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朋友,不好意思,我不会解雇几位老中医,因为他们都是咱们华夏中医界最顶尖的名医,每一个老中医的医术,都经过我的认同!”陈轩语气十分坚决的开口道,“而且,他们正在学习我的独门针灸术,很快就可以用我独门针灸术,为有需要的朋友治病!”

骆大夫还有其他几位老中医,听到陈轩这么为他们说话,感动几乎老泪纵横。

自己的医术,能够被一位神医称为顶尖,几个老中医内心大慰,就算被围观群众质疑是江湖骗子,也不那么重要了。

而围观的路人们,听到几个老中医居然在学习陈轩的独门针灸术,如果真的学得会的话,那么宝芝堂有望成为整个省会最厉害的药堂,只在医疗设备上落后省会三甲医院!

“要是你们宝芝堂的针灸术真的那么厉害,为什么隆哥会被你们的针灸扎出血?”扶着隆哥的青年,十分刁钻的提出质疑。

众人一听,又开始嘀咕起来。

他们怀疑的不是陈轩的针灸术不行,而是几个老中医,真的学得会陈轩的独门针灸术吗?

听到青年的质问,陈轩冷笑一声道:“你们隆哥吐血,根本不是针灸的原因。”

“你胡说什么?刚才我们亲眼见到隆哥被那个老婆子扎针,然后不停吐血!当时店里还有几个买药的顾客,和我们一起见证!”

隆哥和几个青年,顿时气愤得涨红了脸,一个青年撩起隆哥的上衣,只见隆哥胸腹处还有施针后留下的zhēn kǒng。

之后,另一个青年把当时买药的顾客指出来,这些顾客还没有离开,和其他人一起围观。

“你们都亲眼看到了?”陈轩看向几个顾客,问道。

那几个顾客虽然觉得陈神医不是害人的庸医,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也不敢说违心话,全都承认,看到隆哥被骆大夫施针后吐血的一幕。

“现在人证物证都有了,你还有什么话说?”几个青年咄咄逼人的叫道。

陈轩仍是气定神闲的道:“有时候亲眼所见,并不一定是真实的。”

“你还敢狡辩!快跪下来给隆哥道歉,还有你们宝芝堂的庸医,全部跪下来!”

陈轩怎么可能会依照对方的话做,他一声冷哼,突然向隆哥欺近。

“你想干嘛?”

“大家快看,这小子想谋害我们隆哥性命了!”

围观的群众,都不明白陈轩要干什么。

不过,他们一时间也没有上前阻止。

因为他们觉得,陈轩总不至于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谋害人命吧?

眼见陈轩越靠越近,几个青年伸臂,就要把陈轩推开。

然而下一刻,他们感觉自己身上被人用手指点了一下,之后便动弹不得。

看着几个青年手臂伸在空中,浑身一动不动,仿佛中了邪一样,围观群众顿时目瞪口呆。

而骆大夫则惊奇的脱口而出道:“难道这是传说中的点穴功夫?”

随着她的话语,很多人立刻将几个青年被陈轩定住,和武林高手的点穴联系起来。

一时间,所有人尽皆震撼不已,所谓的武林高手,居然真的存在现代社会之中?

很多人都在电视上看过跆拳道、空手道、搏击等比赛,现代社会懂得功夫的还大有人在。

但是点穴这种武功技巧,在现代社会肯定是失传绝迹了,试想一下,如果比赛中有一方懂得点穴功夫,那么只要点中对手的穴道,就可以轻松取胜。

然而无论国内外,都没有这样的比赛例子出现。

所以陈轩定住几个青年,才让围观群众震惊无比。

几个青年眼珠子瞪得老大,目露惊骇之色,但无论脑子里下多少道指令,身体四肢都是不听指使。

唯一没被点中穴道的,只有嘴角一直溢血的隆哥。

现在他的兄弟被定住,他还稳稳的站着,根本不用人扶,刚才虚弱的面色倒是消失不见了,变得惶恐起来,盯着陈轩,嘴唇颤抖,从牙缝里蹦出字道:“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敢再走过来的话,我就报警了!”

“哦,原来你能站稳,还能说话啊。”陈轩似笑非笑的走到隆哥面前,眼眸里绽出点点寒星,“你刚才不是表示,不用报警吗?”

“你小子想杀人,难道还不让我报警?”隆哥恐惧之下,退后一步。

因为陈轩给他的感觉,实在太邪门了,特别是那笑容,又邪又冷。

此时的陈轩,哪里是刚才众人口中所说、气定神闲的神医?

明明就是个能杀人于无形之中的邪医啊!

亲眼看着自己的几个兄弟,被陈轩用点穴功夫定住,隆哥此刻内心无比的害怕,万一被陈轩点中死穴,那就真的死翘翘了!

陈轩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露出如沐春风的笑意道:“谁说我要杀人了?我只是想帮你治疗,止血。”

“不用了,我现在不吐血了。”隆哥看着陈轩的笑意,整个人如坠冰窟。

他这句话说完,一只手擦了擦嘴角,还真没有继续溢血了。

围观群众看得十分诧异,这青年难道还能控制自己不吐血?

“不吐血并不代表着你病好了,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胃出血。”陈轩继续微笑说道。

他这句话说得很平静,很温和,然而却让隆哥全身毛骨悚然。

“我不用你治,你快把我兄弟的穴道解开!”隆哥狠狠咬牙,他没有勇气再独自面对陈轩了。

陈轩脸上的笑意,突然变得无比的冰寒:“要我解开你兄弟的穴道也可以,不过你先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抹黑我们宝芝堂的?”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隆哥内心咯噔一下,强自镇定的说道。

陈轩冷冷一笑:“看来不给你来点狠的,撬不开你这张嘴!”

说完,手指一弹,一根银针射入隆哥的小腹。

“啊!你对我做了什么?”隆哥感觉自己的小腹里出现一根异物,他根本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

陈轩重新露出温和的笑意,道:“我没做什么,只是用我们宝芝堂的独门针灸术,给你施针而已。”

“你、你赶快给我把针取出来!”隆哥这回是真的怕了,他这句话说完,突然面色剧变,整张脸瞬间扭曲,抱着肚子,痛得不断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幕,把围观群众都吓到了,难道陈医生真的敢当街杀人?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