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路西法说你最漂亮

“哦?那我倒想试试。 ”陈轩不以为然的说道,仿佛没把侯旭文的话听进耳朵里。

邪医的医术不仅仅用来救治人类,对万物生灵身上的一切伤病,都能够对症下药。

为此,邪医传承中还专门记载了一种与飞禽走兽沟通的法门,陈轩现在已经是筑基修为,只要稍稍阅览一遍,不到一分钟内就能够完全掌握。

在《天邪医典》之中,这只不过是一个最简单的小法门而已。

因此陈轩此时已经能够和马匹交流,让它们听话又有何难。

侯旭文见他如此大言不惭,不禁冷笑道:“我劝你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你不可能驾驭路西法的,而且上周我们尝试驯服路西法时,它抵抗过于激烈导致左后腿肌肉拉伤,起码要休养三个月以上,不适合骑乘。”

“小问题而已,我现在就可以治好它。”陈轩很随意的口吻说道。

侯旭文闻言登时被气笑了:“你又不是兽医,医治动物和医治人类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

“让他试试。”沈冰岚开口,语气中充满对陈轩的信心。

侯旭文愣了一下,压抑着不爽说道:“冰岚xiao jie,路西法价值五百万美金,换算chéng rén民币就是三千多万,他要是水平不行把马医坏了,加重伤势,很可能整匹马都会被他废掉,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医坏了我赔,而且陈轩肯定能治好它的。”沈冰岚信誓旦旦。

侯旭文被她说得一窒,顿了顿才咬牙说道:“好,那就请陈医生表演一下你高明的医术吧。”

他就不信了,即便陈轩是医生,那也不可能精通兽医专业,毕竟人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侯旭文深读心理医生专业,也花费了七年之久,况且陈轩还比他年轻这么多。

“我的医术只救人,不表演。”陈轩正色而道,邪医之名不可轻辱。

侯旭文一听冷笑得更厉害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看着陈轩在沈冰岚面前出丑,为此甚至准备付出一匹千万级赛马的代价。

陈轩不紧不慢的取出他那套银针,走到路西法的左后腿前,帮它拆除木架。

“等等,你准备用针灸给马匹治伤?”侯旭文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是心理医生,无法治疗作为动物的路西法,因此专程请来一位外国著名兽医给它进行诊治,按照那位西医的疗法,路西法只需要休养三个月就可以康复。

而陈轩拿出银针,明显是中医的手段。

中医在侯旭文心目中就是骗子一样的存在,这下他更加确定陈轩是类似江湖郎中那种骗子,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沈冰岚哄骗得服服帖帖。

“这匹马如果用一般治疗方法,确实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痊愈,不过我的针灸术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只需要十分钟。”陈轩语气十分平淡,却隐含着绝对的自信。

“哼,十分钟痊愈,你吹牛都快吹上天了!”侯旭文没想到陈轩越说越离谱,终于肆无忌惮的嘲讽起来,“冰岚xiao jie,你请的这位医生实在太浮夸了,我不相信他能够治好你的病。”

“我信他就行。”沈冰岚美眸中异彩闪烁,她还是第一次见陈轩施展针灸术,因此内心非常期待。

侯旭文此时妒火已经燃烧到双目泛红,他紧咬牙根,眼底突然闪过一抹阴鸷之色,似乎想到什么手段。

“小子,你有魅惑人的手段,我也有!”侯旭文暗暗忖道,他坚信沈冰岚肯定是被陈轩用某种方法迷惑住的,不然绝不可能对陈轩百依百顺。

陈轩拆掉路西法左后腿上的全部支架,轻轻抚摸了一下它的身体,安抚般的说道:“乖,我给你施针,没有疼痛,很快就能让你好起来。”

见陈轩好像很有童趣的小孩子一般,沈冰岚觉得十分有趣,带着好奇之色,嫣然一笑问道:“陈轩,你这是在跟马说话吗?”

“是的,我能跟它沟通。”陈轩一脸认真的回答。

噗!

侯旭文忍不住嗤笑出声,这种哄骗女孩子的手段,也太俗套了吧!

跟马说话,怎么不说自己是弼马温呢!

不过沈冰岚似乎真的相信陈轩所说,很有兴致的走近来说道:“陈轩,你那么厉害,还能跟动物交流,那你说说路西法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它说这座马场的马术教练都是蠢蛋,根本不知道怎么驾驭它,还把它弄伤了。”陈轩若有其事的说道。

沈冰岚笑意盈盈道:“它还真这么说啊?”

“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陈轩转头,近距离的看着沈冰岚那绝美的侧颜,幽香飘来,令人迷醉,“它还说,我的女朋友是它见过最漂亮的人类,它从鸥洲到华夏,遇到许多来马场玩的女孩子,都没你这么漂亮!”

“陈轩,你这还不是瞎说!”沈冰岚白了陈轩一眼,俏脸上却是不可抑止的浮现绯红之色,心里仿佛吃了蜜似的。

难道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这个念头方起,沈冰岚内心害羞得几乎想要捂住小脸了,她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感觉。

“真的,我没有骗你,冰岚,你真的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当然路西法和我意见相同,我们达成共识!”陈轩光明正大的欣赏着沈冰岚的容颜,发出最纯粹的赞叹声。

听到这句话,沈冰岚脸上的红晕显得更加娇艳了,红霞从俏脸蔓延到雪白的玉颈,她真的想立刻逃离这里,免得被陈轩看到如此害羞的模样,可是修长的双腿却迈不开了。

后面的侯旭文看得脸都黑了,这尼玛是活生生的在喂他狗粮,他不吃也得吃啊!

明明是自己耗费巨资开的马术俱乐部,却被这小子拿来泡妞装逼,侯旭文是可忍孰不可忍,恨恨叫道:“你到底还医不医了,支架取下来这么久伤势可是会加重的!”

“你急什么?”陈轩撇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取出三根银针,体内仙气运转,银针上瞬间散发出淡淡寒气。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