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跪地求饶

乡镇的人们,茶余饭后最津津乐道的话题,就是各个大城市里的大佬级人物。

白水镇是天海市的下辖镇,因此镇上和下面各个乡村的人们,最经常谈论的就是天海市的超级大佬龙飞。

离城市越远的地方,传说越是夸张,龙飞的名头在白水镇各个地方,已经传得神乎其神,什么一手遮天,呼风唤雨,都是等闲。

总之众人都知道整个天海市,几乎都是龙老大的地盘,和乡镇地痞这种小儿科相比,龙飞才是大家认知中,真正的超级大佬。

陈宏杰在他面前,不过一个胡闹小儿罢了。

然而这么牛逼的超级大佬,居然专程从天海市里,赶来给那对老农民的儿子拜节,这就超出所有人意料之外了。

虽然他们已经知道陈轩能够研制神奇丹药,而且还有沈氏集团měi nǚ总裁当女朋友,身份非同一般。

但是这还远远不足以让龙飞对他如此尊敬,就算市里的大领导,也不能够让龙老大躬身俯首!

一瞬之间,陈轩在众人的心目中又拔高了几个境界,这个年轻人的身份背景,实在让这些乡镇村民太难以想象了!

陈均、陈娥已经吓得脸上毫无血色,身体从头凉到脚底,差点没被当场吓死。

陈宏杰和他小弟们,对龙飞的大名,更是如雷贯耳,作为白水镇的混混,他们比寿宴上其他人对龙老大的认知,要更加深刻。

陈宏杰经常带着一些心腹小弟,去天海市潇洒,无论在哪个娱乐会所,龙老大的势力都是无处不在。

偶尔有幸遇到龙老大手底下的大佬,听到只言片语,都能从中感受到龙老大种种恐怖通天手段。

如今亲眼见到这位超级大佬,出现在自己面前,陈宏杰已经吓得胆颤魂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龙飞,你怎么又搞这么大阵仗?”面对超级大佬龙飞,唯有陈轩神色泰然,反而微微皱起眉头,责备般开口道。

“陈爷,不好意思啊,实在是兄弟们太想一睹您的神采真容了,龙飞才斗胆带他们前来,希望您不要怪罪。”龙飞小心翼翼的赔礼道。

陈轩摆摆手,无奈的道:“既然都来了,就算了。”

龙飞连忙陪笑,随即看向陈轩身边的沈冰岚,连忙打招呼道:“沈总,您也在啊。”

“嗯。”沈冰岚神色清冷的应了一声。

被龙飞看到自己和陈轩一起出现在白水镇,她内心多少也有点尴尬。

龙飞这种人胆大心细,肯定看出来她和陈轩关系不一般了。

见沈冰岚似乎有点冷淡,龙飞讪笑一声,不敢多话,毕竟这可是未来的嫂子,就算完全不给他脸色看,他也得好好受着。

白水镇众宾客远远的看着龙飞对陈轩毕恭毕敬,而陈轩竟然还有点不悦的样子,更是把他们都看得目瞪口呆。

竟然能摆脸色给龙老大这位超级大佬看,这个年轻人实在太牛逼了!狂拽吊炸天啊!

龙飞很快又注意到陈轩身后的一对农民夫妇,以他的眼界,不用猜就知道这肯定是陈爷的父母,于是堆着笑容上前问候。

陈展跟何玲玉仍处于震撼中没回过神来,哪里想得到自己儿子会结识这么厉害的大人物,见龙飞给他们打招呼,只能微笑点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如果是一般人对龙飞如此回应,他早就变脸震怒了,然而陈爷的父母这么做,却是理所当然;龙飞依旧保持着恭顺的笑容,问候完毕,才回到陈轩面前,低眉俯首的请示道:“陈爷,请问哪位是陈建林的父亲,我们顺便给他祝寿。”

还没等陈轩指出,已经变得耳聪目明的陈老爷子开口道:“我就是。”

“陈老爷子,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龙飞微微拱手道。

陈老爷子微笑点了点头,能让这么一位大人物给他祝寿,就算没有寿礼,也很给面子了。

陈建林和陈宏民上来道谢,龙飞简单和他们认识了一下。

之后,龙飞便重新看向陈轩,恭敬的问道:“陈爷,您好像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发现宴席上的一众地痞无赖。

这些地痞头发五颜六色、身穿奇装异服,一地的钢刀钢管,也是这伙人的。

而且刚才还围住陈轩,因此龙飞很容易判断出他们是来找陈爷的麻烦。

“也不算什么麻烦。”陈轩看着瘫倒在地的陈宏杰,摇了摇头。

龙飞察言观色,一下就知道地上彩虹头的这个青年肯定就是闹事的老大,当即走到他面前,面色阴沉的问道:“你是哪里来的小杂毛,敢带人对付陈爷?”

“我、我不知道陈轩、陈爷他,还认识龙老大您……”陈宏杰面如土色,浑身抖得有如筛糠,话都说不完整。

龙飞狠狠踹了他一脚,怒喝道:“还不快给陈爷赔罪?”

“是、是!”

陈宏杰在地上半爬半滚,跪到陈轩面前,不住磕头求饶道:“陈爷,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之前瞎了眼和您作对,我该死!该死!”

说着,还不断扇自己的脸,完全不顾脸上伤口的疼痛。

众人见平日里在白水镇嚣张跋扈、无人敢惹的陈小少爷,居然也有跪地求饶、颜面尽扫的一天,真是恶有恶报。

陈宏杰的小弟也跟着一起跪了下来,神色惶恐,就像被人拔了牙的农村土狗,不敢再像往日那样狺狺狂吠。

陈轩看着不断磕头的陈宏杰,却是眼神冷漠,一言不发。

见陈轩面色冰寒,陈宏杰心中更是恐惧之极,嘴唇颤抖着道:“陈爷,看在我爸的面子上,请您放过我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得罪您了!”

“哼,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陈宏杰,从此以后,你和我陈家再无任何关系!”陈建林重重的说道。

他已经决定和这个忤逆子断绝父子关系,否则以陈宏杰的顽劣,迟早会让他们整个家族都受到牵连。

听到父亲这句话,陈宏杰面色大变,彻底惊慌失措;陈建林是他如今唯一的靠山,却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今天再也没有人能够保得住他了!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