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卧槽……”

看到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白凤凰,刘大柱不禁看傻了。

“快,快起来……”

那个老旦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把白凤凰给扶了起来。

这个时候,老旦已经趁刘大柱给人治疗的时候,偷空抽上了他的烟袋,是那种他们寨子里自己种出来的特别的烟,在外面的时候他已经瘾的不行了,回到屋里就偷偷的抽上了,感觉精神特别的好。

“啊,啊啊,痛,好痛啊……”

白凤凰被老旦扶起来,她皱着眉头不停的喊着,真的痛得不敢动了,脚崴的很厉害,都肿了起来。

刘大柱朝她那边看了看,眉头皱起。

“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就不小心点呢,走个路都不会走,还崴到脚,真是服你了……”

“要你管……”

那个白凤凰冲着刘大柱吼了一句,然后就被老旦扶着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是啊,我是不想管来着,不过要是我不管,恐怕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要当瘸子了……”

刘大柱不可能不管她的,自己是医生,就算是这个白凤凰对自己的态度不好,但也不能看着她痛得要死不管的。

这个时候他快速的帮着胡老根拔掉了那几针针,然后让他坐着休息,接着就转身朝白凤凰那边走了过去。

他走过去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抓着白凤凰的脚抬起来,然后快速的脱掉了她的鞋子,又毫不含糊的剥掉了她脚上的白袜子,然后白凤凰那个雪白滑嫰的脚就那样直接的露了出来,看到那么白的脚,这时刘大柱顿时愣住了,口水丝都差点掉下来了。

“你,你,你你干嘛,走开……”

没想到这个混蛋,跑上来就脱了她的鞋子,还那样拿着她的脚看呆了,白凤凰想踢他来着,但是脚实在太痛了,连碰都不敢碰一下。

“大柱医生,你,你这是……”

连老旦都看不下去了,他连忙问了起来,这个女孩可是他们寨子的宝贝千金,才刚刚满十八岁呢,居然就被这个家伙,这么冒冒失失的把脚给模了,太不懂规矩了吧,不知道女孩子的脚不能随便摸的道理吗。

“老旦你放心啦,我当然是给她治脚的……”

刘大柱捏着白凤凰被扭到的脚,模了摸骨头,就明白这时骨头错位了,要是不及时的给她复位,很可能有后遗症的。

“白凤凰啊,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就这么不乖呢,还到处乱跑……”刘大柱又在胡说八道起来,故意转移她对脚痛的注意力。

“我,我要你管啊,放开我的脚,要不是,要不是因为你气我,我,我能摔……”

还没等白凤凰这句话说完,刘大柱的手上一用力,忽然咔嚓一声,那个白凤凰顿时惨叫了起来。

“啊……”

这一声尖叫,把屋里的两个老头都吓坏了,这,这不会是断了吧,刚才那么大的咔嚓声。

“你,你个混蛋,你想害死我啊,我,我要叫我爸,叫我爸把你马上抓起来,呆在寨子里的大树上,打死你啊,呜呜呜……”

白凤凰痛得哭了起来,眼泪都稀里哗啦的流了下来。

“大柱医生,你这是,你这是惹祸啦,赶快,你赶快走吧,我也不敢留你了……”

老旦被吓得满头大汗,这个冒失的家伙,竟然出手伤了寨主的女儿,这还了得啊,再不赶他走的话,说不定连命都要丢在这里了。

“呵呵,没事了,白凤凰,你哭啥呢,我都帮你把断脚给治好了,还哭,那个,自己站起来试试……”

这时刘大柱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手,一副功劳很大的样子。

“你,你弄痛我了,还,还说给我治脚,我一定告诉我爸爸……”

白凤凰坐在那里,翘着她的脚不敢落地,不过这时候她感觉了一下,好像脚被他刚才那么一扭,虽然当时很痛好像断了一样,但是现在貌似没那么痛了。

“大柱医生,这到底是怎么了?”老旦还是没搞懂,跟在刘大柱的身边轻声的问着,连坐在后面,刚刚被刘大柱治疗过风湿的胡老根都露出了愁容,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给他治病的恩人和寨主之女的事情。

“放心吧,她啊,刚才稀里糊涂的把脚扭到了,关节骨头错位,我已经帮她弄好了,现在已经可以走路,回去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这个时候,刘大柱点上了烟,自从来到白水寨之后,他还没有抽过烟的。

听了他的话,白凤凰将信将疑的,慢慢的把脚往地上踩,貌似好多了,这样她才敢扶着椅子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站在原地的扭了扭,感觉虽然还有点痛,但已经比之前好多了,之前的那种痛简直是钻心的痛,连碰都不敢碰。

“白凤凰小姐,怎么样了?没事了吧?”

老旦看着白凤凰站在了地上,貌似没什么大事情了,他总算是放心了。

“本来,这本来就没什么事,本来就只是有一点点的痛……”白凤凰不想承认是刘大柱给他治好的,所以脸红着,说的话也有些强词夺理。

刘大柱只觉得好笑,要不是自己刚才出手帮她把骨头复位了,恐怕这个时候,这位白凤凰还坐在椅子上哭呢,而且这种骨头关节错位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绝对不小,要是耽误了治疗的时间,就很容易出现后遗症的,就算是送到医院治好了,恐怕在以后走路的时候,也会有点轻微的跛脚。

“白凤凰,这个要登记是吧,我看看……”

既然给胡老根治疗已经结束了,他就没有那么傲骄了,伸手跟白凤凰要来了那个登记用的本子,然后把自己的姓名,住址什么的,都老老实实的登记了上去。

“好了,拿回去吧……”刘大柱把本子丢给了那个白凤凰,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这位白凤凰就是寨主的女儿,不然也不会这么的高调了。

“哼,你,你给我记住……”

白凤凰鄙视了他一声,然后拿着本子,就一歪一扭的朝门口走去。

那个刘大柱站在后面,心头一阵不忍,连忙跑过去扶住了她。

“这个,要不我再给你楺楺,楺一下脚就不会痛了……”

“你,你个臭流忙……”

白凤凰气的要死,以为这个家伙是要存心吃她的豆腐,一把就甩开了他的手,差点又要摔跤了,幸亏扶住了门口的门框。

“老旦,这种人不能留在寨子里太久,最多明天,就让他走,以后再不能带到我们寨子里来了……”

临走的时候,白凤凰还恼怒的冲着刘大柱瞪了瞪眼,又对老旦交代了一下,才朝外面慢慢的走了出去,脚还是有些不方便。

这个时候刘大柱真是无言了,自己是真心好心啊,凭自己的医术,给她按模一下,那是绝对有效的,如果再加上用一点点内力给她楺的话,肯定会马上就痊愈的,但是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竟然被人误会了,真是好人难做啊。

那个白凤凰走了,留下两老一小的三个男人,面面相觑。

“这个,大柱医生啊,我,我就先走了,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

这个时候,胡老根站了起来,刘大柱帮他针灸了一次,已经全身轻松了,这么多年从来还没有这么的舒爽过。

“哦哦,那行吧,你先回去,不过要想痊愈的话,估计还得针灸几次才行……”刘大柱连忙从无言当中恢复了过来,送那个胡老根走了出去。

“好,我知道了,过几天,一定再找你,不过……”

走到屋外,才记起一个关键问题,貌似刚才那个白凤凰让刘大柱明天就离开白水寨了,等他走了之后,到哪里找他针灸呢?

胡老根想了想,然后就又回到了屋里,拉着那个老旦说道:

“老旦,这个,你看我这一身毛病,只有大柱医生才懂得怎么治疗,你看能不能多留大柱医生住几天啊?”

“……”

老旦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脸上满是尴尬,他也想留下给他免费治病的恩人多住些日子呢,但是刚才白凤凰已经那么明显的要赶人出去了,他也没办法抗拒寨主的意思啊。

“怎么,老旦你不愿意?那我可就把大柱医生接我家里去了……”

“没,没有呢,怎么会不愿意的,当然愿意的,只是不知道大柱医生的事情多不多,肯不肯在我们寨子里多留几天……”

这个时候,老旦朝刘大柱看了过去,心里非常的矛盾,希望他坚决要走,但同时又希望他过几天,等给胡老根治好病再走。

“这个,我没什么事情,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吧……”

刘大柱的脸皮比较厚的,自己来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怎么可能走,所以就毫不犹豫的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太好了,好好好好,谢谢大柱医生了,谢谢谢谢,那,这个我就先走了……”

得到刘大柱肯定的答复,这时候那个胡老根才笑呵呵的告辞离开。

老旦抓了抓头皮,然后又拿起手上的眼袋狠狠的抽了两口,心里想着该怎么才能让寨主不赶刘大柱走呢?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