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云大师这句话,众人尽皆一愕。

这是破案,不是算命。

要死者的生辰八字干嘛?

陈轩也有些好奇,难道这个云大师能通过死者的生辰八字,算出凶手是谁?

如果能做得到的话,那这位云大师可就不仅仅是身负法力那么简单了。

而是比他还要厉害的超凡者。

谢国斌不明所以,但他知道云大师手段非凡,还是立马让维安局成员找出死者的生辰八字。

这一找,一下就发现死者生辰八字的不寻常之处。

原来七个死者,生辰八字竟然全是一模一样!

“云大师,死者的生辰八字都一样啊!”谢国斌连忙把生辰八字的资料递给云大师看。

云大师只是瞧了一眼,便得意的说道:“何止一样,这七个人的生辰八字,全部都是天干地支中的纯阳字卦。”

众人一听,更感惊奇。

这实在是太巧合了!

他们一直无法将七个死者的身份联系在一起,每个死者各不相识,职位、年龄、性别、性格等等全然不同。

因此专案组始终无法确定犯罪凶手的杀人动机。

但现在终于找出死者之间的联系,也就意味着案情有所进展了!

然而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生辰八字一样,都是纯阳又怎么样?”说话之人,正是刑侦大队长关巡。

他虽然也觉得很巧合,但是他从来没听过,犯罪凶手会因为生辰八字相同而杀人的。

这在刑侦学上完全说不通。

云大师冷哼一声,傲然说道:“你们普通人当然不知道八字纯阳意味着什么。”

“云大师,劳请您为大家讲解!”谢局长已经迫不及待了。

案情拖了这么多天,领导们给的压力越来越大。

虽然他也是大领导,但是这次专案组是他牵头的,不能破案的话,他就要承担最大责任。

而这一个星期以来,云大师是唯一能让案情出现进展的人。

因此谢局长一下就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云大师身上了。

他甚至觉得把陈轩欠他的人情,用在这次案件上有些浪费。

因为陈轩看了那么多资料,根本查不出什么来。

反而云大师一出马便给足惊喜。

云大师倒是一点都不急,他最喜欢摆出高深莫测的姿态,让人敬仰膜拜。

略微沉吟后,云大师才慢悠悠的开口道:“犯罪凶手明显是一名修行者,而且还是邪修!”

云大师第一句话,便语出惊人。

修行者?邪修?

在场的诸位云东省警界精英,听到这两个词都难以理解。

这已经超脱出他们的专业知识范围了。

关巡更是不停冷笑,你这老骗子,就使劲瞎扯吧!

“这名邪修,肯定拥有某种能够夺取他人纯阳命格的修炼法门,所以才会接连杀害七个生辰八字相同、都是纯阳字卦的受害者。”云大师一番分析,让人听得玄之又玄。

真是什么邪恶修仙者犯罪杀人?

如此玄乎的事情,整个会议室里几乎无人相信。

而且邪修杀人,又是为什么要剥下受害者的脸部皮肤,这一点也是让人难以理解。

维安局的成立就是为了对付那些脱离科学的奇人异士或者离奇事件,因此谢国斌对云大师的话信了大半,期待的问道:“云大师,您有办法找出凶手吗?”

“既然是邪修犯案,除非他再次出现,否则不管你们用什么刑侦方法,都是找不到人的。”云大师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

然而他自己也没说出如何找出凶手。

这让关巡和他的刑侦队内心一顿鄙夷。

既然看不起他们这些刑侦高手,那你倒是自己找凶手啊!

否则说一堆神神道道的长篇大论,有什么用?

而且等到凶手再次出现,肯定又有受害者遇难了,他们专案组要做的就是在下一个受害者出事之前,找到凶手。

一时间,案情进展又陷入了僵局。

对于云大师纯阳八字、邪修杀人的说法,陈轩思考了一下,不排除这个可能。

不过凶手剥去受害者脸部皮肤的手法,真是所谓的修行者所为吗?

在这一点上,陈轩打了个问号。

就在谢局长想问问云大师还有没有办法,从生辰八字上找出更多线索时,会议桌上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坐在边上的关巡立马按了免提键。

“关队长,不好了!又出一起命案了!凶手还是用同样的手法,剥去死者面部皮肤!”

这个消息,让专案组心中一沉。

又出人命了!

“在哪里?”关巡语气凌利的问道。

“在城南区童心游乐园,死者是游乐园的一名值班人员。”

“我们马上过去!”

关巡站起身来,穿上风衣外套,带着整个刑侦队准备出发。

“云大师,陈先生,二位要不要也过去看看?”谢国斌连忙问道。

陈轩点了点头,他当然要过去,凶手说不定还没走远。

云大师是为了名利双收而来的,早点找到凶手,他也好早点回去休息。

两人跟着谢国斌下楼,坐上林肯轿车,和关巡的刑侦队一起赶往案发现场。

深夜时分,城南区童心游乐园已经停止营业。

当众人到达时,发现整个游乐园一片阴暗,看上去有些渗人。

不过警界精英们哪里会怕这种气氛,关巡一边让人开灯,一边往受害者所在走去。

陈轩跟了过去,只见值班室里,一名穿着zhì fú的男子倒在椅子上,脸上鲜血淋漓,看上去触目惊心。

面部皮肤已经被凶手剥去。

关巡带着刑侦队成员、法医开始检查尸体。

而陈轩只是看了一眼受害者,就把目光扫向整座游乐场。

在透视神瞳的开启下,游乐场一切隐藏事物几乎无所遁形。

紧接着陈轩便看到一些让他心中凛然的东西。

还有一片连他透视神瞳都无法看透的血煞之气。

“关队长,不用调查了。”陈轩语气沉静的开口道。

关巡回过头来,皱眉问道:“怎么?”

一个外行人,居然叫他不用调查。

这让关巡心生不悦。

“凶手就在游乐园里!”陈轩一句话,让所有人尽皆诧异。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