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噬心蛊毒

眼看着陈轩就要被秦飞雪拉上车,何超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突然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陈轩的身后,猛的一脚踢出!

这一脚踢得凌厉至极,何超有十成的把握,能把陈轩给踢趴到地上,摔个鼻青脸肿。

不过陈轩已经预感到何超在背后的攻击,他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似的,头也不回,一记倒钩脚准确无比的踢在了何超的膝盖上。

何超瞬间感觉到自己踢出的那只脚传来一阵剧痛,似乎骨头都要裂开了,而且他的腿还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踢了回来。

紧接着何超便身体一晃,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得呆了,他们完全没有看到陈轩的动作,只知道何超在背后踢腿偷袭陈轩,然后就看到他跪了下来。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跪送陈轩和秦飞雪呢。

何超偷袭不成,反而丢人丢大发了,被这么多人看到自己耻辱跪地的样子,他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

而且陈轩一脚还踢得他暂时都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目送二人上了车,准备离去。

何超羞怒交加,朝着车上的陈轩喊道:“陈轩,你有种的就到学校的空手道场来,我要和你光明正大的单挑!”

他被陈轩莫名其妙的一脚踢跪,一身空手道功夫都没施展出来,心里是极为不服的。

只不过他这样跪在地上对陈轩发出挑战,怎么看都是毫无气势,反而让人觉得很滑稽。

平时暗地里看何超不爽的人,都趁此机会发出了哄笑声。

陈轩懒得看跪在地上的何超一眼,这家伙已经彻底的输了,根本不必理会他的二次挑战。

秦飞雪启动了她的兰博基尼,很快开出了男宿舍楼群。

“其实你不用拉着我的,对付一个何超,我还是绰绰有余的。”陈轩微笑看着秦飞雪说道。

他的脑海里,还在回味着刚才被秦飞雪的手牵着的感觉,那种柔若无骨的酥软,足以让人回味无穷。

秦飞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们男生就是爱逞英雄,你以为何超的空手道黑带四段是假的吗?如果不是我拉着你,恐怕你都被打骨折了。”

她刚才并没有看到何超被陈轩踢跪,因此也不知道陈轩的身手有多么厉害。

倒是刚才为了救他,急切之中居然主动去牵陈轩的手,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秦飞雪羞得现在脸色还在发烫。

对一个男生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她还是生平第一次呢。

“好吧,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何超不是约我去空手道场单挑吗?等我们看望你爷爷回来后,我就去找他。”陈轩认真的说道。

他可不想被女人看扁,特别还是秦飞雪这样的大měi nǚ。

秦飞雪无奈的说道:“陈轩,你还是别斗气了,何超的空手道真的很厉害,我不许你去找他。”

“好吧。”陈轩知道秦飞雪此时正为准备动手术的爷爷忧心,因此也不去违她的意了。

不过他不去找何超,相信何超也迟早会再来找他的,陈轩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

十几分钟之后,秦飞雪把车开进了天海市人民医院的停车场内。

两人快速的走进医院一楼大厅,秦慕石的手术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秦飞雪此时脸上写满了焦虑。

虽然天海市人民医院是整个城市最好的医院,拥有一流的专家团队和医疗设备,在整个华夏都排得上名号。

但是秦飞雪依旧非常担心,毕竟她爷爷的手术成功率仅仅只有两成。

陈轩也感受到了秦飞雪的心情,两人往医院楼梯走去,秦慕石就在三楼的重症室里。

上到三楼后,陈轩发现通道上已经人满为患,许多人的脸上都挂着一副沉重的表情。

这些人当中,大部分是秦飞雪的亲戚,其中秦飞雪的妈妈林莉、一个四十余岁的贵妇看到女儿上来,连忙招呼道:“飞雪,你怎么现在才到,快过来我这里。”

秦飞雪快步走了过去,陈轩则跟在她的后面。

看到女儿的身后跟着一个男生,眼míng xīn细的林莉一眼就看出来,陈轩肯定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不禁暗暗皱了下眉头,女儿怎么跟这种男生走在一起?

“妈,爷爷现在怎么样了?”秦飞雪关切的问道。

林莉轻叹了口气:“唉,你爷爷一直昏迷不醒,只能等着动手术了。你旁边这位是?”

“他叫陈轩,是我的大学同学,来探望爷爷的。”秦飞雪介绍道。

陈轩向林莉打了个招呼:“阿姨好。”

“你好,小伙子有心了。”林莉礼貌性的微笑道,“不过飞雪她爷爷准备动手术了,不能再随便见人。”

陈轩回以微笑,表示能够理解。

这时,林莉身后一个面相威严的中年男人走上前来,语气不悦的对秦飞雪说道:“女儿,现在这种场合,你怎么还带一个外人过来,你要记住我们秦家不是普通家族,以后不要随便和一般的同学来往!”

说话的人是秦飞雪的父亲秦安华,他也看出来陈轩不是权贵之家的公子。

他们秦家经营着赌石、古玩、玉器等暴利生意,结交的也都是达官显贵,因此秦安华对女儿带来一个普通男同学,非常不满。

陡然挨了父亲一顿训,秦飞雪委屈的撇起了小嘴。

林莉瞪了老公一眼,搂着女儿的肩膀安慰道:“飞雪,你爸也是为了你好,以后多注意点就是了。”

她的内心,也是站在老公一边的,毕竟陈轩看起来实在太普通了,除了长得还不赖,穿着、谈吐完全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对于秦安华夫妇的态度,陈轩倒是显得毫不在乎,他更关心的是躺在重症室里的秦慕石。

直接开启透视眼,陈轩目光穿过重症室的墙壁,看到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昏迷状态的老人,他的脸上已经血色全无,而且还隐隐笼罩着一股黑气,看样子命不久矣。

除此之外,重症室里还有一名医生和几个护士,那名医生紧张的盯着心电图看,生怕秦老爷子随时失去生命体征。

陈轩用透视眼往秦慕石的身体看去,透过他的肌肤,陈轩看到秦慕石的心脏上竟然被一团浓郁的黑气缠绕着,黑气不断翻滚,有如活物,看上去十分骇人。

“噬心蛊,居然是噬心蛊。”陈轩登时心中一凛。

传说在神秘的苗疆地区,有蛊师饲养各种各样厉害奇诡的蛊虫,这些蛊虫进入人体内,几乎难以察觉,就算现代医学非常先进,对治疗蛊毒方面也是十分棘手。

而噬心蛊是苗疆十大蛊毒之一,更是厉害无比,专门噬人心脉,就算是再精壮的汉子,都顶不住噬心蛊的摧残。

陈轩这下终于明白秦慕石的病因检查不出来了,噬心蛊在发作的身后,会在心脏部位释放一层黑气,用来掩人耳目,保护蛊虫。

这种诡异黑气,就算用现代科学仪器,都检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所以就算是医资力量雄厚的天海市人民医院,也毫无办法。

“看来,只有用邪医独门针灸术——渡劫神针了。”陈轩喃喃自语道。

此时,人民医院所有主治医生和主任以上级别的领导,都汇集在一个大会议室里,所有人面色凝重,正商讨着手术的最终方案。

为首的一人白发苍苍,正是人民医院资格最老、经验最丰富的医学专家金老。

他语气严肃,不断的阐述手术细节,其他医生则认真聆听,哪怕错过一个再微小的细节,都会导致无法挽回的失误。

说起来,金老还和秦慕石交情匪浅,因为两人都是医学造诣非常深的医道国手,在天海市赫赫有名,他们很快就相识结交,引为知己,只不过后来秦慕石不再行医,让金老甚感遗憾。

这次老友身患重病,金老带着手下的医学团队讨论手术方案这么久,都只有两成的手术成功率,因此他的心情非常沉重,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又讨论了十几分钟之后,金老确认手术方案没有遗漏任何细节,便带着医生们来到重症室的门外。

“现在病人情况怎么样了?”金老还没进去,就先对门口一个医生问道。

那医生就是站门口给传达秦慕石病情变化的,见到金老,赶紧报告道:“秦老爷子他现在生命体征逐步衰弱,情况很不乐观。”

金老闻言,眉头都要拧成一块了。

秦慕石的家属们也听到这个医生的报告,脸色都是惊忧无比,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其中有几个女子都哭出声来了,秦飞雪的眼里也挂着泪珠。

秦安华走上前焦急的道:“金老,请您立刻给我爸动手术吧,再晚的话,可能就真的救不回来了。”

“是啊,金老您要是把老爷子救活,我们秦家给人民医院捐赠个几百万都不成问题。”林莉也在旁说道。

金老心里叹了口气,现在不是钱不钱的问题,秦慕石这种怪病,实在是让人回天乏术,他只能点点头道:“我尽力吧。”

说着,就要带着几个助手医生进去重症室。

“等等,金老,能不能让我协助你动手术?”陈轩开口,叫住了金老。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