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去吧去吧,随你,别弄坏了就是……”

这个旦军,感觉刘大柱还算老实,也很听话,基本上满意他的表现,所以就点头答应了。

“好,呵呵呵……”

刘大柱笑着站起来,走到那边拿着袋子看了起来。

“嘶……”

看到里面的东西,刘大柱不禁是倒抽一口凉气,这特么的,居然是鸦片原液。

这些东西,都是刚刚从罂粟果上采下来已经凝结的汁液,这么多的制造毒品的原材料,居然才卖几十块钱,那些外来的老板真是坑爹啊,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节奏。

刘大柱是中医,他当然认识这个袋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分明就是从罂粟果里面,流出来的汁液凝集而成的烟土,就是用来制作海咯因的原材料。

这种东西,需要在罂粟果成熟之后,烟农拿着小刀子在果子上划一道口子,果子里面就会流出汁液,等到凝结之后,就可以收集起来了,也是用来进一步提炼海咯因的原料。

“怎么,奇怪吧,这东西没见过吧,别看这么一点点,但是能卖四五块钱,每天老子出去一趟就能采四五十块钱的烟料回来,很划算了吧……”看到刘大柱惊讶的表情,那个二狗得意的说着,臭脚从鞋子里抽出来,脚趾头里面全都黑乎乎的泥巴,踩在凳子上摇晃着,自我感觉良好。

“这个,二狗哥,我明天能跟你上山看看吗?”

刘大柱继续装傻,在没有摸清楚情况之前,是不能爆露出来自己这次来白水寨的目的。

这东西虽然是害人的毒品,但是这些山里人可不知道这东西的危害性,如果现在就直接告诉他们,说自己是来叫他们不种烟的,那恐怕还没等那些背后的毒贩出来找自己的麻烦,估计这些白水寨的人就会打死自己了,因为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啊,他们还得靠种这种特殊的烟吃饭呢。

“你要上山啊,那不行……”

二狗摇了摇头,这个家伙斜眼看着刘大柱,然后从他的袋子里掏出了烟丝和纸,卷起来就叼在了嘴巴上。

“二狗,那个,你也抽烟啊?”

看到他这么年轻,也抽上了这种害人的烟,刘大柱担心不已。

“嗯嗯,咱村的男人,基本上都抽,抽了这个宝烟啊,哼哼,精神倍爽,干活那个劲头十足……”

二狗的脚踩在凳子上继续摇晃着,咔嚓一声划了一根火柴,点起烟卷惬意的抽了起来。

“二狗哥,还是抽我这个吧,我这是好烟……”

刘大柱看不下去了,拿出一包軟蓝壳子芙蓉王,抽出来一支给那个家伙递了过去。

“去去去,这东西不行,傻比才抽……”

“……”

刘大柱很顿时无语了,这特么的,这么好的烟,居然被他骂了,自己平时都舍不得抽的东西,忍痛给他抽,这家伙居然不领情。

这个时候真有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看来还得想别的办法,在解决毒品问题的同时,还得帮助这里的人开创一条新的路出来,让大家都心甘情愿的放弃种罂粟才好。

二狗不要他的烟,刘大柱只好尴尬的收回了,自己叼在了嘴巴上,掏出打火机点上了。

“喂,你这打火机不错,拿过来我看看……”看到刘大柱的打火机,那个家伙伸出手,叼着烟朝刘大柱点了点头。

“呵呵,二狗哥,那就送你了,不过你明天能带我上山,弄那个烟料吗?”

“不行……”

二狗毫不客气的收下了刘大柱递过去的打火机,但是嘴里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这个,二狗哥啊,这为什么不行啊,带我上山去,我还能帮你忙的,赚的钱我一分不要,全给你……”

刘大柱继续誘或他,但是这个家伙只是撇了他一眼,就是不愿意点头。

“你,那个你叫大柱是吧,我就这样跟你说吧,不是哥哥我不带你上山,是那些人不允许任何的外面人上山,你懂么?”

他盯着刘大柱,貌似看一个不懂事的娃娃似的。要不是看在这个便宜表弟,刚才送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打火机给他,他才懒得跟他解释这么多。

“这个,有别的办法没?”刘大柱还是不死心。

虽然照自己的实力,也能够单独趁夜摸上去,但是如果有熟人在大白天带着上去,肯定会更好一点,了解的情况也会更加全面。

“大柱表弟呃,你就死了这心吧,不可能的懂不?没有孙猴子点头,谁都别想上山……”

这个时候二狗不再理睬他了,说完这句话,就站起来朝灶房走去,辛苦了一天,他的肚子已经饿瘪了。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听这个二狗说的话,貌似山上还有人守着的,而且那些守着的人,肯定是欺骗白水寨这些老实人种鸦片的背后势力。

孙猴子?

总不可能真是一只猴子,肯定是某个外号叫孙猴子的人,看来自己只能从这个人开始动脑筋了。

“老爸啊,你的病真的好了?今天出院回来,怎么也不提前叫人给我捎信,让我去接你啊……”二狗在灶房一边帮忙,一边说着,这个家伙,貌似也不像是表面那么无厘头,竟然也还是个孝子。

“这不碰到你表弟了么,他就是那个医院的医生,是他送我回来的……”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啊,我看这人好像挺傻的,是不是小时候脑子进过水呐……”

擦。

站在房间里的刘大柱,听到这个家伙的聊天,心里真心的狠狠的痛了一下。

我特么的大大小小也是个医生吧,居然在这个家伙的眼里,成傻子了。

收了刘大柱的钱,老旦也没有亏待他,晚上不但是做了腊肉,还炒了鸡蛋,这样的待遇,在白水寨算是很难得了。

“老爸,你这真是钱多,不就一个表弟吗,弄这些菜给他吃干嘛,搞个白菜汤不就得力,咱平时不就这么吃……”

那个二狗也不知道是天生的嗓门大还是故意的,说话有点没遮没拦的,让刘大柱听了情何以堪,老脸通红的坐在屋里,貌似自己占了他们多大便宜似的。

“二狗你别胡说了,你表弟对咱不错……”

“哪里不错了,不就是来混饭吃的吗?”

“别胡说,说不错就不错……”

老旦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二狗解释,只能一直这么的说他不错。

当然不错了,刘大柱给他的钱,可真心的住几几个月都够的了,他这么大年纪了,还没见那么多大钱呢,要不是相信刘大柱不会忽悠他,恐怕就会怀疑那一大把是假钱了。

等到老旦端着饭菜出来的时候,刘大柱已经满脸通红了。

“这个,大柱啊,你怎么了,很热吗?”看到他那个样子,老旦奇怪的问道。

“哦哦,没啥,呵呵呵呵……”

刘大柱又傻笑了起来,正好碰到那个二狗端着一大碗饭一边吃一边走了进来,看到刘大柱那副模样,忍不住的又要鄙视他了,这个家伙,果然是傻子啊,还真是没有看错他。

吃了晚饭之后,老旦就对刘大柱说道:

“大柱,那个,俺们家里也不是很宽敞,晚上你就和你二狗哥睡,你看行么?”

刘大柱听到这句话,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后面的二狗,心里有些发毛,自己从小就没有跟男人一起睡的习惯,而且这个家伙,貌似还脚臭,擦。

心里不禁暗暗的叫苦,但也不好反对,毕竟人在屋檐下啊。

“行啊,我就和二狗哥睡。”刘大柱弱弱的点了点头。

“你妹的,谁要跟你睡,傻不愣登的样子,那个,你睡地上,我睡床……”

旦军跟刘大柱也是一样,不喜欢跟一个大男人睡觉,不过他老爸安排了,也不好再赶人出去了,只能这样的折中一下。

“二狗,你睡地上,让你表弟睡床……”最后老旦一板定音了,那个旦军也没有再反对,刘大柱也只能尴尬的不出声了。

不过到了晚上,最终还是刘大柱睡在了地上,自己是外来的人,不能惹得这个家伙对自己反感,到时候说不定还需要他帮自己的忙呢。

“我说,二狗哥啊,你真的就不能带我到山上去看看了吗,我那个,第一次来白水寨,觉得很好奇的……”

晚上熄了灯之后,刘大柱睡在地上的草席上,只盖了一张薄毯子。

“别废话了,说了不能去就不能……”

旦二狗躺的正舒坦,闭着眼睛想象着等他赚够了钱之后,取个漂亮媳妇回来,最好能像白凤凰那么漂亮就好了。

当然白凤凰他是不敢想的,那女人可是他们白水寨的凤凰,女神,谁都喜欢她,但谁也配不上她,连边都挨不到的,二狗也很有自知之明。

“二狗哥,你说的那个孙猴子,他为什么就不肯让我上山呢?”刘大柱还是继续的问,又打断了二狗的想象。

“擦,我说你有完没完,想知道为什么,你明天自己去问他吧,别再废话了,再敢废话,我就废了你,懂不?”

旦二狗在黑暗里挥舞了一下拳头,竟然发出了呼呼的风声,这个家伙,有几斤的蛮力气。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旦二狗就起床了。

刘大柱只好苦逼的跟着爬了起来,今天自己必须要上山去看看,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