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游戏

“规则很简单,我们每个人从这一副牌里抽出一张牌,牌面最大的,可以问最小的那个人一个问题,无论什么问题,都必须回答,不许说谎,如果不想回答的话,则要接受惩罚。”香蝶蜜将真心话大冒险的规则说了出来。

张芷澄不甘示弱的说道:“这个惩罚,必须由牌面最大的人来决定,比如我牌面最大,陈轩牌面最小,我就让他学小狗叫,嘻嘻!”

陈轩顿时一脸黑线,张芷澄这是想要整他啊!

不过在场四个měi nǚ,和他比抽牌赌大小,有谁能赢得过他?

因此陈轩很笃定,看着张芷澄,嘴角勾起戏谑的弧度道:“如果我牌面最大,你牌面最小,那我就要你脱一件衣服。”

“你、你敢……”张芷澄顿时又羞又气。

她们现在换上了宽松的东瀛款式浴袍,里面只有两件小衣,如果脱下浴袍的话,那就几乎要被陈轩看光光了。

沈冰岚忍不住瞪了陈轩一样,如果陈轩敢这样做的话,确实比较无耻。

虽然从遇到陈轩开始,她就发现陈轩时不时会耍下流氓了,还真能提出这种惩罚。

不过陈轩笑了笑道:“芷澄,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

“陈轩这个惩罚倒是很不错,你不敢用,姐姐我可要用了哦。”香蝶蜜媚然笑道。

一直没说话的唐秋灵,性子比较急的她开口道:“快开始吧!”

“先等等。”张芷澄突然想到什么,美眸浮现狡黠之色,“陈轩这家伙肯定会作弊,待会不许自己抽牌,表姐,你帮陈轩抽牌吧。”

她觉得陈轩肯定会用看穿她衣服的那种手段,看穿牌底,这样的话陈轩就稳操胜券,不用玩了。

“芷澄,还没开始呢,你就这样冤枉我,太黑了吧!”陈轩忍不住叫屈。

然而这一次,沈冰岚是站在表妹一边的,她含笑道:“我觉得芷澄说得不无道理,你的种种神奇手段,大家都见识过,就让我来帮你抽牌。”

“好吧。”陈轩无奈的摊了摊手。

接下来,他只能纯靠运气了。

香蝶蜜见陈轩吃瘪,不禁娇笑一声,开始洗牌,然后把扑克牌摊开在桌面上。

五个人开始抽牌,当然,陈轩只能干看着,祈祷沈冰岚能给他抽一张好牌。

抽完之后,香蝶蜜说道:“好了,大家开牌!”

紧张cì jī的时刻到了。

五张牌被翻开,只见香蝶蜜牌面最大,而沈冰岚牌面最小。

一时间,张芷澄和唐秋灵有点失望,陈轩好整以暇的坐着,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不好也不坏。

沈冰岚则有点紧张了。

如果是别人抽中最大牌面,向她提问题,起码会比较克制。

但是香蝶蜜就很难说了。

沈冰岚很担心大胆开放的香蝶蜜,会问出某些令她感到羞耻的问题。

香蝶蜜眉眼带笑的看着桌子对面的冰山měi nǚ,玩味的说道:“沈总,我要问你问题了,无论什么问题都必须回答,否则就要接受我的惩罚。”

“你问吧。”沈冰岚脸色有点不自然的点点头。

她刚才听香蝶蜜想提出陈轩开玩笑所说的惩罚,如果要她tuō yī的话,她宁愿回答问题。

香蝶蜜略微一想,便语出惊人的道:“沈总,请问你的初吻,是被谁夺走的?”

“我……”沈冰岚顿时呆住了,同时内心涌起羞涩之情。

唐秋灵和张芷澄见状,尽皆感到惊奇。

她们都知道沈冰岚没有谈过恋爱,初吻肯定还在。

但见沈冰岚这副羞涩的模样,难道初吻已经没有了?

而陈轩就有点尴尬了。

香蝶蜜真是会问问题啊!

“沈总,不想回答的话,那就请脱一件衣服吧!”香蝶蜜玩味的笑道。

沈冰岚听到这个惩罚,她是万万不可能做的,只能咬着红唇,下定决心道:“是陈轩。”

“哗!”张芷澄和唐秋灵两人尽皆哗然。

没想到一向冷若冰霜的沈冰岚,居然已经把初吻交给陈轩了!

这让他们万万没想到!

香蝶蜜也有点讶异,她只是想借这个问题,来判断沈冰岚和陈轩发展到什么地步。

现在,既然初吻都交给陈轩,那肯定是恋人关系了!

“你们不要误会,我和陈轩只是尝试交往,不是真的在一起。”沈冰岚将这句话说得很重,还特地看了眼张芷澄,希望表妹不会吃醋。

但张芷澄此刻心里已经是酸酸的,表姐果然和陈轩谈恋爱了。

那么为什么还要把陈轩让给她呢?

张芷澄一时之间,芳心有点纷乱。

她和沈冰岚都没注意到,唐秋灵似乎神色也有点不正常。

“沈总,解释就是掩饰哦,以你的性格,初吻都交给陈轩了,什么关系就不用多说了。”香蝶蜜添油加醋的说道。

“继续抽牌。”沈冰岚故意板起脸道,她确实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只能认栽。

香蝶蜜继续收牌洗牌,然后四位měi nǚ又各自抽出五张牌。

陈轩眼巴巴的看着她们翻开牌面,这一次,自己依然不是最大或者最小。

最大牌面,依然是香蝶蜜,而最小的牌面,则换成了张芷澄。

沈冰岚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开始担心起表妹来。

张芷澄酒劲上来,毫无惧意的说道:“问吧,本xiao jie玩过的真心话大冒险,比你走过的路还多。”

“是吗?”香蝶蜜媚然一笑,“那我问你,如果陈轩和你表姐没在一起的话,你愿不愿意嫁给陈轩?”

“我……”张芷澄没想到香蝶蜜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顿时被问住了。

她内心深处的回答,当然是愿意!

但是现实之中,陈轩必须和她表姐在一起,这样她的表姐才会获得幸福。

张芷澄是这样想的,因此她就算有肯定的答应,还是不愿意回答,不想让表姐听到。

“芷澄妹妹,看来你是不想回答呀,那就要tuō yī服哦!”香蝶蜜施展言语攻势,步步紧逼道。

然而张芷澄此刻已经下定决心,为了表姐的幸福,牺牲自己。

而且她喝了两斤白酒,胆量比平常也大了许多,竟是毫不犹豫的回应道:“脱就脱,谁怕谁!”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