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面对这么多穷凶极恶的人拿着刀子,门口的守卫绝不敢反抗。

这一队人里面冲进了白山风的家里,在队伍当中,竟然还有那个张老道和刚刚好了一点点的孙猴子,带头的就是那个黒\木大作,这家伙果然没死。

“你们干什么?”

白凤凰正在屋里打扫卫生,看到忽然冲进来这么多人,她吓得惊呼了一声。

“别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个黑衣人就拎着东洋刀冲上去,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白凤凰从来没有见过这架势,吓得脸都变色了。

这个时候白山风听到外面的动静,带着他老婆一起跑了出来。

“孙猴子,张老道,你们这是反了天了啊,敢拿着刀子冲到我家里来,就不怕被千刀万剐吗?”

白山风不愧为寨主,冲出来看到张老道和孙猴子这两个认识的人,他就大吼了一声,想引起外面守卫的注意。

“嘿嘿,白寨主,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劝你还是别费劲了,你外面那两个人,已经被我们给抓了……”孙猴子低笑着,这个家伙刚刚好了伤疤就忘记痛了。

“你们,真是无齿的很,到底想干什么,快放了我女儿……”白山风知道今天的事情危险了,看着他的女儿被刀子架住,他的心里像是刀割一样的痛。

“凤凰,凤凰啊,别怕,妈妈来了……”

乔月已经吓傻,哭喊着就要冲过去抢白凤凰,但是被白山风给拉住了,他很明白这些人来者不善,惹恼了他们会真的杀人的。

“乔月,别过去,我会救女儿的……”白山风紧紧的拖住乔月,让她躲到自己的身后。

“白寨主,你也别太紧张了,我们只是到你家里接住几天,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女儿……”

这个时候黒\木大作走了出来,眼睛阴森的盯着白山风,好像是鬼一样。

他上次被刘大柱打败,心里恨的牙痒痒,所以马上又叫了几个人过来。

“你们什么意思,我们白水寨跟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抓我女儿……”

“不不不,我们没有抓她,只是警告她别乱喊乱叫而已……”

那个黒\木大作说完之后,就对后面的人招了招手。“去,把白小姐关起来,你们两个去守着。”

“是。”两个黑衣人速度走上去,拉着白凤凰就扔进了杂物间锁上了门,然后拎着东洋刀站在门口守住了。

杂物间里面没有窗户,凭白凤凰的本事是绝对没法逃出去的,黒\木大作暂时还不能杀白凤凰,因为要用她的命,威胁白山风听话,帮他们办事。

“白寨主,好了,现在没事了,我可以完全保证你女儿的安全,不过……”

说到这里,黒\木大作的鹰眼一转,就停了下来,然后走到白山风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才继续说道:

“不过你必须跟我们做朋友,这样你的女儿和家人就都安全了,还有整个白水寨的人也都安全了,明白吗?”

“我,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我白山风从来就没有得罪过你们……”

“对,没错,你是没有得罪我们,但是昨晚上种植园被烧了,你敢说跟你们白水寨一点关系都没有吗?还有我的人也被杀了,你敢说凶手不是藏在白水寨里面?”

黒\木森步步紧逼,让白山风不禁后退不已,他的老婆乔月也跟着朝后面退去。

“我,我不知道,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没关系,但是今天,你必须帮我们办一件事情,等事情办完,你老婆和你女儿就都安全了……”

“什么事情?违法的事情我可不干。”白山风问道。

“肯定不违法,我们都是好人,怎么可能做违法的事情……”

那个黒\木大作大言不惭的说着,这个杀人无数的家伙,竟然还敢说是好人,真是够无齿卑鄙的了。

“我们的要求很简单,你马上去,把刘大柱请到你家里来做客就行,别的事情都与你无关。”

这些家伙,经过昨晚的惨败,他被金龙法杖打了一下子之后,终于摸清楚了刘大柱的真实姓名,也知道这个家伙,就是曾经让他们黒\木家族死伤惨重的那个人,所以黒\木大作变得谨慎了起来,打算利用白山风一家人对付刘大柱了。

“我不去,我跟他不熟,他不会听我的……”

白山风连忙摇头。

“什么,你说跟他不熟,我怎么听说那个刘大柱帮你老婆治好了哮喘病,还诬陷我是骗子……”这个时候,张老道蹦了出来,有这些东洋人撑腰,他的胆子也变得肥了。

“你,你个张老道,老子待你不薄,没想到你这个畜生,竟然差点害死我老婆,还骗走了我所有的钱,今天还敢来我的家里,老子杀了你……”

白山风恼火了,呼的一声,抽出随身的弯刀,直接就朝张老道冲了上去,手起刀落,咔嚓一声,直接砍在了张老道的脖子上。

“扑哧……”血冲了一地。

“你……”

张老大只说出了一个字,就翻着白眼死了。

他以为这些东洋鬼会给他撑腰的,但是没有一个人出手救他,就算是这个时候倒在了地上死了,那些东洋鬼还是站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这个张老道对东洋鬼来说没有一点意义,他们是不会出手救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而得罪有利用价值的白山风的。

眼睁睁的看着张老道被一刀砍死,那个孙猴子连忙后退了几步,再也不敢多说话了,生怕也变成白山风发泄怒气的对象,他虽然懂功夫,但是现在受伤还没有好,也许不是白山风的对手。

“好了,仇人你也杀了,现在该去办事了……”

看到拎着滴血的刀子站在屋子中间的白山风,黒\木大作阴险的笑了,他就是要这些人互相内斗,这样他这个外来人才能有利可图。

“我不会去的……”白山风一口拒绝。

“是吗?”

黒\木大作使了一个眼色,立刻又有两个人围了上去,拿着东洋刀架在了乔月的脖子上,吓得乔月惊慌失措,想跑到白山风的身边,但是被一个黑衣人给抓住了。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看到自己的老婆又被抓,白山风更加气愤了,但是在这种关头,他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错误的决定,就会要了他老婆和女儿的命。

“没想干什么,马上去,把刘大柱请来,给你十秒,再不去,就先要了你老婆的命……”

“无齿……”

“一……”

“二……”

那个黒\木大作开始报数了。

白山风拎着弯刀的手在颤抖,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在这里,他会跟这些人拼命,但是这里还有他最爱的老婆和女儿,他不能那么做。

“好,我去,不过你们必须保证我家人的安全,不能伤害她们……”白山风不得不屈服。

“可以,不过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在一个小时之内刘大柱不能被请来,我们就会杀人的……”

“我会请来的……”

听到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白山风急忙跑了出去。

这个时候刘大柱正在为寻找老旦而担心,他走到码头边,忽然发现河中间飘荡着一艘乌篷船,就跟上次一样,也是直接锚在了河中间,小船随着波浪上下起伏着,但就是不会被水冲走。

“有古怪……”

刘大柱沉思了片刻,立马悄悄的下水,朝河中间的小船游了过去。

这个时候小船上有两个人正在喝酒,在他们的身后躺着一个被绑住的人,一看就是老旦。

“我说兄弟,那些东洋人干嘛啊,让咱们兄弟守着这个老头,在这个河中间吹风,真是够倒霉的……”

一个小喽啰喝了一口酒,然后捏起放在桌子上的花生米丢进了嘴巴。

另外一个接着说道:“别想那么多了,咱们是孙哥的人,现在孙哥受伤了,只能听那些东洋鬼的话,这也是没办法的,大家都是混口饭吃。”

“也是。”

两个人继续喝酒吃花生米,这个时候刘大柱已经靠了上去,直接从船后面溜上了船。

“别动……”

他冲进船舱,手里拎着一把杀猪刀就架在了一个小喽啰的脖子上。

“玛德,找死……”

另外一个没有被架住的家伙,大骂一句,拎起砍刀就朝刘大柱剁了过去。

刘大柱很淡定,迅速的抬脚,对着那个家伙的裤档踢了过去,还没有等砍刀劈过来,那个家伙就已经蹲了下去。

“呜呜,痛死老子了……”

刚才还很嚣张的小喽啰,这个时候蹲在地上,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速度太快,他看都没有看清楚,小弟就被踢了,蛋都差点碎成了渣,这个时候蹲在地上,根本无力再站起来,差点就要晕过去了。

“嚓”的一声,刘大柱转手就甩出一针,这一针正好插在被杀猪刀架住的小喽啰的头上,他立刻就被定住,不能动弹了。

一个被踢了蛋,一个被银针定住,这个时候刘大柱才拍了拍手,朝老旦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