。

“白鼠,抓住她……”

看到情况不对劲,豹子王连忙下令,那个白鼠速度飞快的冲了上去。

“呸……”雪月朝着冲上去的白鼠吐了一口,然后就准备咬断自己的舌头自尽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豹子王的脸上露出了阴笑,一指头点了出去,直接把雪月给点的定住了。

眼看着到手的猎物,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丢掉,就算是死,也要想玩完再让她去死,他豹子王想得到的女人,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这个时候,雪月被点住了穴道,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两个畜生,这时她想死都死不了了,眼睛之中不禁流出了眼泪。

“白鼠,上车,先把这个女人带走再说……”

“是。”

两个人拉开门,正想上车的时候,忽然在白鼠的背后出现了一条身影。

“嚓……”

一道寒光闪过,白鼠立刻感觉脖子一阵发凉,一道血箭猛的喷了出来。

“呜呜呜呜……”

那个家伙伸手捂住被割开的脖子动脉血管,转头瞪着眼睛,恐怖的看着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露出一种不敢相信的表情,好像是见了鬼一样。

“去死吧,安啦……”

刘大柱手里拎着杀猪刀,对着还靠在车子边上的白鼠推了一把,那个家伙不甘心的扑通一声倒了下去,四肢抽着,像是杀鸡一样的抖动了几下,然后就瞪着眼睛不动了,血流的到处都是。

这个时候,那个已经走到车子另外一边,正准备上车的豹子王,速度飞快的冲了过来,但他已经晚了,眼睁睁的看着白鼠双脚抖动着去见了阎王。

“你,你没死……”

豹子王震惊的指着手里拎着杀猪刀的刘大柱,他不明白这个家伙,怎么又活过来了。

“你爷爷我怎么可能死呢,我死了谁来收拾你们这些拉圾……”

刘大柱把杀猪刀扛在了肩膀上,眼神非常的淡定,他知道这个家伙,就是炼成了蚀龙毒掌的杀手。

“没死,那也逃不过今晚了……”

豹子王非常的自信,他感觉这个山里人,应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刚才他躲过了狙击枪,估计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来吧……”

刘大柱举着杀猪刀,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对于这些异国来的杀手,他没有打算给他们留活路,要不是为了搞清楚蚀龙剧毒的秘密,刘大柱甚至想用金龙神功,直接灭了这个傻比。

这时刘大柱靠近了车子,伸手帮雪月解开了穴道,那个女人立刻说话了。

“大柱,小心,他,他就是打我的那个人,他的手掌有毒……”

“嗯嗯,放心,他还没有那个本事可以打到我……”

刘大柱很自信,虽然对方很可能还有别的下毒的办法,但是也不必太担心,至少上次雪月在受伤的情况之下,还能从他的手上逃脱,那自己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