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老旦叔……”

刘大柱走过去解开了被绑住的老旦,一指头点在了他的穴位上,这个时候老旦才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大柱,我这,这是在哪里?”

“老旦叔,你这是在船上……”

“船上?”

老旦莫名其妙的坐起来,朝外面看了看,果然发现是在白水河中间,远远的还能看到白水寨。

这个时候已经将近傍晚,白水寨的人们已经开始生活做饭,家家户户的屋顶冒出了袅袅炊烟,非常的自然和谐,没有人知道在白寨主家里发生了大事,更没有人知道,在河中间的这条小船上,老旦也被坏人给抓了起来。

“老旦叔,不用担心,等下我就带你回去……”

刘大柱安慰了他几句,然后就朝那两个小流子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那个被踢了蛋的家伙,已经好多了,正想跳河逃走,这个时候刘大柱的杀猪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说,为什么要抓老旦,为什么要把船停在河中间……”

“饶命,饶命啊大侠,我真的是不知道,不知道啊,这,这都是那些东洋鬼叫我们干的,他们,他们让我们守着这个老头子,在河中间等着,等他们发信号了,再靠岸接他们离开……”

“离开,他们要走吗?”刘大柱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啊,反正他们现在去办事去了,办完事估计就走……”

这个小流子知道刘大柱的厉害,所以不敢隐瞒,把他知道的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真的没有别的了?”刘大柱拿着杀猪刀继续威胁他。

“真的啊,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那些东洋鬼我也很讨厌的,我也是被他们逼的啊,求大侠饶命,就放了我吧……”

这个时候刘大柱走过去,把那个被银针定住的家伙也拖了过来,然后找了一根绳子,把这两个家伙给绑在了一起。

“饶命啊,饶命啊大侠,我们真的是被逼的……”

这个小流子看到刘大柱把他们给绑了起来,吓得尿都拉了出来,跪在船里就不停的求饶了起来。

“喊什么喊,老子可以不杀你,但是都给我老实点,再敢乱喊乱叫,就灭了你……”

“是是是,我,我不喊了……”

那个小子马上就安静了下来,只要能够不死,现在就是让他贡献菊花他都是愿意的。

刘大柱把这两个人绑在了船上,然后又找了两块脏布塞进了他们的嘴巴里,然后就带着老旦跳河,朝岸上游了过去。

“大柱,我们为什么要游过去,这船不能用吗?”

“老旦叔,这船肯定被人监视了的,估计他们还有别的用处,我想看看他们到底搞什么鬼……”

两个人趁着夜色朝岸上游去,虽然老旦年纪大了,但他也是游泳的好手,两个人很快就一身湿透的上岸了。

“老旦叔,你先回去,二狗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上岸之后,刘大柱就叫老旦马上回去,而他自己决定继续守着河边,想看看那些东洋鬼,把船停在河中间到底要干嘛。

老旦已经吓破胆了,匆匆忙忙的就跑回了家里。

这个时候白寨主正在他家里找刘大柱。

“二狗啊,你真的不知道刘大柱去哪里了吗?我急着找他有事啊……”

“寨子,我,我是真的不知道,还有我老爸也不见了,大柱是去找我爸,现在他们两个人都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急死俺了……”

这两个人你问我我问你的,一个比一个急。

就在白寨主和旦二狗两个人在门口转来转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老旦就满身浇湿的跑回了家。

“爸,你,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狼狈不堪的老旦,二狗连忙跑过去扶住了他。“爸,你这不是掉到河里去了吧?”

看到老旦安然无恙,只是一身都是水,旦二狗就放心了。

这个时候那个白寨主也马上跟了上来,他抓住惊魂未定的老旦就问了起来。

“老旦,大柱呢,刘大柱呢,他去哪里了?”

老旦抬起头看了很久,才发现是白寨主来了,这位寨主很少到他家里来的,今天怎么这么匆匆忙忙的,还开口就找刘大柱。

“寨主,你这是,找刘大柱干嘛?”

“老旦,你就别墨迹了,他到底在那里啊?赶快告诉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眼已经过去半小时了,白山风再不敢耽误,再等下去,他家里的两个亲人就要一命呜呼了,他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其他,只想着先救出老婆和女儿再说。

“他在河边……”

“河边干什么,在什么地方?”

“他,他说要,要看着河中间那条船,现在躲在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寨主要问,老旦也不敢隐瞒,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好了好了,我自己去找……”

白山风耽误不起啊,他必须要尽快的找到刘大柱。

这个时候他一个人匆匆忙忙的跑到了河边,一眼看过去,河边夜色茫茫,根本就看不到河中间有船。

“大柱,大柱,刘大柱啊,你在哪里?”

白寨主没有时间考虑了,走到岸边就张开嘴巴大喊了起来。

这个是刘大柱正躲在旁边的一棵树后面,眼睛一直盯着码头这边,这忽然的一声喊,把他吓了一跳。

这擦,这个白寨主怎么来了,这样乱喊肯定会惊动附近的东洋鬼,刘大柱连忙跑了出去,一把就把他扯到了黑暗的角落。

“白寨主别喊,你这是怎么了?”

把白寨主拖到一幢房子的屋檐下,刘大柱连忙问道。

“大柱,不好了,你赶快去救我老婆和女儿……”

“怎么了,又发病了吗?”

刘大柱有些莫名,这个时候,这个白寨主这么匆匆忙忙的找自己,除了发病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情况吗?但也不对啊,他女儿怎么也需要救。

“大柱,东洋人和孙猴子他们,带着人去了我家里,他们抓了我老婆和女儿,威胁我来骗你过去,估计是想对付你……”

这个白山风虽然担心老婆女儿被害,但也不肯骗刘大柱过去送死,所以就实话实说了,把那些东洋鬼去他们家里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和刘大柱说了一遍。

“擦,老子找半天没找到,原来跑你家里去做恶去了,这些东洋鬼就是天杀的……”

刘大柱恼火了,本来想立马就去杀人,但是想想白凤凰和乔月还在那些鬼的手里,自己不能冲动,不然会害死她们的,这个白寨主这么信任自己,自己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帮他救出老婆和女儿才行,不然自己就不是人了。

“白寨主,你别急,我跟你去就是了……”

“这,这怎么行,他们肯定会杀了你的……”

“不怕,走吧,我跟你去……”

“不行不行,我不能害你……”

白山风的心里非常的矛盾,虽然他很想救出老婆女儿,但要是让刘大柱这么白白的送命,他也真是过意不去。

“没事的,他们杀不了我,放心……”

刘大柱叼上了一支烟,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刻,自己必须要冷静。

要救人,只能自己先去做别人的人质了,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吧,不管如何,他都不能看到白凤凰和乔月因此死在小鬼子的手里。

“那,那你小心点。”

白山风只好答应了,希望真的能跟刘大柱说的那样。

这个时候,两个人抽着烟,非常男人的朝白山风的家里走去,有种义无反顾的决心。

这一次白山风也没有抽他的烟,而是叼着刘大柱给的一支蓝壳子芙蓉王,两个人就这么自然的一边聊天一边朝家里走去,好像根本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似的。

“嗯,白寨主,你家夫人和女儿呢?”

走进屋里,刘大柱估计问道。

“乔月啊,赶紧的,贵客来了,马上泡茶出来……”白山风连忙大声的喊着。

这个时候那个黒\木大作正在屋里躲着,听到外面的喊声,他连忙叫手下人去泡茶。

“大作君,茶泡好了……”

等了一会,手下人就泡着一杯茶端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阴笑着,拿出一包东西撒进了茶水,然后对着一边的跟班说道:“放了寨主夫人。”

“是。”

那个小鬼子把乔月放开了。

“你,把这茶水送到外面去,要是敢乱说话,小心你的女儿命不保……”

“我,我送,这就送……”

乔月回头看了看被绑住的白凤凰,无奈的只好点头答应。

这个时候刘大柱和白山风坐在外面谈笑风生,跟本就不把这当一回事。

他的心里很紧张,不知道东洋鬼会怎么对付自己,但又必须加装淡定,不能让敌人看出一丝一毫,不然自己的计划就会立马泡汤了,不但是会连累自己立刻受到攻击,恐怕白寨主一家人也会受到连累。

这个时候乔月端着茶水出来了,她的手有些发抖,把茶水放在了桌子上。

刘大柱很明白她的处境,为了不让她太激动,刘大柱伸手握了握她颤抖的手,然后就拿起了那杯茶水,毫不犹豫的就喝了一口。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