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云井辰,还是毅然决然地冲了上去,这是为什么呢?云井辰想保护凌若夕,那个强悍的女子,原来她的内心是如此脆弱。

当她一刀刺向了云井辰的心脏的时候,他在她的耳畔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时候,她回过神来,她的手已经穿透了他的胸膛。

凌若夕第一次哭了,她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神色,她抱着怀里那个妖艳的男子,她哭了,雨水开始掉落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啊!你爱了我三世,你爱了我三世!”她开始对着天空呐喊着!

“难道我们注定没有一世能够在一起吗?”因为规则还是因为命运,现在都不重要了,这次他死了,死在了她的手下。

“娘亲,小白醒了。”因为魔王死了所以那些魔化的人,全部都恢复了正常,魔族大军一下子又变成了人族大军。

可是大家并没有欢呼,他们并不为魔王死了感到开心,相反他们觉得自己被深深的欺骗了,被龙华大陆的规则。

“为什么,为什么!”凌若夕抱着云井辰,她用特殊的力量保证他的身体不腐烂,就这么一直抱着吧,她拥有了和神匹敌的力量,几乎无限的寿命。

可是她却无法复活他,因为他是魔族是异端,任何复活术对于她来说,用在魔族身上都没有用。就像魔族无法复活玄女一样。

他们终究都只能复活同族人啊。

“娘亲,别伤心了。”凌小白和带着巫咸还有月曦来看望凌若夕,巫咸推着月曦的轮椅,这个身体孱弱的少年,此时脸色好了许多。

但是巫咸却和凌小白保持了一段距离。

“娘亲……巫咸……要和月曦成亲了,整个云启国都很热闹。”凌小白几乎颤抖着道,但是凌若夕还是一动不动,抱着云井辰,这里是云启国的皇宫的一个角落。一间别院,凌若夕现在的力量,不用吃饭,也能活很久。

因为神明是没有寿命的,只要龙华大陆不毁灭,他们就不会死。

“你们去吃吧,我要陪着你爹。”凌若夕眼神暗淡无光,她不想承认,她抱着的,不过是一具尸体。

六年后……

“娘亲。”云无忧还是面无表情,她身边站了一个人,是小天。想比云无忧,小天总是面带微笑。他曾经说过,如果无忧不能有喜怒哀乐,那么他就来代替她笑,代替她哭,代替她生气。

无忧还是没有表情,但是小天觉得,无忧此时如果有表情的话应该是伤心的吧。

这一日,小一辞去了宫里御医的职位,他打算带着幽隐居。

“疼疼!”幽缝衣服的手被扎了一下,一滴血珠滴落出来,疼的她似牙咧嘴,小一将她的手指含在嘴里。然后笑了笑,幽也笑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没有强大的身体,但是她现在很幸福,因为她知道了饭菜的味道,闻得到花香。

重要的是有小一陪伴在她身边。

“灵儿,灵儿,你别跑啊!爹都快追不上了!”轩辕宇华追着自己的孩子,天啊,谁知道为嘛他的孩子如此调皮?

“相公,相公,哎呦。”长孙铃儿挺着大肚子走来。

“娘子,你生得太多了,为夫怕养不起啊!”轩辕宇华道。

“废话,你娘子我当时身为乐宗的宗主的时候,天天那叫一个忙,现在乐宗都没了,娘子我也辞职了,你当然要辛苦点儿。”

“还有,谁不知道你是云启首富?”养不起?你在逗我?长孙铃儿捏着轩辕宇华的耳朵:“难道你丫个想背着我养小三?”

“不敢不敢,娘子我不敢啊!”想他轩辕宇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当时怎么就看着自己的媳妇笨笨的挺好骗的呢?现在才知道娶回家一只母老虎啊!

“对了,明天陪我回娘家,咱们先去城门口用传送阵。然后传到龙华大陆南边知道吗?”长孙灵儿道。

“知道了,老婆大人。”

第二日,他们用传送阵。

“这传送阵啊,还要感谢巫落大人,若不是他,这龙华大陆这么大,这马车都走不了这么久啊,现在好了,只要放上有灵气的石头,就可以传送了。”有几个人都在讨论着。

“依我看啊,还是咱们皇帝陛下好,只是皇帝],看/!书网最快已经二十一了,听说长得很俊美,就是没个皇后。”

而在皇宫之中,月曦坐着轮椅看着月色。

“月曦,你是不是怪我,在大婚的那一日抢走了巫咸?”男人长得十分精致,完全继承了父母长相的优点,甚至比他的父亲更加的妖孽。

“陛下,我没有这样想,即便是你有一次没有选择她,她还是跟你走了。”月曦道。

“只是,她没有答应嫁给我,也没有离开我身边。”小白叹了一口气。

巫咸将自己的面纱摘下,脸上的伤口实在让她觉得惨不忍睹,这伤是治不好的,即便是治好了第二日又回变回这样。

“王思雨,你是在怪我抢走了小白吗?”巫咸对着镜子道。

四年后……

凌若夕依然抱着云井辰,她看着天空的星月,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七星连珠。

她看着天空,忽然星光特别的柔和,这个时候,她抱着云井辰竟然睡着了,接着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来到了一片地方。

“这里是?”凌若夕看着周围,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踩在水面上,这里只有水了天空,水面很清澈映照的也是天空,碧蓝色的,还有云朵。

水好像一块巨大的平面镜。

谁中映照着她的倒影,对着她微笑。

她从来不微笑,因此她知道倒影之中的不是她。

“你是谁?”她问。

“你们说我玩弄了你们,我一直在你的脚下。”水中的她道。

“一直在我脚下?你是这片大陆?”凌若夕愣了愣。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但是我不能一一解答,我其实并不希望,这片大陆有人太过于强大,你不觉得如同神一样的人,和这里的异端没什么两样吗?可是我也没有办法避免,因为我必须守护我自己和这片大陆上面之人,开始的世界,不是我左右的,我开始认为,只要一个神明掌握了这大陆上的一项规则,便可以构筑起这个大陆,但是我错了,因为神明也有弱点,他们会有矛盾,这就代表了这个大陆的动荡,所以我想消除他们。我成功的消除了开始错误的世界。”水中的凌若夕道。

“后面我创造了这个世界,或者不是我创造的,只是顺其自然,它发展成了这样,但是却有异端入侵,我没法接受异端,我想找一个人对抗异端,但是最终发现只要是这片大陆之人,都无法对抗,这些异端,但是你来了,你是一个意外,从不知名的地方来了,我想到了还有你,你可以对抗异端。可是结果如你所知。”水中的凌若夕道。

“我爱上了异端。”凌若夕手一挥,云井辰出现在她怀里。

“没错,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第二世选了一个和你差不多的人,你知道差不多的人,我从异界召唤来了一个人,一个十分温柔之人。”水里的凌若夕道。

“是我的外婆。”凌若夕补充。

“不错,但是她却没有杀死异端,而是封印了他们。”水中的人道。

“所以你还是找到了我,希望我转世,彻底消除异端,但是我还是爱上了异端,于是你钻了一个控子,让我恨他,然后让我毁了他。”凌若夕道。

“是的,可是我低估了他对你的爱,异端开始来的时候是没有爱的,但是他却有,而且他比任何人都懂得爱你,这点是我的错估。”水里的凌若夕道。

“所以你夺走了他吗?那你为何你消除我?我现在的力量能够毁了这里,我的力量比当初的破坏神还高一辈。”凌若夕几乎疯了,为何要留下她一个人,她知道她的力量现在连自杀都不可能。

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杀死她。

“你的存在,连我都不足以抹灭,但是我现在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云井辰,已经不再是异端,因为他懂得爱,我接纳他。”水里的凌若夕道。

“不,应该说是你包容他。”凌若夕补充道。

“对,是我包容他,所以他一旦是这个世界之人,我便可以掌控他的规则,我把他的灵魂还给你。”水中之人道。

凌若夕眼里露出了神采,十年了,云井辰要回来了吗?

“你现在可以走了。”她道。

周围的景色开始慢慢消失。

“等等。”凌若夕叫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景色停止了消失。

“还有什么事吗?”水里的倒影问。

“你是谁?”凌若夕皱着眉头。

“我是便是这片大陆,如你所见,也是……”对方顿了一下:“你的影子。”

接着周围开始消失,凌若夕的耳边有回响:“玄女的力量是当初的神力,那么超越神期是什么力量你不是想知道吗?凌若夕,超越神期是掌控龙华大陆的力量,你可以控制任何人的生死,只是你一开始不知道罢了!”

声音在她耳边回荡。

怀里的云井辰醒了。

七星连珠过去,凌若夕看着云井辰,他的头发一瞬间全部变黑,似乎又回到了过去一样。

醒来的云井辰第一个反映就是吃她豆腐!

啊擦!凌若夕简直满头黑线。

“娘子,我好像睡了很久。”他露出了坏坏的笑意,但是不管他怎么笑,他的眼里都是她。

接着凌若夕还在呆愣的时候,他的唇覆住了她的唇。

接着第二日,凌若夕就觉得这个云井辰真的是刚刚醒来的吗?为何她觉得腰这么疼,她到底是不是龙华大陆的掌控者啊,水里的人在逗她吧!

经过了这一系列的吐槽,然后凌若夕发现,他那个小破儿子,还没和巫咸成事。接着看到巫咸的脸。

“娘亲,巫咸不要当我皇后,我都求了好几次,你看我后宫都空着将来准备和巫咸生好多孩子!”凌小白妖孽的脸上露出一脸委屈。

凌若夕看着云井辰又看了看儿子,一个大妖孽一个小妖孽!

这时候凌若夕来到了巫咸的房间,然后把巫咸拉出来,她摘下面纱,脸上的伤全部都没有了。

“其实我不答应,是因为我的容貌……不过干娘已经帮我消除了脸上的咒毒。”巫咸尴尬地笑着。

凌小白一脸幽怨地看着凌若夕,这个娘亲,早点这样不就好了,耽误了自己的终生大事啊。

“咳,行了行了,我还指望着早些抱孙子呢。”凌若夕这么说了一句,这也不能怪她啊,谁让她前天才知道她可以掌控龙华大陆的一切。

龙华之主云启的皇帝大婚,百姓门的心思也放下了,终于娶了皇后。

后面凌若夕知道,玄女和魔王的故事成为了一段佳话,而这龙华大陆上面又多了一个种族,是魔族,他们在这里安生立命,他们修习的是魔气,不是玄力,不过不管是人族还是魔族都有这么一个美丽的传说,当时,魔王和玄女相爱了,所以他们才被这片大陆接纳,尽管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不过他们最终却走在了一起。

“喂喂,死魔女!”街上一对人牵手,奈何难的是个毒舌。

“切,知道,我是魔女你还娶我?”女子瞥了瞥嘴巴。

“败给你了,没办法,谁让我喜欢的是你呢!”男子偷偷亲了一下女子。

在街道上有一男一女走过,女子十分美丽,男子十分俊美。

“娘子,你怎么定了一个这样的规则?”云井辰道。

“不好么?”凌若夕保持了自己一贯的高冷。

“好。”他的娘子舍弃了对龙华大陆的掌控,转而用所有的力量指定了一个规则,尽管她不会消失,但是她和云井辰此刻也只是一个修行者而已。

“真是的,娘亲又和爹爹跑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当皇帝,能不能不要老来这一招啊?”尽管小白已经二十多岁了,不过却还是会抱怨一下他那亲爱的娘亲。

“谁说你是一个人,当我是空气吗?”巫咸走了过来。

“没有,有你陪着我,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开心的。”凌小白拉过巫咸坐在自己的腿上,这招可是他那个不正经的爹教他的!对自己媳妇专用,然后就是深情一吻。

月曦和神逸站在一块。

“月曦,你还要修行吗?”神逸问。

“不是,我要找一个人,和我走一辈子的人。星月族已经没有使命了,我也得到了解脱。”月曦站在岛上道。

“嗯。”神逸点点头。

“你们两个快点过来吃东西啊,我做了好多吃的。”芋头跑过来,端着盘子,现在星月族还分什么姓氏啊,留下的人本就不多,只有三个大岛而已,不过嘛,大家更加团结了而已。

因为凌若夕创造出一条规则,这条规则叫做包容。

全文完(https:///book/6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目录

腹黑娘亲带球跑(桐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桐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歌并收藏腹黑娘亲带球跑(桐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