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沈子安打到老虎的事情沈家也得到了风声,二郎三郎都回家送信了,不过两人回家送信的人和目的却完全不同,结果也不同。

二郎是给自已爹娘送信,他是看爷爷和三婶在那里对四叔沈子安不利,所以想要回家请爹娘去那里帮着劝架来着,最后沈子富赶去了,在沈有福要发怒之前赶到了。

王氏虽然也好奇,可是还是没去,这刚分家三房就得了好事,她要是去看热闹,不知道别人会如何看她呢,估计会认为她眼红吧,她还要面子呢,所以忍着心里痒痒的感觉,坐在屋子里面掬着两个同样好奇的女儿编络子纳鞋底子。

三郎是给正房几人送信的,他爹不在家,他就只能去请阿婆和小叔小姑了。

沈张氏微微一笑,说:“那么大的老虎,稀罕是稀罕,不过也挺吓人的,我一个老婆子,还是不去凑那个热闹了。”

沈子举手里还拿着书,温和地说:“四哥打了老虎自然是好事情,不过我还是不去了,这眼看着明年开春就要考试,还是不要去看杀生了。……三郎,叫你娘不要闹的太凶了,都是一家人。”

三郎霜打了的茄子似地应了一声,就又跑了。

沈珠就是想去,一见娘和哥哥都不去了,她也只能不去了,不过她这脑子里面一直转着那色彩斑斓的虎皮,想那要是能做成垫子,躺在身下,该有多暖和啊,来了人她在那里一歪坐,肯定会像个贵夫人一样的威风,要是爹能把那虎皮要过来就好了。

可惜这愿望落空了,沈有福和孙氏几人回来时手里只拎着两块肉,说是虎肉,孙氏喋喋不休地说着沈子安有多么的小气多么的不客气。

那两块肉也没做,被收了起来,说是第二天中午再做。

吃饭之前,沈子平准时地踩点儿进来了,一听孙氏说这事他也急了,不过沈有福让吃饭时不要说这个,家里才算是吃了个平静饭,只是这饭吃的并不香甜,每个人好像都有些心事,除了小孩子喳喳几句,都安安静静的,最后连最能闹的四郎五郎都不闹了。

“爹,四哥真的打到了两只大老虎?”

吃完了饭,沈珠就忍不住问沈有福,她本来就好奇,一听孙氏那么一描述,就更好奇了,不过孙氏话里常有水份,她还是信爹说的话。

沈张氏没抬头看沈有福,手里面却还在绣着花,不过却慢了一些。

沈子举坐在一旁拿着本书看着,听到这话倒是抬起了头,俊秀白晳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在油灯下面看起来很是温和,虽然才十五岁,可是已经宛然一个翩翩少年郎了,不知道迷住了多少小姑娘的芳心,他可以说是河边村最惹眼的后生了,甚至连这方圆十里都没有比的过他的,这也正是沈有福看中他的原因。

沈有福抽着旱烟,点了下头,说:“两只老虎,算是他和李石一起打的,一人一只。都卖给了镇上的酒楼,得卖了几十两呢。这虎可是少见,虎肉就算了,虎皮可是能保留着,全被那个酒楼的东家给收走了。”

沈珠一听虎皮卖了,失望极了,噘了噘嘴,也没言声,不过心里却怪沈子安也不想着她这个妹妹,她可是从小就体寒,要是有个老虎皮做垫子,一定会舒服,可他居然给卖了,上次澡筒就是这样,真是娶了媳妇就忘了妹子了!

沈子举浅笑着说:“四哥日子过好了,对咱们家也是好事。听说他还遇到白狼了?那白狼还送了人参给他们?真有这么神吗?我可是听着圣兽的故事长大的,一直以为这一生都见不到了,没想到却出现在大青山,可惜无缘一见了啊。”

沈珠一听这圣兽又提起了精神,说:“这圣兽只是一只狼,真的会给他们人参?那人参真的像三嫂说的像是个白萝卜吗?”

沈有福吸了口旱烟,说:“圣兽见没见到不知道,不过那人参确实是个好物儿,都成了人形了,连那须子看着都带着仙气呐。”

沈珠眼睛闪闪发亮地说:“那爹你怎么不要回来?那人参可是大补啊,小哥就要参加考试了,给他补补身子多好啊。到时候小哥当了大官,多少人参弄不来,还怕不再还他们一根?要我说他们就该亲手送过来嘛!都不要提个还字!”

沈子举笑着拍拍沈珠的头,说:“你当人参是萝卜吗?那要真是百年人参,可是很值钱的。”

沈张氏在一旁说:“不要整根,哪怕给些须子也行啊,老头子,子安没说给你一些?真像子平媳妇说的那样,他抠着呐?”

沈有福皱眉说:“不要听那个蠢妇叨叨,要不是她,我哪里会和子安吵起来?那人参我根本就没顾着和他说起来。”

“那你明日去向子安要上一些,给子举备着,他可真要补补了。还有珠儿,她身子弱,也需要吃些好的,人参最补了。”

沈张氏开口说,手下依然绣着花。

沈珠也在一旁附和着,说:“爹啊,你看小哥多瘦啊,听说考试要考好几场,可辛苦了,有人都会昏倒在里面,你不想让小哥一身的才华却毁在身体吃不消这一点上吧?那我们沈家还有什么出头之日了?还不要一辈子土里刨食啊!”

沈有福一顿,想确是这么回事啊,他就指着沈子举当上官,他好做老太爷,这孩子身子是不好,他真要去向沈子安要那根人参了,最好是全要过来。他们有了那卖老虎的银钱就已经该满足了。

沈子举在一旁听着,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听着,脸上带着笑容,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正说着话呢,沈子平孙氏和三郎过来了。

“爹娘,小弟小妹,你们忙着呢!”

沈子平一进来就笑呵呵地打招呼,他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偷奸耍滑一流,嬉皮笑脸自然练出来了,不过相由心生,他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没带着好心眼儿。这不,沈有福四人一见了他的笑容就全都心里有底了,想着他肯定是冲着沈子安那笔横财来的了。

沈有福敲了敲烟袋,问:“你今天腰好点儿了?我看你出去了大半天,既好了,那明天就和你二哥一起去打短工!眼看着又要多个娃子了,还不知道存点银钱,想让娃子喝西北风啊?!”

沈子平嘻笑着说:“爹,儿子这腰刚不疼,大夫说还要再歇几天,要不又要反复了,到时候就真不好了。儿子有娃子那也是爹您的福气啊,我多子,您多孙啊!您能让您儿子喝西北风,还能让您娇嫩嫩的小孙子喝西北风?那说不定将来就和小弟一样是个状元郎呢!”

沈珠笑着嗔了一句:“呀,三哥你还真会说话,这是夸我小哥呢,还是夸你儿子呢?”

“都夸都夸!”

沈子举坐在一旁坐着,并不因为沈子平的话高兴,也没显出生气来。

沈张氏说:“好了,好了,说正事,你们这一家子过来做什么?不会是来闲嗑牙的吧?”

“娘你英明!”沈子平拍了沈张氏一下马屁,捞个椅子坐下,说:“我们是为了四弟家的事来的。爹,娘,老四这是发了横财了,他也该孝顺孝顺你们吧?我这一身的病,还有娃他娘动了胎气,这些事可都是他那媳妇惹出来的。当初分家时看他可怜没要他们的,现在总该给点补偿吧?您二老说呢?”

孙氏在一旁说:“他手里可是有那根人参,那是补身子最好的药材了,他们要着也没用,不如我们拿过来用,这一家子老老小小都可以用着。”

三郎在一旁说:“那两只老虎今天卖了好多银子,我可看见了,银光闪闪的,那女人克了我的财运,都跑到她那里去了!让她赔银子!”

沈子举听着皱眉,觉的这张口闭口的抢银子听着真是不雅,拿了书本向爹娘告辞,回了他的屋子。

沈珠听着倒是有趣,坐在一旁看热闹一样地听着,想着如果能弄过来一些人参银子自已该添些什么东西。

“那你们说怎么办吧?”

沈有福为了沈子举的赶考费用一直在发愁,现在有了眉目,他当然也不想放过,只是老脸又豁不出去,本来就指着三房这两口子出面,现在他们自已来了,他当然不反对了。

三房一家子一听就知道老爷子这是同意他们上门要钱了,高兴起来,开始七嘴八舌地说着明天该怎么着怎么着。

***感谢王小屁丶和紫慧dy的平安符,么么。

章节目录

农妇灵泉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峨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峨光并收藏农妇灵泉有点田最新章节