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喂,你这么早跑起来干嘛?”

正在洗脸的二狗看到刘大柱也起来了,他有些奇怪,他又不需要干活,起这么早干吊啊。

“呵呵呵,我想跟着表哥上山。”

“你妹啊,昨天说了那么多,当耳边风了啊,告诉你不能去不能去……”

“表哥你放心吧,不会连累你的……”

“说好了啊,要是连累了我,老子可不饶你,这份工,是俺讨老婆的本钱……”

“呵呵,放心吧……”

刘大柱点了点头,然后就拿着一个木盆子,倒了一点水,就用手捧起来洗起脸来,自己也没带毛巾,也不可能借用这个二狗的,所以只能这么的将就一下了。

洗好了之后,那个旦军就掀开大灶,把昨晚上就做好了的,暖在锅子里的馍馍拿了出来。

“来吧,快点吃了,然后再带几个,中午不回来吃了……”旦二狗一边说话,一边捡起几个馍馍,包好放在了裤袋子里。

“哈哈,好,馍馍好吃啊……”刘大柱也喜欢吃这种东西的,白胖胖的跟女的匈埔差不多的感觉,他很喜欢咬。

这个家伙看起来比旦二狗要瘦小,但是吃起来一点不比旦二狗吃的少,两个人把一大锅子差点吃完,最后不得不留了两个,给还在睡觉的老旦吃。

两个人吃了之后,就一起往山上去了,这个时候,路上还看不太清,但是能够听到前后都有人在走动着,估计都是上山干活的人。

“二狗哥,这么多人呢,是不是都是去采烟料的?”

“没错,都是去采烟料的,大清早上去割开烟果,等到浆液流出来之后,下午就能采收了……”

旦二狗一边走一边说,貌似经验非常的丰富。

“哦哦,这样啊……”

刘大柱点了点头,然后掏出烟,递给了那个二狗一支。

“二狗哥,你也抽抽这个试试,不错的……”

“这鸟东西,没啥味道啊,不过试试就试试吧……”

二狗接过烟挂在嘴皮子上,用刘大柱给他的打火机打着火,抽了起来。

“擦,贼淡,这东西没劲……”

“……”

刘大柱只好默默的点上了自己嘴巴上的烟,跟这个家伙是说不清楚了,现在还不能管住他的嘴巴,看来自己还得研究一种新药出来,让这些已经抽鸦片烟上瘾的人,能够快速的戒掉这种烟,不然真是不敢想象。

两个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山下了。

沿着小路往山上走去,远远的就看到了在半山腰的位置,一条长长的篱笆墙,把这附近的山都围了起来,在篱笆墙的外面,每间隔一个地方,就有个人站在那里,那些山上做工的白水寨的人,就一个个的从那些人的面前走过,不过也没有人拦他们,估计都已经熟悉了。

“大柱啊,就到这里了,你不能再过去,不然就会连累我不能进去采烟了……”

这个时候,旦二狗停了下来,他不可能带他过去的,那些人有规定,如果有人敢带外人过去偷学他们的经验,就会马上取消这个人进去赚钱的资格。

取消资格可是大事情啊,会直接影响到吃饭问题,所以旦二狗是绝对不敢冒险的。

不过很明显的,他们是以被人偷经验为借口而已,其实是怕外面的人知道他们暗地里大量种植罂粟。

“那,行吧,表哥你先过去,等下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记住了,不许说是我爸带你进白水寨的……”走出去几步,那个旦二狗还是不放心的回头指着刘大柱说道。

“行,没问题。”

刘大柱笑了笑,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是很重要,他已经决心要搞掉这个种植园了,这里是毒品的源泉,只有搞掉这些种植的罂粟,在富元市内存在的害人的毒才能消失。

上次赵敏求自己帮她查毒品的事情,本来刘大柱还没有那么放在心上,但是事情一旦真正的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才终于明白,对于这样坑害老百姓的事情,他是没有办法不管的。

刘大柱是个很好的人,他想搞掉这些毒贩,但又不想影响到这些山里人,他们都是淳朴老实巴交的好人,只是受到了欺骗而已,所以这事情自己不能直接告诉赵敏,不然那个丫头肯定会立刻派重兵过来,粗撸的捣毁这里,那样不但是抓不到幕后真正的黑手,还会连累这些善良的白水寨的人们。

现在只能靠自己了,他抓了抓头发,把抽剩下的烟头丢在地上,重重的踩灭,然后就朝山上走去。

“喂喂喂,你是谁?”

看到一个陌生人过来了,那几个站在篱笆墙外面放哨的人,立马伸手把他拦了下来。

“哦哦,我那个,是来游玩的,能进去看看吗?”

“游玩的?不可能吧,据我所知,这个白水寨一般人不准进来的吧?”

带头的一个家伙,斜着眼睛看着刘大柱,他对白水寨的规矩懂得还不少,知道寨主里对陌生人的防备是非常严的,这也正是他们选在这里种罂粟的原因。

“我真是来游玩的,白水寨是不让进来呢,不过我有钱啊,你没听过有钱好办事吗?”

这个时候,刘大柱笑呵呵的掏出来一沓钱,意味深长的朝这个家伙递了过去。

“这……”

放哨的这个人,左右看了看,发现除了他身边的两个兄弟之外,别人也没怎么注意这边,再加上这个时候是大清早,连雾气都还没有完全的散去,远处的人估计也看不清这边的状况。

这个时候,他才敢偷偷的收下了,这种事情,他们以前也干过,从来就没有出过事,再说他们的后台可厉害,一般人估计也惹不起。

玛德,那可是一万块啊,不收白不收,收了也是白收。

这个家伙速度的接下钱塞进了衣服袋子里,然后挥了挥手。

“进去进去,不过别惹事,惹事了老子可不管……”

“放心吧……”

刘大柱笑呵呵的,朝里面走了进去,对付这样毫无责任心的小喽啰,他还是有点把握的,就不信现在混道上的人,还有不喜欢钱的。

用钱成功的混进了种植园,刘大柱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在这整个的几个山头,都种植同一种植物,这种植物一米多高,看起来绿油油的非常的漂亮,在小树的枝丫上边,挂着一个个的椭圆形的果实,果然是罂粟,而且还种了这么多,跟自己在石头村最大的药材种植场有得一比了。

这个时候,那些白水寨的人,正在一边笑呵呵的聊着天,一边拿出一把薄薄的小刀子,在椭圆形的果果上面,划出一道一道的划痕,立刻果果里面就慢慢的渗出来了汁液。

这是第一个工序,划开一个个的果果,然后等到流出来的汁液阴干凝结之后,再用小刀子把凝结了的烟土从果果上刮下来,这种东西就是生的鸦片了,可以做成各种不同毒品,当然也有药用价值的,比如麻醉,不过刘大柱不相信这里种的罂粟是用在正道上的。

刘大柱站在原地震惊了好久,才醒悟了过来,急忙朝前面走去。

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旦二狗,正在前面的一块地里做事情,刘大柱快步的走了过去。

“二狗哥……”

“嗯?你,你怎么进来了?”

回头看到刘大柱,旦二狗吓了一跳,这要是被孙猴子知道了,那还了得啊,说不定会杀人的,那个家伙可不是善茬。

“二狗哥,你别急,告诉我那个孙坚在什么地方就行了,我找他有点事情……”

“你,你特么的想死,想死也别连累老子啊,赶紧走吧……”

旦二狗心想这个家伙果然是傻子啊,他混进来了,躲起来都来不及,竟然还敢去找那个孙猴子,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二狗哥,没关系的,其实我这次来,是找孙猴子做点生意的,我找他有事,你告诉我就是了,如果我生意做好了,以后说不定还能带着你一起发财呢,到时候要讨老婆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刘大柱开始了忽悠,他知道这个旦二狗想老婆都快想疯了,就抓住了他的这个弱点。

“你,你真的是找他做生意?”

“当然啊,放心吧……”刘大柱点了点头。

“那个,他就在那边的一个棚屋里,我告诉你啊,不许把我给说出来……”

虽然这个旦二狗想发财,但还是不敢冒太大的风险,告诉了刘大柱怎么找孙猴子之后,还不忘警告他一下子。

“好的,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刘大柱笑了笑,退出了这块罂粟地,半路上还故意踩断了两棵,幸亏没有被人发现。

他当然不是为了做生意,只是想搞清楚那个孙猴子的状况而已,所谓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到时候自己动起手来,就容易多了。

刘大柱沿着山路一直的往上面走去,果然在一个山坳坳里面,能躲风雨的地方,搭了几间棚屋。

这个时候在棚屋的门口,有个人正躺在靠椅上面闭目养神,在他的旁边还摆着一张小矮桌子,桌子上是刚泡好的茶水,还在冒着丝丝热气。

擦,真是够会享受的,刘大柱一猜那个孙猴子肯定就是这个家伙。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