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何超的威胁

“陈轩,真没想到你还是个大胃王。 ”秦飞雪眨着美眸说道。

陈轩笑道:“难道你没听说过,失恋的人都会暴饮暴食吗?你该不会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吧?”

“切,谈过恋爱很了不起吗?”看着陈轩那揶揄的眼神,秦飞雪忍不住脸上飞红,“再说了,看你这副轻松的样子,可不像刚失恋的人。”

“我这叫强颜欢笑……”

话未说完,陈轩就感觉到有人正冲着他们这边走来。

转头看去,那是一个高大健壮的年轻人,一身不俗名牌,身后还有三个跟班,几个人来势汹汹,一看就不是来吃饭的。

“秦飞雪,你真的跟这个臭叼丝在一起了?”那年轻人开口第一句话,就充满了对陈轩的侮辱。

同时,他身后的三个跟班都对陈轩投来了鄙夷和威胁的目光。

秦飞雪看到来人,皱眉说道:“何超,我跟谁在一起,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和你又不熟。”

原来这个名叫何超的高壮年轻人,是秦飞雪的众多追求者之一,家里也是非常有钱。

何超还是天海大学空手道协会的会长,据说水平已经达到黑带四段,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无人敢惹。

秦飞雪在学校广场宣布自己是陈轩女朋友的事情,第一时间就传到了何超的耳朵里。

因此他打听到秦飞雪和陈轩来到这家西餐厅吃饭后,就带着几个空手道协会的小弟过来了。

听完秦飞雪的话,何超忍不住冷笑道:“不熟?我整整追了你一年,给你送各种奢侈品、豪车,你理都不理我一下;这小子才和你认识多久,你就和他在一起,这是在故意羞辱我吗?”

说完,狠狠的瞪了陈轩一眼,如果让他知道陈轩才认识秦飞雪不到一天时间,恐怕会气得当场跳起来。

“何超,是你想太多了,我们正在吃饭,请你不要打扰我们好吗?”秦飞雪不客气的开口赶人了。

这一年来,何超用各种烂俗的手段对她死缠烂打,让秦飞雪早已不厌其烦。

她此刻甚至想到,如果能让何超死心,那么假装和陈轩在一起一段时间,也没什么不好的。

想到这里,秦飞雪偷偷瞟了陈轩一眼,只见他剑眉星目,身上更有一股其他男生没有的超凡气质,可比这个蛮横霸道的何超强多了。

秦飞雪不由得芳心一动,自己都想到哪里去了,赶紧收回了目光。

何超冷哼几声,他不想和秦飞雪彻底闹僵了,于是看向陈轩说道:“你叫陈轩是吧,什么年级专业的,听说过我何超吗?”

“没听说过。”陈轩看了何超一眼,懒洋洋的说道。

何超瞳孔一缩,火气瞬间涌上脸颊,整个天海大学,还从来没有一个学生,敢对他这么说话。

如果不是秦飞雪在这里,他会毫不犹豫的一拳把陈轩嘴巴砸烂!

“shā bǐ,居然连我们老大都不认识!”何超身后一个小弟骂道,“我告诉你,何老大可是天海大学空手道协会会长,而且还是黑带四段的大高手,你惹不起!”

“说这么多,可我还是不认识啊。”陈轩依旧是慵懒的口吻。

他对什么狗屁会长、黑带几段,一点兴趣都没有。

见陈轩这副样子,何超气得咬牙切齿,他不怒反笑道:“不认识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秦飞雪注定是我的女人,我要你立马离开她的身边,否则我会让你好好了解一下,什么叫黑带四段!”

“何超,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现在立刻给我离开!”秦飞雪蛾眉倒蹙,杏眼圆睁,她真的受不了这种人了。

不过何超却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陈轩,眼神里释放出一股煞气。

“呵呵,你是在威胁我?”陈轩目光毫不畏惧的对上何超,声音也带上了一丝冷意。

区区黑带四段,以现在实力的陈轩,怎么可能会被吓到。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那又如何?”何超满脸不屑的说道,“教训你这种没钱没势的穷叼,几个月的医药费我还是出得起的,识相的话,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他说完话,突然运起劲来,全身肌肉突起,气势十足,看得出来确实是练过的。

“如果我说不呢?”陈轩对何超大秀肌肉,一点惊讶感都没有,只是慢悠悠的说道。

何超快被陈轩这种慵懒的腔调给气炸了,他把拳头握得噼里啪啦的,看了眼秦飞雪,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他还是不想在秦飞雪面前动手打人,影响自己的形象。

当然在秦飞雪心中,何超早就什么形象都没有了。

四处扫了一眼,何超突然走到隔壁的餐桌旁,恶狠狠的对着陈轩说道:“如果今天之后,还让我看到你和秦飞雪在一起,那你的下场就和这张桌子一样!”

何超说完,举起青筋暴起的右手臂,用尽全力往餐桌劈了下去。

咔嚓!

餐桌被何超一劈之下,裂成了两段,四周的客人都被吓了一跳。

何超很满意的收起了右手,再向陈轩看去,没想到陈轩依然是一副淡定的样子。

“哼,装什么逼,到时候有你好看的!”何超对三个跟班大手一挥,“我们走!”

四个人扬长而去。

秦飞雪看着那断成两截的餐桌,对陈轩歉然道:“对不起,连累到你了。”

“没事,这不是你的错。”陈轩笑着安慰道。

何超这种纨绔富二代,嚣张跋扈惯了,秦飞雪有这种追求者,怪不得她刚才会吐苦水。

“陈轩,你还是要小心点,我怕何超真的会找你麻烦。”秦飞雪秀眉紧蹙,眼中的忧虑越来越深了,“唉,最近真是诸事不顺。”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不介意的话可以说给我听听。”陈轩问道。

他从第一次见到秦飞雪开始,就发现秦飞雪的眉宇间,总是挂着一抹淡淡的忧愁,好像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在困扰着她。

而现在秦飞雪的忧愁之色,越来越明显了。

秦飞雪看着陈轩,张了张樱桃小嘴,欲言又止。

她才和陈轩认识不到一天,如果就这样毫无保留的说出自己的心事,总觉得有点不妥。

见秦飞雪这副模样,陈轩假装生气的说道:“我还以为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原来你是想请我吃饭还完人情,就把关系撇个一干二净啊?”

秦飞雪连忙解释道:“陈轩,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了。”

“那你就说说看,遇到什么麻烦了,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看着陈轩真诚关心的目光,秦飞雪踌躇了一下,终于把心事说了出来。

原来秦飞雪的爷爷秦慕石在十几天前患上了一种怪病,这种怪病刚开始的时候,什么症状都看不出来。

等到病发那一天,也就到了病入膏肓的时刻,秦慕石直接陷入了昏迷不醒的状态。

秦家急忙将秦老爷子送进了天海市人民医院,一查才发现他中了剧毒。

然而人民医院那么多医学专家研究了许久,却没人看出秦慕石到底是中的什么毒。

所有医生连续开了三天的会议,拿不出一个靠谱的手术方案,最后还是由人称金老的首席医师拍板,才定下来一个风险极高的手术方案。

当陈轩问到手术的风险有多高时,秦飞雪表情苦涩的举起了两根葱白手指:“手术只有两成左右的成功率。”

陈轩这下终于理解秦飞雪,为什么心情这么不好了。

国手级别的金老决定的手术方案,仅仅只有两成的成功率,无异于宣判秦老爷子死刑。

“其实,我爷爷以前是一名神医,医术非常高明,几乎没有他治不好的病。”秦飞雪缓缓道来,说出了另一个让陈轩诧异的信息。

听秦飞雪把她爷爷说得这么厉害,那么为什么秦慕石会中毒十几天,自己都没有察觉,直到毒入骨髓呢?

陈轩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问了出来。

“陈轩你不知道,我的爷爷脾气非常古怪,他某一天突然说自己不再行医了,就真的一个病人也没医治过。”秦飞雪露出一丝苦笑,“这次深重剧毒,我怀疑爷爷他早就发现了,只是不想和我们说而已。”

秦飞雪从小就和爷爷生活在一起,秦慕石的古怪性情,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的了。

这下子,陈轩更加好奇了,难道秦老爷子活腻了,嫌命太长吗?

“你爷爷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陈轩继续问道。

秦飞雪摇了摇头:“我也不明白……爷爷不做医生之后,就对古玩玉石非常痴迷,怎么都不像轻生的样子。”

秦慕石才七十多岁,秦家又这么有钱,只要保养得好的话,秦慕石活到上百岁都有可能。

陈轩的脑海里瞬间冒出几个疑问:秦老爷子中的是什么毒?是谁给他下的毒?如果是他自己下毒、又是为了什么?

“你爷爷什么时候动手术?我想在手术前去探望一下他。”陈轩现在已经身怀逆天医术,倒想看看,让众多医学专家都束手无策的到底是什么毒。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