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氏眼睁睁地看着沈珠轻盈地转身离开,手向前伸着嘴张了又张,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那样子就像是垂死挣扎,显的可笑极了。

“四弟!你让我和你三哥上哪里去弄钱给她弄那些没什么用的东西?你心也太黑了!”

孙氏骂着沈子安,却不敢大声,怕被听到了,虽然她心疼要给沈珠花钱,可是却也不太敢得罪沈珠,那小妮子心思多着呢,爹娘又偏着心,她只能哑吧吃黄莲,认了这份苦果。但是她见到沈子安却忍不住开口骂人,她知道沈子安不会对她动手,更不会和她对骂,所以就算有些怵他那双眼,可还是骂起来。

沈子安说:“三嫂还是住嘴吧,如果你刚才嘴就严一些,又哪会惹了那么多麻烦。”

孙氏一噎,这事确实是她先算计沈子安却被沈子安算计了。

“那你也不用提弄什么新洗桶吧?你就是故意的!”

“哼,如果我接下了这个事,你以为我不会搭上一只新的澡桶?”

孙氏又没话了,因为以沈珠那个性格是一定会要的,她早就想到了这个了,只是没想到最后落到了自家身上。这个沈老四要是以前不会这么斤斤计较啊,果然是娶了媳妇,开始顾着自已的日子了,看来以后想从他手里占到便宜是不可能了。

“三弟妹,你站在这里乘凉吗?”

王氏是见沈珠回去了才又回来,见孙氏还没有把空着的碗盛好粥,眉头皱起来,她是最最看不上孙氏了,所以顺口刺了她一句。

“急什么,晚吃一会儿又不会怎么样。”

孙氏不高兴地说,她刚吃了那么大的亏,现在心里正恼着,口气也不好。

王氏瞪她说:“一大家子都从地里回来,全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你还说不急?你是想饿坏爹娘饿坏沈家的汉子婆娘和娃子吗?可是爹让快一点的!”

沈家穷,可是并没有穷到吃不上饭,但是沈有福思想古板,认为只有节俭才能兴家,所以沈家在吃食上从来就很少能吃饱饭。而且还是一天两次饭,这样下来,一到吃饭的时间每个人都到的特别的齐,特别的早,都眼巴巴地等着饭出锅。尤其是一群孩子,个个伸着小脖子,有的还流着口水,那样子看着都有些可怜。

沈有福虽然抠,可是却也心疼儿子孙子,所以看到孙子口水都流出来了,就催着快点上饭了。

孙氏气势一弱,气恼王氏拿公公的话压制她,又气沈子安害她破财,手下勺子用力地在锅里一舀,将锅底最稠的那些全都盛到了碗里,让王氏端走。给沈子安盛的两勺粥都是上面的稀水。

“三嫂,你这个粥是不是太稀了一些?”

沈子安看着孙氏给盛的粥全是上面的汤水,想到让苏芷吃这个还不是和喝水一样,他就忍不住说了,平时要是他吃,他也不屑于和一个女人为了这么点吃食计较,现在他却变的计较起来,只是希望自已的妻子至少吃到她可以吃到的那一份饭。

孙氏一板脸,说:“这个粥都是这样的,你不要挑刺好不好?我可是你嫂子!怎么?你是想用那天我拿了你两个饼子给你侄儿吃的事情威胁我盛稠的粥给你吗?告诉你,不可能,家里这么多人不是劳力就是娃子,我不能饿着他们,去给你那个病婆娘吃好的!她吃的药够我们吃一年肉了!没让她饿着就不错了,还想吃好的,做梦!”

孙氏越说越大声,她不怕事情闹大了,因为她相信就算是爹娘发现她盛给沈子安的粥是稀的,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因为沈子安那个媳妇实在不受欢迎。她仗的就是这一点,所以才敢这么做。

最好把爹娘招来,说不定沈子安就会说她因为澡桶的事情苛扣他,那时候自已再想办法把澡筒的事情推出去。这么一想,她的声音更大了。

“这又是怎么了?”

沈张氏走了过来,这里这么大声,她不可能听不到,别人她都没让过来,让陪着沈有福,只她过来了。

孙氏把事情一说,放下勺子说:“娘,我吸是随手舀的,四弟就认为我舀的稀了,可是我也不能为了他那个病婆娘让咱们一大家子吃稀的啊!”

沈张氏叹了口气,对沈子安说:“子安,五郎身子不好,刚才还在叫着要喝稠的,你五弟这些天也需要吃好一些,你能不能先让着他们一些?娘也知道对不起你,要不你把娘的那碗拿走吧,娘饿一顿没事的。”

“四弟,你也太不孝了吧!”孙氏大声地说着,“你居然要抢娘的饭,娘的身子也不好,你要是把她饿个好歹的上天都不答应的,小心一个雷劈了你!”

“多谢娘的好意,不必了。”

沈子安沉着脸拎着瓦罐端着盛了菜和饼子的碗走了。

孙氏眼睁睁地看着沈子安走了,心里失望,想他怎么不计较了呢,如果他再计较一下,就能提到沈珠的事情上了啊。

沈子安回到茅草屋里脸色已经平静了,可是苏芷还是感觉到了。

“今天的粥真的好稀,都可以照人了,是不是三嫂盛的?”

沈子安点头,把碗推到她的面前,说:“你把菜吃了,多吃个饼,这个粥就当水喝好了。”

苏芷看着推到自已面前的饭菜,心里暖暖的,本来在发现泉水没有治愈功能时候的遗憾又浮现出来,想自已的病如果能早点儿治好多好啊,至少不会再拖累沈子安。虽然一直呆在这个屋子里,可是她也知道自已是不受沈家人欢迎的,是沈子安坚持要把她留下,为了照顾她还住到了这个破茅草房里来了,还要天天承受着家人对他的明嘲暗讽,他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苏芷把碗又推回中间,说:“我哪吃的了那么多,我们一起吃。我晚上吃的不多,你多吃一些。”说着把一个饼分开,只拿了一半,另外的一个半都给了沈子安。吃了一口,看到沈子安没吃,而是看着她,说:“你不吃饭,看着我做什么?我的脸可是一点儿也不好看,你也不怕吃不下饭去。”

沈子安说:“你真像我娘,她以前也是这样,总是把她的饼分一半给我。当年她给我要了你这门亲,也许预料到你也会像她一样对我好。”

苏芷想沈张氏对沈子安还挺好的啊,她还以为沈张氏偏着别的孩子呢。正在她纳闷时又听到沈子安说了一句话。

“她地下有知,一定会放心的。”

苏芷听到这句话,眨了眨眼,说:“你说什么?你娘逝去了?那现在家里那个你叫做娘的是什么人?”

“那不是我亲娘。”

这里天黑的早,人也睡的早,苏芷和沈子安早早地就躺在床上休息了。

“子安,我很小离开家,许多事情都没有记忆,你给我讲讲吧。”苏芷想不出意外以后自已是要和身边这个男人一起生活一世的,要早些了解他的生活。“讲讲家里的事情,讲讲你娘。”

沈子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讲起来。

章节目录

农妇灵泉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峨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峨光并收藏农妇灵泉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