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回到夜巴黎之后,刘大柱和几个兄弟姐妹们大吃大喝了一顿,然后倒头就睡。

自从血使被干掉之后,那些东洋鬼好像忽然人间蒸发了一样,连黒\木花道都不见了。

在夜巴黎呆了几天之后,刘大柱感到不对劲,他又亲自跑到半山腰的鬼子驻地查看了一下,发现那间别墅也被搬空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好像这里从来就没有人住过似得。

这草,怎么回事,难道这些东洋鬼真的怕了吗?不可能啊,那个血使在临死的时候,明明亲口说了他们不会放过自己的,怎么可能就这么消失了呢?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刘大柱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对最近发生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时候杨黑山走了进来,坐在他的面前,然后拿起刘大柱的烟就抽了一支出来,叼在了嘴巴上。

“黑山哥,你最近还在盯王氏集团吗?”

“在啊,不过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杨黑山点上火吸了起来,烟雾立刻缭绕了起来。

在刘大柱的办公室是从来不禁烟的,一天之中总有那么几十个小时,屋里都是别烟味笼罩着。

“那他们租的那个新的鸦片种植场呢?”刘大柱继续问道。

“哦,那个种植场空着,地是租了,但还没有动,好像最近停了下来。”

“行吧,你继续派人盯着,要是发现王氏集团有什么动静,马上告诉我,还有那片种植场,只要他们开始种上了罂粟,就立刻跟我汇报……”

“放心吧,我都知道。”杨黑山叼着烟点了点头。

最近平安无事,这个本来黑瘦的家伙,也长胖了不少。

“黑山哥,听说你最近跟毛红泪已经如胶是漆了啊,你那个小月呢,怎么打算的?”

“呵呵……”听到刘大柱问的事情,杨黑山抓着脑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咋了?”

“大柱啊,跟你说了吧,反正你迟早知道,我其实已经跟小月说过红泪的事了,她没意见,再过几天就会搬到夜巴黎来住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就团聚了……”

“那毛红泪呢,她也没有意见啊?不能闹矛盾啊……”刘大柱有些担心的说。

毛红泪现在是飞龙集团不可或缺的人物,而那个秦小月跟欧雪梅是好姐妹,自己也不能让她吃亏,所以刘大柱很担心两个女人在一块会打起来。

“放心吧,红泪也很赞成把小月接过来,说她一个人在镇里没人照顾,太孤单了。”杨黑山叼着烟,非常满足,带有一点点炫耀的说着。

我曰。

刘大柱不禁暗骂一句,没想到这个杨黑山比自己还牛比,直接把两个女朋友接到一起住了,真是不服不行啊。

“这个,好吧,那么家庭和睦就好……”

刘大柱站了起来,想出去透透气,那个杨黑山也跟着走出了办公室。

“黑山哥,你去忙吧,我自己走走……”

“哦,那行……”

刘大柱一个人走出夜巴黎,叼着烟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心里还在想着关于血隐的事情,现在连黒\木家族的人都找不到了,更不知道那个制造蚀龙剧毒的黒\隐组织去了哪里了?

难道他们就这样销声匿迹了吗?这是不可能的,东洋鬼一向是心胸狭窄阴险狡诈的家伙,估计他们现在不来惹自己,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进行,所以怕节外生枝,才暂时的躲了起来。

“叮铃铃铃……”

刘大柱正走着,忽然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李云打来的电话。

“喂,李云,怎么样了,是不是想俺了。”

“想你个大头鬼啊……”

没想到他开口就挑戏她,李云的嘴巴就不客气了,随意已经跟他睡过觉了,但是李云的性格还是那样,一点都没有改变。

“云,不好吧,你都成我的人了,怎么还这样骂啊……”

“哼,谁叫你不老实的……”那边的李云鄙视了一声。

“呵呵,那好吧,说事儿,是什么事情呢?”

刘大柱叼着烟,跳上了路边的栏杆坐了下来,样子有些痞子又有些潇洒,好像是社会上的那种流忙一样,脸上挂着坏笑。

“大柱,白水寨的事情已经做好了,他们都愿意种中药材的,还有你最记挂的白凤凰,也当上了那边种植场的经理。”

“咳咳咳……”

刘大柱咳嗦了一下,有些尴尬。

“云,你说啥呢,什么叫我最几挂呢,我只不过是为了白水寨的人生活的好一点,所以才决定在那里弄个种植场的,再说白水寨里除了白凤凰懂点文化之外,别的人都是没怎么读过书的,不让她管着,别人管的好吗……”

“好啦好啦,看你紧张的,我没有怪你的意思,那个还有个事情给你讲一下,就是金龙公司的办公楼修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然后决定搞个庆典,到时候把各地的负责人都邀请过来,大家一起聚一聚……”

“行啊,这是好事啊……”刘大柱连忙点头,激动的一时没有坐稳,从栏杆上滑了下来,差点弄到蛋了。

“大柱,有个事情我可得说说你……”这个是李云忽然口风变了一下,有点怪刘大柱的意思。

“怎么了?”

“你说怎么,听说你在市里成立了新公司,把夜巴黎也给划拉到新公司去了,这个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是连开业都不告诉我们,也不让我们一起过去高兴高兴,这是不是有点过分呐,雪梅姐还有玉莲姐都有些不开心了呢……”

原来是为了这个事情,果然女人计较的事情很多啊,看来自己回去之后,恐怕要跟她们好好的解释解释了。

“云,你放心吧,我明天就回去,到时候再跟你说清楚……”

“哦,那行,明天我就在石头村的新办公大楼等你……”

李云也是个好女人,听到刘大柱很快就回去,心里就立马开心了起来,也不再计较别的什么了。

挂了电话之后,刘大柱的内心不禁有些内疚。

金龙公司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李云,自己什么都没有管,现在连办公大楼都已经建好了,自己还是一无所知,真的是很不应该啊,做老板做到这程度,恐怕也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个了。

刘大柱把烟丢在地上,一脚踩灭。

他打算去街上买几套衣服带回去,好好补偿一下家里那些女人,她们一直默默的为自己守候,为了金龙公司的发展拼尽了全力,而自己呢,连陪她们的时间都很少,真的应该好好的补偿补偿。

刘大柱迈开步子朝前面走去,想开着面包车就出发。

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吱的一声停在了他的面前。

“喂,刘大柱,你是怎么搞的啊……”赵敏从车里面伸出了脑袋。

她今天又是来找他的,自从开业那天没有见到他之后,赵敏就经常过来看看,但又不好意思到夜巴黎里面去叫他,因为他的身边有个樱子姑娘,而且最近貌似又多了一个雪月,所以她只能到附近看看,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路上遇到了。

“我,我没怎么啊,不就丢了一根烟头么,难道你们警察连这个事情也要管啊……”

刘大柱有些莫名其妙,他站在路边抠着脑壳,不知道这位姓感又火暴的女警,到底是几个意思。

“少啰嗦,上车……”赵敏坐在车子里面,用那种命令的口气说道。

“报告警察同志,我,我那个有事,能不上车吗?”

“不行,必须上车,不然让你好看……”

赵敏伸手指着刘大柱,样子很凶蛮,吓得刘大柱只好乖乖的钻进了车子里面,坐下去之后,手就有些不老实的伸过去枹住了赵敏丰満的身孑。

“你,你放开,干嘛啊……”

赵敏急忙推开了他,这一次她竟然没有打他,连赵敏自己都觉得奇怪,要是别的人敢这么随便的枹她,而且手还擦到了衣服里面去,她肯定会扇他几个大耳刮子的,但是今天竟然没有动手。

“这个,是你让我上来的……”

刘大柱有些尴尬,还以为赵敏叫自己上来,就是为了想自己了呢,没想到枹都不让枹,还这么凶的看着他。

“不许乱动啊,让你上来是要和你说事呢……”

“好吧,我不动了,什么时候可以动你的时候,提前告诉我一声啊,我可等不及了的……”

“你……”

赵敏感觉一身的发烫,这个无齿的家伙,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怎么什么话都可以从他的那张破嘴里说出来的,太野了吧。

“我,我告诉你,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我我,我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要是再敢乱说试试……”

赵敏气的匈埔乱动,让坐在一边的刘大柱心里急的要命,看着白衬衫里面活泼的大兔子,他真心的有些流口水,但是却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手,不敢轻易的爬过去。

赵敏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向前面开去。

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刘大柱,那个,最近有什么线索没有,你如果知道什么,最好全都告诉我,不然我会,我会让你的飞龙公司露出原形的……”

“……”

靠她啊,这是吃果果的威胁啊,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盯着自己不放,本来以为金龙帮换成了飞龙公司,就一切万事大吉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拿这事情来威胁。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