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视频上的自己不断说出蠢话,向志良手足无措,浑身冰凉。

他什么时候拍过这样的视频?

惊愕之下,向志良甚至忘记叫人收起幕布,而是眼睁睁的看着视频放完。

这个视频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此次新闻发布会,可是在省会电视台上播放的。

也就是说此刻看省会电视台的民众,全都看到这个视频,并且不久之后还会疯传到网络。

当然这些对向志良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的内心浮现无尽恐惧之情。

说出这样的话,向志良知道阿德森先生绝对会杀了他!

“向总,这个视频是怎么回事?”一个记者义愤填膺的问道。

实在太气人了,没想到国际闻名的商业大亨,居然这么蔑视华夏患者的健康生命。

根本不把华夏人当人看!

向志良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意说道:“这个视频是假的,我不可能说出这种话!肯定是沈氏集团在背后搞鬼!”

“向总,你当我们是傻子吗?这么多人都看见了,视频里的人就是你,而且我们经常剪辑视频,是不是真假一眼就能看出来。”另一个记者不客气的质问道,“向总,现在请你给我们和民众一个解释!”

“我……我是被催眠了,有个女的把我催眠,逼我说出这些假话!”向志良无力的辩解道。

他内心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当时在酒店里他并不是醉酒,而是被香蝶蜜用某种手段催眠。

想到香蝶蜜身上那种不同寻常的香气,向志良心中一个激灵,恍然大悟!

这一刻,向志良心里把香蝶蜜骂上一万遍。

然而面对媒体记者,他要如何解释自己被香蝶蜜催眠了?

“向总,你别开玩笑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希望你能认清楚!”记者们纷纷要求向志良给一个解释。

向志良面对镜头和话筒,只能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电视台前的民众已经骂疯了,纷纷斥责福尔控股毫无人性,不顾省会患者的健康。

香蝶蜜同一时间将视频上传到网络,引起了无数网民同仇敌忾,一同谴责福尔控股。

舆论瞬间扭转过来!

某座高档别墅里,阿德森气急败坏,接过格鲁打通电话的手机后,怒声吼道:“向志良你这个蠢货,立马给我滚回来!”

新闻发布会上,向志良险些惊掉了手机,他内心是绝对不敢去见阿德森的。

可是看到自己身后站着四个虎视眈眈的保镖,向志良知道自己不去也得去。

与此同时,省会医学研究院里的陈轩也接到一个电话。

“陈先生,事情已经办好了。”电话那头,传来谢国斌恭敬的声音。

陈轩满意的回道:“好,你现在过来接我。”

“正在路上,请您稍后。”

……

向志良被四个保镖带到阿德森的别墅。

看到这个废物傀儡,阿德森气得上去就是一脚。

把向志良踹倒在地,痛得向志良哀嚎一声,跪下来求饶道:“阿德森先生,那视频我是被逼拍的,是沈冰岚的助理,对我进行催眠!”

“你现在解释还他妈有个屁用!现在网上到处都是你的视频,你去跟那些网民解释看看?”阿德森暴跳如雷,又狠狠的踹了向志良几下。

“阿德森先生,请息怒。”格鲁在一旁拉住了阿德森。

“息怒?要我怎么息怒?”阿德森面色阴沉之极,他说着又指向电视机,“对方连剩下三种替代药都研制出来了,我们这边连个能应对的都没有!”

沙发上的江朗,被说得有些尴尬,他收了阿德森几百万,却连制止替代药上市都做不到。

格鲁小心的请示道:“现在陈轩那小子肯定觉得他赢得赌约了,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哼,那三种替代药有没有效还不知道呢!而且就算真的有效,我也不会履行那个秘密赌约,华夏人也奈何不了我!”阿德森直到此刻,还是极度自信。

他相信凭自己的身份,就算将云东省会搞得满城风雨,也不会出事。

“格鲁,你去国际暗网聘请一位异能者,记住起码要二级的!”

“阿德森先生,自从上次雇佣兵军团事件后,华夏对异能者入境管控得非常严格,恐怕在暗网有名的异能者都进不来。”格鲁面露难色。

阿德森沉声而道:“陈轩那小子不是什么华夏武学界第一人吗?就让二级异能者以挑战的名义进来,我这边再动用一下关系,如果不让异能者入境的话,就相当于承认陈轩不敢应战,华夏人都很爱面子,肯定会因为这个理由让异能者入境!”

“好的,我马上去办!”格鲁知道阿德森商业手段办不了陈轩,想要动真格了。

拿来一部平板电脑,格鲁迅速登录国际暗网。

他和阿德森一样,之前只得知前阵子雇佣兵军团在华夏覆灭的事件,但是具体过程和麒麟上传的那个视频都没有看过。

因此还不知道陈轩是麒麟的总教官。

很快,格鲁发布了一个任务,悬赏一千万美金,要求二级异能者才能接任务。

发布完之后,暂时还没有人接,此时却有两个不速之客登门了。

正是陈轩和谢国斌。

见陈轩走进别墅,别墅里所有保镖团团围了过来。

“陈轩,你来这里干什么?”阿德森诧异而又愤怒的问道。

“当然是让你履行秘密赌约。”陈轩说着,扬了扬手里的纸质合同。

阿德森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这张合同,对我有效?”

陈轩也不废话,看向谢国斌。

谢国斌上前一步说道:“阿德森先生,我是华夏维安局云东分局局长谢国斌,你已被我们维安局限制出境,除非你履行这份秘密赌约!”

“限制出境?你们维安局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限制我出境?”阿德森气得脸上肌肉不断抖动,“就算让你们云东省会一把手来,也不敢限制我处境!”

“这是上面批下来的文件,阿德森先生,希望你不要公然违抗我华夏的律法。”谢国斌神色严肃的拿出一份红标文件,上面还有维安总局的盖章。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