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在刘大柱的针灸和内力双重治疗之下,樱子的脸上慢慢的变得红润了起来。

“大柱,我没事了……”

樱子看着他满头都是汗水,心痛的说道。

“再躺着休息一会,不急着起来……”

刘大柱连忙按住了樱子,不让她太累,这个时候樱子需要休息,只有好好的休息才能让刚刚愈合的肺部好的更快一点。

樱子很听话,她的心里暖暖的,躺着那里一动不动,但是眼睛却不肯闭上,一直到看着刘大柱,在整个的治疗过程中,她都是这样的注视自己最爱的这个男人。

刘大柱细心的帮她取出了银针,然后伸手给她穿衣服,不过这个时候樱子却枹住了他,没挂一丝的枹住了他。

“大柱哥,陪我睡会。”樱子軟軟的帖在他的耳边说着。

“乖,你刚刚好一点,不能太急动,听话……”

刘大柱虽然这个时候也很鸡冻了,但是为了樱子的健康,他还是把心里的烧动忍了下来,缓缓的推开她,帮她把衣服穿了起来。

樱子的心里很温暖,她知道刘大柱对那方面的要求是很强的,今天她这么主动,他都拒绝了,那是因为他是真心的嗳她。

“好了,安心的睡会,我就在旁边守着你……”

刘大柱给樱子盖好被子,然后就在地毯上坐了下来,开始盘腿打坐,恢复自己消耗过度的内力。

看着静静坐在旁边的刘大柱,樱子甜甜的笑着,也终于闭上了眼睛,安静的睡了过去。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夜晚,也不知道几点钟了,总之外面街道上的霓虹灯已经很亮,那些过夜晚生活的男男女女都走了出来,夜巴黎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这个时候,在王氏制药集团的总部,位于富元河黄金东岸的王朝大厦,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里,王岳正在会客。

“花道先生,这次白水寨的种植基地被毁了,你们的人也没有起到保护的效果,这样下去,我们的合作就很难继续下去了……”

王岳坐在宽大的棕色沙发上,嘴里咬着一根大雪茄,在他的对面坐着的正是那位黒\木花道,他的伤刚刚好了一点点,纱布都还没有拆开,就在两个手下的陪同下,来到了王氏制药集团找王岳商量大事。

但是看王岳这样子,貌似对他们很不满。

黒\木花道真的想骂人了,但为了继续利用王氏集团为他们办事,黒\木花道只好继续忍耐。

“王董事长,我们黒\木家族已经尽力了,为了对付刘大柱,我们这一次损失不少的人,连黒\木大作先生,都已经被,被他们给弄死了,还有我,你看看,我昨晚也差点被砍死……”

黒\木花道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他的西装,让坐在对面的王岳看看,其实王岳不看也知道他受伤了,刚才进来的时候,都是被人搀扶进来的,而且一股子药水的味道。

看来这些东洋人也不行啊,那个黒\木大作他也认识,平时狂的很,没想到还是死在了金龙帮的手上。

“花道先生,我可以继续和你们合作,但是这次在白水寨的损失怎么算?”

王岳的眼里只有钱,只要这些东洋人出得起钱,他还是可以继续跟他们合作的,反正这次死的也是他们的人,而他自己只是损失了一大片没有收割的鸦片而已。

“王董事长,这一次我来找你,就是商量损失的事情,我们黒\木家族觉得了,所有的损失都由我们负责,当然,你们也要尽快的找到新的种植基地,到时候我们黒\木家族肯定会给你们更大的支持……”

“嗯嗯,可以,这样还像话……”王岳点了点头,继续抽着雪茄烟。

黒\木花道的脸上笑着,但是心里已经骂的要死了,他们黒\木家族这一次才是损失最大的那一方,死了那么多人还损失了一位长老,到了最后还要赔钱给王氏集团,真是太坑了,不过黒\木家族早有打算,只要时间一到就立刻解决王氏集团。

“王董事长,那我就告辞了……”黒\木花道的伤口又剧烈的痛了,他有点做不下去,打算早点回去继续吃药打针卧床休息。

“好,花道先生慢走……”王岳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大门口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两个黑衣人,扶着黒\木花道慢慢的朝外面走去。

平时他们黒\木家族和王氏集团接触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已经被牛三带人砍死的黒\木大作,一个就是这个已经受了重伤的黒\木花道,所以这一次他虽然已经受伤痛得要死,但在家族的命令之下,还是咬牙过来跟王岳谈事情。

两个黑衣人扶着黒\木花道朝外面走去,走一步他就皱着眉头轻哼一声,看那个样子,肯定是伤口又裂开了,不知道会不会死。

这个时候,在夜巴黎的刘大柱休息了一个小时,终于睁开了眼睛,感觉已经好多了。

他站起来,看着睡的正香的樱子,刘大柱没有叫醒她,而是轻轻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虎皮正靠在一边的墙壁上抽烟,看到刘大柱走出来,他立马丢下烟蒂走了过来,差点晕倒。

这个家伙竟然一天都没有吃饭,一直守在这里,刚才靠在墙壁上没有感觉到,这个时候忽然站起来,才觉得天旋地转的,吓得他赶紧伸手扶住了墙壁。

“虎皮,怎么了,血糖偏低吧?”看到他差点摔倒的样子,刘大柱走过去说道。

“没,没事,刚才一直没动,猛的一动就头晕,没事的,现在已经好了……”

虎皮稳定了一下,放开了墙壁,他都忘记吃饭的事情了,没想到已经到了半夜。

“老大怎么样了,樱子小姐没事了吧?”

“没事了,放心吧……”

刘大柱拍了拍虎皮的肩膀,然后也感觉到自己已经很饿了,又说道:“走,陪哥去喝两杯。”

“好好好,老大请……”

虎皮做出请的手势,请刘大柱先走,然后又对着站在远处的两个兄弟招了招手,那两个小弟马上跑了上来。

“你们给我看好了,再叫几个人上来,要保证樱子总经理的绝对安全……”

“是……”那两个小弟立马答应了一声,然后分开站在了房门口的两边,毕恭毕敬的,腰里还鼓鼓的好像放着武器,好像保护非常大的大人物一样。

安排好了保卫措施之后,虎皮才追了过去,这个时候刘大柱正在接听电话。

“喂,牛三啊,怎么样,交代你的事情做好没有?”

“老大啊,我就是跟你说这个事情的,柳巷那个房间里的东洋鬼已经被咱扫掉了,一个没有跑掉,请老大放心,还有金龙医院的保卫工作,和雪梅姐的保卫,我们都加了一倍的力量。”

“好,你做的很好,那个黒\木大作呢,怎么样了?抓住没有?”刘大柱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老大,抓啊?你,你也没有说清楚,被我们的小弟冲进去,直接,直接就给剁了,我……”

“……”

刘大柱很无奈,但既然死了就死了吧,反正跑来华夏害人,那他也是该死的人。

“那个,牛三啊,我最近在市里,近期回不去,家里的事情你就多懆心一点,要保证绝对不能出岔子,还有石头村的金龙公司工地,你也要派人过去守着……”

“请老大放心,我用脑袋保证不出岔子……”

“行了,别太高调,能放在暗处的势力尽量放在暗处,等回去再请你喝酒……”

挂了电话之后,电梯正好来了,刘大柱走了进去,那个跑过来的虎皮也连忙跟了进去。

其实刘大柱在金龙帮没有任何的职务,但是这些金龙帮的兄弟,却是个个对刘大柱忠心耿耿,只要他说一句话,所有人都会在所不辞。

两个人一路下到了一楼,这里的大厅还是老样子,到处都是高大的美褪妹子,看到刘大柱下来,有些刚来不认识他的姑娘,就想跑上去拉生意了,但是被虎皮及时的挡开。

“脑残啊,这是老板……”虎皮对这些人已经很熟悉了,他这样一说,吓得那些姑娘就一个个的站在那里,像是检阅一样了。

刘大柱很无奈,看来这个地方自己是没法来玩了,在自家地方真心的乐不起来的,就像是喝酒,虽然夜巴黎又非常好的内部酒吧,但他却喜欢到附近的小地方吃,那样自己掏钱,在一个不认识他的地方自由自在的吃东西,才会胃口更好。

“虎皮,开你的车,我就不开车了……”

走到外面,刘大柱说道。

“好,老大你等会……”

虎皮马上跑过去开车了,刘大柱就站在门口等着。

这个时候,一个有些面熟的人,枹着两个漂亮姑娘,从夜巴黎走了出来,就从他的眼前经过。

看到这个人,刘大柱立马想起了白水寨种植罂粟的问题,上次虽然赵敏带人抓了一些人,但是最终还是让王氏制药集团的一些重要人物给逃走了。

虎皮开着车子停在面前,刘大柱马上就坐了上去。

“虎皮,跟上前面那辆白色的车子……”

虎皮看了看,果然有一辆白色宾利车,正从车库开出来,他立马踩了一脚油门,快速的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