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惩罚

严飞虎,最先接受了陈轩就是陈宗师的事实。

他知道此刻若不赶紧给陈轩磕头道歉的话,小命都要不保了!

“陈宗师,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被我族弟唆使,得罪了您,请您恕罪!”严飞虎反应过来之后,把头磕得砰砰响,死亡的恐惧席卷了他的内心。

他这么年轻,就是化劲高手,前途无量,还不想死!

就算被废一条胳膊,他也认了,总比丢了性命要好!

看着飞虎哥不断磕头求饶,严逸勋一脸惊愕,随即转化为极致的恐惧,他得罪的,可是一位武学界至高无上的宗师啊!

而现在自己竟然为了面子,不想磕头道歉,真是愚蠢至极!

“陈宗师饶命!陈宗师饶命!”严逸勋此时彻底放下一切脸面,虽然非常羞耻丢脸,甚至内心还有对陈轩的愤恨,但他终于磕头求饶了!

再不求饶的话,自己哪里还有命在?

严逸勋磕头的同时,想起之前,在大学里多次得罪陈轩,内心更是惶恐至极。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农村出来的吊丝同学,突然就成了宗师。

而自己偏偏一而再,再而三的得罪他?

严逸勋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他很不甘心,这次毕业旅行,特地带同班同学到自己家族,就是为了展现他严家少爷的背景。

然而,此刻一切的光芒都被陈轩夺走了。

甚至,陈轩的身份地位,变得无比的崇高,远远不是他一个武道世家少爷能比得上的。

严逸勋知道,一位气境宗师有多么大的能量,因为他的太爷爷严宗鹤就是一位宗师。

也就是说,只要陈轩想要,就有无穷无尽的钱财权势,向他双手奉上。

陈轩身后那十几个毕恭毕敬的武学界泰山北斗,就是明证。

全华夏有钱有势的武道高手,都会前来巴结奉承陈轩。

庭院里的高手们全都站起身来了,他们和那些泰山北斗一样,一脸崇敬、膜拜的神色看着陈轩。

而严逸勋自己,却像条狗那样给陈轩跪下磕头。

身后还有一帮看着他磕头的同班同学。

多么的耻辱!

一切都反了过来。

严逸勋一边磕头,一边感觉自己的自尊心碎了一地。

但是,只要能活下来就好!

紧接着,又有两个人跑过来,噗通一声跪下。

是祝子林和皮曼曼!

他们亲眼见证过宗师之战,而陈轩的修为更是在宗师之战!

这个他们眼里的农村同学,并不是单单只有怪力,而是武功biàn tài到极点,传说中的绝世高手!

他们之前把陈轩得罪得那么狠,此刻哪里还敢在后面装死,跟着班长一起跪了下来!

“陈、陈宗师,我们之前有些得罪您的地方,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们这种小人物计较!”祝子林嘴唇颤抖的说道。

皮曼曼也是一脸恐惧,不过她声音还是很嗲的道:“是啊,您要早说您是陈宗师,曼曼伺候您还来不及呢,怎么敢得罪您!”

看着这两个同学道歉都这么假的嘴脸,陈轩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心。

他的神色,被老道的严元庆捕捉到了。

陈宗师明显很不悦,他必须要做出一些表示了。

“哼,严飞虎,你个不自量力的敢和陈宗师动手,被废一条手臂算是轻的,从今天开始,你父母掌管的家族产业全数收回,你以后给其他年轻子弟当陪练!”严元庆先是宣布对严飞虎的惩罚。

顿时,严飞虎面如死灰,却不敢反驳。

他知道如此严厉的惩罚,其实算是轻的,毕竟他这条命保下来了。

就算所有钱财权势付诸东流,身份在严家变得卑贱,总好过丢掉性命。

紧接着,严元庆看向严逸勋,严厉的问道:“你又是怎么得罪陈宗师的?”

严逸勋不敢隐瞒,把陈轩是他同班同学,这次毕业旅游,把陈轩带到严家,要严飞虎教训陈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当然,他还是避过了先前和陈轩的过节。

严元庆没想到严逸勋和陈宗师是大学同学,却因为纨绔的性格,没有和陈宗师交好,反而得罪了他,真是太愚蠢了!

正当他要宣布惩罚时,陈轩冷冷的道:“严逸勋,大学三年多,你我之间的过节,你忘了,我可没忘!”

他不是个锱铢必较的人,但今天他已经下定决心,有仇必报!

如今他已经非同凡响了,之前受严逸勋的那些鸟气,今日全都要奉还回去!

陈轩的话语,让严逸勋一颗心沉到谷底。

严元庆见陈宗师脸色阴沉,不用问也大概猜得到,严逸勋这个纨绔子弟在大学里,会怎么得罪人,他当即狠厉的喝道:“严逸勋,你有幸和陈宗师做同学,竟然敢得罪陈宗师这么久,狗眼瞎了是不是?从今天开始,你和你的父母不再是严家人,滚出去!”

说完之后,严元庆一掌拍在严逸勋的肩膀之上。

咔嚓咔嚓!

一连串细微的筋骨断裂声响起,严逸勋闷哼一声,连惨叫都叫不出来,就瘫倒在地上。

严元庆一掌之下,严逸勋直接成了废人一个!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祝子林和皮曼曼险些魂飞魄散,快要吓晕过去了。

因为得罪了陈轩,严逸勋直接就被打成植物人了,那么他们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两个人,全都不敢往后想了。

严逸勋面色惨白,绝望至极,他全身剧痛,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此时只觉得人生最痛苦的不是死亡,而是全身瘫痪,变成废人!

严元庆铁面无情,叫外面的严逸勋父母进来,把他儿子带走。

严逸勋父母见儿子被废,且他们家被驱逐出严家,原来是得罪了严家的大恩人陈宗师。

他们震骇悲痛,却不敢违抗严元庆的惩罚,面色惨淡的抱着严元庆离开了。

然后,严元庆又看向祝子林和皮曼曼,这两个陈宗师的同学,不是他严家人,但既然陈宗师发怒,他便替陈宗师惩罚一番。

呼呼又是两掌拍出,各取祝子林和皮曼曼的手臂,咔嚓两声,这两个人,被严元庆各自废去一条手臂,顿时痛得死去活来,惨叫不已。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