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小白出马

冯锐航冻得浑身发颤,口吐寒气,连方向盘都握不稳了。

“儿子,我来开车,送你去医院!”冯母焦急之下,连忙叫停。

和冯锐航互换了座位,又打了个电话给冯东山,正要开车时,发现冯锐航已经缩在副驾驶上,一副快要被冻死的样子。

冯母见状,将油门踩到底,直接超速行驶,前往省会第一医院。

庐云山上,已经有游客报了警,让警察处理此次冯锐航肇事逃逸事件。

张芷澄、渡厄大师他们,都是神情担忧紧张的看着陈轩,帮老奶奶治疗。

陈轩为老奶奶渡入仙气,让老奶奶生命暂时脱离了危险。

然后他便让庐云寺的几个和尚,把老奶奶扶到寺内一个禅院的床上,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老奶奶浑身上下,不知道被撞断多少根骨头,内脏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就算以陈轩的医术,治疗起来也非常困难。

在耗费大量仙气,进行整整两个小时的医治后,老奶奶终于伤情稳定,只是暂时还没有醒转过来。

陈轩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脸疲惫,内心的怒火一直没有消退。

冯锐航这个纨绔恶少,实在太恶劣、太没人性!

“渡厄大师,老奶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麻烦你通知这位老奶奶的家属过来接她吧。”陈轩看向一旁的渡厄说道。

渡厄大师双手合十,微微低头道:“还好有陈施主及时施救,没想到您的医术也是如此高明,老衲已经通知这位老施主的家属了,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

“那就好。”陈轩点了点头,“让老奶奶家属送她住院疗养,差不多十天之内就能康复。”

“这次陈施主又救了我庐云寺一次,我庐云寺上下对陈施主您感激不尽,如果陈施主有什么需要,可尽管吩咐我寺去做,老衲虽然常年坐禅,不问世事,但在省会还是有一些人脉的,希望可以帮到陈施主您。”渡厄语气恭谦的说道。

惠能等几位弟子,都在旁边对陈轩低眉俯首,一副感激之色。

陈轩淡然而道:“渡厄大师客气了。”

“陈施主,老衲看那冯家很可能对您不利,我这副老骨头可以下山活动一下,帮您避免冯家的麻烦。”渡厄知道冯家是省会大家族,权势极大。

就算陈轩修为高深,一人面对一个大家族,肯定也会感到棘手。

因此渡厄主动提出帮陈轩避免冯家的麻烦。

陈轩略微一想,开口道:“那就劳烦渡厄大师了。”

本来他就要对付冯家,但如果渡厄有能力让冯家暂时不对他和沈氏集团出手,确实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到时候陈轩出手,就更方便了。

和渡厄说完话后,陈轩开口告辞,带着张芷澄走出庐云寺。

刚走出山门,张芷澄便十分气愤的说道:“那个冯锐航太可恶了,一点人性都没有,应该抓去枪毙!”

“以冯家的能量,恐怕能帮冯锐航摆平这件事。”陈轩声音微冷的说道。

张芷澄闻言,更加不忿的说道:“哼,要是这次又让冯锐航逃脱制裁的话,那可太气人了!”

“芷澄,你还想念小白吗?”陈轩突然问道。

张芷澄微微一怔,不明白陈轩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不相干的问题,迷惑的说道:“小白怎么了?它不是在你的青玉手链里待着吗?”

“小白现在在冯锐航的体内。”陈轩嘴角勾起冷冷的笑意,“姓冯的活不了多久了。”

张芷澄一听,美眸一亮:“难道你在冯锐航离开之前,已经驱使小白进入他的身体,用寒气冻死他?”

“没错,不过我不会让冯锐航立马冻死,而是让小白慢慢的折磨他,让他受尽苦寒而死,而且任何医学手段都检测不出来。”陈轩冷笑道。

张芷澄听了却是很赞同:“这种恶人,确实不能让他死得这么痛快!”

“走吧,我们回去宝芝堂。”陈轩说完,便带着张芷澄离开庐云山。

与此同时,省会第一医院,医生们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宏远集团董事长的宝贝儿子突然身患怪病,浑身发寒,此刻正躺在急症室里,从头到脚一片冰凉,面色白得吓人,嘴唇毫无血色,从口中不断飘出一阵阵白色寒烟。

病房暖气已经开到最高,被子也盖了三层,依旧无法缓解冯锐航的寒冷。

如此古怪症状,让省会第一医院的医学专家们全都束手无策。

冯东山面色阴沉的站在儿子的病床边,一言不发。

他的老婆则指着一众医学专家的鼻子,骂骂咧咧:“你们第一医院的医生全是废物吗?连我儿子患了什么病都检查不出来!信不信我让医院把你们全都炒鱿鱼!”

医学专家们被骂得一句话都不敢还嘴,神色羞愧,同时内心担忧不已。

以冯家的能量,确实能让他们辞职滚蛋。

一位戴着眼镜、穿白大褂的老专家面露难色的开口道:“冯夫人,您儿子的怪病,在整个医学史上都是难得一见的,之前都没有这样的病例,我们正在调用资料库查找最新病例,绝对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要你们答复干吗?等你们查出来病因,我儿子都要冻死了!”冯夫人又急又怒的骂道,“我不管,立马给我儿子动手术!”

“这……不能确定病因,我们不能贸然动手术,否则您的儿子会有生命危险。”老专家神色更为难了。

他看得出来冯锐航的病症虽然很古怪,但一时半会并不致死,只要诊断出病因,还有救治的机会。

而贸然动手术,会让这一丝机会都白白丢失。

冯夫人哪里听得进他们的解释,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老公,哭诉道:“东山啊,咱们儿子就要没命了,这些医生又全都是废物,你说怎么办,快想办法救救锐航啊!”

冯东山之前已经听冯夫人说过,他们儿子是怎么突然发病的。

发病过程非常怪异,简直就是无中生有一般,突然变得全身冰寒。

冯东山怀疑有人对他儿子动了手脚,但是他儿子是在车上才发病的,他也无法强行怀疑到打他儿子巴掌的人身上。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