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以死谢罪!

廖家别墅。手机端

廖方伦接到醒转后的瞿天勇发过来的信息,一脸无法置信之色。

“方伦,怎么了?”一旁沏茶的滕霓裳关心的问道。

廖方伦目光惊异,喃喃自语:“不可能,艾凉川那个废物,怎么可能打得过瞿天勇的师父?而且还把吴师傅给杀了……”

“方伦,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滕霓裳语气充满了讶然和不解。

而滕小波却骤然紧张起来。

廖方伦深深的看了滕霓裳一眼,迟疑一下回应道:“霓裳,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不妨告诉你吧,刚才你和艾凉川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后面我让我们家保镖瞿天勇,还有他师父吴默,去把艾凉川料理了。”

“什么?方伦,你、你怎么能这样做?杀人可是犯法的……”滕霓裳惊愕非常。

滕小波则是握紧了拳头,他太担心姐夫的安危了。

瞿天勇是暗劲,吴默是化劲,他的姐夫哪里还有活路?

不过刚才廖方伦喃喃自语,滕小波也是听得非常清楚,似乎吴默还被他姐夫杀了?

这让滕小波内心十分震惊。

廖方伦冷森森的说道:“我们廖家是紫琅市顶级家族,杀个把人算得了什么,而且艾凉川这种废物,人间蒸发了也没人在意。霓裳,你要知道,一个顶级家族的诞生,可不是跟别人和气生财那么简单,很多时候,都是要见血的。”

“……”滕霓裳无法反驳。

她完全能够理解廖方伦的话,没有哪个顶级家族的崛起之路,是一干二净的。

只是廖方伦派人去杀她前夫艾凉川,未免有些心狠手辣。

当然现在滕霓裳即将嫁入廖家,只能站在廖方伦这一边。

“我姐夫怎么样了?”滕小波急切问道。

未等廖方伦回答,滕霓裳立刻纠正道:“小波,艾凉川他不是你姐夫了,别叫他姐夫!”

“小波,我知道你是个重感情的男子汉,放心,艾凉川暂时死不了,等我打个电话。”

廖方伦说着拿起桌上的手机,拨打瞿天勇的电话。

“艾凉川现在人在哪里?”

“廖少,我被那家伙打晕了,醒过来后就找不到他人,现在正在让手下们全力搜索!不过艾凉川的武功突然变得很厉害,连我师父都被他杀了,恐怕我和全部手下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瞿天勇苦着脸汇报道。

回想起陈轩那邪戾的眼神,他至今还是心有余悸。

廖方伦眼神一凛,冷声问道:“为什么艾凉川突然变成武功高手?你可别跟我说他打通了任督二脉!”

“廖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不过我怀疑那小子根本不是艾凉川,而是另一个人,只是和艾凉川长得很像。”瞿天勇说出自己的猜测。

“另一个人?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吗?不管如何,你们尽快把那小子抓过来,你不是说他受了重伤,肯定逃不远!后天布施大典之前,我要见到那小子的尸体!”

廖方伦说完,挂断电话,脸上掠过一抹狠厉之色。

今年的紫琅山布施大典,对他们廖家来说至关重要。

不单单可以让他们廖家登顶紫琅市第一家族,甚至有可能冲出本市,与江北的诸多超级家族相比。

所以万万不能让一个曾经的滕家赘婿捅出篓子。

滕霓裳也知道布施大典的重要性,等廖方伦打完电话,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方伦,瞿天勇怎么说?”

“他说打死吴默师父的可能不是艾凉川,而是和艾凉川长得很像的另一个人,但我觉得这就是胡扯。”廖方伦不愿相信如此荒谬的事情。

倒是滕霓裳眼中浮现惊疑之色。

难道这一个月转变很大的废物老公,真的不是艾凉川,而是另一个人?

那到底什么时候,艾凉川和那个人调换身份的?

真正的艾凉川,现在又在哪里?

滕霓裳疑窦重重之下,滕小波突然开口道:“姐夫一直说他不叫艾凉川,而是叫做陈轩,难道姐夫没有骗我们?”

滕小波叫习惯了,就算感觉到姐夫很可能是另一个人假冒的,也改不了口。

“陈轩又是谁?”廖方伦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一个年轻人武功那么高,突然跑来紫琅市假冒艾凉川,有什么意图?

被滕小波无意间的提醒,滕霓裳霎那间双眸一亮。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想起来了,一个月前在戴子钦的游轮上,艾凉川失足坠海,被救上来后仿佛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只是当时我以为他说自己叫陈轩,是在假装精神分裂,”

“哼,我就说那天晚上,瞿天勇都把艾凉川打废丢进海里了,怎么可能自己游得上来?霓裳,你的前夫真被人冒名顶替了!”

廖方伦终于理清了其中的关键之处。

一个月前的游轮派对,就是他让瞿天勇把艾凉川踢下海淹死。

当时瞿天勇回来打报告,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确实打得艾凉川失去行动力,才把他踢下海的。

一个废人不可能游上海面。

但是当晚艾凉川还真的游回了游轮旁,被戴子钦叫手下捞上来。

这件事疑点很重,不过廖方伦事后没去深究。

现在几乎可以确认,艾凉川已死,这一个月在滕霓裳家生活的是另一个人。

而滕霓裳没想到,一个月前廖方伦就想杀艾凉川了。

而且按照目前的推断,廖方伦成功制造了一起谋杀案。

只是现在的滕霓裳,一点都不怪罪廖方伦心狠手辣。

所谓无毒不丈夫,男人就应该像廖方伦这样,手段够狠,够硬。

“怪不得,那个陈轩一直想逃离我们家,想方设法弄到手机打电话,其实是想和他的亲人联系。”滕霓裳知道自己错怪人了。

只不过想起陈轩那副傲气的样子,她又觉得这个人一个月内受尽委屈折磨其实是活该。

“姐,廖少,既然我们认错人了,应该跟那个陈大哥道歉,别再对他下杀手了。”此刻滕小波心中充满愧疚。

“道歉?那家伙可是杀了我们廖家的贵宾吴师傅,杀人偿命,不管陈轩是谁,得罪了我们廖家,就得以死谢罪!”廖方伦一脸的阴沉。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徐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幻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